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复活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917 2021.05.17 08:29

  柳平有些诧异。

  修行者觉醒神通,从来都是即刻生成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延迟的说法。

  想不到序列还能去虚空中交换神通,而且还需要两个时辰。

  “对了,我的卦术既然交换出去,那么以后我还能再修吗?”他问道。

  一行小字飞快出现:

  “当然可以,我交换出去的,是你已经获取的知识、经验、技巧、能力和成果,假如你有本事再修回来,那么这就等同于你自己又学习了新的技能。”

  柳平摸出一枚钱币,手指轻轻拂动,令其在指尖飞快旋转。

  “奇怪……我似乎真的施展不出三、六、九铜币问卦,但我清楚的记得一切跟卦术有关的知识,随时可以修回来。”

  他喃喃道。

  叮!

  钱币被抛出去,在地上滚了几滚,竖立不动。

  两行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其他任何东西交换出去,都等于你失去了它,但知识与秘密类的交换物不同,知识只能通过复制的方式交换出去,所以——”

  “知识最廉价,也最贵,甚至它是无价的。”

  柳平默默点头。

  如果这样说,知识确实是无价的。

  虽然别人理解起卦术类的知识来困难重重,但自己却一看就懂。

  自己完全可以不断修卦术,用其去虚空中交换东西。

  ——能这样吗?

  虚空一阵沉默,好一会儿才浮现一行小字:

  “卦术极少有人能修成,假如你能再次修至顶峰,依然可以用其去交换其他神通。”

  柳平见了这句话,顿时心情大好。

  ——生活有着落了。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开始体会着筑基后的感觉。

  充沛的灵力从丹田缓缓流淌而出,充盈了身周所有经脉。

  筑基期!

  从现在开始,寿元提升至一百五十年,灵力的总量也提升了数倍。

  ——终于可以持续战斗了!

  甚至在某些关键时刻,柳平可以引动那些损耗寿命的术法,而不必担心当场横死。

  “记得当年我筑基的时候,妖魔和人族之间还没有芥蒂,很多朋友来祝贺……”

  “那天我们喝酒一直喝到天亮。”

  柳平喃喃说道。

  他脸上带着笑,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目光投向四周。

  世界一片废墟。

  ——从什么时候开始,人族与妖魔有了隔阂?

  柳平按下思绪,径直来到酒吧里,再次站在那座电话亭前。

  是的。

  这是电话亭,一种科技侧的、具有透明私人空间的通讯工具。

  柳平有些束手无策。

  ——自己没有那种被称为“电话号码”的东西,恐怕无法催动这种东西。

  慢着,让我再仔细研究一下。

  他开始在脑海中检视那些与通讯有关的世界常识。

  叮铃铃——

  忽然,电话响了。

  柳平诧异的挑了挑眉。

  自己还什么都没做,电话怎么响了?

  是谁打来的?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电话响个不停。

  柳平略一迟疑,打开电话亭的玻璃门,走进去,拿起了听筒。

  ——自己的正式身份是酒保给的。

  换句话说,只要自己还想用“暗雾镇守夜人”这个正式身份,就必须跟电话线那一头的存在保持联系。

  “你好,请问对面是哪位?”他礼貌的问道。

  “酒保死了?”对面劈头就问道。

  “是的。”柳平道。

  “想不到真有我出场的时候,请退出电话亭,耐心等待十秒。”对面道。

  “好的。”柳平道。

  他放下听筒,转身走出电话亭。

  十秒转瞬即过。

  整个电话亭缓缓收拢,在地上摊开,化作一个个金属部件,这些部件以极快的速度开始重组。构成。

  一个通体由银色金属铸就的人形物体出现了。

  ——按照柳平所获得的常识,这种东西被称作机器人。

  机器人刚一出现,便掏出一只黑色的枪指着柳平道:“守夜人柳平,我要检查你的身份卡。”

  “拿去。”柳平将自己那张正式身份卡递给对方。

  机器人胸前伸出一个金属触手在身份卡上点了点,身份卡顿时冒出一道光,从柳平的头顶扫到脚底。

  “身份验证无误,行了,别紧张,我们先来抽根烟。”

  机器人收起枪,递给柳平一根烟。

  “不会,谢谢。”柳平道。

  “无趣的新人。”机器人悻悻然道。

  它迈开脚步,走到密室墙壁前,开始向上攀爬。

  “等等,你去哪里?”柳平问。

  “你知道酒保死在哪里吗?”机器人道。

  “在酒吧的地板上,不过他已经烧焦了。”柳平道。

  “烧焦?你们这些碳基生命过于脆弱,经不起任何打击,但他有不少小花招,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死掉。”机器人道。

  两人回到酒吧的地板上,一起望向那具烧焦的尸体。

  机器人的眼睛放出一道射线在尸体上扫了一遍,然后蹲下来,以手按住尸体的头,开口道:“解除此卡牌。”

  嘭!

