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痛苦女士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833 2021.05.21 06:57

  柳平极其无语的看着一行行小字消散在虚空中。

  这个靠不住的家伙!

  他走进太微宫的营帐,正要在蒲团上坐下,忽然心头一动。

  等等。

  那名化神修士——

  王长老。

  他带着众元婴修士离开前,曾说:“……老夫敢跟你们打赌,这一次可是我们的大机缘,快走!”

  他在赌。

  可他的名号是“滥赌鬼”。

  ——滥赌鬼。

  十赌九输。

  如果他赌输了,会发生什么?

  柳平背上莫名起了一层凉意。

  太微宫几位修士不在。

  营地里有一个金丹期的怪物,并且已经发现了自己。

  如果王长老赌输了——

  柳平默了数息,缓缓从怀里抽出一张卡牌。

  酒保的那张回归卡!

  他凝视着卡牌,心下有些犹豫。

  金丹怪物。

  自己目前打不过。

  但……

  好不容易进来一趟,还获得了太微宫弟子的身份,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

  ——谢东流已经觉醒,而且有着“夺命书生”的宗门称号,是颇有实力的战斗修行者。

  自己要不要留下来等他,然后回太微宫?

  况且一旦他回来,必定会带回大规模天坠的情报。

  柳平再也坐不下去,转身掀开帘子,一路穿过各个门派的营帐,沿着小道朝着坊市的方向走去。

  他加快了步伐,迅速走入坊市之中。

  刚才天空上发生的坠落之事太过震撼,这时坊市内的修士们几乎没有心思做生意,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用神念互相交流着。

  柳平很快便走到一处摊前。

  “给我二十大捆空白符箓,另外要一支筑基期可用的低等符笔。”他说道。

  “符笔很贵的,小子,就凭你这穷——”

  守摊的修士刚说两句,一眼瞥见他腰间那一长排储物袋。

  修士笑道:“承惠两百灵石。”

  柳平付了钱转身就走。

  他迅速来到另一个摊前,目光一扫,开口说道:“劳驾问一声,你这回生散如何卖?”

  摊主是一名瘦高如竹竿般的男修,双手笼在袖子里,对柳平的话没有回应。

  柳平察觉不对,朝男修一望。

  只见男修脸色发白,额头上沁出一颗颗蚕豆大小的冷汗,身子颤抖不停,失魂落魄的望向柳平背后的远空。

  “那……那是什么东西啊!”

  他近乎失控的狂吼道。

  这时周围的人被他这么一喊,纷纷停下了手上的事,全都朝营地外的天空望去。

  柳平呆了呆,顺着众人的目光缓缓转过身。

  ——但他什么也没看见。

  天空上的铅云似乎打开了一瞬间,但又很快合拢,让人看不见云层背后究竟有什么东西。

  有人走过来,对着瘦高修士行了一礼,问道:“张道友,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瘦高修士满脸苍白,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天空,半天说不出话来。

  众人一起望去。

  只见天空乌云密布,宛如遮盖严密的帷幕,不露出丝毫端倪。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从云层深处传来:

  “得到消息,似乎有哪位大人在此。”

  “现在做出一次紧急通告。”

  “下面的世界乃是痛苦女士的私人财产,如果是哪位尊贵的大人在此游玩,还请不要继续破坏世界剧情,请立刻出来见面。”

  柳平心头一跳。

  根据这番话,对方似乎以为剧情的崩溃是某位“大人”所为。

  但这明明都是自己造成的。

  所谓的“大人”……

  难道是自己上次从那个怪物手中骗来狼妖尸体之时,所说的那番话,让对方信以为真了?

  正因为这样,对方才会说出那个名讳。

  ——痛苦女士。

  这里的一切,都属于痛苦女士。

  痛苦女士……私人财产……

  柳平心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

  他想起当初王成的那句话:

  “恶意损毁私有财产,在整个世界之中是极其恶劣的罪行,我劝你不要那么做……”

  柳平默了默,望向四周。

  只见修行者们都是一副茫然神情,仿佛根本没听见刚才那些话。

  很好。

  ——我们的世界成了你的私人财产?

  ——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吗?

  压抑住起伏的情绪,柳平转身便走。

  人群朝那瘦高修士围上去的时候,他已抽身离开,一路将双手在脸上按了按,略作改变容貌,这才快步走到一处角落。

  这里有人摆摊。

  他冲着摊主匆匆抱拳道:“早闻阁下大名,阁下的斗笠炼制得相当精妙,我想采购一批,还请开个价。”

  那修士正勾着脖子朝人群中望去,听了柳平这番话,才转回头来,笑着搓手道:“好说,但不知你准备要多少?”

