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夜神夜神

幽蓝之焰 孜草 2505 2019.05.13 20:10

  两个小弟自爆了,整个第二驻军已经所剩无几,司夜哥一爪子将槿艾与小山楂送上了高空,远远地脱离了战场。

  看着已经不足百虫的虫友们,司夜哥虫甲之内某个部位似在隐隐作痛。

  敌虫的目标是他,夜神麾下第三使,司夜使,为了夺取他的“信息”。

  这些虫怪并非虫族成员,而是通过某种手段,借助积雪所带有的“物质能量信息”,复制已有的虫族成员信息而成。

  它们突然出现,在虫族内部大肆捕杀,掠夺强大的信息,整个虫族都陷入了近乎于灭族的危机。

  灾害等级直逼神级,连神都会陨落的危机。

  虫族的神,生命层次都在七维之上,敌人的层次未知。

  在夜神的命令下,族内的精英四散逃离,而他作为第三巡夜使,在西琉森的驻军保护下,逃亡了两个月,一路被驱赶至此。

  始一见面,他就知道那少女身上有着信息科技的产物,但直觉告诉他,她不是坏人。

  所以他选择帮她,一个随身携带信息科技产物的三维生物,她的背后,恐怕有着比这次虫族危机制造者都要高级的生命。

  信息科技从一维一路贯穿至目前能观测到的最高维度,第十维,概率。

  夜神赐予的直觉告诉他,体内的四个结晶体的等级高于七维的夜神本身,上限未知。

  但他无法完全利用,自身生命层次不够,难以观测分析。

  如同吃猪肉不用看见整头猪一般,对结晶体稍加利用还是能做到的。

  生命的躯体能容纳的信息量有限,而且在不断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换,且不对等。

  信息的交换差量,就是生命力的强弱体现,但是有一个例外点。

  在生命即将死亡的一定时间内,信息容纳量以及交换速率会急剧膨胀,上限不可测。

  利用这一点,可以强行将结晶体内的信息吸收进体内,稍加控制下,他还能活五分钟。

  在第五维,控制状态程度的能力加持下,在这片虫海中,同维无敌。

  他的第二驻军很勇敢,直到最后一个虫军倒下,都没有虫后退,全部面朝敌人而死,无一全尸,悉数自爆。

  漆黑虫眼之内早已没了与槿艾交流时的柔和平静,满是身经百战的狰狞。

  “夜神夜神!”

  司夜哥全身遍布白芒,大量信息外流,包围的虫群被强行不得不观测。

  巨大的信息量入体,靠前的虫怪被直接硬生生撑爆。

  一声声如同爆竹般的声音响起,四周炸开一朵又一朵绿花,虫甲爆裂四散,在空中不断裂解、湮灭。

  “夜神夜神!”

  满地冰雪飞速消融,化为一团又一团白汽,又瞬间凝结成霜,霜雾倒卷上天,形成一根又一根冲天而起的霜刺,将一只又一只虫怪扎穿,带上高空,不断升高。

  “夜神夜神!”

  极速电离的水蒸气带起阵阵电流,随着霜刺不断升空,在千丈高空之上形成一大片霜云,电闪雷鸣。

  “夜神夜神!”

