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神灵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139 2021.05.31 10:24

  树人躺在地上,大声道:

  “喂!”

  “不要过来!”

  “这里到处都是陷阱,只有我后面是安全的——你绕到我后面去,我来告诉你怎么走过来!”

  柳平也大声道:“好的,稍等。”

  他绕了个大圈,来到树人的身后。

  “左前方迈三步,对,再朝右横移五步。”

  “上前两步。”

  “再靠右。”

  ……

  花了一番功夫,柳平终于把树人扛在肩膀上,慢慢从那片布满陷阱的平地中退了出来。

  “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以后你在战斗中要注意。”树人道。

  “什么?”柳平问。

  “你不该听到一点响动声,就冲进那个房子里——毕竟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也许是另一个陷阱也说不定,如果是陷阱,你就死了。”树人道。

  柳平怔了数息,伸手擦擦额头冷汗,诚恳道:“多谢你提醒,我以后一定注意。”

  自己在进去之前就知道里面是个死人。

  但这话不能说,毕竟自己只是个来自荒野的、什么都不太懂的新人。

  树人见了他的后怕模样,不禁笑起来。

  眼前这小子,在整场战斗中犯下的唯一错误,就是刚才冲进房屋。

  这个错误很致命。

  但考虑到他的年纪和经历,其实他已经做的相当不错。

  “哈哈哈,放轻松,作为一名从荒野上成长起来的初级守夜人,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你的问题是没有遇到过职业者对手。”树人道。

  “职业者都很厉害?”柳平问。

  “难说,有时候连我也不知道对面的敌人擅长什么。”树人道。

  “为什么会这样?”柳平露出茫然之色,追问道。

  “因为文明总是千奇百怪的发展着,你不知道对方的文明背景,就无法判断对方的能力偏向于那一侧。”树人道。

  “侧?”柳平继续问。

  对方终于不想再解释下去,转口道:

  “就是文明的发展方向——对你说这些还太早,现在把那张卡牌放在我的头顶上。”

  暂时没有更多情报了。

  柳平心中略有遗憾,不过还是将卡牌放在树人的头顶。

  那张牌忽然化作一道光芒,纷纷扬扬的洒落在整颗树上。

  嘭!

  一声闷响。

  大树裂开,一个人从树中爬了起来。

  这个人遍体鳞伤,全身血迹斑斑,一站起来立刻道:

  “按照与魔王的契约,我活过了黑夜,抵达了黎明,请为我治愈一切伤势,恢复我的牌组。”

  光芒中响起一阵低沉的笑声。

  “你竟然活了下来……那么,下次我们再赌一把。”

  所有光芒没入男子的身躯。

  他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了,没有留下一丝伤痕。

  直到这一刻,男子才松了口气。

  他取出一件风衣披在身上,朝柳平点头致意道:

  “作为救下我性命的人,你可以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罗生。”

  “罗生?”柳平重复道。

  “对,我的事情是机密,所以你救我的事也不要乱说——我倒有其他办法回报你。”

  名为罗生的男子想了想,说道:“昨夜的天坠其实是一个秘密,其中有一部分可以跟你说——在外面什么地方,有一些世界突然走向了灭亡,这是不可控的,而且暂时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他点燃一根烟,继续道:“——你叫什么?”

  “柳平。”

  “柳平,你要负责把这件事汇报上去,这会是一件大大的功劳。”

  “那你呢?你既然知道这件事,那应该由你获取这样的功劳啊。”柳平不解道。

  罗生意外的瞧了柳平一眼,失笑道:“年轻人,你这样总是为别人考虑是不行的,不过我倒是有些欣赏你。”

  “因为我救了你?”柳平问。

  “对,在昨夜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落到那样的境地,那是真正的绝望,所以我才不得不豁出去,用了那张魔王的赌注牌,躲在树里苟延残喘……幸好你出现了,你不会知道我当时的感受。”

  他伸手用力拍了拍柳平的肩膀,似乎颇有些感慨。

  柳平也不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我当然知道你的感受,你就是被我害成那样的。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够厉害的了。

  那个名为“噩梦中的爬行之主”乃是旧日的神灵,却仍旧没能杀死你,还被你躲了过去。

  卡牌师……有点意思……

  柳平默默的想着。

  “好了,让我们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罗生朝着那具尸体走去。

  他将那人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番,从对方的手臂上找到了一行无法辨认的模糊文字。

  罗生的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这是折磨女士的神文……是她的奴隶,没想到来的竟然这么快……”

  柳平在他背后问道:“折磨女士是什么人?”

