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报恩吧!

幽蓝之焰 孜草 2437 2019.05.30 11:55

  言出必行疾风亚索,他狠狠偷袭,却刺了个空。

  一直匍匐着以头抢地的剑圣叶青,如同一只敏捷的兔子般,在亚索杀意一动的瞬间,就已经在地上一滚避开了疾风的攻击。

  亚索蓦然震惊,剑势已成,难以改变,他已有了破绽。

  这老家伙是装的,他在算计我!

  “啊!”

  右腿一阵剧痛,亚索痛得欲死,叫得如同杀猪。

  剑圣叶青眼中癫狂的恐惧已经褪去,变得凶狠如猛兽,左手拿着一把小匕首,一匕首便直接削断了亚索的右小腿。

  这可是从天上得到的匕首,锋利无比,是他的底牌,连自己的弟子都无从得知。

  一击得手的老头子没有闲着,匕首接连挥动,亚索的双小腿骤然间化为了一块块碎肉和骨茬,鲜血四溅,贱得老头满身都是,更甚于杀猪。

  剧痛之中,亚索利用手中疾风迅速反击,但是他的功夫可是老狐狸教的,失了先机身受重伤之后,哪有得手的道理。

  再次一匕首挥下,左小臂齐根而断,叶青顺手一把抓过疾风,与那断手一起握刀,对着亚索腰间就是一刀!

  疾风直直地刺穿疾风剑豪的腰,透体而出,再迅速抽出,一刀两洞。

  一刀!

  一刀!

  再一刀!

  一连十八刀,刀刀透体!

  被齐齐砍断四肢成了人棍的亚索腰中十八刀,已是烂成了一片,伤口外翻,满是红黑之色,恶心至极。

  疾风剑豪在疾风之下,已是进气少出气多。

  再也没有往日的快乐了,那些快乐再也回不来了。

  破败不堪的亚索瘫在地上,回想起了往日的快乐,他很后悔,后悔竟然轻视了这老头。

  如果没有大意,我一定会赢,神大人一定会选我。

  哈哈哈!

  老家伙,你也活不了,神大人一定看不上你这无情无义之人!

  我在下面等你!

  疾风剑豪还未发力,便因大意被算计而死。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是此理。

  剑圣叶青从始至终都是匍匐在地,尽量将自己更多的表面积紧贴地面,比如现在。

  亲手杀了徒弟的他,跟没事人一样,匍匐跪地,真的做到了“五体涂地”。

  他依然在磕头,下巴杵地,如同鸡啄米,如狗舔地。

  在这之前,他心中的想法竟是少得可怜,只是偶尔关注亚索而已。

  当真是心机深沉,姜还是老的辣。

  但是现在,他终于也镇定不了,他慌了,内心剧烈波动。

  龙王大人为什么还没有表示,难道她不需要走狗,不可能!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还不够谦卑?

  是表现的隐忍能力还不够?

  对了!

  这里有个天上人,该死的阿露露!

  你为什么是天上人,你为什么要在这里,你为什么要活着!

  不行!

  一定还有办法!

  叶青宛如舔地般的动作又是一变,已经如同拱地,活脱脱像只猪狗。

  对了!

  龙王大人哪里会在乎什么天上天下!

  是我的忠诚还不够!

  一定是这样!

  该死的天上人,你早就该死了!

  该死的阿露露,当初就不该救你!

  天上的秘密一个没有,连口肉味都没能尝到,这条命最后一次为我所用吧!

  报恩吧!阿露露!

