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魔王们的赌局(大章二合一,明日上架)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5941 2021.06.10 10:48

  小丑的声音虽然轻,但在场的几人,谁听不见?

  安静了一息。

  那道深重的黑影发出低沉的笑声,说道:

  “多少年了,我从未想到一名菜鸟卡牌师敢拒绝我的交易,还敢问我的真名,想要在未来的某一天对付我……”

  黑影中,一只手伸出来,仿佛要在虚空中抽取什么。

  娅娜忽然笑起来。

  她摇摇头,感慨道:“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形,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新手……算了,柳平,记住你的承诺。”

  “一个魔王?当然不成问题。”小丑比着手指道。

  “别人说这话我会扭头就走,但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却有几分相信。”

  娅娜说着,伸出手从虚空中用力一抽。

  对面的黑影与她同时抽出一张卡牌。

  只见黑影将那张卡递给血骑士罗生,低声道:

  “拿着这张卡,血骑士,它可以帮助你战胜对手。”

  罗生朝那张卡牌望去,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座宏伟的竞技场。

  一群头戴王冠的黑影坐在竞技场的看台上,身边是堆积如山的珍宝。

  “魔王们的赌局!”罗生忍不住大叫起来。

  “对,就是这张牌,记住,你欠我的酬劳现在翻倍了。”黑影凶狠的说道。

  在他们对面,娅娜也抽出一张卡牌,只见卡牌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徽记,除了这个徽记之外,整张卡片都是空白的。

  “我就知道它们要用那张‘魔王们的赌局’,唯有那张卡牌才可以让血骑士获得巨大的赢面,所以我们只能——”

  娅娜咬牙说着,将手中的徽记卡牌抛了出去。

  嘭!

  一声轻响。

  只见一名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银发老者出现在场中。

  他风度翩翩的牵起娅娜的手,象征性的吻了一下,说道:“真是太不幸了,女士,你竟然沦落到如此境地。”

  “高低起伏,命运不外如此。”娅娜平静的说道。

  “你身上有着一种天然的优雅。”老者称赞道。

  当这位老者出现的时候,血骑士罗生正要抛出手中的卡牌。

  ——他的手被黑影按住了。

  “稍等。”黑影沉声道。

  老者似有所感,回头朝黑影致意道:“下午好,今天可真是热闹,你们竟然都在这里。”

  黑影道:“阁下,你要插手这里的事吗?”

  “不,我的生意一向很忙,但有位信誉卓著的贸易伙伴呼唤我前来,那么我就来了。”老者笑容可掬的道。

  他看了娅娜一眼。

  娅娜道:“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给你带来过一笔亏损的生意。”

  “是的,那怕只是为了表达感谢,我也该来一趟。”老者说道。

  “没事的时候,我也不敢劳烦你亲自前来……但我发现了一笔利润可观的投资,如果你感兴趣……”娅娜没有说下去,只是看着老者。

  老者眼眸中的冷意彻底消失,转身从虚空中端出来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娅娜,一杯自己拿在手上,轻轻摇晃道:“对于赚钱,我一向是感兴趣的。”

  一道道暗红色的火焰从他身上飞出来,化作墙壁,将这边的谈话隔绝开来。

  老者道:“现在那个家伙听不到我们的交谈了,你说的生意是——”

  娅娜笑道:“我要说的,正是这一场‘魔王们的赌局’。”

  “看来你们都挺闲的——等等,你说的生意,难道是想让我陪你们赌一把?”老者打了个哈欠,仿佛有些无精打采。

  娅娜道:“我记得我在你的银行还存了不少财宝,这一场,我全押。”

  老者目光猛然变得锐利,刚才那一幅睡意昏沉的模样早就烟消云散。

  “全押么……”老者试探道。

  “对,全押。”娅娜说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老者问。

  “只要你在这里,就没有任何魔王敢作弊,我只要这场赌局由你主持。”娅娜道。

  “你想让我跟着你押?”老者问。

  “利润丰厚。”娅娜道。

  “这么说,我就是空手套白狼了。”老者笑起来。

  娅娜屈身行了一礼,肃然道:“您站在这里,就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幸。”

  老者沉吟着,目光投往对面,在那黑影跟血骑士身上扫了一眼,又收回来,落在小丑身上。

  “孩子,你知道什么是魔王的赌局吗?”他和蔼的问道。

  “不清楚。”小丑道。

  他注视着对方,只见对方头顶冒出来一行行燃烧的小字:

  “老神灵。”

  “?????????”

  “真古魔王化身。”

  “???????????”

