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幽蓝之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幻想系统

幽蓝之焰 孜草 4164 2019.05.06 13:59

  小竹楼中,阳光照在槿艾身上,带来了丝丝暖意,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那个偷鱼的死胖子没杀她,但是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啥。

  总之就是,全身都很痛啊!

  全身骨折啊贱人,多大仇!

  浑身包着绷带,打着石膏吊着腿的槿艾,大概浑身就只剩下眼睛还算是完好的了。

  黑白熊找到她的时候,满地是血,都已经凝固变黑了了,可把熊熊给吓坏了。

  还好,命大,没死,报仇,必须的!

  想起那贱人贱得自己牙痒痒,槿艾就浑身难受,恨不得一拳打爆其苟头,然后一阵“嚯莱嚯莱”!

  然后,她就扑通一声掉地上了……

  “嚯莱!你怎么了!”

  听到声音,黑白熊闻讯而来。

  熊熊一直照顾着差点一命呜呼的槿艾,如今已过了三个月,后者已无大碍,但是害怕骨头长歪的槿艾没有贸然离开病床,所以黑白熊也乐得一直照顾下去,提防着那可恶的偷鱼贼。

  只可惜,三个月来,他不曾再出现过。

  “没事!没事!就是突然起不来了,嚯莱。”

  浑身都是硬邦邦的,能起来就怪了。

  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槿艾对那偷鱼贼又多恨了几分。

  黑白熊把重得跟石头似的槿艾一把“放”回了床上,讲道理,那真是放。

  一万只神兽跑了又来,来了又跑,根本承受不住。

  心下凄苦的槿艾,将那偷鱼贼诅咒了一遍又一遍,要不是动不了,一定扎小人,天天扎,天天扎!

  感受着槿艾那骇然的“杀气”,黑白熊一阵头疼,红色闪电纹路也跟着更红了几分。

  惹不起,惹不起!

  被那幽幽怨气给怨得手足无措的黑白熊,当下很是踌躇,最终决定先跑了再说。

  “嚯莱!我去准备吃的嚯莱!”

  看着短腿熊熊一路扭动着落荒而逃,槿艾一阵悻悻然,心情却是好了几分。

  真实人不如熊。

  一想起那贱人,气又不打一处来。

  为了防止再一次掉下病床,槿艾放弃了替那贱人思考一万种死法,百无聊赖地盯着窗口那盆不知名的小花。

  小竹楼内的装潢与地球上的“大华国”古代的装潢类似,大概在唐朝那个年代的样子,但是这里面却有类似空调房的感觉,还有一股子药味。

  然而,三个月来,她没见过哪怕一棵草药、一粒药丸。

  除开桌椅,就只有那盆小花。

  看起来很普通的花,大概只有一尺高的样子,十几片两指宽的披针形绿叶,簇拥着一朵拳头般大小的白色小花,琼白如雪,连蕊都是雪白雪白的,五瓣,花瓣顶端无开口。

  就是这么朵花,把我治好了?

  虽然曾得到过黑白熊的肯定,可槿艾还是觉得接受不能。

  这也太奇幻了吧,也没见那花有仙气啊、日月精华之类的啊……

  好看倒是真的。

  想到此处,槿艾又想起了那贱人,他充分地诠释了什么叫拳头大才是道理。

  光好看不顶用啊!

  要说好看,自己在地球上的时候可比现在还要好看上一些,那些臭男人见到自己眼睛就放光。

  甚至还有一群所谓的后援团,也就是舔狗,最大的那个就叫“睡眼萌龙”。

  这腿我能玩364天,剩下一天打游戏。

  这混蛋是这样说的,只可惜,那家伙突然跑去写小说了,还说要把她写进书里,至少八百万字那种。

  “沙比,就算写八千万字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自己明明这样说过了。

  “那就再加一个0!”

  他是这样回的,之后,再见时就是那局彩虹小猪之间的对决,然后自己就穿越了。

  要是那句“不管加几个0都没用”发出去了的话……

  闭上眼睛,鼻子抽了抽,贪婪地嗅了几口兰花般的花香,槿艾把这已与自己无关的事抛至脑后。

  自己还能回到地球嘛?回去了又能如何?会有人在等我嘛?

  大概是没有的吧。

  目光自嘲地闪了闪,就像两只蔚蓝的小鸟在扑闪着翅膀,却飞不出那鸟笼。

  快速地眨了眨眼,汹涌的情绪如潮水般褪去,眼前却似有东西一闪一闪的,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啥玩意儿?

