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接敌!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903 2021.05.08 10:58

  一行行小字迅速消潜。

  柳平看着这些字,莫名的嗅到了某种危机,但似乎……

  这种危机在序列的检查下,又被彻底排除了。

  他想仔细问一问序列,所谓战术核武器是什么东西,但头顶上传来了洪涛的招呼声。

  不得已,柳平暂时放下心中疑惑,跃上深坑。

  三人继续前行。

  “我们尽量找那些已经被辨认过的东西,这样危险性低一些。”赵婵衣想了想,建议道。

  洪涛苦笑道:

  “赵仙子,这几十年来,天上掉落下来的东西有数百万种,其中被辨认出来、且没有危险的东西只有一万多种,而我手上这张图鉴,只记录了一百种左右。”

  “这么说,如果不想空手而归,我们还是得冒些险。”柳平道。

  三人又前行了片刻。

  柳平忽然站住,朝某个方向一指。

  洪涛持棍上前去,在沙堆里翻找了片刻,挑起一柄由纯金铸造的长矛。

  “行啊,柳老弟,有这柄长矛,虽然换不来几个灵石,但起码我们最近的生活有着落了。”洪涛开心的笑起来。

  赵婵衣跟着点了点头。

  ——生活有着落。

  低阶修士都已经落魄至此了么?

  柳平正想着,却见赵婵衣神情一动,朝另一个方向望去。

  只见她手上捏了个诀,使法术吹开了一片黄沙。

  “没见过这玩意儿。”

  赵蝉衣喃喃道。

  洪涛飞过来,看了一眼道:“我也没见过——柳道友,你呢?”

  柳平望向那件东西。

  摆在三人对面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雕刻,以灰黑色的石头雕成了一匹独角马。

  一行行小字浮现在虚空中:

  “对比资料库,匹配成功。”

  “你发现了魔法侧物品:独角马坐骑。”

  “使用方式:以五个单位的魔力激活此雕像,令其中的术法化作坐骑。”

  “注:以本序列为媒介,按照能量换算与流失规则,用五倍灵力亦可勉强激活此雕像。”

  柳平看了看洪涛和赵婵衣。

  两人停在原地,脸上布满了忐忑与戒备之色。

  ——这样一件东西,到底有没有危险?值不值得拿?

  柳平一招手,那雕像顿时飞过来,落在他手上。

  “两位放心,这东西我在一本图鉴上看过,没有危险。”

  他说道。

  两人顿时松了口气。

  “那……它能卖多少钱?”赵蝉衣问道。

  “我只知道它没有危险,能卖多少就不清楚了。”柳平道。

  “管它的,总之不会让我们赔钱。”洪涛道。

  忽然。

  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当然不会赔钱,这可是好东西。”

  残影闪过。

  咚!咚!

  两声闷响,洪涛和赵蝉衣瞬间被击飞出去。

  柳平手中灵扇猛然展开,如画开屏一般放出层层灵光,替他挡住了十二道影刃。

  饶是如此,柳平依然被打得飞退出去。

  他借势卸掉力道,在半空连续调整姿势,轻飘飘的退出数十丈。

  这还不算完——

  但见柳平一边在空中倒飞,一边将扇子舞得如穿花般上下飞旋,顿时划出九朵怒放的灵光刃护住身周。

  那残影不料他有此能耐,一时近不了他身,只飞快的绕着满空的灵光刃游走,想找到空隙。

  柳平人在半空,左手一翻,灵犬符已经被掏出。

  “哈哈哈,灵犬符?这就是你最后的挣扎?”残影大笑道。

  柳平神情不变,突然喷出一口血,将符箓彻底染成血红色,一手并指如刀,在符箓上飞快游走。

  整张符被鲜血覆盖了一层,又被他以手引血,划出全新的灵纹。

  霎时间,一张新符成了。

  柳平一手挥舞灵扇,另一手拈住符纸,低喝道:“虎形!”

  符箓轰然燃烧起来,爆发出一阵俯冲而下的火焰。

  火焰飞坠落地,迅速凝形,化作一只燃烧的巨虎守在地上。

  柳平这才飘然落地。

  那残影略一犹豫,朝后退出数丈。

  这时他才显出身形——

  却是一名手持弯钩,戴着白玉高冠的男子。

  “符师?”

