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从头开始!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836 2021.05.17 08:59

  酒保抽出那张卡在柳平面前晃了晃,说道:“这是你们首领的副卡,只要我使用它,你们的首领就能复活。”

  柳平目光迅速移动,在众多卡牌中找到了那张牌——

  “守夜人,老K,驱魔人。”

  老K明明被自己一枪爆了头,结果也能在这里复活?

  那么,除了守夜人——

  “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再次复活?”柳平问道。

  “你在开玩笑吧,这十几张墓地牌可是耗费了公司大量资源才堆出来的,多一张都没有。”酒保道。

  “那为什么只复活守夜人?”

  “暗雾镇是前线,而守夜人是抗击永夜的第一线战士,培养一个都极其艰难,必须保证守夜人队伍不至于全灭,继续守住此地。”

  酒保说着,将手中那张卡牌抛了出去。

  嘭!

  卡牌一闪,化作一个人滚落在地上。

  守夜人首领——

  卡拉度!

  他抚了抚凌乱的头发,将那顶灰色帽子扣在头上,以一种疲惫的语气说道:“老K可能回不来了。”

  “为什么?”酒保立刻去抽老K的那张卡牌。

  “他被感染了,如果不从那种状态脱身,他会异化成怪物,灵魂无法回到卡牌中。”卡拉度道。

  酒保扔出那张牌。

  嘭!

  只见老K唰的一声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抱住柳平大哭道:“多亏你杀了我啊,多亏你!”

  “你杀了他?”卡拉度诧异的道。

  “——他求我的。”柳平耸耸肩道。

  “怎么杀的?”

  “一枪爆头。”

  “幸好如此,否则他肯定无法回来复活。”卡拉度喃喃道。

  酒保看了几人一眼,说道:“你们已经有一名法师,一名驱魔人,一名治疗者,我再给你们找一个负责防御的。”

  他从墙上抽出另一张卡牌。

  只见那张卡牌上写着一行字:“守夜人,阿尔杰,盾骑士。”

  嘭!

  一名身穿残破战甲的魁梧男子从地上爬起来。

  “见鬼,我的盾直接碎掉了。”他叹息道。

  几人都有些情绪低沉。

  柳平却咧开嘴笑了笑,觉得非常有意思。

  卡牌师!

  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职业,竟然能以如此奇妙的方式复活别人。

  自己连卦术都能学会,要是能得到卡牌师的知识,进而学会卡牌师的能力和技巧——

  忽然,虚空中浮现出一行小字:

  “你想成为卡牌师?”

  咦?序列竟然主动说话了,这倒是少见。

  “对啊,我想掌握卡牌师的力量,它看上去相当有趣儿。”柳平在心中默默的回应道。

  一行小字继续出现:

  “你的修为实在太低,无法承受灵的力量,除非有一天,你获得了成为卡牌师的契机。”

  “契机是什么?”柳平问。

  又一行小字:“我还没发现,等我发现了,便会立刻告诉你。”

  “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嘛。”柳平不满道。

  一行小字冒出来:“先提升修为,早作准备。”

  柳平一眼扫过,心中浮现出种种念头。

  酒保打断了他的思绪,拍着桌子道:“我的力量已经耗尽,你们扶我去睡一会儿,否则今天晚上我只能当个摆设,无法参与你们的战斗。”

  “辛苦你了。”

  老K和阿尔杰走上前,一边一个,搀扶着酒保走向后面的房间。

  酒保头也不回的道:“S0005机器人,洗地。”

  那机器人拔下插头,将之收回腰上,活动了下四肢道:

  “你们在这里休息,中午前我就能把这个镇子重新建设一遍。”

  它走向酒吧外的废墟,同时身上喷射出密密麻麻的小型黑色盒子,落在地上渐渐膨胀起来,组合成形态各异的机械车辆。

  柳平正看得津津有味,首领却过来拍了拍他肩膀,说:

  “你跟我来。”

  “哦,好。”

  柳平跟着他一路走到暗雾的边缘,在一处倒塌的民房前站定。

  “这里是我的住所。”首领卡拉度说道。

  他走进那堆废墟,在其中找寻了片刻,将一件又一件布满灰尘的东西拿出来。

  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旦被发掘出来,卡拉度手上的指环便会亮一下。

  紧接着,那些东西便消失了。

  柳平开口道:“头儿,你是要我跟你一起找东西?”