  地上的尸体突然消失,化作一张飘飘荡荡的卡牌,被机器人握在手中。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名躲在泥土里的人,手中举着一个假人,将之放置在地面上。

  柳平盯着那张牌,眼前冒出一行字:

  “卡牌:假死之躯。”

  “释放此卡牌,代替自身形成一场死亡的假象,真身瞬间沉入地下,收敛一切气息进入假死状态,等待被人解救。”

  ——还可以这样!

  柳平意兴盎然的看着那张牌。

  除了枪械之外,他又发现了一种有趣的东西。

  “卡牌师就是这样,啧啧。”机器人以一种羡慕的语气道。

  它把卡牌抛出去,念道:“启!”

  嘭——

  卡牌消失。

  地面突然裂开一道缝,酒保从缝隙中爬了出来。

  他看上去很是狼狈,身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但脸上却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

  “我就猜到你能找到人来救我。”酒保拍了拍柳平的肩膀。

  “为什么?”柳平问道。

  他轻轻一挥手,顿时有一团雨雾氤氲出阵阵翠绿光芒,围绕着酒保不断旋转,并没入他的那些伤口中。

  “嘶——还真疼——”

  酒保倒吸了一口凉气。

  “忍着点,你的伤不算重,一会儿就能治好。”柳平道。

  酒保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昨天我洗了一次牌,而你刚好在我的牌组里代表了幸运——能给我带来幸运。”

  “这里的烂摊子你们得尽快收拾好,否则上面怪罪下来,你们都要被绞死。”机器人插话道。

  酒保道:“知道了,你先休息,等会儿好干活。”

  “行,我先充五分钟的电。”

  机器人从腰上摸出一个插头,走到墙边,蹲下去,将其插在一个插孔上,然后就不动了。

  “它这是干什么?”柳平问。

  酒保解释道:“S0005号机器人,能快速建设城墙、房屋、各种设备——它具备很多功能,还能语音视频和通话,也具备一点点卡牌师的能力,能解除卡牌的效果,把我救出来。”

  柳平看着那机器人,脸上露出印象深刻的神情。

  ——虽然他也知晓一些假死和遁逃的法门,但这个机器人明显不是炼器术能造出来的。

  一定有着别的什么诀窍。

  “好了,我们长话短说——”

  酒保拍拍手道:“我的职责是守护暗雾镇,你的职责是守护夜晚的暗雾镇,现在我们都失败了,如果不立刻采取措施挽回损失,上面的人会直接绞死我们。”

  “是谁毁灭了暗雾镇——前天晚上那个小女孩?我猜你听说过她。”柳平试探道。

  “昨天晚上来的不是她,事实上我也跟那个小女孩有过几次交谈,但她是非常高等的存在,跟我们没有仇怨,不会随意出手。”酒保道。

  “那是什么?”

  “许许多多的怪物,太多了,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以前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几乎没有。”

  “怪物冲着暗雾镇而来?”

  “我倒是觉得……它们并非是针对我们的小镇,而是有着什么原因。”

  酒保说着,脸上露出费解之色。

  柳平怔了一会儿。

  连一个小镇都如此难守,这个世界的文明是怎么存续下来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说道:“在这么多怪物的冲击下,暗雾镇根本没有抵抗之力,换句话说,这个小镇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酒保道:“不,这里是进入隐藏时空第一幕的入口,永远需要有一个据点在这里挡住永夜,并深入探索隐藏时空,这关乎所有活人的利益。”

  “什么利益?”

  “暗雾镇若是丢了,永夜前进的步伐将会再次加快,你会看到黑暗以更凶猛的姿态吞噬一切,活人可以生存的地方会越来越少。”

  酒保走向一面墙,从墙上抽出了一块砖头。

  咔嚓!

  墙壁打开。

  只见里面又是一堵墙,墙上写着一行字:

  “守夜人墓地。”

  在这行字的下面,贴着一张张暗色的纸牌。

  柳平凝神望去,只见排在第一位的那张纸牌上写着一行字:

  “守夜人首领,卡拉度,大法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