  “唯一说明:他主宰着某一层炼狱之中的所有世界。”

  小丑一眼扫完。开口道:“如果有这方面的秘密,我可以付费。”

  老者一听“付费”两个字,顿时笑道:“啊,世间的许多事都是公平的,我虽然生意众多,但还不至于连这个都收费。”

  老者抽出一张羊皮卷,递给小丑,然后静静的注视着小丑。

  小丑很快看完,脸上浮现笑容道:“这场赌局似乎接受一切存在的筹码。”

  “是的,一场公开的死斗,不禁止任何人投注。”老者点头道。

  “收灵石么?”小丑问。

  “灵石?原来是修行侧的货币,它是一种不可再生的流通物,行情一直不错,你可以投注。”老者的表情中带了一点笑。

  小丑看了娅娜一眼,说道:“我全押,赌自己赢。”

  老者问:“你押多少?”

  “五十四亿。”

  “……对不起,多少?”

  “五十四亿。”

  老者看着他,从背后取回一张羊皮纸和笔,慢吞吞说道:“请签订下注合约,如果你的钱不够——”

  小丑接了笔,看了看虚空中的提示,发现没什么问题,便刷刷刷签下了赌注合约。

  老者神情不变,收回那张羊皮纸,细细看了一回,喃喃道:“真的有五十四亿……”

  灵石不算什么。

  钱永远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人——

  一个新人,能弄到这样数量的钱,在漫长的时光中是很少见的。

  从头到尾他都很笃定,也签订了合约。

  那种夸夸其谈的家伙做不到这一步。

  他是真的有着生财的办法。

  “但有一个条件。”小丑道。

  “什么?”老者问。

  小丑竖起一根手指,作出噤声的姿态,压低声音道:“我们最后押注。”

  “哈哈,有意思,非常有意思!”老人大笑起来。

  娅娜怔怔的望着小丑。

  小丑冲她道:“这点钱不算什么——其实在我的人生中,赚取生活费一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老者笑道:“说的好,比如我这样的存在,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所以直到这把年纪了,还不得不出来奔波。”

  他拍了拍小丑的肩膀,悄声道:“你有把握赢?”

  “我不敢说大话,如果是那些喜欢铤而走险的人,根本没办法像我这样一直赢得利润,不是吗?”小丑压低声音道。

  娅娜也望向老者,轻声道:“您看——”

  老者沉默了一息,忽然开始整理自己的燕尾服。

  “赌博……我很久没玩这种游戏了,它太有风险,会让我这种老人家心跳加速——不过既然是这么大的一笔生意,不仅神灵投了所有身家,当事人也投了54亿灵石的赌注——”

  “这已经配得上我亲自下场。”

  小丑凑过去,在老者耳边轻声道:“您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那些家伙不断投钱,这样我们才有利润,不是吗?”

  老者想了数息,也压低声音道:“成交。”

  他挥了挥手,那隔绝的火光顿时散开。

  “阁下,您要插手此事么?”对面的黑影问道。

  “不,我只是想参加你们的投注,我觉得血骑士的赢面较大,对不起了,女士。”

  老者冲着娅娜抱歉的一笑,迈开大步朝场地中央走去。

  一道道黑暗的光影从他背后飘飞出来,朝四面八方飞去,渐渐将方圆数十里内全然笼罩住。

  地面上,泥泞与野草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骷髅。

  老者一步步走向场地中央,那些骷髅在他脚下不断出现,化作白骨阶梯,一直通向前方渐渐堆积而成的白骨之山。

  在那座山顶上,千百万具骸骨铸就的巨大王座早已出现。

  老者在王座上坐下来。

  他那单薄而渺小的身形坐在如此巨大的恐怖宝座上,看上去极其不合适,但他背后浮现出的淡淡影子却是那么庞大而狰狞,恰如其分的笼罩于那恐怖的骸骨之座上。

  老者开口道:

  “这一场赌局由我见证。”

  血骑士罗生手中的那张卡牌顿时挣脱了他的手,飞上白骨山,落在老者手中。

  老者凝视着卡牌,轻声道:“魔王们,赌局要开始了,想赚一把的都来。”

  卡牌被抛出去。

  一瞬间,虚空中起风了。

  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窃窃私语,紧接着,一道道黑影悄然浮现。

  这些黑影落在白骨山上,纷纷朝着老者施礼,然后望向场中。

  老者道:“一位血骑士,一位刚刚晋级的新人卡牌师,他们的死斗马上开始,输掉死斗的卡牌师将被剥夺一切——现在开始接受赌注。”

  众黑影看了看血骑士,又望向小丑。

  “小丑……还是新人……呵呵……”

  老者笑着摇摇头,伸手从白骨宝座中抽出一根泛着金光的骸骨,抛出去道:“由我第一个下注,我赌血骑士赢。”

  娅娜看了小丑一眼。

  小丑身子不断颤抖,勉强冲她点了点头。

  娅娜轻声道:“紧张吗?”

