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白衣魔王

幽蓝之焰 孜草 2158 2019.05.25 17:47

  小小熊就像从九天而来的小仙女,看见了挡道的小狗,女王范儿十足地质问其为何还不以死谢罪。

  负手而立,眼神蛮横不讲理,把好狗不挡道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别具一格,她是第一个。

  剑圣叶青见那白色魔头从火域中出现,心下一沉,单方面地确信了这白色的身影正是天魔,是炎魔伊芙利特的可能性极大。

  在封魔榜上,还有一个天魔的出场方式与其相同,第三魔,影魔,奈文摩尔。

  最神秘的天魔,对杀戮毫无兴趣,只喜欢捕猎有趣的灵魂,是任性的天魔。

  到底是炎魔还是影魔,这白色魔头的气息怎如此奇特浑厚,不只是拥有强烈的火属性而已,竟然还有空间!

  小小熊看着面色毫无变化的剑圣老头,却是颇为不屑。

  “汝!为何还在此地碍眼。”

  飘渺空灵的冷艳嗓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宛如洪钟大吕般,穿透力极强,直击众人心头,迅速地削减着众人的勇气。

  “魔头!休得猖狂!”

  剑圣老头最先摆脱“魔音”的干扰,一声大喝便凭空抽出一把三尺长剑,双刃雪亮。

  亚索与那小女孩随后清醒过来,其他人稍慢半拍到一拍。

  众人心中不自觉地掀起惊天骇浪,这魔头怎会第九魔的招式“琴心魔音”。

  它到底是谁?

  难道是第一魔,灭世魔王?!

  仅仅是一句简单的质问而已,就已瓦解了大半部分人的斗志。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是上天的惩罚嘛!

  在“琴心魔音”之下,众人饱受折磨,苦不能言,最是能让人疲惫。

  “魔头?”

  “汝可知罪。”

  那白衣魔王语气高高在上,似对“魔头”这侮辱之词颇为不满,但又如看见无知的蝼蚁般冷漠轻蔑。

  虽然拦路狗口吐狂言,可我还要把你原谅!

  世上岂有如此心善的魔头!

  由于“琴心魔音”的“各种暗示”,这些人心中仿佛天人交战,思绪直接炸开了锅。

  弱者,连控制自己的资格都没有。

  一句如此简单的话,却是低维生物面对高维生物最真实的写照。

  在炎魔、影魔、灭世魔王、琴心魔音的各种暗示下,众人心防崩溃,106人悉数丧失斗志,心下发颤。

  那恨意滔天的小女孩此刻心中满是绝望,简陋的弹弓掉落在地,用着最后的心气才能坚持着战立,不让自己跪倒在地。

  亚索紧紧握着刀,没有勇气没有绝望,他在酝酿一剑,或者说一刀。

  “妖言惑众!当斩!”

  身为出头鸟的剑圣叶青,遭受到的威压更大,为了防止全军覆没,为了给自己的弟子一线生机,他选择了提剑直刺。

  直刺天空中的魔王。

  小小人的速度很快,可以达到1/3到1/2音速,剑圣叶青更快,几乎可以达到7/8音速。

  但是在这白衣魔王面前,这苦练一生的速度毫无意义。

  他回到了原地,他甚至没能到达火域附近,而且前冲的势头被瞬间卸去,直接停留在了原地!

  一直面不改色的剑圣叶青终于再也崩不住脸,惊恐、错愕、绝望交织在一起,连握剑的手都在颤抖。

  这魔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做了什么!

  怎么做到的!

  他的心中,无数信仰在崩塌,一发不可收拾。

  “汝!可知罪!”

  洪钟大吕再次撞在心头,摇摇欲坠的第一层心防骤然崩塌,如决堤之洪。

  “魔头!面对疾风吧!”

  就在剑圣信念崩塌之际,亚索一声厉喝,酝酿已久的一剑终于出鞘。

  这剑不像普通的剑,单刃,如刀;

  这刀不像普通的刀,刃直,如剑。

  一如他这个人,独立于世,只为破去世间不平而存在。

  这一剑,来势汹汹,带着强大的“心意”,正是来源于情绪的力量之一,是三维生物破维的必要条件之一。

  但是这一剑,面对的是史上最恶最强的魔王,嘤熊王!

  根本无需多余的动作,只需要一个没有感情的冰冷眼神。

  这一剑出鞘之时,势如破竹,一往无前。

  既然“无前”,那就乖乖停下!

  剑一出鞘,那股剑意便如潮水般褪去,还未能前行一步,便已失了锐意。

  他败了,剑不得鸣则断。

  心中的剑已然折断,从此剑心蒙尘,剑道之巅已离他而去。

  就像瞬间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亚索整个人瞬间变得暮气沉沉。

  “汝!欲起舞乎?”

  不可一世的魔音彻底抹去了亚索心中追求了近百年的剑道的痕迹,百年剑心尽毁。

  他已是连剑都握不住,那把“疾风”掉落在地,如被抛弃。

  在108人身陷绝望、心死之际,有一个少女却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心意”。

  那原本拿着弹弓的少女,看着已然心死的疾风剑豪,满脸愤怒。

  “魔头!”

  少女一声怒吼,满是泪水的脸上带着择人而噬的凶狠,从失去希望的人群中直直冲出。

  她很弱小,即使情绪的力量爆发而出,速度也比其他小小人慢很多,跳得也不高,自然不可能精准打击到在天上冷眼旁观的白衣魔王。

  但是她还是直接冲了出去,直直地冲向那橙红的火域,手中拿着那个简陋的弹弓。

  亚索盯着曾属于自己的“疾风”,目光呆滞,已是自闭在自己的世界中,顾不得外界的变化,甚至连看都没看到小女孩的拼命。

  但是剑圣叶青注意到了她,注意到了这个弱小的小女孩。

  即使心防被破,叶青还是没有忘记基本的责任,那是老一辈对新一代的责任,是生命传承这一行为的最主要载体,深入生命本身,无法忘却,无法忽视。

  “阿露露!”

  剑圣叶青本已无力的身心再次涌起气力,如同无中生有,情绪之力,妙不可言。

  叶青再次提起剑,却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直刺灵魂的冰冷。

  他一抬头,天空却已是如同被黑夜挤破,乌光阵阵,带着强烈的威压与扭曲。

  宛如天崩的灭世之景,将他无中生有的气力再次全部抹除!

  剑圣剑心骤然崩碎,心气全无,英雄末路。

  宛如疯魔的阿露露并没有被唤醒,毅然决然撞进了火域中,橙红色火域中只能看见她模糊的轮廓。

  剑圣叶青的配剑“青叶”随着少女的“身死”骤然崩碎,近三百年剑道离这老人而去,连痕迹都没留下。

  火域之中,那人形轮廓直直穿过,完好如新,眼中却是血红一片。

  这是一种病,小小熊见过,而且自己也有。

  病名为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