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万鬼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742 2021.05.28 06:13

  柳平转过身,朝小镇外走去。

  ——大师兄与那个怪物的交谈,已经揭示了某种惊人的秘密。

  但还不够!

  柳平露出遗憾之色。

  如果。

  如果自己仍旧是神照境的修为,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自己有数不尽的办法从那个大师兄的嘴里掏出关于“捕灵”的秘密。

  可惜自己如今只有筑基圆满修为。

  这具身体再怎么强,总不能一口气修炼到神照境去。

  “等等,还有一份收获差点忘记……”

  柳平顿住脚步,重新走入烟尘之中,在之前死掉的那人附近找到了储物袋。

  他略一清点,脸上就多了些许笑意。

  有钱拿最开心了。

  ——之前对着那恐怖的怪物施展“初演者”,一下子就花了千万灵石。

  表演系的能力太烧钱,自己决不能坐吃山空。

  柳平暗暗想着。

  “你的主人现在情况如何?”他问道。

  剑灵道:“你给的丹药不错,长雪正处于深层的恢复中——丹药是你们太微宫的吗?名不虚传。”

  “对,那是我入派之时,门中前辈所赐的丹药,原本是用来修行的,但兼具治疗之效,我也觉得很不错。”柳平道。

  “那我们回去找她。”剑灵道。

  “走。”

  柳平正要迈步,忽然抬头朝夜空望去。

  只见一道道流光划过天空,朝着远方的茂密树林落去。

  “是她的同门,他们都来找她了。”剑灵有些焦虑的道。

  柳平沉思道:“我的色之衣从未被人看穿,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剑灵问。

  “我的实力太低微,并未能彻底发挥色之衣的隐匿之力,所以有些不保险。”

  “那怎么办?我们快回去找她!”剑灵急道。

  “不行,”柳平停住脚步,沉吟道,“我们一去,很可能惊动那些人,然后她也会被连带着发现。”

  “你倒是想个办法啊,你可是她指定的道侣。”剑灵道。

  “办法有啊。”柳平道。

  “什么办法?怎么做?”剑灵忙问。

  “杀光他们就行了。”柳平轻笑起来。

  “——可你只有筑基期,他们都是金丹元婴修士!”

  “你说的也是。”

  柳平缓步朝前走去,身上猛然腾起一股灵力波动。

  尽管这股波动被斗笠遮蔽住,但却依然引发了某种无法言明的奇异感应。

  两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虚空中:

  “你正在尝试突破。”

  “——你开始朝着金丹境界迈进!”

  柳平丝毫不停,依然朝着小镇外走去。

  剑灵奇道:“你不找个安静的地方突破吗?筑基突破至金丹的过程中,会有各种虚空魔怪前来,企图吞食修士。”

  “没事,我这样的人,多少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现在正是可以用的时候。”柳平道。

  “你是指渡劫?”剑灵问。

  “对啊。”

  在柳平四周,渐渐出现了窸窸窣窣的响动,听上去像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又像是各种野兽咀嚼啃噬的声响。

  忽然,虚空一动。

  只见一头身上满是长毛的鬼物探出头来,望向四周。

  “女剑修——你在渡金丹劫!”鬼物道。

  “没错,来了就借我一点血再走。”女剑修道。

  她将长剑系在背后,伸手抽出雪影刀,朝那鬼物招手。

  “你就要死了,可怜的家伙。”鬼物狞笑道。

  但见一抹森寒雪光闪过。

  鬼物顿时身首分离。

  “这么没眼色,也敢混鬼道?”

  女修叹息道。

  她将鬼物的头颅插在刀尖上,双手握住长刀,闭目低喝道:

  “九幽万鬼,听我之令,现!”

  那些从他身上具现的灵力之光顿时化作沸涌的黑芒。

  所有黑芒汇聚至刀尖,没入那鬼物的头颅中。

  鬼物的头颅缓缓睁开双眼,无神的望向虚空,仿佛在看着什么。

  “这就是你压箱底的本事?”剑灵感兴趣的问道。

  “对,压箱底的三千种术法中,这一种在渡金丹之劫的时候就可以发动。”女修淡淡的道。

  虚空中,所有的窃窃私语声停住了。

  无形的涟漪散开,一名身穿透明轻纱的天女悄然而至,落在不远处,将手中琵琶轻弹,发出悦耳的叮叮咚咚声。

  她睁着一双妖冶水瞳,浅笑道:“小妹妹,你是何人,竟敢借金丹天劫,呼唤我等万魔至此,不怕神魂俱灭吗?”

