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神通:见闻如名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974 2021.05.18 16:00

  “剧情开始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前进。”

  “预计时间:七秒。”

  “七、六、五……二、一!”

  所有小字消失。

  那名修行者神情一动,叹息道:“你也是不容易。”

  只见他摸出一枚玉简,神念探入其中,喃喃道:“百生门……我看看……有了,柳平,你的宗门已经覆灭,只剩下你一个人,倒是正好合适去西荒大营。”

  “多谢。”柳平道。

  ——也就是说,自己在这个世界之中,本身就有一个被记录的身份,这一点不会因为自己重复进入而改变。

  但自己却不在这场局中。

  “拿着这块令牌,好好修行。”那名修行者温声道。

  他将一块令牌递给柳平,顺便摸出一块阵盘,开始调整传送法阵。

  “奇怪,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放人去过西荒大营了……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错觉……”

  修行者喃喃道。

  在他身边的虚空中,一行燃烧的小字冒出来:

  “控制着他的命运线已经被你摧毁。”

  “说明:你是一个修行世界不可缺少的人物,但你却从来都不在剧情之中,当你出现后,你的一举一动都将影响到整个修行世界的剧情走向。”

  “随着时间流逝,该修行者将渐渐清醒,从此不受控制。”

  柳平一眼看完,冲着对方抱拳道:“前辈,那我走了,你多珍重。”

  “恩,你的拳法很厉害,下次给它换个正常点的名字,这对你有好处。”那修行者叮嘱道。

  “那就叫夫妻夜晚同床共枕前必修拳法,怎么样?”柳平认真请教问。

  “……算了,你自求多福吧。”修行者愣了数秒,这才说道。

  法阵上亮起丝丝缕缕的灵光。

  传送即将开始。

  忽然,一行行小字飞快出现在柳平眼前:

  “注意,你的神通即将完成交换。”

  “五,”

  “四,”

  “三,”

  “二,”

  “一。”

  “神通已觉醒!”

  “你失去了凭借卦算之术感应天机的道与技巧。”

  “你获得了超凡能力:见闻如名。”

  法阵的光辉渐渐涌动起来,将柳平轻轻一裹,顿时从原地消失。

  ……

  数十分钟后。

  西荒大营。

  “姓名?”

  “柳平。”

  “宗门?”

  “百生。”

  “原来是你,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也知道了你的经历,不过最近前线有妖魔冒充人族,所以我必须验看一下你的。”

  柳平将令牌递过去。

  三名长老坐在桌子后面,其中一人接过令牌,细细探查着令牌上的秘法印记。

  一时房内陷入安静。

  柳平微微抬目,望向三名长老头顶上方的虚空之中。

  只见他们头上各有短促的词语浮现。

  “元婴修士。”

  “元婴修士。”

  “滥赌鬼,化神修士。”

  这样的词语闪了闪,当柳平不再注视的时候,也就随之消失。

  所以,凭借着“见闻如名”这个能力,自己能看出别人的修为了……

  但是,在这三人之中,为什么居中的那名长老头上,会多一个“滥赌鬼”的词?

  柳平正疑惑间,眼前的虚空中浮现出一行行小字,飞快的进行着解释:

  “所谓‘见闻如名’,便是人如其名的意思。”

  “它并非是让你看出别人的修为,而是直接感应到所有与目标有因果的法则,那些法则凝聚成相应的名号,并将之呈现出来。”

  只见那个“滥赌鬼”的名号再次浮现在那长老头顶,后面还多了一些说明:

  “名号:滥赌鬼。”

  “此乃个人名号。”

  “效果:一生嗜赌,十赌九输。”

  原来是这样。

  这个名号跟因果有关,等于变相的概括了那位长老一生中最鲜明的命运特征。

  “我知道了,但‘化神修士’和‘元婴修士’也算是名号?”柳平在心中默默问道。

  一行行小字飞快出现在虚空中:

  “这是与修行境界挂钩的基本名号,换句话说——”

  “他们唯一拿得出手、受到众生、世界、法则所认可的,就只有他们的实力。”

  “以上,解释完毕。”

  “当你遇到新的情况,本序列将进一步解读。”

  所有小字渐渐消失。

  自己的卦术,被转换成了能看出对方名号的神通。

  ——修行界里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神通!

  不过,回想起酒保所展现的那些奇异能力,自己倒也渐渐能接受这个神通了。

  柳平默默想着。

  这时,三位长老已经验看完他手中的令牌。

  一切无误。

  那名化神长老叹了口气,温声道:“柳平,你的宗门已经不存在了,你明白吗?”

