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怪物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485 2021.05.05 09:22

  柳平眉头一挑。

  王成竟不记得他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一念及此,柳平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抱拳道:“见过道友,我也刚从地下爬起来,不知是谁杀了我。”

  王成盯着他说:“不……我能感觉到,就是你杀了王成。”

  柳平收了笑容,叹道:“自卫而已,道友千万别怪我,对了,敢问道友从何而来?可需要盘缠?只要道友愿与我化干戈为玉帛,小弟可资助一二。”

  王成目光一变,整个人透出几分凶厉之意。

  “炼气期杀筑基期,这倒是件奇怪的事,值得我亲自过来查找原因。”他说道。

  柳平深吸一口气,正盘算着说些什么,忽然异变陡生——

  王成脸上狰狞的笑意停顿住,四周的一切化作死寂,柳平也陷入了无法动弹的状态。

  电光火石之间,仿佛一切都陷入停滞。

  时间停留在了这一刻。

  怎么……回事?

  柳平心中暗暗称奇,却见虚空中,那个闪烁的文字猛然展开,化作无数疯狂闪烁的玄奥符文,如瀑流般飞逝不停。

  一行行火焰般燃烧的小字飞快显现:

  “时间:未知。”

  “首次确认成功,第二次确认成功,第三次确认成功。”

  “确认:本序列无法判断当前情况。”

  “此状况极度罕见。”

  “请注意!”

  “本序列将展开第一次探索。”

  “你必须用手接触一具死而复生的尸体,以便本序列对其进行分析。”

  柳平望着眼前的一行行小字,低喝道:“然后你就能开启了么?”

  数行燃烧的小字随之浮现:

  “本序列必须隐藏,并不会开启。”

  “但若你能让本序列分析一具死而复生的尸体,本序列将在不暴露自身的前提下,给予你一定的帮助。”

  柳平心念飞闪,立刻就要打开存钱罐。

  谁知他心念一动,虚空中立刻有一行新的小字浮现:

  “请特别注意。”

  “你对面的那个存在已不是王成了。”

  “它暂时被限制在王成的实力水准。”

  “在它面前展现出存钱罐,也许会暴露本序列的存在,进而让你陷入必死之地。”

  “为了谨慎起见,从现在开始,本序列将封印一切力量,保持静默状态。”

  “你将无法使用存钱罐功能。”

  “当然,本序列没有权力强制你做任何事,倘若你觉得无法应对当前局面,也可以立刻逃离此地。”

  “是战还是逃,你必须自行决定一切。”

  所有小字一闪而去。

  下一瞬。

  一切恢复正常。

  停滞的时间再次开始向前移动。

  柳平望着王成。

  那些提示称呼王成为“它”。

  ——也就是说,王成已不是人。

  自己这个炼气期的蝼蚁,难道要去跟这种完全未知的怪物搏杀?

  情报不够。

  真的战斗起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哪怕要战,也要等身体彻底恢复,进阶为筑基期后,徐徐图之才是正确的选择。

  柳平迅速做了决断。

  “道友,我们就此别过,千万珍重,另外请不要记挂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犹豫的朝传送法阵退去。

  此时他距离传送法阵只有几步距离,而王成尚在数十丈外,想阻拦他根本来不及。

  王成显然也看明白了当前形势,出声道:

  “年轻人,如果我是你,就不急着逃走。”

  话音未落,王成猛然加快速度,朝着柳平飞奔而来。

  柳平自知危在旦夕,根本不理会王成,一步跨入法阵之中,毫不犹豫的将令牌摊在手上。

  令牌顿时漂浮起来——

  传送法阵放出一道道灵光,开始与令牌勾连。

  只需要两息功夫,法阵就会激活。

  此时王成尚在十几丈外。

  远远的,王成大喝道:“道友,你一定有师长、师兄弟和道侣吧,难道你不想知晓他们的复生之事?我可以告诉你!”

  复生……

  死了的人会复生成怪物!

  霎时间,传送法阵上所有灵光暗淡下去。

  令牌被一只手用力握住,掐断了它和传送法阵的联系。

  ——传送中断了。

  柳平站在法阵中央,低着头,静静看着手中的令牌。

  强行中断传送,让这个一次性的令牌彻底失去了作用。

  “师父……”

  他涩声道。

  轰隆隆——

  漆黑天穹之上,沉闷的雷声远远近近响起。

  雨落。

  天地间,雨水渐成滂沱之势。

  王成盯着柳平,目光中满是嘲弄之色。

  “可悲的凡人,你们心里有太多的羁绊,这些羁绊就是你们的软肋,它会让你尝尽命运中所有的苦涩。”他说道。

  柳平慢慢抬起头,望着天穹上翻腾的黑云。

  雨水不断打落在他的脸庞上。

  他轻声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曾经使出无数手段想解开那个人的死劫,然而到最后,他却为了救我而死……这是我的失败。”

  王成戏谑道:“没关系,我马上就收下你的身躯和灵魂,让你品尝到命运中的最后一次失败。”

  柳平冷冷道:“不,这一次我会改变它。”

  王成发出一声不屑的轻笑,摇头道:

  “别痴心妄想了,所有修行者的下场都已注定!”

  柳平垂下头,没有再出声。

  夜色更加沉郁。

  天地间,风雨声变得嘈杂。

  王成的身形没入黑暗,开始加速奔行。

  他速度越来越快,奔行之中一拍储物袋,将一副拳套戴在手上。

  双方距离急剧缩短。

  二十米!

