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对坐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891 2021.05.30 07:48

  李长雪的声音响起:

  “那是人族与妖魔决战的那一年,天地大变,卦圣陨落,无数未知之物从天坠落,所有人都弄不清楚情况。”

  “我宗神照境长老杨朝胜,欲飞升上界……”

  柳平一边听着她讲述,一边将神念沉入玉简,看着里面记录的一幅画面。

  人族军营之外。

  一名身穿铠甲的修行者仰头望着天空。

  天色阴沉,无边无际的铅云聚拢而来,形成不断盘旋的巨大漩涡。

  那修行者朝围观众人抱拳道:“各位道友,我已度过神照之劫,这就飞升上界,向上界大能修士们询问世界异变的缘由。”

  “道友,请!”众修士们齐齐抱拳道。

  那人点点头,身形一纵,冲天而起。

  只见虚空生出朵朵祥云,更有神兽异禽虚影、无数天花、妙音种种,次第显现,伴随在那人左右。

  飞升异象!

  即便是在修行世界,这也是极其难得一见的景象。

  众人看得心摇神驰,不少人发出了欢呼喝彩声。

  异变陡生——

  那名为杨朝胜的大修士飞至高空,渐渐靠近漩涡之际,忽然顿在半空,神情中流露出警惕之色。

  只听他暴喝道:“何方妖孽?还不快快显形!”

  无数云层的后面,探出了三颗巨大的头颅。

  三颗头颅连在一起,中间的头颅看上去像是一名人族,戴着王冠;左边的头颅是一只布满深蓝色鳞片的鬼物,双目竖瞳,鼻孔处无骨,裸露出两个窟窿;右边的头颅却是一块石雕,只雕刻出大致的人形轮廓,五官模糊,寂静无声。

  带着王冠的那颗头注视着飞升的修士,叹道:

  “又一个蠢货……他们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鬼物头颅嘲笑道:“因为整个世界被一锅端,所以他们以为一切还可以照旧。”

  “那就——”

  两颗头转开,换成那石雕头颅——面向飞升者。

  整个世界一静。

  飞升者这时已抽出兵刃,厉喝道:“域外魔怪,安敢拦我飞升!”

  那颗石雕头颅只是面朝着他。

  飞升者挥动兵器——

  然后,他整个人化作静止不动的石雕。

  在他四周的虚空之中,无数石雕从虚空显现,一位位皆是手持兵器,须发皆张,摆出斗战之姿态。

  飞升者落入众石雕之中,随众石雕没入虚空,渐渐模糊远去。

  所有异象消失。

  戴着王冠的那颗头颅道:“最近的活儿比较多,接下来,还得让这些人都忘记今晚发生的事。”

  “这个我来。”那颗鬼物头颅道。

  它转到面朝大地的方向,开始轻声念动咒语。

  随着它的念动声,大地上惊骇欲绝的众人渐渐平静下来。

  人们的神情变得呆滞,木然站在原地不动。

  ——仿佛失去了灵魂。

  光影散去。

  一切记录结束。

  柳平手持玉简,问道:“那怪物是什么?”

  李长雪看着他,紧张的说:“不知道,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一幕,就算我重新提醒他们,他们也无法记住,比如现在——”

  “现在?”柳平道。

  “对,你看,我数到三——一,二,三!你也会忘记这件事。”李长雪道。

  一阵安静。

  “我果然忘了。”柳平点头道。

  李长雪叹了口气。

  柳平皱眉道:“刚才那个叫杨朝胜的飞升者被域外妖魔石化的留影,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为何如此诡异?”

  李长雪瞪大眼睛,盯着他道:“不可能,我是有着‘过目不忘’、‘神思如电’、‘万念澄净’、‘心量如剑’四种神通,才保留了记忆,不受莫名其妙的东西影响,你又是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她的神情急切而彷徨,仿佛即将得到什么,又极其害怕失去,以至于双肩微微颤抖起来。

  柳平慢慢明白过来。

  是了。

  神通——

  在修行世界,最重要的就是神通,因为神通能超越一般的战斗手段,甚至重新定义战场的走向,乃至一举翻盘。

  那些怪物,虽然能控制修行者,但无法控制神通!

  有些神通一诞生,立刻就能破除一切迷障,让修行者清醒过来。

  ——这才是李长雪的真正价值!

  她不会被任何剧情迷惑!