  “明白——大人,不知眼下战况究竟如何?我们人族赢了吗?”柳平问道。

  比起负责墓葬的那位修士,这几位长老们乃是元婴修士,是整个战场上的中坚力量。

  虽然其中有一个滥赌鬼,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地位。

  他们肯定知道的更多。

  几名长老对望一眼,倒也能理解柳平的心情。

  为了战胜妖魔,柳平所在的整个门派覆灭。

  作为宗门剩下最后一人,当然恨不得立刻知道战争的结果。

  但——

  “你不要管这么多,先把自己的事弄清楚再说吧。”长老道。

  柳平怔住,旋即拱手抱拳道:“是!”

  其中一名长老不知想起什么,忽而又叹息道:“依老夫说,原本应当稳扎稳打,拼死一搏之下,对我们的大军会造成更多伤亡。”

  “没办法,”另一名长老接话道:“一切都变了,形势急转直下。”

  另一名长老道:“遥想卦圣还在的时候,算无遗策,每次出击都有收获,何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最开始那名长老道:“可惜卦圣身陨在战场上,再无一人的卦术能达到他那种地步……”

  柳平的心还是抖了抖。

  师父帮自己改了命。

  然后,他又上前线去了?

  真是——

  蠢。

  早知道我就打昏你,随手朝人族阵地一扔,然后率天下魔道平定整个世界,再去迎战你说的那什么大恐怖。

  ——省的让你弄成今日这番模样。

  柳平神情木然,静静的看着几位谈兴正浓的长老。

  忽然。

  他听见一名长老说:“卦圣大人临终前,七大门派掌门人一直守着他,据说对于现在的一些情况,卦圣大人是有交代的。”

  “难道还有转机?”

  “谁知道呢,这种机密事,恐怕暂时不会走露风声。”

  柳平渐渐回过神来。

  没想到师父的最后时光,竟然是跟七大派的掌门在一起。

  师父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这次的事,他是否早就算出来了?

  可惜……

  这是人族最机密的事。

  恐怕只有七派的掌门人和联盟中那些最核心的大人物们才知晓。

  几位长老说了一阵子,再次望向他。

  “好了,柳平,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对于你的安置,现在我们要听听你的意见。”

  “听我的意见?”

  “是的。”

  柳平一静,很快反应过来。

  如他这般整个宗门覆灭,只剩下自己一条命的家伙,实在是太惨了,修行联盟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势必让很多人寒心。

  哪怕是为了安所有修士的心,也必须将他安置得好好的。

  更不要说,他柳平本身也是几乎死在战场上。

  如此勇烈之士,本就当得起一番嘉奖,乃至作为某种榜样。

  “柳平,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一名长老轻声问道。

  柳平不假思索的就要开口,忽而想起自己如今才十九岁。

  十九岁……

  他抱拳道:“几位大人,我受宗门之命于前线战斗,几经生死绝境,直到如今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实在太低了。”

  几位长老微微点头。

  这是没法子的事,战争已经打了太多年,战死的人也太多了。

  现如今很多地方都缺人手,哪怕是负责传讯、发放各类物资、乃至守着军营操持杂物的事,也缺人去做。

  十九岁上前线的也不少。

  在那样烈度的战场上,连他们这些大修士有时候都会生出渺小无力之感。

  更不要说柳平这样一个少年。

  “这么说,你想提升修为?”一名长老问道。

  “是。”柳平道。

  “有何不可?你本该回来休整一段时间,借此机会提升修为也是应该的,毕竟唯有变得更强大,在前线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另一名长老们道。

  第三名长老手一翻,将一枚玉牌拿出来,神念透入其中。

  “柳平——找到了,入门三年半,只学了炼气入门法诀,在前线战斗的过程中逐渐提升实力,如今已经——我看看,已经筑基成功了。”

  “恩,看来资质是不错的。”

  “他拜师了没有?”

  “没有。”

  “这就好办了。”

  长老们都露出轻松之色。

  修行界最重师承。

  柳平还没有拜师,那就可以再拜入其他门派,不犯任何忌讳。

  坐在中间的那名长老笑道:“各门派正在整合人手,你拿着这个去营地东边报到,看看能加入到哪一个门派之中去。”

  长老在令牌上打出几道法诀,将之抛给柳平。

  “是。”

  柳平再次行礼,手持令牌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