  柳平伸出一指,在刀身上轻轻弹了下。

  只听当的一声清脆响动,打断了天女的琵琶声。

  与此同时,雪影刀上飞出去四道锋利的灵芒。

  四道灵芒凌空融合,化作一抹寒气,凭空凝结成冰霜,又有火焰从其中生出,冰与火交,顿时升作云雾,其中响起阵阵闷雷声,却有一道闪电如银蛇般上下飞腾,最终飞出云雾,落在柳平的长刀上。

  天女脸色顿时变了。

  “此乃术刀,你是术刀传人!”她收了琵琶,低喝道。

  “把那些躲在虚空中的家伙都喊出来,助我一臂之力。”柳平道。

  “是。”天女垂目道。

  她转入虚空,很快消失不见。

  剑灵一直不声不响的看着,这时才忍不住道:“天魔和鬼怪都会借金丹之劫前来吞噬修士,怎么她看到你却跟见了鬼似的。”

  “曾经有一个会术刀的人,在渡劫的时候发现世上果真有魔怪这种存在,一时兴起,想做个尝试。”女修道。

  “什么尝试?”剑灵问。

  “他想把所有能来阻碍金丹之劫的魔怪杀干净,看看以后其他人渡劫还会不会有魔怪出现,以此探寻魔怪诞生的源头和生存机制。”

  女修仿佛陷入回忆,继续道:“你是剑灵,应该知道研究学问这种事,过程总是很血腥……此处省略十万字,后来……剩下的魔怪统统发下心魔血誓,只要见到术刀,立刻无条件听从指挥,只求那人不要再杀下去。”

  “那人同意了?”剑灵问。

  “一开始没有,但它们陆续给了不少灵石,倒也不好意思继续研究下去,所以就勉强同意了。”

  她笑了笑,说道:“原本召唤它们要等到封圣境,好在金丹之劫的时候它们会主动现身——虽然只有这一次机会,但也能帮上不少忙。”

  等了没几分钟。

  虚空中,一簇簇黑暗的阴影浮现,在柳平身后逐渐连成一片,化作一面长不见边际的黑暗之墙。

  那天女再次落下来,稽首道:“魔界之墙已立,大家随时可以出手。”

  “藏起来。”女修道。

  “是。”天女飞入他身后那堵黑暗之墙中。

  墙消失了。

  女修扶了扶斗笠,身形一纵,朝着森林的方向飞奔而去。

  ……

  她在林中穿梭。

  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几名修行者。

  “是李仙子!”

  有人喊道。

  女修驻足,打量着几人道:“你们找我?”

  几人见她身上完好无损,根本没有丝毫的伤,不由互相望了一眼。

  一名男修试探道:“我们听说李仙子受了伤——”

  “是的,我受了伤,然后呢?”女修问。

  “您可需要我们效劳?”另一名男修道。

  “你们有心了,既然愿意帮忙,那就把灵石都交出来,我需要这些灵石来治愈心灵上的伤痛。”女修笑道。

  几人面面相觑。

  一人道:“仙子说笑了。”

  女修将剑抱在怀里,一甩长发,柔声道:“谁跟你说笑,要帮本仙子就拿灵石出来,不然别装出一副关心备至的模样,虚伪恶心,让人想吐。”

  几人没有说话。

  “真心相助?还是虚情假意?果然一试便知——既然不愿意帮忙,那就请离开,我不想看到你们。”女修道。

  她盯着那几人。

  那几人被看得羞愧窘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一人猛的咬牙道:“仙子,我一直听说你剑术无双,想跟你切磋一二。”

  女修睁大漂亮的眼睛,不能置信的道:“我受伤了耶——我身上有伤,你是傻的吗?这样也要跟我打?欺负我们女人?”

  几人窘的无话可说,其中两人抱拳一礼,飞上天空,离开了。

  剩下的两三人对望一眼。

  那名要跟她比斗的男修发狠道:

  “师妹,宗门大乱之下,恐怕已经没人顾得上你了……”

  “然后?”女修笑着问。

  “先让你动不了!”

  他喝了一声,其他两名同伴顿时会意,跟着他一起朝女修冲来。

  女修甜甜一笑,轻声道:“很好,我就喜欢你们这些心术不正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