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血与衣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105 2021.05.25 06:59

  阿尔杰将下巴靠在一面新的盾牌上,朝大家道:“老实说,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想守下一整夜,恐怕有些困难……”

  柳平看着他那面盾牌,也开始清点自己身上的东西。

  刀,雪影。

  扇子拆了,等于没有。

  储物袋和灵石。

  斗笠。

  战甲。

  阵盘——这个最有用,但不能当着其他人的面用,得藏着。

  否则自己一个来自荒野的拾荒者,怎么可能在短短两天之内,就学会高深的阵法之道?

  谁都不会相信。

  剩下的物资……

  修行丹。

  阴人符用了大半。

  空白符倒是还有几捆——

  但自己现在没有时间慢慢制符了,灵力也不能拿来制符,不然晚上没有灵力,如何战斗?

  柳平望向酒保。

  在自己的印象中,酒保可是整个小镇上最奇妙、最有办法的人。

  如果连酒保都没有办法,那只凭这几个人还真可能守不住暗雾镇。

  守不住,只能逃,朝荒野中逃去——

  其实黑暗一旦降临,逃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毕竟整个世界都与死亡世界重叠,会出现无数死亡世界的地貌,让人不知该朝何处走。

  “酒保,你有没有办法帮忙啊?”卡拉度问道。

  “你们先守,我再恢复一下,万一你们抵挡不住,我会想办法出手。”酒保叹息道。

  当——当——当!

  第二遍钟声响起。

  几名守夜人只好起身,朝小镇外走去。

  “这样,我们四个人,一人守一个方向。”卡拉度道。

  “东西南北,四面城墙,间隔太远,看都看不见彼此,营救更是来不及。”老K道。

  “快死的时候大叫一声,至少传个声儿,让别人心里有数。”柳平道。

  “好主意。”阿尔杰赞了一声。

  正在这时,钟声又响。

  虚空中突然冒出来一行行小字:

  “注意!”

  “空间发生变化,死亡世界已经与当前世界重合。”

  “一种极其罕见的法则正在主导两个世界。”

  “一切事物受到世界法则:‘死亡蔓延’的影响。”

  “说明:整个生界处于死亡世界的笼罩下,你最好在小镇范围内活动,否则极有可能被‘死亡蔓延’卷入死亡世界,无法归来。”

  ——开始了!

  黑暗从四面八方而来,渐渐逼近,把整个暗雾镇彻底吞噬。

  四人分头行动,迅速登上自己镇守的城墙。

  柳平负责朝西的一面城墙。

  外面的荒野已经跟死亡世界重合,看上去一片萧瑟凋零。

  柳平将双管散弹枪背在背上,又把微型冲锋枪上满子弹,然后望向城墙之外。

  黑夜无声。

  他警惕的观察着荒野上的动静,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没有什么异常。

  柳平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让紧张的神经略微放松少许。

  ——从苏醒以来,已经过去几天。

  自己做了什么?

  筑基。

  加入太微宫。

  得知修行世界成为了别人的私人物品。

  实在是环境凶险,而自己修为低下,很多时候都必须先想办法保命,无力去探索更多的秘密。

  太微宫……

  什么时候能返回太微宫?

  七大派藏着师父留下的最后秘密,可自己如今虽然入了太微,但只有筑基修为,恐怕还得花一些时间成长起来,才有机会去窥探一二。

  柳平出神的想着,忽然灵觉中多了一丝感应。

  他朝城墙外望去。

  只见小镇外的荒野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小女孩。

  这次她看上去有几分狼狈,身上多了几处伤,不断的朝外留着血。

  柳平朝对方招了招手。

  小女孩一步一步走来,轻轻跃上城墙,直接在墙墩上坐下来。

  “你受伤了?”柳平问。

  “没事,有什么吃的吗?”小女孩问。

  “暂时还没怪物来——”

  “你们活人吃的东西也行。”

  柳平取出一份单兵作战口粮,递过去。

  “真难吃……”小女孩咧着嘴道。

  “现在是条件有限,你先将就着吃,等以后我可以给你烹饪一些吃的,那味道就不一样了。”柳平把微型冲锋枪放在墙墩上道。

  小女孩把口粮放下,定定的望着他。

  “怎么?”柳平不明所以。

  “我一直想问你,当活人是什么感觉?”她问。

  “很美好——在这样一个世界,能不受任何怪物控制,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这就是活着的乐趣。”柳平道。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小女孩道。

  “为什么这样说。”柳平道。

  “你苏醒之前,在修行世界是什么身份?”她问道。

  “一个算卦的,什么都能算,但需要花费寿命,所以极少动这方面的能力。”柳平道。

  “你不像那种神神叨叨的家伙——你还有其他身份吗?”小女孩问。

  “算了,直说吧,你可以把我看成修行世界最强的那个人。”柳平道。

  “真是如此的话,痛苦女士应该不会漏掉你,为什么你能躲过被控制?”小女孩好奇道。

  “因为世界改变前,我师父杀了我,这就等于我整个人在永夜降临前已经死掉了,所以躲过了这一劫。”柳平道。

  “你师父?”

