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神大人

幽蓝之焰 孜草 2104 2019.05.29 21:38

  如果把人的思绪,或者说思维,比喻成一片水的话,那所谓的“魔音”就是波纹。

  并没有受到任何小石子的碰撞,也没有一点风吹过,完全由水内部自行产生波动,从而将整片水搅动得天翻地覆。

  这就是脑补,被魔音轻轻一推,便天马行空的脑补。

  魔音之下,任何伪装都是徒劳,人会沉浸在自己内心最深处,也就是本性。

  “嚯莱,阿露露,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人的心吧。”

  小小熊给阿露露解释了“魔音”的原理,仿佛一个判官一般审视着倒地装死的两人,通过小山姜的成像装置与阿露露一起观看两人的脑补。

  画面之中,叶青和亚索在被踹醒之后,一直身处于一片黑暗中,毕竟对于龙族的恐惧,让他们决定装死。

  但是此刻,画面已经变了,“魔音”就像一卷胶片的起点,慢慢展现出一场由两人脑补出的大电影。

  在那个脑补的世界里,百丈巨龙虽然没有击杀两人,但依然威武地凌空而立,再小小熊的身后高空中蛰伏,紫金龙目之中满是冰冷。

  这个世界构筑得不如外界精细,有一股朦胧感,但这条巨龙却很是奇特。

  分别从局部去看的话,每一个细节处都很清晰,龙目、龙牙、龙爪,特别是龙头眉心的爪印,犹如最精美的艺术品般精雕细琢,隐隐散发着紫金光。

  但从总体去看的话,又只剩一个大致的形象,通体紫金之色,周身似有紫气氤氲,两根龙须如同游鱼一般,在紫气中翻腾。

  在那个差点死亡的瞬间,两人对龙的印象就是如此,高贵的紫金中带着精于战斗的爪牙,寒光森森。

  两人身旁,蠢萌的小山楂双眼如同灯泡一般,散发着三寸多长的寒光,口中尖利的犬牙交错,将一张熊脸都给扯得狰狞无比,左脸颊的红色闪电印记更是变得鲜红如血。

  就连外界的小山楂自己都给吓一跳,因为他看到自己脸上有一大片黑黑的,小小熊告诉他那是每一个坏蛋都会有的“脸上满是阴沉的阴影”。

  “嚯莱!这说明你在里面的角色扮演很称职。”

  小小熊正经地对小山楂说道,后者一阵开心,立刻在外面模仿那表情,可惜没了“阴沉的阴影”之后,眼睛不会放光的他看起来跟可怕不搭半点边,倒是有点傻福福的。

  小小熊也乐得见他这蠢萌的样子,没有阻止他龇牙咧嘴,继续观看那光幕内的影像。

  在此等恐惧之下,叶青和亚索根本生不出一点反抗之心,丝毫不敢乱动。

  “愚蠢的凡人,还不速速原地自绝于世。”

  白衣灭世魔王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脸上满是阴影,声音冷得如同在炎热的夏天,突然丢进女生后背里的小冰袋,让人头皮发颤。

  剑圣叶青骇然绝,手中未执剑的他,心中亦是无剑,三百多年见识在看见紫金神龙的第一眼就被彻底颠覆,也崩断了他的脊梁。

  他如疯魔般,狠狠地跪在地上,四肢涂地,一张老脸不停地撞击着对面,竟是在磕头。

  这里的人族体质强悍,竟是能磕出一阵又一阵砰砰声,当真是又快又准又狠,动听得很。

  他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一句,惊恐地不断“啊呃!”、“啊呃”,喉咙仿佛被卡住一般,不断咕噜咕噜,丑陋得如同一只蚍蜉。

  亚索却是截然不同,他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右手握紧紧握着疾风,直直地指向灭世魔王,眼神中满是坚定,看起来凶狠无比。

  这就是威武不能屈吧,这种高高在上的神,肯定需要走狗,这才是唯一活命的机会。

  身为观看大片的上帝,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的内心活动,自然包括阿露露在内。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什么坚强不屈,什么不畏强暴,什么一往无前,都是假的。

  区区天上人,哪里有资格和神大人比,能以龙为手下,做他的走狗简直三生有幸。

  坚强不屈的亚索,眼神愈发坚定,就连剑都握得更紧了几分,竟然表现出了几分豪气。

  这份豪气,对于一个内心深处有着创伤的少女,简直与美丽的罂粟花无异,诱人的剧毒。

  阿露露强忍着泪,坚强不哭,反正快二十年了,无非就是继续一个人过。

  有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了神大人这条大船,还要在乎什么天上人,做了他的狗,我至少也是虫族人,真正高高在上的人。

  区区天上人,怎么跟虫族比!

  亚索在心中怒吼,甚至在心中疯狂大笑,宛如疯魔。

  但他的眼神依然坚定,坚定得像一块铁。

  铁了心要去做狗,抛弃父母给予的人族身份,去成为另一个种族的狗。

  他曾称它为魔头,现在他称她为神大人。

  小小熊来到阿露露身边,静静地拍着她的背,这次阿露露没有再感受到那“三年血赚”的奇怪想法,但她的泪落得更狠了。

  这种事,总会经历的,不是每一只蚍蜉都有撼树之势,更多的只是卑微,卑微到卑劣。

  在那个朦胧世界,亚索提剑而立,眼神如铁,心下却在不断怒吼。

  该死,神大人不相信我,神大人看不上我,神大人难道不需要走狗。

  是了,神大人有龙族伙伴,又怎么看上一个弱小的天下人。

  该死,神大人还没看我,神大人一定不满意,是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

  对了!

  神大人这么强,哪里看得上什么天下的顶尖强者,神大人需要的是忠心,是忠心,一定就是忠心!

  我得向神大人表明忠心,表明自己是最忠心的走狗。

  亚索在心中不断揣测神大人的深意,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切实地猜到了。

  神大人需要的是忠心!

  哈哈哈哈哈!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我将对您献上忠诚!

  神大人!

  亚索坚定的双眼中,寒光一闪,爆发出如不共戴天般的仇恨。

  如果没有看到亚索的心理活动的话,阿露露一定会以为他要对大魔头出手了。

  但他没有,他确实没有。

  言出必行疾风剑豪,亚索,他在内心怒吼。

  我这就为您献上自绝后路的忠诚!

  右手中疾风一转,“意料之外”地直直刺向了跪地磕头的叶青。

  他曾经的恩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