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逼问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312 2021.05.06 09:36

  “等等!”

  王成猛然起身喝道。

  不待柳平出手,他连声道:“恶意损毁私有财产,在整个世界之中是极其恶劣的罪行,我劝你不要那么做,而我也将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

  “说。”柳平道。

  “你想知道什么?”王成问。

  “刚才我们说过这件——”

  柳平忽然闭了口,将手中断刃朝下一刺,再一挑。

  王成的几根手指被斩断,藏在手里的一块石头被挑在了半空。

  只见石头上刻印着一个诡异的符文,正释放出某种淡淡的波动,而石头的周围刚刚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虚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活过来。

  柳平仔细望去,只觉得这符文仿佛是一条扭动的蛇。

  他也不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反手握紧手中断刃,用全力一斩!

  刀光一闪而过。

  咔嚓。

  石头应声碎裂开来,化作七八片碎石掉落在地上。

  石头一碎,那些本已凝聚起来的虚影立刻渐渐变淡,迅速消失不见。

  “该死!”

  王成怒骂道。

  他的双臂上长出鳞片,整颗头颅渐渐野兽化,口中露出獠牙,立刻就要从地上爬起来。

  刀光再闪。

  王成立刻跌回地上。

  ——断刀穿胸而过,将他重新固定在地上,一时无法动弹分毫。

  王成痛的尖嚎一声,怒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获得的一具活尸,是我的个人财产,你如果毁掉它,整个世界都会通缉你!”

  柳平静了静。

  他蹲下身,拍着对方的脸道:“垃圾,刚才说那么多狠话,原来只是通缉而已。”

  王成冷声道:“哼,你别以为——”

  他的声音断掉。

  ——嘭!

  却见一个硕大的拳头迎面而来,狠狠砸在脸上,打得王成整张脸都变形了。

  这一拳仿佛打开了某个序幕。

  柳平一手扯住对方,另一手握成拳,口中吐出一个词,便在王成的脸上打一拳。

  “我叫你、叫你、叫你在我面前耍狠!”

  “附身死人了不起?”

  “我已经拿出诚意,你还偷偷摸摸使诈,真这么想死?”

  “装神弄鬼也不看黄历,自我归隐之后,还从来没人敢来惹我!”

  血肉横飞。

  柳平这一开打,就停不住手,直接打了数十息的功夫,觉着有些累了,这才扬起手——

  啪!

  王成被狠狠甩了一耳光,又被对方扯着领子拉起来。

  “啊——”

  他发出长长的惨叫。

  那柄断刃还插在他的胸口,而他整个人却已被提起了数分。

  柳平等他嚎了一会儿,这才轻声细语道:“不管你是个什么,记住,我以前就是修行者中的另类,早就不想干了,现在你竟然跟我讲通缉?”

  王成的头肿得如同猪头,口中犹自强硬道:“可悲的凡人,我乃是——”

  咚!

  柳平一脚猛力踢在王成的肚子上,直接把它踢飞出去,任凭其在泥泞中滚了七八圈,跌落于一处死人坑中。

  “抱歉……”

  冰冷黑暗的夜雨之中,柳平将依旧插在地上的断刃拾起,任凭雨水将刀刃上的血迹冲刷干净。

  “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崇尚法度,按照各种规则办事,除非——”

  “有人逼我。”

  他收起断刃,伸出手。

  灵火术。

  火光依附在他手上,再次照亮四周。

  柳平走到王成面前,用脚踩住它的胸膛,伸手将火焰握紧。

  火焰顿时暴涨,化作熊熊之势。

  ——这一下就要将王成烧成飞灰!

  王成眼见不妙,连声嚎叫起来:“住手!你想知道什么,我说还不行!”

  “我要知道复活究竟是怎么回事。”柳平道。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能破坏这具尸体!”

  “说。”

  王成喘息几声,开口道:“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已死之人,灵魂不再属于他自己——”

  “那属于谁?”柳平奇道。

  “当然是主人们,甚至连我这样的奴仆都能得到一个两个灵魂。”王成道。

  四下一静。

  柳平定定的站在原地,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上冒出来,以至于天地间的风雨声都变得寂不可闻。

  ——这怎么可能!!!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大声喝问。

  王成双目化作惨绿色,嘴角裂开一个诡异的弧度,直到了耳根附近。

  “你已经猜到了啊,何必再问我。”它以一种充满恶意的语调说着。

  伴随着王成的话语声,柳平眼前虚空之中,迅速浮现出一行行燃烧的小字:

  “表面上,本序列依然处于静默状态,一切力量尽皆封印,但在私下里,本序列依照它的言语,发动因果律对当前境况进行查探,得到正确的世界标记。”

  “当前世界主规则为:死亡。”

  “借此可以确定如下事项:”

  “——这里是众生死亡后的世界。”

  “再一次提醒:”

  “这里是死亡世界!”

  “请继续探索一切未知的秘密。”

  死亡世界。

  原来我已经死了。

  柳平心神剧震,一时惊得忘了呼吸。

  ——不对!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刻朝虚空望去。

  只见虚空的角落处,那行忽闪忽闪的小字出现了新的变化:

  “必要的谨慎起到了作用。”

  “当前状态:存活(已隐藏)。”

  “注意,凭借神丹的力量,改命已彻底完成,你于此死亡之地复活了!”

