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举世无双

幽蓝之焰 孜草 2145 2019.05.19 21:44

  回到了典主身边,碎裂的黑鳞如同掺了胶水儿一般,快速地恢复成原状。

  偷鱼贼看着那个满脸胡茬的斗鸡眼,没有贸然行动。

  稍微走开几步,把那黑鳞放在槿艾手中,他转头看向那胡茬脸。

  他转过来了,正对着自己和槿。

  偷鱼贼走到面无表情的斗鸡眼面前,挡住他的视线。

  “你挡着我了……”

  胡茬脸睁着斗鸡眼,突然轻声说道,竟然有着彬彬有礼之感。

  “我打的就是你!”

  偷鱼贼对着那满是胡茬的脸就是一拳。

  竟然打中了,心下诧异得很。

  他放下拳头,在那满是胡茬的脸上扫来扫去,果然没有受伤的样子。

  “在我接她回来的时候,有人干扰了我。”

  胡茬脸依然保持着斗鸡眼,却往一旁飘了几步,视野顿时开阔了起来。

  “你不是很能嘛,怎么连个女人都斗不过。”

  偷鱼贼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心下对这典主气愤得很。

  “我斗不过的女人只有两个,但她不在内。”

  这说的是人话嘛,不,这说的是龙语嘛。

  “所以说,就连你也巴不得槿去死!”

  偷鱼贼再一次使用友情破颜拳,气得止不住颤抖,声势浩大。

  “这是意外,当时有人干扰了接引过程。”

  偷鱼贼闻言却是一愣,卖胡子的两次提到“有人干扰”,这不是他的风格。

  “你在一挑二?”

  他想了想,大致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在卖胡子的接引槿时,她出手了,而且还有另一个人在为虎作伥。

  “不,是一挑三。”

  斗鸡眼看着虚空,简单地陈述着事实的一部分。

  虽然他一副理所当然地耍帅,可偷鱼的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危险。

  这么多年下来,卖胡子的一直在和那女人抗衡,而这一次,那女人找了两个帮手。

  十三域内,可没有第三个十维生物。

  她联系到了域外势力不成。

  “哪里人?”

  “过去人。”

  偷鱼的本是无心一问,听到回答却惊得浑身僵硬。

  和槿一样,过去人。

  既然卖胡子的在一挑三个过去人,想必是无力再帮槿续命了。

  偷鱼的一阵后退,脚步似在犹豫。

  如果他们两个打起来,对谁都不好,甚至会让那女人渔翁得利。

  但他想救槿。

  对他来说,她就是一切。

  “为什么是你在这里……”

  偷鱼的再次发动了前冲友情破颜拳,声音中满是痛苦,他不明白啊。

  卖胡子的为什么亲自拦着自己,让禁地的老家伙来的话,他还能有机会强闯成功。

  他不觉得卖胡子的是个迂腐的人,会在乎这种小事。

  跟槿比起来,强闯禁地确实只是小事而已。

  可他既然在这里,就摆明了不会让自己轻易进去。

  “因为禁地里只有我一个人啊。”

  说时迟那时快,差点就没收住手。

  “那你拦着我干吗?!”

  “我没拦着你啊。”

  偷鱼的感觉自己大脑都在颤抖,这人是怎么肥四!

  明明智商很高,怎么就这么蠢!

  能把每一个见到的人气得跟沙雕似的,不得不说,这是种本事。

  “那你站在这儿干嘛!”

  无法思考,理解不能,这货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怎么没被小伙伴打死。

  “因为我想出去啊。”

  卖胡子的说话没有起伏,因为他在分心做很多事。

  可偷鱼的却仍是心下一颤。

  他若要出去,何需站在此地。

  难道他是特意为了救槿才在这里的,自己错怪他了?

  “卖胡子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扛不扛得住。”

  他像遇到了老友的寒酸货般,嘘寒问暖。

  “小事而已,不用担心。”

  莫名其妙的突然觉得很霸气是怎么肥四,真不实诚。

  “那我去禁地了,你要有事就赶紧走。”

  他准备去把槿抱进禁地,可卖胡子的没有走。

  “我自己就能救她,你去忙你自己的。”

  他还是没有走。

  偷鱼的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卖胡子的,看着他睁着斗鸡眼,站在禁地之畔。

  “你被困住了。”

  “没人能困住我。”

  偷鱼的大吃一鲸,冲过去一把揪住卖胡子的,看了又看。

  “你破维了!”

  他没有回答。

  “你疯了!”

  他保持沉默。

  “你要是死了,老板娘怎么办!那女人不会放过她的。”

  看着远处的双眸微微转动而来,他看着偷鱼的,依然沉默。

  “你当自己是谁!虫族之人,破十维必死,你真以为自己举世无双了!”

  “不说别的,就连那女人,你都杀不掉!”

  “我若要她死,她活不了。”

  偷鱼的看着这个傻逼,巴不得一拳给他鼻子都糊歪来。

  “可是他们有三个人!”

  “已经只剩两个。”

  偷鱼的松开卖胡子的,一阵“随你去”地无奈摇头。

  “你没救了,等死吧。”

  他返身抱起昏迷的槿,慢慢地从卖胡子的身边经过。

  “在槿突破600级之前,你给我扛住别死了,等槿突破了,我会回来帮你。”

  “不需要,你太弱了,她需要你。”

  “去掉前两句。”

  “我是认真的。”

  “行行行,你古往今来无敌,我就是个弱鸡,你就自己扛到死就行。”

  偷鱼的渐行渐远,卖胡子的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

  “要是扛不住了,叫我一声。”

  说完,偷鱼的便快速掠向禁地深处。

  “那我可就收下了……”

  届不到,届不到,从各种方面来说。

  随着偷鱼的不断深入禁地,远处的漆黑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

  这是一株巨大的植物,是一个古老的物种,桑树,龙族禁地的龙桑。

  在这里,空间能级被龙桑压制,高纬度蜷缩,是三维空间,所以有一股苍凉的厚重气息。

  在龙桑顶部的一颗嫩芽上,有一座小房子,跟两千年前的地球建筑样式所差无几。

  偷鱼的带着槿艾来到这座小房子内,看着这座房子感慨不已。

  虫族典主的房子,谁能想到里面如此简陋,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

  “你说你图个什么?值得吗?”

  看着怀中的槿,他觉得大概是值得的吧。

  他跟他是同一类人,只不过他比他要强上一点,一点点而已。

  卖胡子的站在禁地之畔,睁着斗鸡眼看着无尽虚空,静静地看着十三域内的一切。

  看着虫族白帝城内,老板娘的飒爽英姿;

  看着雪地之中,满脸忧愁地睡着的小山楂;

  看着人族之内,关于白帝城事件的争吵。

  在那次接引中,三人对槿出手。

  破维自困之下,

  三人一死,一重伤,一封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