  “对,也是个算命的。”

  “他强吗?”

  “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小女孩望着柳平,说道:“现在的情况很糟糕,连我也不得不想办法保命,所以我来问你一件事。”

  “情况很糟糕?什么意思?”柳平问。

  “先别管那么多,我问你,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小女孩问。

  “让修行世界的人们得以安息,不再被操控。”柳平道。

  “如果做不到呢?”小女孩问。

  柳平道:“我会想办法——”

  小女孩打断他道:“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让他们不再被操控,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完全没有办法?”柳平问。

  “对,一定不会有办法解救他们,这是真正的绝望。”小女孩道。

  柳平沉默片刻,说道:“你得让我尝尝绝望的滋味,也许我有办法,也许……”

  “什么?”小女孩问。

  “既然他们成了财产,我也许可以买下他们。”

  “你用什么买?”她追问。

  “痛苦女士的命。”柳平道。

  小女孩看着他的表情,忽然笑了起来,似乎有些满意。

  “我有点东西送给你。”

  她说完,用手指沾了一点血,轻轻点在柳平面前的虚空中。

  那滴血顿时漂浮在半空,也不掉下去,就那么一动不动。

  “这是做什么?”柳平问。

  “我的血代表这里属于我,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怪物来,你真正需要认真应对的,是下半夜的隐藏时空。”小女孩道。

  她朝城墙外轻轻一跃,身形飘飘而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小女孩离去之后。

  柳平缓缓移动目光,凝视着那滴血。

  随着他的目光,一行小字飞快跳出来:

  “真红之血。”

  “极阴极毒之血,中者无生,能引晦暗之术。”

  极阴极毒?

  柳平心中略一思忖,双手握了个诀。

  但见那滴血飞过来,化作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球,静静漂浮在半空。

  这种属性的血非常罕见,几乎没怎么见过,用来发挥警戒的效用实在是太低级了。

  它有着更大的价值。

  ——比如卖钱。

  所谓坐吃山空,自己眼下实力尚未提升起来,许多战斗都需要烧钱,必须开源节流,想办法弄点入账。

  前半夜如果有怪物,自己先杀一杀再说。

  实在不行,到时候再把这血放出来。

  最好能保住这滴血。

  柳平思虑已定,便取出玉瓶,将里面的丹药都倒出来,小心翼翼的把那滴血封了进去。

  他坐在深沉的夜色中,静静等待怪物到来。

  一个小时过去。

  城墙外的荒野中,忽然出现了悉悉索索的密集声响。

  这些声响越来越接近城墙,将四周映照出一片白色的光晕,看上去分外美丽。

  柳平抬起眼帘朝那片白光望去——

  却见白光如一条数十米长的宽阔马路,在大地上不停蠕动。

  在白光两边,长着密密麻麻的细足。

  ——刚才那些密集的声响,便是这些细足在地上行走发出的声响。

  “真是有趣的东西,有点像蜈蚣……但却长着一张人脸。”

  柳平喃喃道。

  那道白光乃是怪物外壳上放出的光。

  整条怪物极其庞大,身极长,看上去颇为不好对付。

  柳平无声无息的发动了敛息诀,然后取出遮蔽气息的斗笠,戴在头上。

  那蜈蚣一样的怪物不走,在原地四处张望。

  柳平想了想,将阵盘取出来,双手疾速飞点。

  阵盘上顿时冒出一道灵光,在柳平身上轻轻一抚,随即消失不见。

  极微随身阵·色之衣!

  这是柳平自己独创的一道贴身的法阵,与其他隐匿法阵一样,可以将修行者隐藏起来。

  唯一不同的是,此阵极其微小,仅能遮蔽一人,而且一旦发动灵力,法阵就会有波动,行藏立刻暴露。

  但它也有优点。

  它可以随着人一起移动。

  当年有人托他研发这样的法阵,许诺给一大笔灵石。

  柳平觉得这是个奇思妙想,索性就收了钱,开始了研发工作。

  可惜那个人在一场高端偷窥中被发现,几位仙子直接杀得那人转世投胎去了。

  等柳平研发成功,知晓这件事后,也觉得此阵不宜外传。

  所以这个阵术研究成功之后,就一直空置着,为世间所不知晓。

  时隔事移。

  ——此阵终于派上了正规的用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