  柳平望向虚空。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那里:

  “你得知了飞升的秘密。”

  “你看到了世界壁障之外的那个怪物。”

  “你的戏份增加了。”

  “你得知了李长雪的秘密。”

  “你的戏份增加了。”

  “你目前的戏份为:4/10。”

  柳平收回目光,心中忽然想起一人。

  前代妖王!

  连李长雪都能得知飞升的秘密,那么作为前代妖王,她是否知道更多的事情?

  他一边想着,一边问道:“李仙子,既然你一直能保持清醒——难道没有什么怪物来找你的麻烦?”

  “有师兄弟来杀我,被我一剑杀了,后来他变成怪物,又被我杀了。”李长雪道。

  她期盼的看着他。

  “我也一样。”柳平承认道。

  “快说说,你是怎么不受影响的。”李长雪急问道。

  “那个时候我吃了一粒丹药,处于假死之中,可能被默认为死亡状态,所以躲过了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一切。”柳平道。

  “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怪物来杀我,所以我倒是有些莫名其妙。”李长雪道。

  柳平道:“第一次是事出突然,后来它们大概发现了你的价值——你是极其有价值的人物,所以不会轻易抹杀,反而要等你成长起来,这才前来想办法……”

  李长雪点点头,轻声道:“你守一下我,现在我就开始入定,争取早一点渡过虚弱期。”

  她闭上眼,不一会儿,整个人仿佛融入一片虚无之中。

  柳平坐在她对面,手握阵盘,随时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一刻钟后。

  李长雪睁开眼,双眸清澈有神,神情之中多了一股冷意,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

  “多谢你,不然我难逃此劫。”她抱拳说道。

  “不必客气,我也是为了自己——眼下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柳平道。

  “尽管说。”李长雪道。

  “你在宗门内地位如何?”柳平问。

  李长雪犹豫着说道:“我的地位?其实我那大师兄说掌门想传位给他——”

  “是假的?”柳平接话道。

  “是真的,因为我不愿做掌门。”李长雪道。

  四周安静下来。

  柳平静静望着李长雪。

  李长雪露出无奈之色,低头道:“这种事好像有些自夸,也确实很难让人相信。”

  “不,我相信。”柳平道。

  李长雪望向他。

  柳平道:“当掌门有什么意思,天天自以为是的教训别人,又被多方牵制,每件事都要来回考量,必须顾及宗门利益,从来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图动手杀人,哪有当个剑修自在。”

  李长雪双目亮了起来,嘴角微翘道:“所以你将来也绝不会当某种大人物?”

  “不……我倒是有过当大人物的想法,但成为那样的人之后,也还是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柳平道。

  “不太可能,毕竟各方牵扯太多,到时候你会举步维艰。”李长雪道。

  “我说的是魔道的大人物。”柳平道。

  这次换李长雪静静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喜欢魔道?”她问。

  “一些兴趣罢了——就像走路上看见一家不错的酒楼,我会在里面呆一阵子,吃一吃那些从未吃的菜肴。”柳平道。

  “听说入魔之后会无法自拔,你呢?走得出来吗?”李长雪问。

  柳平抽出腰间的长刀,横搁在面前的地上。

  只见长刀上散发出燃烧的黑暗魔光,兼有数不清的哀嚎声在刀锋上缭绕不休,仿佛要吞噬四周的一切。

  “魔刀。”李长雪变色道。

  柳平将刀轻轻翻了个面,霎时间,刀锋上的所有诡异情形烟消云散。

  却有五彩仙光从刀背上冒出来,令四周雾气升腾,云蒸霞蔚,颇有一番仙家气派。

  “变化自如,自在超然,你是如何做到不受魔道诸法影响的?”李长雪叹道。

  柳平道:“三个字:勿沉迷。”

  “这么简单?”李长雪问。

  “就这么简单。”柳平道。

  “还有更深一步的真传么?”

  “有。”

  “还请传我一句。”李长雪道。

  “附耳过来。”柳平道。

  李长雪身子前探,把耳朵凑到柳平嘴边。

  柳平深吸口气,悄声道:“切勿沉迷。”

  李长雪慢慢缩回去,一幅印象深刻的样子。

  “听上去像是开玩笑,但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她叹息道。

  “你是剑修,只管手中一柄剑就好了,为何要问这些?”柳平问。

  “你知我不愿做掌门,我也要知你道心所向。”李长雪道。

  她取出一张传讯符递过去,然后伸着手,不退回来。

  柳平摸出自己的传讯符交到她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