  以前咋没见过,飞蚊症也不是这样的啊?

  深感莫名其妙的槿艾想了又想,也就只有那一阵苦中作乐、充满魔性的眨眼能解释了。

  emmmm……

  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槿艾终于弄清楚了这玩意儿到底是个啥。

  快速眨两下眼,这玩意儿就能出现在眼前;快速眨三下,就会消失。

  这是个奇怪的界面,看起来与幻想的游戏界面类似,但是四个技能栏变成了五个技能树,还有许多小格子,但是是空的。

  一柄黑色长刀和一把蓝黑相间的锯炮交叉着处在技能树的中间,随着槿艾目光的注视,那格子就开始放大,其他的就像消失了一般。

  是夜刃和深蓝锯炮,是“彩虹小鸟”BRS在游戏内的武器。

  槿艾看着那静静地放在格子内的武器,心下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太弟弟了吧,技能栏全是黑的,只有一个是亮的,刀形态的普攻,锯炮直接就是不能使用的状态。

  六个道具栏已经变成了九个,第一个小格子内有一个红色拳套,她试着点了点。

  偷鱼贼给的手套出现在她右手之上,吓得她一阵激灵,界面顿时恢复如初。

  眨眼关闭了界面后,槿艾看着那手套怔怔出神。

  还以为没了,原来一直在。

  也不知她到底在想什么,也许就是在发呆而已,只是时间有点久。

  直到黑白熊敲门时,他才回过神来。

  “嚯莱!有吃的了嚯莱!”

  听着黑白熊的声音,槿艾一阵毫无淑女风范地傻笑,那点儿烦恼亦如云烟散。

  “嚯莱!门没锁嚯莱!”

  三个月来,她第一次这么开心,黑白熊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就看见一双满是笑意的蔚蓝双眸,煞是好看。

  天知道为什么熊也会脸红,但槿艾很喜欢。

  “嚯莱!下午我要进行康复训练嚯莱!”

  这里只有鱼,但她百吃不厌,熊熊很下饭。

  “嚯莱!我陪你一起嚯莱!附近很危险嚯莱!”

  黑白熊见槿艾终于肯下床活动了,也是开心地很,但想起偷鱼贼,就是一阵忧愁。

  那家伙好像就住在附近,他感觉如此,但一直没有找到过偷鱼贼,所以也没有证据。

  反过来说,也没有证据说明他不在附近。

  上次见到重伤的槿艾,他吓坏了,差点以为她死了,还好她身上燃着一种蓝色的火焰,保住了她的命。

  那火焰见自己到来就熄灭了,好像在等他一般,为了防止槿艾担惊受怕,他就没说。

  而现在,他见槿艾很开心的样子,充满了希望,也不打算给她泼冷水,以后再说也不迟。

  “嚯莱!我要把那混蛋揍得满地找牙嚯莱!”

  槿艾恶狠狠地咬着鱼,跟小脑斧似的,仿佛这鱼就是那贱人,她得一口咬死似的。

  黑白熊赶紧摸了摸自己的牙,一脸害怕地盯着槿艾,甚至还用小短手蒙住了眼。

  讲道理,这样卖萌是犯规的,槿艾感觉自己最近有“黑白熊化”的趋势,当下也只得捧腹大笑。

  “不要怕嚯莱!我不会打你的嚯莱!”

  摸摸小熊熊的头,槿艾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看看那一片黑、啥都用不了的系统。

  在这个莫名其妙就能差点被杀的世界,自己得变强,至少也要能保护自己和小熊熊。

  上次也就是那贱人没有必杀的心思,要不自己肯定会死,这是直觉,简单却可信。

  她一向很相信自己,甚至只相信自己。

  但现在,多了一头熊。

  不是每一个“偷鱼贼”都会手下留情的,万一碰到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一个弱鸡样的漂亮少女和一头跑不太动的短腿熊,下场如何根本不敢想。

  黑白熊被摸了一头油,可是却很享受,小尾巴一扭一扭的,倒确实有了那么点宠物的意思。

  “嚯莱,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嚯莱!”

  槿艾摸着小熊熊毛茸茸的头,目光如水,似勾起了回忆。

  曾几何时,自己也有一只布偶熊,不过是小熊维尼。

  小熊维尼哪有黑白熊可爱!

  江之岛盾子天下第一!

  小熊熊抬起头来动了动,盯着这个相处了三个多月的少女。

  由于只有两只手臂能动,所以她的姿势看起来有点别扭,整个人都是弯着的,但是眼睛却很明亮。

  “嚯莱!好的嚯莱!”