  在他对面不远处——

  柳平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刀。

  这是一柄再平常不过的长刀,只不过刀身勾勒了一些能承受术法的粗糙灵纹,因此才比世俗间的凡器强了那么一丁点。

  柳平手持长刀,垂在身侧,以刀尖轻轻划在地上。

  咔嚓!

  长刀化作残影,娴熟而迅速的从传送法阵上挑起一个个蚀刻着符文的石块。

  一缕缕凌厉的空间波缝开始出现在虚空中。

  ——传送法阵变得不完整了,它的力量开始崩溃。

  刀停住。

  柳平缓缓举刀,开始调整呼吸。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看王成一眼。

  十米!!!

  凶厉的杀气从王成身上腾起,他整个人仿佛变成了凶猛的野兽。

  “说出你的遗言,否则来不及了。”王成狞笑道。

  柳平默了一瞬,低声道:“我出手是很贵的。”

  他以极快的速度撕下衣袖,将其系在面上,蒙住双眼。

  黑暗中,风雨愈发猛烈。

  雨滴打在刀身上,发出密集而轻微的声响。

  五米!!!

  瓢泼大雨中,王成高高跃起,如饿狼扑食般杀向柳平。

  ——他的双手摆出拳式,散发出微微红光,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出无比凶悍的一击。

  柳平脸上蒙着布,什么也看不见,却退入传送阵中,用力跺了跺脚。

  咔擦!

  法阵顿时碎裂。

  密集的空间裂纹从法阵中升腾而起,被柳平以长刀一引,统统依附而至。

  刀刃上顿时发出一簇簇细碎尖利的鸣叫声。

  “说遗言吧。”

  柳平手持长刀,轻声道。

  风急雨骤。

  王成穿过雨幕,凌空变换招式,双拳暴起一轮烈焰朝着柳平身周狠狠打去。

  柳平持刀迎面而上,那些蜂拥而至的空间裂纹全然没入长刀,朝高高的天空深处抛出一道极尖极细的鸣动。

  刹那间两人交错而过。

  轰!!!

  天空中惊雷炸响,霹雳划破黑暗,朝远方奔袭而去。

  滔天的雨水被照亮了一瞬。

  紧接着,一切恢复平静。

  一息。

  两息。

  三息。

  雨水不断落在地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

  柳平站在传送法阵边缘,半身衣服被烧焦,身上处处都是破裂的伤口。

  咔嚓——

  他的刀断成两截,一截掉落下去,插在满是泥泞的地上。

  一道道凌冽的空间缝隙犹自从断刃上冒出来,忽明忽灭,将坠落的雨滴斩成朵朵水花。

  数米开外。

  王成收了拳势,脸上露出一缕审慎之色,开口道:

  “损毁法阵,利用空间缝隙的余威对敌……小子,你是阵法师?”

  “算是。”柳平道。

  “难怪会想出这样的法子对付我,但……为何你要蒙眼?”

  柳平不答,却道:“我有事问你。”

  雨水中,他一步步走向王成。

  昔日他眼盲而不可医治,早就习惯了目不视物,如今被神丹改了命,恢复了视力,急切间反倒不适应用眼睛看着敌人,进行战斗。

  蒙住眼,只是为了不受视线影响,全力以赴的杀掉对方。

  ——这完全没必要告诉一个怪物。

  王成露出深思之色,自顾自道:“王成虽是筑基期,但没觉醒神通,而你有这般阵法之术,他必然死在你手中。”

  他拍了拍手,总结似的说道:“你们的战斗很正常,是我有点过于大惊小怪了。”

  啪——

  仿佛什么爆裂开了一样,王成整个人猛然化作一蓬弥漫的血雾。

  细碎的空间之刃从他体内飞射而出,如狂风一般盘旋,发出尖利的呼啸声,数息后才散去。

  王成再也撑不住身子,立时扑倒在地。

  柳平抢步上前,低喝道:“你刚才说死去的人会复生,是真是假?”

  王成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柳平语气冰冷的道:“不说我就把你挫骨扬灰——身体化作飞灰了,恐怕也不好施展什么复活的能力。”

  王成露出择人而噬的凶狠之色,嘶吼道:“王成的身躯与灵魂都属于我,你只是区区炼气境修士,竟敢动我的东西?”

  柳平一怔。

  身躯与灵魂……

  这怪物到底是什么,竟能收走人的一切!

  王成抬起满是血水的手,指着柳平道:“你惹毛了我,在不远的将来,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你我素无仇怨,只要把那个答案告诉我,我就不再纠缠你,我们两清了。”柳平道。

  “两清?”

  王成看着他紧张的神情,戏谑道:“你这样渺小的蝼蚁,没有资格知道任何答案,还有,你记住——”

  “不久的将来,我会亲自降临在你身上做进一步检查,到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并因此而体会到真正的痛苦和绝望。这很快就会发生。”

  话音落下。

  王成的双目失去了神采。

  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真正的死去了一般。

  雨水如注。

  柳平站在大雨中,低头盯着尸体,陷入了沉默。

  时间悄然流逝。

  好一会儿。

  王成真的没有复活。

  柳平的眉头渐渐皱起来,伸手打了个响指。

  一团火焰跳跃在他指尖。

  这是最基本的五行术法,灵火术。

  “我是个讲诚信的人。”

  “——既然你真的不跟我说那件事,我就真的扬了你。”

  他作势要把那团火焰朝尸体丢去。

  “等等!”

  王成猛然起身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