  “全部。”柳平道。

  ——现在太微宫的修士们都不在。

  天空中似乎又发生了什么,营地里也出现了怪物。

  柳平已经顾不上什么影响了。

  “什么?你要多少?”那修士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道。

  “我说——你炼制的隐匿斗笠,一个不剩,有多少我要多少。”

  柳平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衣袖,露出腰上绑着的十几个小巧精致的储物袋。

  ……

  营帐内。

  柳平蹲在地上,面前放着两摞符箓。

  一摞破魔爆裂符,一摞空白符。

  他审视着两摞符箓,脸上露出怀念之色:

  “很久没干过这样的细活了……但早点准备也好……”

  他拿起制符笔,将一张空白符翻过来,在背面飞快的画下一道道玄奥的灵纹。

  虽然很久没有做这件事,但他的动作依然娴熟,几乎没有半点迟滞就完成了纹路的勾绘。

  收笔。

  将符箓拈起来仔细看看,只见其背面已经绘制了两道灵纹。

  一者,灵吸纹,专门用来黏合其他符箓;

  二者,收敛纹,专门收敛其他符箓上的一切灵力波动。

  有了这两道灵纹——

  柳平拿起一张破魔爆裂符,轻轻的将其放在空白符箓的后面。

  奇妙的事情出现了。

  只见空白符的背面,那道灵吸纹闪了闪,将破魔爆裂符吸了过去,黏合在了一起。

  破魔爆裂符上的一切灵力波动顿时消失。

  两张符黏合成了一张符,其正面一片空白,显示出其作为空白符的身份。

  ——灵吸纹、收敛纹同时起了作用!

  柳平轻轻吐出一口气。

  这样的符箓,任凭谁来看,都只会认为它是一张几乎没有任何威胁的空白符。

  没有人会被这样一张符吓住。

  它非常适合出奇制胜。

  “当年托我研究这种符的人到底出了多少灵石?有些想不起来了……”

  柳平喃喃着,手上却不停,将剩下所有破魔爆裂符全部变成了空白符箓。

  这是一名非常有钱的宗门富二代弟子委托自己研发的,他修为不高,却老想阴别人——

  所以这符就叫做阴人符。

  有了这样一大摞“阴人符”在手上,柳平心里安稳了许多。

  这是他的独门手艺。

  除了他,修行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想过这样制符,也没有人创作过这样的符箓。

  不过这只是开始。

  稍事休息片刻之后,柳平神情一肃,开始制作今天最重要的一张符。

  他盘旋而坐,手持制符笔,开始绘制一张法符。

  他的手很稳,每一笔都勾勒出极其灵动的法纹,令四周灵力汇聚而来。

  不管外面再传来什么声音,统统无法影响到他绘制这张符。

  ——就算天塌下来,都无法影响笔锋的走势。

  数十息后。

  柳平终于开始缓缓收笔。

  四周灵力聚拢而来,沿着符箓上的蜿蜒法纹形成一道特殊的术法波动。

  这张无比复杂的符箓终于绘制成了。

  柳平擦了擦额头的汗,疲惫的叹口气。

  以筑基期的实力绘制这张符,其实是有些勉强的,如果不是他早早便站上了六艺的巅峰,对于符箓一道有着深刻的理解,根本不可能完成这张符。

  这便是借法符。

  借法符可以让修行者借助灵石,调用五倍于自身灵力的量,来进行法阵的操纵。

  ——只能操纵法阵。

  完全可以说,这是一种非常冷门的符箓。

  但对于此刻的柳平来说,却是非常珍贵和实用的一张符。

  柳平坐在原地静静调息,恢复着体力上的消耗。

  又过了一会儿。

  当他确认自己的状态重新回到巅峰,这才一拍储物袋,摸出之前买的那一方小巧阵盘。

  “启。”

  柳平轻喝一声,双手在阵盘上疾速连点。

  阵盘爆发出一阵嗡鸣声,开始释放出散发着蒙蒙白光的屏障。

  小型隐匿法阵,成!

  “几万灵石……换取西荒大营所有战争法阵的控制权……不算亏。”

  柳平面色凝重,伸出手臂一阵拍打,将十个储物袋统统打开。

  哗啦!哗啦!哗啦!

  灵石就像不要钱一样堆起来,在法阵内堆成一座小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