  “不是——我快找到那件东西了,你等我一会儿。”卡拉度道。

  过了一会儿。

  卡拉度回到柳平面前,说道:

  “那些永夜中的怪物都像是疯了一样,我担心这种情况还会发生。”

  “既然大家都有复生卡牌,应该没问题。”柳平道。

  “你可能不太明白,复生卡牌消耗极大,每个人一年只能用一次。”卡拉度道。

  柳平一默。

  “如果我们再死一次,灵魂就会被永夜吞噬,成为其中的亡者或怪物。”卡拉度又道。

  “头儿,看来除了等死之外,我们必须想办法。”柳平道。

  “没错——找出怪物发狂的原因,今晚守住暗雾镇;做到这两点,我们才算有了基本的保障。”酒保道。

  “头儿,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行不行啊?”柳平摊手道。

  “放心吧,今天是一个月的第一天,死亡世界会比较平静,晚上来的怪物并不会像昨天晚上那么厉害。”

  卡拉度继续问道:“——柳平,你进入过墓葬之地吗?就是那个有两名修行者的大墓地?”

  “我只在沙漠里拾荒,没有进入过什么墓葬之地。”

  柳平想起那位炼气修行者在分别之时的话,便如此答道。

  “很好。”卡拉度道。

  他摩挲了下指环,从中取出一块腰牌,以及一张薄薄的卡牌,一齐塞到柳平手中。

  柳平低头望去,只见腰牌上空无一字。

  霎时间。

  一行行萤火小字飞快出现在虚空之中:

  “你获得了隐藏时空的信物:死亡腰牌。”

  “此物已检测完毕,判定其属性类似于时空定位锚。”

  “当你身处墓葬之地的时候,你可以凭借此物,立刻进入某个对应的隐藏时空之内。”

  卡拉度把腰牌递给他,说了一遍用途,又将那张卡牌抽回去,在柳平眼前晃了晃。

  “这张卡牌你可拿好了,它是我最珍贵的卡牌,若不是现在情况特殊,我都不会拿出来。”卡拉度珍而重之的说道。

  柳平望向那张卡牌。

  这是一张绿色的卡牌,上面画着一个不断转动的漩涡。

  卡拉度郑重其事的说道:

  “回归卡——”

  “这是一张人人可以使用的消耗卡。”

  “你把它抛出去,它就会立刻带你离开死亡世界,回归到暗雾镇。”

  柳平神情一肃。

  他历尽凶险才回到活人的世界,当然知道这张卡牌的价值是多么珍贵。

  “我会合理使用它的。”柳平道。

  “恩,你来自荒野,又在死亡世界做过拾荒人,是个机灵鬼,战斗和治疗都有一手,希望你能给我也带来好运。”卡拉度叹息道。

  “我们有多少时间查明真相?”柳平问。

  “太阳下山前,我们必须搞定这件事。”卡拉度说道。

  十分钟后。

  黑暗笼罩的世界边缘竖起了一座巨大的门扉。

  卡拉度将手按在门扉上,念道:“以从未抵达彼岸之人的名义,开启前往死亡世界的道路。”

  轰隆隆——

  大门朝两边打开。

  “记住,只有初始之幕是安全的,你会在那里看到一些修行者——你要跟他们聊聊,弄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卡拉度道。

  “他们会帮助我?”柳平问。

  “当然,你有腰牌,他们会把你当成自己人,甚至还会把你带往后面的世界剧情。”卡拉度道。

  “你呢?”柳平道。

  “我早已离开了初始之幕,再回去会引起亡者们的怀疑,所以我直接去另一幕。”卡拉度道。

  两人说着话,一起走入黑暗大门之中。

  大门再次合拢。

  ……

  黑暗。

  黑暗包围了一切。

  柳平睁开眼,从担架上坐起来。

  只见这里是一处临时搭建的营房,一个个伤重的修士们躺在高高低低的担架上,偶尔发出痛楚的呻吟。

  ——自己回到了墓葬之地。

  真有意思,难道自己要重头开始?

  这一次。

  是不是还有怪物来追踪自己?

  柳平默默的想着。

  忽然,那块腰牌轻轻漂浮在半空,散做无数光点,彻底消失不见。

  几行小字飞快出现在虚空中:

  “‘死亡腰牌’已经激活,帮助你获得了某种临时身份。”

  “你可以合理的出现在当前幕。”

  “本序列从未见过此类情况。”

  “——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小字一收,消失在虚空之中。

  紧接着,营房的门被打开,一名陌生的修行者走了进来。

  “道友,你看上去恢复的不错。”

  修行者打量着柳平,笑着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