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暗雾镇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432 2021.05.10 10:02

  许多年以后,也许有人会想起那个遥远的下午,在暗雾镇的大街上,一名青涩稚嫩的拾荒者风尘仆仆而来。

  ——那是一名少年。

  他满身黄沙,看上去只有十几岁,实力低微,身份卑贱,神情忐忑。

  如果换做其他时候,必然有人上前盘问,收取他手中的货物。

  但在今天,在这个日头毒辣的下午,在沙尘暴刚刚散去不久的时刻,在黑夜即将来临之前——

  大家的心思根本就不会放在一个年幼的拾荒者身上。

  毕竟。

  进入死亡世界,就算是去拾荒,也是极其危险的工作。

  这个少年能活着回来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

  收获?

  没有实力,又能得到什么样的收获。

  少年跟他的那些收获,说不定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垃圾。

  没有人搭理这名稚嫩的拾荒者。

  拾荒者只好绕着镇子走了一圈,将许多建筑一一记在心里。

  这个镇子仿佛历经过浩劫,许多房屋都倒塌了,但人们似乎对此并不在意,任由那些房屋保持着坍塌的样子。

  整个镇上,只有寥寥几处建筑开着门,有人守在门口,以示正常运转。

  拾荒者最终停下脚步。

  他在镇上最大的那栋房子前站定。

  ——这是一座酒吧。

  少年拾荒者看了看时间。

  刚好一刻钟。

  “一个没有戏份的人”结束。

  少年推门走进去。

  有人挡在他面前问:“身份?”

  “拾荒者。”少年道。

  那人迟疑了下,还是让开了位置。

  一进门。

  很多人都看见了他。

  “是个外来的拾荒者。”

  “身上有死亡的味道,恐怕是刚从死亡世界回来。”

  “年纪这么小,就敢去死亡世界碰运气,看上去也不怯场……我倒觉得是老手。”

  这时候,人们的念头又不一样了。

  ——这个少年,实力如此低微就敢去死亡世界,还能活着回来,兴许有点本事。

  那么——

  他的收获也许……

  吧台后面,一名酒保朝柳平喊道:“拾荒者?”

  “是。”柳平答应了一声,走到吧台前站定。

  “最近收获怎样?”酒保问。

  “还成。”柳平道。

  “你既然懂得来这里,是想交换点什么?”

  “我想要一个正式的身份。”

  “身份!”

  几名想要上来攀谈的人停下脚步,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酒保盯着柳平的眼睛,慢慢说道:“是吗?你看上去只有十几岁,要知道,荒野上到处都是你这样想去死亡世界碰运气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沦为了怪物的粮食,而你却认为自己能得到一个正式的身份?”

  “就像你说的那样,跟其他拾荒者不同的是,我安全回来了。”柳平说着,眼睛和酒保对视,没有丝毫退让。

  酒保抿着嘴,忽然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这小子过于平静了。

  这种平静超出了他原本的年龄范畴,根本不是能装出来的。

  酒保之所以能成为一名酒保,便在于他拥有看人下菜的本事,几乎从不出错。

  略一犹豫,酒保从吧台下方厚厚的一叠卡牌之中抽了一张,低头瞟了一眼。

  只见这张卡牌上画着灰蒙蒙的迷雾,无数张扭曲的面孔从迷雾之中探出来,齐齐聚拢在一道黑暗的身影四周。

  当酒保望向这张牌,牌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面孔便扭过头,一起盯住酒保。

  ——想不到是这张牌。

  这张牌是“黑暗的幸运”,表明眼前这人相当有价值,适合接待。

  酒保露出笑意道:“进入暗雾镇之后,你独自在外面走了一刻钟都没有人为难你,现在又安然走进酒吧,来到我的面前提出要求——看来你早就准备好了。”

  “请继续说下去。”柳平道。

  “这里不太方便,跟我来。”酒保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带着柳平走进了酒吧后面的房间里。

  门关上。

  酒保在一张宽大的木桌前坐下,说道:

  “机器说你来自兰草谷——据我所知,那里已经被永夜彻底吞噬,不过在荒野上这样的事天天都有,你最好忘记这些事,悲伤只会让你送命。”

  柳平笑起来,说:“你看我像悲伤的样子吗?”

  酒保笑了笑,轻声道:“你们兰草谷覆灭于黑暗的吞噬,从地图上看,根本没有逃生的路,所以你们都去了死亡世界,而你——”

  “你不但活了下来,还在死亡世界里幸运的发了点小财,找到了回来的路,想从暗雾镇得到一个正式的身份,我说的可有错?”