  “她是神灵,是恶神,正在对我们发起战争。”罗生道。

  他来回踱着步子,仿佛在思考什么紧要的事情。

  好一会儿。

  他猛的站住,随手抛出一张卡牌。

  嘭!

  那张卡牌化作一幅数米高的机动战甲,驾驶舱随之打开。

  “我得去汇报其他的事,小子,你加油变强吧,如果你能在这场战争中活的够长,也许我们还会见面。”

  罗生跳上机甲,冲柳平说道。

  机甲很快便冲上天空,划出一道长长的云线,消失在天空尽头。

  柳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你获得了战争情报:逼近的危险。”

  “你亲眼见到了折磨与痛苦的神战,并与折磨女士的奴隶交手。”

  “你获知了一位捕灵高手的名字,并与其建立了联系,得到了馈赠的情报。”

  “你的戏份增加1点。”

  “当前戏份5/10。”

  ——行了。

  这个人还活着,并且留了名字。

  比起死人,活人的秘密更好窥探。

  这个人既然知道酒保的编号,那么肯定跟酒保身后的组织有关。

  这就好办了。

  自己早晚会顺藤摸瓜,弄清楚这个人背后的秘密。

  柳平开口道:“喂,我已经探知了这么多事情,你好歹给点提示,告诉我后面该怎么办啊。”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本序列对于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无法提示你任何事。”

  “你需要自己去寻找线索。”

  “当你获得秘密,便可与本序列交换戏份,进而获得某种超凡能力。”

  柳平看完,摇头道:“别人要钱,你却要秘密——算了,其实我也迫切需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秘密。”

  他忽然听到一些动静。

  只见另一道身影从废墟的深处走出来。

  ——S0005机器人。

  它一步步穿过废墟,朝柳平所在的位置走来,口中发出机械化的声音:

  “请拿出你的身份卡,我需要验证你的身份。”

  柳平盯着机器人。

  机器人头顶没有任何文字浮现。

  但机器人手中的那把枪指向柳平,放出细细的光芒。

  这些光芒笔直照射在柳平身上,仿佛带着某种杀机。

  “又是这一套。”

  柳平叹了口气,从身上取出自己那张守夜人卡片,递给机器人。

  ——上次团灭,也是这个机器人出来,帮助酒保完成了复活。

  机器人的双眼冒出一道光,在那张卡片上扫了扫。

  “验证通过。”

  “该死的,真的是你,没想到这一次连整个小镇都被夷为平地,真是吓坏我了。”

  机器人的声音变得多了些情绪,不复之前的呆板。

  它手中的枪快速折叠,最终化作一个扳手,被它收进了裤裆里。

  “只是一张卡片,你如何确定我的身份?”柳平问道。

  “身份卡时刻监测着所有者的灵魂波动,如果灵魂被其他什么东西占据,卡片就会立刻自我毁灭。”机器人道。

  “原来如此,你一直在这里等待着我们归来?”柳平问。

  “是的。”机器人道。

  “现在只剩下你跟我,想守住这里实在是有些难了。”柳平感慨道。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机器人问。

  “你不知道?”柳平道。

  “我的工作跟你们不同,我的职责是保命,然后第二天洗地,所以每天晚上我都躲在地下密室中。”机器人道。

  “原来如此。”

  柳平就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真的假的?这件事非常重要,不可以说谎,否则后果严重。”机器人肃然道。

  “真的。”柳平道。

  “很好,那么现在我们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机器人问。

  “坏消息。”柳平道。

  “坏消息是酒保他们都死了。”机器人道。

  “这件事难道不是我刚才告诉你的?”柳平木着脸道。

  “但它确实是坏消息。”机器人坚持说道。

  “……你还是说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你收获了不错的情报,如果我们把消息传递出去,上面的人知道原委之后,兴许你跟我都不会受到任何责罚。”机器人道。

  “上面的人——指的是什么人?”柳平问。

  “我们都属于公司,暗雾镇也是公司一手建立的。”机器人道。

  柳平迟疑道:“公司是——”

  “一种盈利性的组织,顺便说一句,你接受的常识教育太少了。”机器人道。

  “谁是公司的主人?”柳平敏锐的问道。

  “神灵。”机器人道。

  “神灵?”柳平重复道。

  “小子你听好了,我们公司是痛苦女神开的,是她在这一带的生意。”机器人道。

  “神灵也做生意?”柳平摊手道,有些不能相信。

  “当然,谁不需要钱呢?你、我、酒保和这里的一切都是痛苦女神的财产。”

  机器人不耐烦的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