  冰雪地面不断消融降低,司夜哥身上的白芒已经完全盖住了他的身形。

  白芒之外,触之即死。

  不管是褐色的、棕色的、灰色的、紫色的,甚至是黑色的,白芒之内就是禁区。

  在司夜哥的技能之下,所有的技能反抗都是徒劳。

  同化,在这片延绵万丈的范围之内,此刻所有的信息都归一虫掌管。

  第三巡夜使,司夜。

  没有轰轰烈烈的突围,没有走投无路的悲哀,有的只有一句又一句“夜神夜神”。

  于电闪雷鸣之下,爆竹声声。

  短短五分钟后,雪地归于平静。

  万丈之内,无一活虫,不见绿液,不见虫甲,只有遍布白霜的深坑,以及无数直上云霄的刺天霜剑。

  终究是什么都没能留下。

  槿艾没能看到这场战斗,借助着推推的不断调整与减速、缓冲,她带着小山楂安全落地,浑身酸痛地坐在地上。

  还好有小山楂护着她,让她免受寒风的伤害,不然超过了音速的飞行,寒风会把她划成碎屑。

  但小山楂情况不太妙,槿艾只得给他喂下一颗心形结晶,看着小山楂痛苦地晕过去,她不禁想起了那自称哥的虫军。

  “夜神夜神夜神夜神……”

  不知方位的漫天白雪中,有“夜神”回荡。

  老板娘在漆黑金属门前站了很久,无一虫前来打扰,握着剑鞘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反复已久。

  横鞘而立,左手轻轻拂过那墨李,她开始后退,停于三丈之外,弯腰下蹲,左手托着鞘尖,直指黑门。

  脚下一点,剑鞘直刺,她开始破门。

  厚重感十足的金属门在剑鞘之下,宛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刺,触之即碎。

  老板娘神色冷冽,带着竭力压制的愤怒,飞速地从一道又一道黑门中穿过,直达尽头。

  每一道黑门都是一只最高级的黑色虫军,当然是死在了剑鞘之下。

  这些黑门是“小虫子”最后的护卫,它们不该死在这里。

  “即使到了这种时候都不愿见我吗?月!”

  老板娘对着通道尽头大声质问,时隔多年,再一次直呼“小虫子”的名字。

  不知道破开了多少道黑门,老板娘终于到达了虫穴最深处,虫后或者说虫神所在。

  一个通体莹白若雪的高挑女人坐在漆黑的王座之上,浑身仅覆盖着少量金属质感的战甲。

  满头白发垂至腰际,分出两绺从双鬓垂下,挡住了饱满的胸口。

  白发白眉白睫,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场雪,一场深埋于黑暗的雪。

  她闭着眼,安静地微靠在王座之上,双手搭在扶手之上,如君临天下。

  “你的墨卫是用来拦我的吗!”

  老板娘看着这个孤家寡人,气得胸脯乱颤,带着哭腔大声地质问这个已有百年未见的小女子。

  “可惜他们还是没能拦住你。”

  如雪般的女子轻轻张开眼,看着这个破门而入的女人,浅粉色的眸中带着少女般的倔强。

  “跟我回去!”

  老板娘懒得跟她多废话,直接抢人。

  “我不走!”

  站起来肯定比老板娘高至少半个头的女人根本无力抗拒,但话中的拒绝显而易见。

  “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我没有胡闹!”

  “这次我要是没来,上面那些虫怪就能把这雪月花给踏平了,你失败了,跟我回去!”

  “还没有!还没有!还没有!”

  雪月花的虫神如同颗钉子般,钉在王座之上,泪流满面。

  老板娘停止了无用的劝说,一步来到王座之前,低头看着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小女子,泪眼婆娑。

  “你的虫子就只有外面那么多了,准备怎么活下去?”

  老板娘无奈地看着这个叛逆的小女子,就像看女儿一般。

  月抿着温润的双唇,一言不发,只是偏过头去。

  “跟我回去。”

  老板娘收起剑鞘,双手轻轻搭在女子手背之上,轻轻地说道。

  “不要!不要!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为了我死的,他们称我为月神,可我只能看着他们死,我不甘心!”

  女子挣开老板娘的手,双手抱膝,蹲坐在王座之上,放声大哭。

  虫族确实遭遇了灭族之灾,地面上的虫群并非原本的虫族成员。

  老板娘看着这个不听话的小女子,再也不去逼她,只是抱着她无声流泪。

  一百年过去了,她已经不只是个小女子了,而是一位王。

  虫族西方白帝治下第七部君王,月神,破开第六维“状态偏转”的无定型生命,夕月,雪月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