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有鬼来助

幽蓝之焰 孜草 4024 2019.05.08 15:20

  残阳的余晖还算明亮,但槿艾失血过多,加上体力消耗殆尽,所以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经历过好几次了,就连那个总是做的怪梦都差不多是失明状态。

  正所谓熟能生巧,在视野暗下去的短暂时间内,她主动闭上了双眼。

  从“看不见”变成“不想看见”,虽然实际差别不大,可相对应的心理暗示却是截然相反。

  只有心还没死,身才能不死,哪怕只有一丝机会。

  哪怕闭上了眼,槿艾依然能躲避大片大片的电气团,甚至还反杀了一只隐身过来的小强。

  说来也是奇怪,看不见、听不到,只有一片漆黑之中,“感觉”这种东西就变得极为敏锐。

  就像有另一个人在观察着战场,然后通过意识将各种信息传达给自己一般。

  很微妙,穿越之后这种“感觉”就变得很……好用。

  大概是传说中的“女人的第六感”。

  自己的体力顶多还能再战斗两分钟,那玩意儿再不出来,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真正的走投无路时,她反而很平静。

  反正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主动权,急也没用,那还急了干嘛。

  该说她是神经大条呢,还是该说她是没心没肺呢,这是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刻,还真不是个问题。

  这种近乎于悲观的漠然,在生物电流的表现上几乎与“放弃抵抗”一模一样,会改变周身的力场。

  而小强型的怪物,正是根据这力场的变化,来确认目标的状态。

  常年居于地底,实际上它们根本没有视力。

  感受到了槿艾那“深沉的绝望”,一直缩在地底的暗红色小强终于出手了!

  正靠着感觉来躲避电气团、顺便断虫双爪的槿艾心下一跳,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面前那只即将被断手的虫子,右手刀势一缓,便横移出去五六米。

  一团电光在那虫怪周围爆开,带着“呲呲”的电流音,从空气中传递过来的丝丝酥麻来看,这攻击槿艾根本免疫不了。

  她本人瞬间意识到了这一点,当然,她还想到了小山楂也是承受不住的。

  那炮灰虫怪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电球的威力可想而知。

  随着这发惊人的电球炸开,隐匿的五只墨绿小强也再次发动攻击。

  再一次躲开那威力巨大的电球,五排地刺却从不同的方向插来,角度极为刁钻,呈包围之势。

  要是被地刺制造的地形困住了,在指挥虫和精英虫的协作之下,必死无疑啊!

  当机立断,槿艾双腿微微一弯,便斜斜地朝着前方跳去,那里有棵树,感觉告诉她的。

  在她做出了决定的瞬间,她的力场就告诉了红色小强她的打算。

  红色小强的施法很快,电球的出现也不是简单的抛射,而是更加接近“突然出现”这一感觉。

  在一定范围内,知道了空间坐标后,就能定点发动的攻击。

  要做到这一点,生物层次至少要比三维空间高一维,大概是这么个道理,就像人能在一张纸上点来点去,给扎成马蜂窝一样。

  刚刚跳起的槿艾,没来由地觉得脖子一凉,这是要掉脑袋的感觉啊。

  推推发动,槿艾的身形骤然一降,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小山包样的轨迹,便再次落在了地面。

  一团电球在槿艾后方一丈多高的地方炸开,直接炸到了地面。

  槿艾虽然看不见,可那“感觉”要她轻轻跳一下,而地有水可以导电,大概是有电流传导过来了。

  强度极高的电流从脚底下经过,那种电场,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即使没有被电到都让她觉得头皮发麻。

  还好电流只是一瞬间,在她落地的时候,已经没有电流的危险。

  一跳之下,也躲开了地刺的包围,但她却觉得浑身紧绷,甚至带着轻微的刺痛!

  有五只小强隐身过来了!

