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崖底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656 2021.05.15 12:16

  柳平走出密室,再次来到悬崖前。

  “啊……就这么走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自言自语着,眉头不展。

  这里已是地下三十九层,距离悬崖之底大约只有数十丈。

  ——第四十层已经不远了。

  这处悬崖是陷阱。

  那么——

  这些年,它杀过人没有?杀过多少人?

  最重要的是——

  这些年,有没有什么宝物被收集起来了?

  柳平忍不住搓了搓手。

  师父已经不在了,如果有宝物被收集起来,那就应该由自己去取,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一念及此,他伸手朝外一甩。

  轰——

  数不清的灵石填满了悬崖,一直沿着两壁朝上延伸。

  柳平走进灵石之中,整个人缓缓朝下沉去。

  须臾。

  他抵达了悬崖之底,在一处隐蔽的岩石后面,找到那个陷阱中枢,以特殊的手诀将其中止。

  一道长长的嗡鸣声响过。

  整个悬崖中密布的绞杀法阵全部停止了运行。

  柳平将所有灵石一收,悬崖之底顿时露出它原本的模样。

  经年没有人维护,这里长满了杂草,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埋藏在草丛中的骨头渣子。

  柳平来回寻摸了一遍,终于找到一个储物袋。

  他兴致勃勃的将一只手按在储物袋上,另一只手不断变幻手诀。

  直到变幻了数十次手诀之后,那个储物袋终于“啪”的一声打开了。

  “让我看看——”

  “记事玉简一枚,哦,原来是得到了这处悬崖的情报,知道这里可以直通地下四十层,所以来一探究竟。”

  “七部修行道诀,都是些最古板无聊的道诀,无趣。”

  “丹炉……如此劣质,太容易炸炉,我都懒得拿。”

  “灵石五千枚,你出来郊游的?带这么少灵石?就这?”

  柳平随手将那丹炉扔在地上,只收了灵石和道诀,颇有些兴意阑珊。

  他有些失望,不甘心的在草地里又找了一遍,终于发觉到不对的地方。

  骨头渣子也太多了点。

  也就是说——

  死的人不少。

  但储物袋却只有一个。

  “什么啊,这么多年,只有一个倒霉鬼带钱来?其他人都是怎么想的,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还不带齐战斗的东西?”

  柳平呢喃着,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他绕着怪石嶙峋的崖底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留影阵。

  激活留影阵需要六枚灵石。

  五千减六等于四千九百九十四——

  今天明明收获五千灵石,结果又要花出去六枚,最后仅仅只得到四千九百九十四枚。

  而且这件事不能找妖王报销,毕竟跟人家无关,是自己要下来查看情况的。

  很好,非常好。

  柳平忍着肉疼,将那六枚灵石放入法阵的凹槽之中,然后轻轻捏了个法诀。

  法阵渐渐亮起来,散发出道道灵光,凝聚成一幅过去的画面。

  只见一名身穿战斗铠甲的修行者出现在悬崖边上。

  他手中握着一枚玉简,看了看悬崖,点头道:“终于找到了通往下层的路,我可以一探究竟了。”

  修行者收了玉简,手握兵器,小心的朝悬崖外一跃——

  万千灵光凝聚成线,在他身上一绞。

  修行者顿时化作一蓬骨头渣子,缓缓朝悬崖下飞坠而来。

  他的随身储物袋也砸落在悬崖底端。

  柳平看看手中储物袋,发现正是此人掉落的那个。

  这就对上了。

  但还有那么多骨头渣子……

  又是谁的?

  柳平捏住法诀,让留影阵显示的速度加快。

  只见光影快速变幻,过了数日,悬崖上又有了动静。

  一名修行者手中握着一枚玉简,看了看悬崖,点头道:“终于找到了通往下层的路,我可以一探究竟了。”

  修行者收了玉简,手握盾牌,小心的朝悬崖外一跃——

  他直接被陷阱抹杀,化作一捧骨渣坠落下去。

  又过数日。

  一名修行者手中握着一枚玉简,看了看悬崖,点头道:“终于找到了通往下层的路,我可以一探究竟了。”