  黑白熊看起来好像很期待,名字这玩意儿,槿艾给他解释过,是“爱称”。

  “嚯莱!以后你就叫‘小山楂’了嚯莱!”

  她没有给他取名江之岛盾子,但她酷爱山楂,所以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

  “嚯莱!好的嚯莱!”

  他也不知是好是坏,但槿艾很喜欢,那就是好的。

  “嘻嘻,小山楂,我们下午去跑步嚯莱!”

  她笑得像个小猪猪,小山楂却愁眉苦脸的,小短腿跑起来贼麻烦,还累。

  但他还是答应了。

  “嚯莱!小山楂知道了嚯莱!”

  感受着小山楂的幽怨,槿艾疯狂地揉了揉他的脑阔,毛茸茸的,温热温热的,揉起来很舒服。

  顺便把油擦干净……

  小山楂愁眉苦脸的,幽幽地盯着这个笑得像个小恶魔般的少女,愣是没忍住笑。

  别说,毕竟是熊,笑起来龇牙咧嘴地,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咬人了。

  看着小山楂被揉得乱糟糟的“发型”,槿艾一阵脸红,连忙用手指给他梳了梳,拍了拍,甚至还吹了吹。

  小山楂看起来极为幽怨,不停地小声“嚯莱嚯莱”地嘀咕着,为自己的发型默哀。

  “嚯莱!我要起床了嚯莱!”

  见小山楂“不如乘风归去”,槿艾停止了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拍了拍小山楂的头,便把他支了出去。

  待小山楂关上门离去后,槿艾做贼似地笑了笑,便再次召唤出了那红色手套,开始剥离自己身上的固定用器材。

  就跟掰豆腐似的,一把就能掰下一大块石膏样的东西,当然是靠着手套提供的力量加成,她原本的身体,大概就是打只大鹅都打不过的类型……

  扒拉扒拉地,槿艾三两下便把自己剥成了小绵羊,系统界面有人物栏,可以看到自己的样子,即时的。

  她看着自己雪白匀称的身体,摸了摸大了两个罩杯的小兔兔,轻轻地摩沙起来。

  真是如梦幻般的穿越,真的不是梦嘛……

  看着眼前虚幻的系统,槿艾一时间百感交集,最终一切思绪都淡去,只留下当前。

  简单地洗漱过后,槿艾便走出了这待了三个多月的病房。

  阳光暖而不燥,微风媚而不妖,是个好天气。

  “动作比以前快了不少,洗个澡才花了不到三个小时。”

  她很开心,为了自己小小的进步而骄傲……

  小山楂坐在餐桌旁的地上,前肢叠放在一起,枕着下巴,竟然在打盹。

  看着熟睡的小山楂,槿艾觉得生活也不是那么无趣,甚至还变得有点可爱。

  她围着小竹楼,在附近不停地散步转圈。

  小竹楼面积不大,百来平米而已,相对于小山楂的体型来说,有点小了,倒是很适合人类的尺寸。

  小竹楼离溪水不过四五丈远而已,却一只虫都没有,实际上周围连鸟也没有,似乎只有树木花草。

  三个多月来,除了小山楂和一些鱼类贝类等食物,就没见过其他活的东西,除开那个贱人。

  禽兽不如的贱人,放倒了个美女然后把她揍得浑身骨折就跑路了,说实话,有种很微妙的情绪。

  真是贱啊,贱人!

  想起那混蛋,槿艾不自觉地就加快了脚步,一身黑衣衬托着如雪般的肌肤,倒是有了几分翩翩起舞的美感。

  比起三个月前那种苍白的肌肤,现在的这种莹白细嫩的肌肤显然更合她的口味。

  能力是皮肤变好,代价是要挨揍?

  日常胡思乱想间,她摔跤了,平地摔,还被小山楂看到了……

  小山楂蒙着头,醒了又假装睡过去,槿艾一阵无语,跟没事人一样揪着他,要他迈着小短腿一起锻炼。

  为了下次见面打死那个贱人!

  小山楂想离这浑身充满杀气的小脑斧远一点,却被其眼神制止。

  嘿,别说,蓝眼睛瞪起人来,毫不含糊,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可苦了熊熊了,他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可这小恶魔般的妹子不让啊!

  不听话!那可是要挨打的!

  小拳头打起熊来又能有多疼呢,不过他还是很听话,陪着她跑了一天又一天,乐此不疲。

  直到又过了三个月后,雪季来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