  从五个不同的方向,离她很近,最要命的是,她感觉不到准确的方向,五只小强的彼此干扰,让她的感觉模糊了很多。

  当然还有体力消耗的原因在里面,发动推推可是要消耗额外的体力的。

  有一种感觉叫如有神助,还有一种叫有如鬼助,当两者同时出现时,就变成了……随便打。

  左脚轻轻一点,槿艾便扛着小山楂对着身前突斩而去,夜刃带着寒光从路径上一扫而过,看起来力道并不大,速度也不快。

  可就是砍中了,而且从感觉来看,竟是直接秒杀了!

  在那墨绿小强被一刀两断时,红色小强的电球果然在那尸体旁炸开,带起阵阵音爆。

  对付这种近乎于能预知的怪物,任何奇思妙想都是徒劳,除非能做到什么都不想,当然还有一种办法,自己骗自己。

  两者结合,就成了,随便打……

  别说,还蛮有效。

  靠着这种莫名其妙的思维方式和感觉配合,槿艾在方圆三丈的范围内,不断借助推推以及模糊的感觉,躲避着电球、地刺的同时,无情地收割着小强的生命。

  不是每一次都能秒,但具体的感应根本办不到,所以她放弃了破防能力更强的刺,以杀伤面更广的扫和撩不断地在一次次突进的同时,斩出一条又一条杀伤线。

  身为一个打不过大鹅的弱鸡,长这么大就没打过几次架,可这次穿越过后,她似乎变得特别能打,就连夜刃不断地转换正反握,蓄势借势都操作得行云流水。

  怕不是个隐藏的抖S……

  犹如觉醒般的槿艾,十来刀下去就结束了四只墨绿小强的生命,还顺带捎上了三只普通绿色小强,可她却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得忽视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再次对着感觉中墨绿精英小强的位置突进而去,槿艾脚下突然一凉,就像在大冬天光脚踩到了块铁板一般。

  是地刺!

  早该想到的,那指挥虫既然能用电球直接定点攻击,地刺为什么不可以?

  “嚯莱!”

  这次踏步的势头已经去了大半,所以她只能强行压低重心,整个人弯腰前倾,几乎就要平地摔跤。

  推推发动,配合着强行借来的力,槿艾直接垂直从地面腾起,姿势扭曲怪异,可是很有效。

  那地刺离她的鼻尖不过一尺多远而已,几乎覆盖了方圆十多丈的范围。

  那作为诱饵的墨绿精英小强当场就直接被刺了个透心凉,原地去世。

  刚一跳起,后背又是一凉,又是要被电球击中的感觉。

  不得已之下,槿艾只得再次用推推手套推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往上或者侧移,选择看似很多,但实际上很少。

  就连槿艾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躲,但她还是直接发动了推推,没有目标,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但她知道自己一定会选一个正确的方向。

  因为,她觉得自己背后,有个人。

  哪怕选不对,也会变成对的。

  “卧槽!你找死啊!”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活泼,当然更多的是惊吓。

  毕竟是自己的身体,所以槿艾能感觉到这次躲避的动作。

  先是一个往左的势,就在几乎要动起来的瞬间,却又往前而去,正是在自己发动了推推的那个瞬间。

  通过对于自己身体的某种控制,结合推推的方向,那“背后灵”强行将自己扭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在电球出现、炸开的短短间隔内,这个“背后灵”一般的人通过反应,将自己推到了正确的方向上。

  除开被攻击的位置,其余的方向都是正确,倒是有点像薛定谔的猫。

  但是,正确的方向这么多,自己为什么偏偏就撞到了树上?!

  还好槿艾反应够快,感觉到要撞树的时候,迅速偏转身体,一脚点在树干上,从原方向脱离,利用推推快速落地。

  “背后灵”没有再出声,也没有别的动作,似乎又变成了“如有鬼助”的那个“鬼”……

  危机还未过去,槿艾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她已经凭感觉锁定了那指挥虫的位置,这次杀不掉的话,那指挥虫肯定会失去踪迹。

  没有了墨绿精英小强的干扰,这种感觉很清晰。

  它就在自己身前?!