  “你怎会知道的如此清楚?”柳平问。

  酒保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道:“永夜从不停歇的侵蚀着一切,它吞噬生界的土地和生命,而我们暗雾镇是方圆数十万平方公里内唯一的生机所在,你只要稍有点头脑,就知道该怎么做。”

  “看来你接待过很多我这样的人。”柳平道。

  “——但你是最年轻的。”酒保说着,在桌面上铺开了一层布。

  他指着那张布,说道:“好了,现在让我看看你都有什么,放心,这里一切都会按照规矩办事。”

  柳平一拍储物袋,将便携式微型冲锋枪和赤金长矛摆在桌子上。

  “这些只能换点钱,想用来换取正式身份,不够。”酒保摇头道。

  柳平将灵犬符拿出来,放在冲锋枪的旁边。

  酒保看了一眼,说道:“符箓确实是死亡世界独有的东西,但你这张符上沾满了血迹,品质要打个折扣……”

  酒保收了符,略一犹豫,从怀里掏出一张金属卡片摆在桌上。

  柳平望向那卡片,只见卡片上刻着一把生锈的矿工锄。

  酒保解释道:“符箓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从死亡世界得到的每一张符箓都会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符箓的秘密——看在这张符箓的价值上,你可以留在暗雾镇做一名矿工。”

  柳平微怔。

  这一瞬间,他明白了很多事情。

  洪涛和赵婵衣肯定对活人的世界有着深刻了解。

  他们带着自己去拾荒,在身份这件事上也特意有所叮嘱,但对于用来交换身份的东西,却没多说什么。

  那么……

  自己拿出那个东西,应该是安全的。

  “其实我还有一件收获之物。”

  柳平说着,把黄金长矛和冲锋枪收了回去,将独角马坐骑的雕像取出来,摆在桌子上。

  这雕像刚放在桌子上,酒保背后的墙上顿时发出一声轻响。

  一道机械化的声音从墙后面传来:

  “按照魔法侧文明标准,此物品等级达到精良级,正在进行记录。”

  “资料已上传。”

  “对比吻合,通过验证,确认这是一笔值得交易的生意。”

  “03687号接待员,请按照规则对贡献者进行奖励,完毕。”

  酒保神情一凛,站直了身子,朝柳平解释道:“这是魔法坐骑……它是很少见的东西,来自另一个已经崩溃的死亡世界,极具研究价值。”

  “——既然你能找到如此稀有的东西,那么身份自然不止于区区一个矿工。”

  酒保从怀里摸出三张金属卡片,放在柳平面前。

  第一张卡片上刻印着一根破旧的棕色鞭子,以及一双皱巴巴的皮手套。

  第二张卡片上则是一根火把,一对匕首和弓弩。

  第三张卡片上的图案相对简单,是一套简易盔甲和长矛。

  “矿洞监工、守夜人、镇卫兵,这是你可以交换的三个正式职业,请从中选择一个。”酒保道。

  他进一步解释道:“每个职业都有对应的培养方法,会教给你相关的基本技能,有对应的权力和薪酬,在荒野上受暗雾镇庇护。”

  “——当然,你如果能达到一定标准,还能朝上晋升。”

  柳平取出那根黄金长矛,轻轻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给你的。”他说道。

  酒保连忙摇头道:“你不必贿赂我,我也只能按照规则行事,不可能把规则之外的正式职业给你。”

  柳平将黄金长矛轻轻推至对方面前,说:“放心,我没有别的要求,只不过选职业对于我这种新人来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人生大事,所以我想听听更加细致的介绍。”

  暗淡灯光下,黄金长矛上散发出层层光芒,轻轻洒在酒保脸上,让他的神情之中多了一分柔和。

  酒保笑了起来,说道:“为每一个加入暗雾镇的新人提供职业解说,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我的责任。”

  “既然如此,我就详细说一说——”

  他伸手在三张卡片上依次点了点,说:“监工守着矿山,每天监督矿工们挖矿,检查矿料,较为辛苦,但手中有权力,可以管所有矿工;”

  “守夜人在三个职业中最危险,但收益最高,需要一定实力才可以胜任;”

  “如果你想一直呆在暗雾镇的话,那就选镇卫兵,暗雾镇内部的治安和秩序由镇卫兵负责,也有战斗的时候,但现在越来越少,毕竟永夜吞噬的村庄和据点越来越多,最近几个月抵达我们暗雾镇的人几乎绝迹。”

  “你还年轻,我建议你成为一名暗雾镇的卫兵,这样的话,你每天只用白天巡逻,夜晚则不必外出,非常安全。”

  “那么,守夜人……”柳平迟疑着没有说下去。

  ——什么都不知道,最好还是让对方说,毕竟已经付了钱。

  酒保颇有耐心的解释道:“每当夜晚降临,死亡世界跟我们的世界重合之际,这种时候就由守夜人负责保卫暗雾镇,守夜人必须第一时间参与战斗——对付那些怪物,甚至要应对隐藏时空,直到天亮为止。”

  “必须保护整个小镇?”柳平问。

  “至少保护住酒吧,酒吧是发布消息和做交易的地方,还供人在此落脚休息,提供补给;如果这个地方被怪物毁了,那么小镇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酒保道。

  柳平陷入思索。

  死亡世界之中唯有黑夜,从来不见白昼。

  隐藏时空……

  柳平微微摇头。

  ——不,那是修行世界!

  那是我们的世界。

  凭什么把它变成死亡世界的一部分?

  如果选监工或镇卫兵,恐怕就再没机会探索死亡世界中的隐藏时空。

  那么,

  选择已经很明确。

  柳平伸出手,从三张金属卡片中挑了一张,摊开在手掌中。

  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原本放在桌上的那个魔法坐骑雕像不见了——

  就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拿走了一样。

  酒保见了这一幕,神情变得肃然。

  他以一种正式的语气说道:

  “欢迎加入暗雾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