  高冠男子惊讶的打量柳平。

  柳平将一只手放在身侧的火焰之虎中,握了个诀。

  “等一等——”男子连忙道。

  “杀了他。”柳平轻声道。

  正如对方骤然偷袭一般,修士们之间的战斗从来都是毫无征兆的开始,以最激烈的方式进行——

  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如果在这当中有人心中产生了犹豫,又或中止了自己的攻击术法,那就意味着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是最愚蠢的行为。

  火焰之虎猛的窜出去,凌空化作无数火光,将男子环绕其中。

  男子一时走脱不得,被穿行在火光中的猛虎打了七八下,滚落在地上不动了。

  柳平长长的松了口气,连忙收了符,奔向洪涛。

  ——洪涛身上插了两柄长匕首,此时已经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眼看快不行了。

  “洪道友,撑住,我这里有一粒控鹤丹,你吃下就没事了。”

  柳平高声道。

  说着,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散发着淡淡清香的丹药。

  他拿起丹药就要朝洪涛口中喂去。

  这时异变又生——

  一阵劲风从柳平身后袭来,直接把他轰出数十丈之外。

  却是那名戴着高冠的男子。

  他上半身衣服被烧光,皮肤赤红焦黑,站在洪涛面前大口喘气。

  “刚才那招挺厉害的,居然能打伤我——但区区一个炼气境,使出那样的符法,灵力已经彻底用完了吧。”

  刚才那一下虽然重创了他,但还不足以要他的命。

  他手中握住一颗丹药。

  ——正是刚才柳平拿出来的那一粒丹药!

  男子嗅了嗅那丹药,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是控鹤丹?竟然真的是控鹤丹!小子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丹药。”

  柳平滚出七八米远,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不甘的怒吼道:“你明明是筑基顶峰修士,竟然偷袭我们三个炼气境,还抢我的丹药,卑鄙无耻!”

  “卑鄙?你们如此松懈,反倒怪别人出手?”

  男子收了笑容,神情变得冷峻:“小子,修行路从来便是如此,也罢,我今天就教你一个道理——小心驾得万年船。”

  他一口把丹药吞下去。

  柳平见状,脸上所有愤恨的表情一扫而空,起身朝洪涛奔去。

  高冠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平背影,伸手就去拍储物袋,却忽然整个人僵在原地。

  ——他不能动了。

  这丹药被柳平吃过一回,外层的控鹤丹已经不多了,下肚才三五息,便露出内里的毒丹。

  毒渗入他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开始发挥出全部的效力。

  嘭!

  一声闷响,高冠男子再也维持不住身形,突然化作一头瘦骨嶙峋的狼妖。

  “原来是妖,我说怎么会有筑基期的修士对付我们。”赵婵衣道。

  “好厉害的毒——”狼妖口中不断吐出黑血,急忙道:“我身上的灵石都给你们,快给我解毒!”

  “灵石?我不缺灵石,你还有别的什么吗?”柳平也急忙问道。

  “你想要什么,我全都给你。”狼妖大吼起来。

  “要你死啊。”柳平笑起来。

  狼妖张开嘴,想要再说出一句话。

  但它没有发出声音。

  它的神情渐渐变得僵硬,身躯宛如枯木一般失去了生命力,静静耸立在沙漠中。

  它死了。

  柳平不再看它,来到洪涛面前,伸手在他身上一抹。

  一道道冰冷的雾气悄然而生,轻轻落下去,顿时将洪涛身上的伤口冻结。

  血立刻止住了。

  “嘶——好冷——”洪涛打颤道。

  “忍忍。”

  柳平法诀捏完,挥动右手中的灵扇。

  扇子中冒出层层灵光,纷纷落在那些冰霜之上。

  灵光化雨术。

  这是一种较为少见的术,源于五行之水的开化力量,可以借助冰和水,来行治愈之事。

  “洪道友,你的命是保住了,但要休整一段时间。”柳平道。

  “能活下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这两把刀——你们能不能先把它们从我身上拔出来。”洪涛抽着冷气道。

  “不必担心,我来。”

  赵婵衣蹲下去,迅速的帮他处理伤口。

  柳平看了一眼,转身走到一旁负责警戒。

  ——自己修为很低,身边还带着两个累赘,再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一念及此,他走到那狼妖的尸体前,将之前的断刃摸出来,刺入尸体胸口,这才转头问道:

  “赵仙子,我现在用刀刺穿了它的心脏,假如它复活了的话,是不是立刻就会再死一次?”

  “快拔出刀!”赵婵衣叫起来。

  “这样它虽然不会复活,但对于尸体的再次伤害,会逐渐引动那些强大怪物的注意。”洪涛道。

  柳平连忙把刀拔出来,不解的望向两人。

  下一瞬。

  他自己回过味儿来。

  原来,规则是这样的:

  第一,杀人可以,但不能伤害尸体;

  第二,任何人,死过一次,还可以复活——

  但死第二次……

  怪物会直接降临,接管尸体,奴役灵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