  “我从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小丑兴奋道。

  只听老者的声音远远传来:“作为第一个投注者,我的规则是——”

  “公平。”

  “在公平的原则下,你们不可以暗箱操作,破坏法则,私下设套,谁若这样做,就等于让我扫兴,那就太没意思了。”

  他的双眸忽然变成一对竖瞳,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轻笑道:“坏我兴致的人,就不要再混啦。”

  全场一静。

  “现在,你们可以投注了。”老者道。

  血骑士身边,那道黑影摸出一个袋子朝虚空中扔去。

  老者看了一眼,皱眉道:“腐朽魔王,我可是投了一根真古之骸,而你作为发起者,才投这么丁点儿东西?玩不起就别玩。”

  那黑影犹豫了下,只好再次摸出一个袋子扔到虚空之中,嗡声道:“这是我一半的身家了,全押血骑士赢。”

  “不错,这样一来,游戏就有意思了。”老者笑起来。

  黑影道:“我可以说出条件了吗?”

  “请。”老者道。

  “他们在战场上——死斗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兵器已经刺穿了对方的身体。”黑影道。

  血骑士罗生迎着黑影的目光,大声道:“这样一来,我既可以抽牌,又可以将卡牌专属化,还能防止他逃跑——凭我的盔甲和血矛一定能赢。”

  黑影点点头,有些如释重负。

  “还有人投注吗?”老者问道。

  白骨山上,一道黑影丢出一个装满宝石的箱子,说道:“我赌血骑士赢,我的条件是——”

  “他们处于战场之中,无论谁作出逃跑的举动,立刻被认定输掉了死斗。”

  “还需要一个投注的人!”老者大声道。

  又一道黑影站出来,笑道:“真是越来越好玩了,我赌血骑士赢,条件是——”

  “他们一开始正在升空,而那个地方站不下两个人。”

  “三个条件已齐备,死斗开始!”老者宣布道。

  两道黑光从天而降,将血骑士和小丑一裹,瞬间消失不见。

  ……

  血肉横飞。

  炮弹轰鸣,机枪的扫射声连绵不绝于耳。

  天空中传来战机的呼啸声。

  地面上,机械化部队正在杀入战场,与几头高大的机动战甲汇合。

  就在这时,战场的深处,一座火箭发射台上,机械的电子声正在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点火!”

  轰——

  数十米高的火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开始朝着天空深处爬升。

  正在这时,火箭顶端出现了两个人。

  血骑士。

  小丑。

  血矛刺入了小丑的身躯,而长刀也穿过了血骑士的胸口。

  “这是魔王们的赌局,你完了,柳平。”

  罗生长矛一抖,数不清的血滴从小丑的伤口飞出去,没入他的手中。

  他立刻就要抽牌。

  小丑咧嘴一笑,说道:“你知道谁才是魔王吗?”

  长刀上喷涌出层层冰霜,罗生的手刚抽出一张卡牌,便被冰霜冻僵在原地。

  小丑朝长刀上的兔子微微致意,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糖果盒,艰难的打开盒子,取出一颗红色糖果,死死摁进冰霜之中。

  ——这是双管猎枪被专属化之时,一同被专属化的神圣子弹组。

  “去看风景吧。”

  他一脚将冻结在冰霜之中的罗生踢了出去,然后立刻捏了个诀,止住血,给自己疗伤。

  火箭不断加速,带着小丑朝高空飞去。

  而那团冰霜却如流星一般坠向大地——

  轰!

  火花飞溅。

  冰霜中的那颗糖果爆炸了!

  小丑低头俯瞰片刻,只见一个黑点以极快的速度朝火箭追了上来。

  血骑士罗生!

  他身上的战甲裂开几道口子,朝外冒着浓浓的烟,看上去有些狼狈。

  ——但他的胯下出现了一匹长着翅膀的独角骸骨战马!

  看来他还是抽出了那张卡牌,并将其完成了专属化。

  血骑士越飞越近,大笑道:“没用的,柳平,我现在有了兵器、甲胄和坐骑,你连逃跑都没有机会了。”

  “逃跑?”

  小丑从虚空中抽出那架加特林m134转轮机枪,然后将糖果盒打开,挑出六颗黄色糖果塞进机枪。

  “时效子弹,能打十分钟,我倒想看看你怎么飞过来。”

  小丑举起机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火光从转轮机枪中不断喷涌而出,化作一道道飞射的红线,狠狠轰击在飞驰而至的骸骨战马上。

  战马被打得不住嘶鸣,一时无法靠近火箭。

  罗生只好扯动缰绳,绕开一个弧度,企图从侧面攻上去。

  但火箭的飞行速度太快,小丑手中的火力又太凶猛,他骑着骸骨战马飞来飞去,被穿行而来的火线打中不少次,却没找到机会靠上去。

  双方僵持了数十秒。

  小丑忽然比了个手势。

  漂浮在半空的兔子见状,发出长长的吆喝声,将爪子狠狠拍在加特林转轮机枪上。

  下一瞬。

  只见飞射出去的密集火线上,多了一道道白霜。

  一道火线击中骸骨战马,顿时将其左翅冻住,战马不禁在半空一个踉跄,将罗生差点掀飞出去。

  小丑大笑道:“玩不转了吧,罗生!”