  我还活着——

  活在这死亡世界之中!

  柳平猛的一转头,却见王成趁着他心神大震,嘴里飞快的念了一句混淆不清的咒语。

  霎时间,大地开始震动。

  平坦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土堆,随后被一具具棺材顶开。

  密密麻麻的尸体纷纷爬了出来。

  这些尸体疯狂的聚拢在一起,彼此融合成不断蠕动的巨大身躯。

  柳平瞳孔骤缩。

  这是闻所未闻的怪物!

  王成狂笑道:“哈哈哈哈,区区一个灵魂,竟然也敢打我,这下就让你知道——”

  它的声音忽然一滞。

  柳平割下了它的头颅,一脚将之踢飞出去,直轰那巨大的怪物。

  这时怪物已然凝聚成形。

  它的脸由三十六具尸体紧紧挤压在一起,模模糊糊的勾勒出眼眶和嘴巴。

  怪物伸手接住王成的头颅,将之摊开在手掌上。

  王成的头颅望向怪物,谄笑道:“大人,我一察觉异常情况,马上就给你信儿了。”

  怪物发出粗重的喘息,嘶吼道:“失败……不允许……”

  王成脸色狂变:“大人——不,我发现了他,我第一时间——”

  不顾王成口中一连串求饶的话,怪物将王成的头颅放入口中,用力一咬。

  啵——

  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响,王成的声音戛然而止。

  怪物咀嚼片刻,缓缓低下头,俯瞰着柳平,问道:

  “那么……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柳平叹了口气,将手中断刀举起,划破手指。

  “你所问的问题,似乎原本应该由我来问。”柳平道。

  怪物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交代来历,否则我就吃下你,让你的灵魂在我肚子里享受永世的痛苦。”

  柳平不说话,手如残影,在断刃上飞快书写着什么。

  一息。

  断刃上缓缓亮起一道明黄色光芒,在那光的四周,有着缭绕不休的深红色雾霭。

  ——太上感应秘术·诛邪刀。

  这是一门刀法秘术,以柳平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施展出它的真正威力。

  尽管如此,断刃上依然出现了可观的异象。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很久没见过你这么邪恶的东西了,诛邪之刃已经忍不住要斩你。”柳平感慨道。

  怪物看着那柄断刃,喉咙里发出一声愤怒的咕哝声,迈开脚步。

  大地随着怪物的奔跑,不断发出微微的震颤。

  它朝柳平冲来!

  柳平握住断刃,快速的调整着气息。

  改命之后,这具新生的躯体确实好用,但再怎么样,自己目前也只有炼气修为。

  与王成交手,再加上刚刚凝聚的诛邪刀,已经耗尽了所有灵力,眼下只能凭借技巧一战分生死。

  柳平在原地随意甩了甩双脚,身形微微定了定,突然化作一道疾速前冲的残影。

  他迎面冲向怪物!

  双方接敌。

  怪物在原地站定,爆发出一阵咆哮。

  它身上显露出密密麻麻的人脸,一同发出尖利痛苦的尖叫声。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柳平——

  他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连续撞断几十块墓碑,在地上轰出一处深坑。

  “呸。”

  柳平吐出一口血沫,勉强从地上站起来,爬上深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伤口。

  血正从肌体里不断冒出来。

  有些骨头脱臼,另一些骨头已经断裂。

  柳平先把骨头回正,这才凝望着远处的巨大怪物,呢喃道:

  “……竟有我不知道的术,果然是世界变了么?”

  怪物加快速度朝柳平走来,瓮声说道:“不必多想,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食物,你的灵魂将会在我的胃里蠕动,直到永恒!”

  柳平道:“说来可笑,我想挣扎一下。”

  他在原地摆开架势,双手合在一起飞快握了个诀。

  怪物突然定住。

  它用力挣了挣,却发现自己的身躯纹丝不动。

  静了一息。

  “不——”

  怪物身上所有面孔齐齐扬起来,爆发出千百声凄厉的嚎叫。

  一具具尸体从怪物身上掉落下去,在地上化作一滩冒烟的血水。

  怪物的身躯彻底解体,不复存在。

  当啷!

  那柄断刃从怪物体内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诛邪刀最擅斩除一切污秽与死亡之物。

  这一刀直接破掉了怪物的身躯——

  原来刚才交手的那一瞬,柳平任由对方击中,趁机将这柄刀插入了怪物的身躯。

  这是何等的技艺与经验!

  柳平露出疲惫之色,上前拾起断刃,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油尽灯枯的感觉……真痛苦……”

  他愁眉苦脸的说着,正要喘息片刻,异变陡生——

  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来,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

  地下。

  这只手来自地下!

  柳平一边挣扎,一边朝四周望去。

  只见一只只手破开泥土,伸出了地面。

  这时如果从天穹朝下俯瞰,就会发现大地上全是伸出来的手。

  密密麻麻的手臂排列成行,遍及每一寸土地,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