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不对等的战斗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943 2021.06.02 05:59

  柳平问道:

  “你已输掉灵魂,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

  酒保自嘲的笑笑,说:“我负责本次试炼,如果你输给我,那么你将跟我一起,归于痛苦女士所有——”

  “我们将永世听从她的命令,毫无余地的为她做任何事。”

  柳平不做声,目光投望虚空。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那里:

  “你进入了灵魂试炼。”

  “由于这是你自己的意愿,按照灵魂契约,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超凡力量都将被封印,变成无法使用的状态。”

  “在本场试炼中,你不能使用卡牌之外的任何兵器。”

  “卡牌是唯一的力量。”

  柳平移开目光。

  自己从未接触过卡牌的知识,更没有什么用卡牌战斗的经验。

  这还真是——

  相当的严苛啊。

  酒保伸手在桌面上拍了一下。

  那些卡牌顿时飞回去,在他手边整整齐齐堆成一摞。

  “开始了,柳平。”

  酒保从牌堆里抽出一张卡牌,摆放在桌面上。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名身穿重铠的魁梧男子,他手握一柄三米多长的战斧,正朝着柳平望来。

  “重铠战士齐律,这是我的第一张卡牌,该你抽牌了。”

  酒保道。

  柳平摊手道:“我抽牌?我不是卡牌师啊,怎么抽牌?”

  酒保道:“平时战斗没这么麻烦,但由于这是试炼,我有义务作出最基本的解释:”

  “我每分钟会抽一张牌。”

  “每当我抽一张牌,你也可以抽一张牌。”

  柳平道:“难道我跟你共用一套卡牌?”

  “不,你只能随机抽取最普通的低等卡牌。”酒保摇头道。

  “怎么抽?”

  “伸手,作出抽牌动作。”

  “——是这样?”

  柳平尝试着把手伸进虚空,用力一抽。

  一张卡牌赫然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一张纯白色的卡牌,上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一行燃烧的小字迅速出现:

  “你抽取了卡牌:白板。”

  “这是最低等的卡牌之一,它的作用是展示一个白色石板。”

  柳平还没看完说明,只听“啪”的一声,那张牌化作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石板,落在他怀里。

  柳平看看对面那张“重铠战士齐律”,又看看自己怀中的白色石板,忍不住道:

  “我只有一个石板,这要怎么跟你打?”

  酒保露出怜悯之色,轻声道:“这一种试炼的规则就是如此,你自己选的,怪不了任何人。”

  “能握手言和吗?有平局没有?”柳平问。

  “没有,如果你输了,你的灵魂就属于痛苦女神了。”酒保道。

  他打了个响指。

  嘭!

  他抽出的那张卡牌消失。

  齐律穿着全套重型铠甲,手持战斧,出现在吧台上。

  “又见面了,柳平。”

  齐律说着,高高扬起手中战斧——

  “顺便说一句,50秒后,我会抽下一张卡牌。”酒保说道。

  轰!!!

  战斧狠狠斩出一道弯月形斧刃,把整个酒吧劈成了两半。

  柳平见势不妙,早已闪身出了酒吧,来到外面的碎石路上。

  进阶金丹后,他的身体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速度和力量都有所增加。

  幸亏如此。

  否则刚才那一下,连逃都逃不掉。

  齐律扛着战斧,轻轻一跃便飞落在外面的街道上。

  他注视着柳平怀中的那块石板,开口道:

  “柳平,你是赢不了我们的,放弃吧。”

  柳平苦笑道:“喂,好歹并肩战斗过,难道你们不能放水?”

  “那可不行,神灵知道了,我们将承受永恒的神罚。”齐律道。

  他挥舞着长斧冲了上来!

  柳平放下石板,迎面而上,瞬间避开齐律的长斧,欺入对方身前。

  只见他整个人化作残影——

  肩顶、肘击、掌拍、追身上前,双掌化拳——

  武道拳法·双龙追山!

  咚!

  齐律被打得飞退出去数丈,又跌跌撞撞的倒着走了七八米,这才稳住身形。

  他摇头道:“没用的,这一场试炼只能用卡牌的力量。”

  柳平定睛望去,只见齐律丝毫没有受伤,连身上的盔甲都完好无损。

  ——他可是穿着一套全身甲!

  “太欺负人了……”

  柳平喃喃着,后退几步,把那白板抱起来道:“再来。”

  “你打算用这个跟我打?”齐律问。

  “别小看这白板,我这白板可不一般。”柳平道。

  “怎么不一般?”

  齐律低喝一声,再次冲向柳平。

  柳平毫不示弱,抱着白板迎向对方。

  ——论战斗,自己可不会输给任何人!