  它一手擎住转轮机枪,一手朝虚空之中抽去。

  一张卡牌顿时被抽出来。

  “你抽取了卡牌:剑修战甲。”

  “防具,修行侧。”

  “它是剑修们用来冲阵的战甲,可以有效抵御兵器与术法的攻击。”

  下一瞬。

  只见所有燃烧的小字一变——

  “你制造了一场事端,并完成了一次‘取悦’。”

  “卡牌:剑修战甲。”

  “由于使用该卡的人是小丑,该卡已经转化为小丑专属道具。”

  “你获得了卡牌:小丑的幻影夹克。”

  “这是你的专属道具,无需本序列解说,你自然知道它该怎么用。”

  嘭!

  一件涂抹着五颜六色图案的皮夹克被小丑套在身上。

  “你想打中我更难了呢。”

  小丑低声道。

  加特林机枪飞射出一道道霜火之线,打得罗生几乎停步不前。

  忽然,虚空中传来一道声音:

  “该我下注了,我押血骑士赢,这次我要那火箭爆炸,看看他们谁能在接下来的厮杀中得胜。”

  另一道声音随之响起:

  “我也下注,小丑是新人,应该没几张卡牌吧——那我就禁止他使用已有的兵器卡牌——阁下您别这样看我,好吧,血骑士的长矛也必须禁止使用,他们要想新的办法交手。”

  毫无征兆的——

  远空传来一道迅速靠近的嗡鸣声。

  导弹!

  只见一颗冒着火光的导弹飞射而来,直接命中了正在升空的火箭。

  轰!!!

  距离的爆炸声中,小丑和血骑士都被强烈狂风吹飞出去。

  小丑手中的加特林机枪、腰间的长刀瞬间消失。

  那只漂浮在半空的兔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发出一声不甘的嚎叫,恋恋不舍的朝柳平看了一眼。

  ——它也消失在了半空中。

  另一边,血骑士手中的血矛也随之消失。

  “禁止使用当前武器?没关系,我卡牌多——哪怕是普通的兵器卡牌,也比你多。”

  罗生喃喃道。

  他朝大地上望去。

  这是一场高烈度的大型战争,双方的军队正在交战。

  罗生眼睛亮了起来。

  “只要有亡者的血……”

  他身形一振,反倒不急着与小丑交手,只是坐在骸骨战马上念起了长长的咒语。

  在他背后的虚空之中,渐渐凝聚出一团血雾,化作雨滴朝大地洒落。

  小丑冷眼旁观,忽然身形一转,坠在一架穿梭而过战斗机上。

  他蹲下去,一拳砸开驾驶舱,在飞行员身侧用力按下一个按钮。

  “啊啊啊啊啊!”

  飞行员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叫,随着飞行座椅腾空而去。

  小丑跳进驾驶舱,随意看了一眼那些密密麻麻的仪表和按钮,笑道:“都是过时的布局啊。”

  他一手握着飞行手柄,另一只手连续按下七八个按钮。

  嘭!

  嘭!

  嘭!

  嘭!

  嘭!

  嘭!

  六枚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迅速发出音爆声,朝血骑士追身而去。

  一秒。

  两秒。

  轰——

  天空中传来导弹的爆炸声,血雾顿时铺陈开来,不断散去,仿佛整个世界被血色浸透了一遍。

  小丑却充耳不闻。

  “当当当,让我看看,还有什么颜色的糖果……”

  他摸出糖果盒,把五颜六色的糖果装满弹夹,然后插入一支手枪中。

  ——这还是当初在暗雾镇的时候,老K送给他的一柄防身手枪。

  做完这一切,小丑跳出驾驶室,站在飞机头上,将手枪指向那漫天腾飞的血雾。

  等待。

  等待——

  风呼呼的吹着,小丑的那件彩色夹克发出猎猎响声。

  突然,血雾之中猛然飞出来一匹骸骨战马。

  “死吧,柳平!”

  罗生在战马上大吼道。

  只见他双手举着一柄沉重的大剑,照着小丑俯冲而来!

  “——三分钟之内没有人继续给你投钱,我就杀了你。”

  小丑笑着说完,扣下了手中的扳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