  修行者收了玉简,手握阵盘,小心的朝悬崖外一跃——

  他直接被陷阱抹杀,化作一捧骨渣坠落下去。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六七回,终于有了变化。

  第八回。

  一名修行者手中握着一枚玉简,看了看悬崖,点头道:“这里是一处无法下去的陷阱,看来我得换一条路走走看。”

  他走了。

  渐渐的,后面的光景飞快流逝,但始终再也没有人来到这处悬崖。

  柳平木然收了法阵上的灵石,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

  如果经常有人来悬崖前探查情况,并因此被陷阱杀死——

  这其实很正常。

  但不正常的是,来悬崖前探查情况的,每次都是同一个人。

  那个修行者。

  无论被杀死多少次,就算化作骨渣,他还是能活过来,并且前来探查情况。

  直到真的没有办法,他才改了路线。

  “……他们只是被控制着,在一场又一场的世界推演之中,扮演着属于他们的角色——就像是一场戏。”

  那个小女孩的话再次回荡于耳边,让柳平只觉得心头一阵阵发冷。

  那枚玉简引导着修行者探索悬崖。

  同样的,无数修行者也按照自己的角色,在做些什么。

  这是否就是推演的一部分?

  “不行……我得去其他几层看看,那个修行者最终走到了哪里。”

  他呢喃道。

  两行小字忽然出现在眼前:

  “注意。”

  “天快黑了,你得立刻启程回归活人的世界。”

  柳平叹口气。

  他将所有陷阱激活,同时手一挥——

  顿时有无穷灵石填满了整个悬崖。

  身处于无数灵石的填埋之中,柳平眼前依然不断冒出来一行行小字:

  “你在脚下不停的放置着灵石。”

  “你在身周和头顶不停的收取着灵石。”

  “你正在朝正上方移动。”

  ……

  黄昏。

  夕阳已斜,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显露出一抹血色。

  镇子里响起悠长的钟声。

  老K停住脚步,道:“你回来的正是时候,第一遍钟响了,我得去镇门口跟大家汇合,但在这之前——我先带你去安全屋。”

  柳平一边跟着他走,一边问道:“我真的不用守夜?”

  “你需要多学点东西,等头儿觉得你具备起码的自保能力后,才会让你跟我们一起守夜。”老K道。

  两人来到一处马厩。

  老K在一块木头上按了按,马厩下方打开一道狭窄的入口。

  “魔法侧的封印阵已经开启,里面有清水和食物,你在里面好好休息,等天亮了再说。”老K道。

  “是。”柳平道。

  他探脚朝下走去。

  “等一下。”老K道。

  柳平回头。

  老K从身后取出一把手枪,说道:“拿着这个,万一有事用来自保。”

  “既然已经到了安全屋,为什么还需要自保?”柳平接过枪,问道。

  “只是以防万一,再说你今后也需要武器。”老K笑了笑。

  “如果我要从安全屋出来,该怎么样才行?”

  “这个魔法小屋的力量源泉来自壁炉里的魔火,明天早上自动熄灭,另外只要你灭掉魔火,出来的通道就打开了。”

  他冲着柳平点点头,转身离去。

  柳平拿着手枪,站在朝下的台阶上呆了会儿,这才缓步朝下走去。

  一个个石质台阶凭空出现,托住他的脚,而地面在他头顶和背后合拢,看不出任何打开过的痕迹。

  走了近十息的功夫,下面豁然开朗,却是一个地板上铺着兽皮的房间。

  房间不大,桌子上放着七八个水杯,墙角处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根一根白色的长方条。

  壁炉里,火焰熊熊燃烧着。

  柳平端起水杯,虚空中顿时冒出来一行小字:

  “魔法水杯,蓄水量:七百立方米。”

  因为接触了守夜人的知识,柳平对于“立方米”这样的基本单位已经有了认知。

  他走到墙角,随手拿起一根白色长方条。

  两行小字浮现在虚空中:

  “单兵作战口粮,人族。”

  “一份口粮可为普通人补充五天的食物消耗。”

  ——这不就是辟谷丹么。

  辟谷丹为什么要做这么长,这么不方便?

  柳平露出不解之色,顺手将白色长方条放回去,走到壁炉前席地而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