  叶青如一条蛇般,一边刨地一边扭动着游向昏迷的阿露露,手中匕首紧握,寒光闪闪。

  阴狠的毒蛇快速接近,娇弱的少女却仍昏迷不醒,让人揪心得很,却无能为力。

  匕首对着阿露露的脖子一挥,这少女直到死都没醒来,鲜血喷涌而出,流了一地。

  就在那血泊中,叶青再次开始拱地,但那“龙王大人”还是没有看他,他内心的不安再次吞噬而来,这一次,他觉得是因为慕克鲁。

  这大老虎作为走狗也是一个对手。

  所以这条毒蛇再次游到了慕克鲁身旁,匕首快速而动。

  慕克鲁体型巨大,且体质扎实,匕首切割起来效果不太好,所以他切割了很久。

  深深刺入,一阵用力划动,再透体而出。

  紧接着再一次刺入,往复循环。

  黑白相间的皮毛被切割得残破不堪,黏在地上、骨架上、碎肉上,还有那匕首上、那人身上。

  鲜血从温热到冰冷,从液体到固体,毒蛇忙得不可开交。

  硕大的慕克鲁终于被成功切割,巨大的骨架被拆散,碎肉块、凝血块,混着皮毛,满地狼藉。

  在这血色狼藉里,他再次开始拱地,满脸黑红,一头银色短发已是变为血色,一绺绺地黏在头皮上,沾着碎肉、凝血、毛发,竟是妖艳得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龙王大人还不让我做走狗,难道还有哪里不对!

  是了!

  外面还有106个!

  一定是这样!

  他突然惊醒,发现了问题的本质。

  做走狗,最重要的就是隐蔽身份啊!

  报恩吧!我的好徒弟们!

  他游到了已经死去的亚索身边,拿走了那把疾风,对着火域游去。

  沿途留下一条红红的路径,仿佛通往人生巅峰。

  穿过火域的过程很简单,完全没有感觉到纯质阳炎的灼烧感。

  龙王大人果然在等着这一刻,不愧是龙王大人,早就想到了如此周全的地步。

  英明神武的龙王大人,请收下奴才的忠诚!

  被火烤得重新干燥起来的毒蛇,如同厉鬼一般从火域内游出,直接开始大开杀戒。

  他的徒弟们认出了他,但他们一时间错愕无比,转而惊恐万分。

  他们或是奋起反抗,或是落荒而逃,或是直接死得不明不白,不得瞑目。

  终于,他们都死了。

  哪怕是匍匐着刨地游动,匕首和疾风的效率还是好得出奇,收割起生命来,如同割麦子般简单。

  完事的毒蛇再次游过火域,再次变得干燥,满身红黑之中,一双眼内满是胜利般的癫狂。

  全场已只剩他一人,108人加一只老虎,已经成了他的垫脚枯骨。

  养了这么多年,值了!

  毒蛇继续刨地,但满脸阴影的龙王大人还是没有看他,没有任何表示。

  他又开始不安,再次开始揣测。

  终于,他又明白了。

  是能力!

  处理现场的能力!

  他再次游动起来,将所有的尸体破碎,弄得到处都是。

  最后,他来到阿露露身边,将那杀人无数的匕首塞进她手中,还不忘先擦去指纹,属实细心。

  成了!

  台湾省的天上人发狂,杀了他们!

  我,剑圣叶青,拼尽全力阻止了她,击杀了她!

  他用疾风对着阿露露的尸体一刀又一刀,一连九九八十一刀,刀刀恰达好处。

  横的、竖的、刺的、撩的、深的、浅的……

  每一刀都仿佛惊险万分,如同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对了,还有我自己!

  对付天上人,我怎么可能不受伤!

  还得是重伤!

  毒蛇找到了解谜的最后一环,开心极了,眼中满是喜悦。

  一刀!

  再一刀!

  纵横深浅,每一刀都是差点毙命,可见战斗之艰难。

  哈哈哈哈哈!龙王大人!

  请收下奴才的忠诚!

  他在刨地,他在挥刀,他在笑!

  他杀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活命可能,刀刀毙命。

  已经获得了某种满足的毒蛇终于死了,死在了自己手上。

  龙王大人!

  没想到吧!

  奴才的忠诚是如此的诚挚!

  哈哈哈哈哈!

  我是龙王大人的走狗!

  我是龙族人!

  高高在上的龙族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虚幻朦胧的世界骤然破碎!

  阿露露泣不成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