  刚一落地,槿艾就是一惊,这明显是那“背后灵”告诉自己的,但她没有帮自己对付这指挥虫。

  还好自己原本就没抱着这种心态。

  大概是冷笑了一下,槿艾嘴角抽了抽,右手夜刃对着前方狠狠一刺。

  那种玄妙的感觉消失了,所以她只能靠猜,来不及等待夜刃的刺中反馈,槿艾手腕微微一扭,发动了推推,直接向着身后滑行而去。

  “鬼”没了,“神”还在。

  手上刺空了,连推推都推空了,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

  在感觉到了推空的瞬间,槿艾右手腕一抖,夜刃极速偏转向内,配合着手肘的回缩,在转为反握的途中,狠狠地撩向身后!

  有击中反馈,一股冷风几乎擦着后背而过,怕是再晚一点就要被砍成两半。

  夜刃奋力往后推,借助推推的反冲力,整个人向着前方一动,在夜刃直接划过虫甲的同时,两人快速远离。

  槿艾顺势完成了转身,对着相反的方向再次发动推推。

  这是最后一次,失败的话,剩余的体力就不足以再发动推推了。

  扛着小山楂还是有一点帮助的,至少惯性很强,而且很重,所以槿艾比小强更早地脱离了“推”的状态,带着破军之势,对着整个虫体被推成弓形的小强突斩而去。

  一人一熊加起来怎么着也有半吨了,小强被推,能动的只有两只手,时间也来不及发动电球和地刺。

  这一刀,只要能砍断小强的双爪,甚至是秒了它……至少能死得没那么窝囊。

  紧绷的神经稍微一松,就能想到战斗时忽略的东西,比如曾经打过的游戏,看过的情书。

  壳!

  小强的壳!

  虽然被推得不能动,但小强的双爪不断蠕动,被划了一刀的虫脸上,尖刺遍生。

  一层长三寸左右的亮银尖刺覆盖在小强的红色虫甲之上,带着丝丝电流。

  虽然看不到,可槿艾感觉得到。

  但这毕竟不是游戏,不存在攻击被壳打断的情况。

  “嚯莱!”

  左肩一抬,对着小山楂轻轻一拍,黑白色的带血熊便被拍了出去。

  槿艾左手按住刀柄,强行变斩为刺,整个人弯着腰狠狠地刺向了浑身尖刺的小强。

  就在这么一个短暂的0.1s内,从转身到刺击,不知道怎么活下去的槿艾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刺向了反伤175%的壳,必死无疑!

  可惜了,没能救得了小山楂。

  分不清是血还是泪,只是有点凉。

  真不愧是反伤175%的壳,这力道,大得可怕啊,我还是挺厉害的嘛……

  夜刃深深地刺入了小强的虫甲,从头刺入,整柄刀全部刺入其中。

  槿艾的手被壳刺了个穿,可她还是紧紧握着夜刃;整只左手臂都被刺在了壳上,可她还是用一个靠的姿势推着小强移动。

  “不痛吗?”

  “痛死了啊!混蛋!”

  夜刃推着小强,直直地刺向一颗五六米高的树,一阵噼里啪啦地乱响,有落叶,有电流。

  小强已是一具尸体,可它会爆炸,而槿艾整个人被壳扎在了尸体上,再次浑身骨折,根本跑不了。

  当然就算没被扎,也没体力了。

  我怎么又要死了?

  这背后灵太狠了吧,果然不救自己,也是个贱人。

  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她的耳边只剩下电流音。

  “嚯莱!嚯莱!嚯莱!”

  小山楂的声音一次次地响起,半年来的生活从眼前飞速闪过。

  “都怪我,都怪我……”

  整个人被扎在了虫尸上,也来不及想着有多痛,她只觉得一阵无力。

  不管是哪一次,不管是想救谁,她都没能成功。

  “真的只有死了,才能有去喜欢的权力不成……”

  “香草……香草……”

  一个白衣女人站在不断哭着责怪自己的槿艾身边,看着她满是血泪的脸,以及她身上不断流动的金光,久久不语。

  直到槿艾哭晕了过去,那女人都没再说一个字。

  方圆千丈之内,只见绿液,不见虫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