  两人迅速接近。

  柳平身子一旋,再次避过长长的战斧,将那石板高高扬起——

  “这乃是盾击之术!”

  他暴喝一声。

  咔擦!

  石板还没拍出去,就已承受不住柳平手上的力道,直接被他一把捏碎,变成一块一块小石头,哗啦哗啦从他头顶掉落下去。

  柳平举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僵在原地。

  齐律抓住这一瞬的机会,一拳将柳平砸飞出去。

  “最低等的卡牌,你竟然想把它当盾用?可惜了你的身法和招数。”

  他摇头说道。

  酒吧里。

  酒保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

  一分钟到。

  他伸出手,从牌堆里抽了一张牌。

  这张卡牌上画着一柄细长刺剑,剑的末端手柄处,镶嵌着一颗散发着火光的红宝石。

  这是一张装备牌。

  “战斧太长,齐律一个人打容易被近身……这下好了。”

  酒保说着,将卡牌抛了出去。

  嘭!

  卡牌在半空消失。

  街道上,齐律手中的战斧变成了一柄刺剑。

  他随意挥动刺剑。

  那颗镶嵌在刺剑手柄处的红宝石顿时亮了起来。

  长剑上燃起熊熊烈焰。

  “站起来,柳平。”齐律冷声说道。

  数十丈开外。

  一堵倒塌的墙被推开。

  柳平站起身,朝地上吐了口血沫。

  “你手上的剑不错啊,这么说,到一分钟了?”

  柳平伸出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抽——

  一张卡牌被他抽了出来。

  只见这张卡牌上画着一只鸡。

  一行燃烧的小字迅速闪现在虚空之中:

  “你抽取了卡牌:母鸡。”

  “家禽卡。”

  “这是最低等的卡牌之一,它的作用是用来烹饪或下蛋。”

  嘭!

  卡牌消失。

  柳平手上多了一只母鸡。

  母鸡转动鸡头,侧着脸,用鸡眼瞪住柳平。

  “……”柳平。

  “……”母鸡。

  “混蛋啊!这是哪个神灵想出来的试炼!有种给我出来!”

  柳平抓狂的叫道。

  忽然一阵劲风袭来——

  齐律手持烈焰刺剑高高跃起,朝着柳平直扑下来!

  刺击!

  轰——

  街道上出现了一个深坑,碎石乱飞,火焰到处燃烧。

  柳平不见了。

  齐律注视着自己斩出来的深坑,淡淡的道:“柳平,你怎么只会到处乱跑?拿出点男人的气概来啊!”

  在他背后。

  数十丈外的街道上,柳平刚刚落地。

  他举着母鸡,按捺不住的吼道:“你不就是有把剑吗?装什么帅?有种换个母鸡来跟我打啊!”

  齐律眉头跳了跳,挥动长剑,再次冲了上来。

  柳平持鸡而退。

  突然,异变陡生——

  那母鸡竟然下了个蛋!!!

  柳平心念电闪,趁着那颗鸡蛋还没滚落,一把抓在手里。

  机会!

  机会啊!

  自己唯一的问题是无法对齐律造成伤害。

  而这颗蛋——

  来自母鸡!

  母鸡是一张卡牌。

  按照卡牌的规则,这颗蛋是母鸡的延伸体,是能对齐律造成伤害的!

  那么现在只剩下最关键一个问题。

  一颗鸡蛋如何对齐律造成伤害?

  身为魔道之主,身为卦圣弟子,身为天下第一人,决不能憋屈的死在这里!

  柳平站在原地拼命的想。

  必须赶快想出办法,自己一向是有办法的。

  ……

  ……

  ……

  没想出来!!!

  一颗鸡蛋怎么能打死重铠战士啊!

  真的没这种可能性好吧!

  齐律扑上来,挥剑斩向柳平的脖颈。

  柳平避开刺剑的攻击,一手持鸡一手握蛋朝后退去,摆出随时要攻击的架势,脸上露出跃跃欲试之色。

  齐律原本要追击,见了他这幅模样,顿在原地平复了下气息,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就不要摆攻击的架势了吧,你觉着我会被那鸡打中?还是会被蛋砸死?”

  柳平身子僵了僵,硬气道:“不要小看人,混蛋,我还没有真正出手。”

  一分钟到。

  酒吧内。

  酒保伸出手,再次抽出一张卡牌。

  只见这张卡牌上赫然画着一名花枝招展的姑娘。

  ——这是一位青楼姑娘。

  酒保想了想,把这张卡放在一边,轻声道:“算你好运,柳平。”

  外面街道上。

  柳平心中一动,将鸡蛋塞进口袋,腾出一只手在虚空中抽了下。

  一张卡牌被他抽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