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第一次登场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516 2021.06.03 07:08

  柳平伸出手,在虚空中做了个抽牌的动作。

  一张卡牌顿时被他抽了出来。

  只见这是一张五彩缤纷的卡牌,上面画着一名嬉笑的小丑。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在虚空之中:

  “欢乐套牌。”

  “初始卡。”

  “卡牌:小丑。”

  “角色卡(罕见)。”

  “使用这张卡,你将自动获得小丑装束,并让抽取的卡牌成为小丑专属道具。”

  “专属道具激活条件:你必须制造事端,让至少一位存在感到愉悦,才可以转化其他卡牌。”

  “愉悦的认定标准:出现鼓掌、跺脚、手舞足蹈、发出笑声乃至一切表达喜悦的方式。”

  “特别说明:这原本是一张用来取悦众生的卡牌,但在永夜笼罩的时代之中,并没有什么人能感受到喜悦这种情绪,因此它被冷落了无数年,如今沦为一张最普通的低等卡牌。”

  “——它符合套牌的真名。”

  柳平凝视着手中的卡牌。

  小丑站在卡牌中央,保持着嬉笑神情,一动不动。

  柳平轻声道:“没有人觉得快乐,是吗?”

  小丑依然不动。

  柳平道:“众生陷入一场场黑暗的戏剧之中,只为了供神灵挑选奴隶——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实现欢乐?”

  卡牌无声。

  小丑静默不动。

  柳平怔了一会儿,忽又恍然道:“我忘记了,作为使用者,我才是真正的小丑。”

  外面的街道上忽然响起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

  “滚出来,柳平!”

  老K的声音远远响起。

  柳平收起卡牌,将母鸡轻轻放在桌子上,便准备离开房间。

  他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到母鸡面前。

  “你愿意帮我一下吗?”

  他诚恳的问。

  母鸡原本一直安静的盯着他,这时露出思索之色,慢慢转过身。

  它把屁股对准了柳平。

  ……

  街道上。

  齐律和老K一人一边,沿着街道仔细搜索。

  老K走着走着,身上突然多了一套装满弹夹的战术背心。

  “啧,酒保老大又抽卡了——”

  老K笑起来。

  “时间越长,我们越强大,还会有其他守夜人不断加入我们,柳平根本赢不了。”齐律冷静的道。

  忽然,一道声音从路旁的一栋房子里传来:

  “你说的完全正确。”

  是柳平!

  老K扔出一颗手雷。

  轰——

  房子被炸了一个大洞,轰然倒塌。

  “他没在这里。”齐律道。

  “跑的真快。”老K道。

  距离两人不远处,一堵围墙的后面又传来柳平的声音:

  “我实在不明白——既然时间越长,你们胜算就越大,那为什么还要追着我杀?”

  老K举起机枪,却被齐律按住。

  齐律大声道:“你说的对,我们大可不必这样追着你杀,耗时间也耗死你了。”

  老K耸肩道:“——但我们总要做点什么。”

  围墙那边传来柳平的声音:“不如我们聊聊天?等你们人手齐了我就投降,然后大家一起去投靠痛苦女士。”

  老K和齐律对望一眼,均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酒吧内。

  酒保神情一动,开口道:“进入防御姿态,跟他聊,给我多争取一些时间。”

  说着,他又抽出一张卡牌。

  这张卡牌上画着一名手持钢铁大盾的骑士。

  酒保将卡牌抛出去——

  嘭!

  盾骑士阿尔杰落在酒保面前。

  阿尔杰冲着酒保点点头,走出酒吧,朝老K和齐律的方向赶去。

  酒保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再过55秒,抽下一张卡。

  “连盾骑士都被我抽出来了……柳平,你很快就会彻底输掉这场试炼。”酒保喃喃道。

  老K和齐律得了酒保的吩咐,便摆出防御架势。

  他们望着那堵光秃秃的围墙——

  “柳平,你想聊什么?”老K大声问道。

  围墙后面没有动静。

  “如果你真的放弃了,那我们说说话也未尝不可,毕竟大家曾是战友。”齐律也道。

  还是没有人出声。

  难道跑了?

  老K和齐律对望一眼,都有几分疑惑。

  这时阿尔杰赶来,将手中大盾竖在两人面前。

  ——这下防御更完备了。

  阿尔杰大声道:“好了,柳平,一切都该结束了,你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以出来跟我们说。”

  忽然。

  一道身影跃上围墙,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是一个奇怪的人。

  他脸上画成苍白之色,眼眶深黑,身穿五彩斑斓的戏服,脚踩一双尖头靴子。

  这个人慢悠悠的在围墙上坐下来,双手撑着砖瓦,静静的望着天空。

  “——柳平?你怎么扮成这幅德行?”齐律忍不住道。

  那人听了,这才缓缓低下头俯瞰三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世界并不完美。”

  他无声的笑起来,咧开血唇露出整齐白牙,浓重的黑色眼影朝脸颊两边扬起,看上去就像在练习人类微笑的恶魔。

  “说来真是好笑,我生下来的时候是个独臂瞎子,被家人扔到河里喂鱼,明明就快淹死了,却被一个多事的老头儿捡了起来,然后教了一身本领——”

  “这才有了今天的缘分,能与你们相会于此。”

  “诸位朋友,你们不必害羞,也不必躲闪我的目光,在我的一生当中,我一直被人当做怪物看待,早已练就了不在乎别人目光的本领,可以正常的发挥表演才能。”

  那个人说完,慢吞吞的从怀里掏出四个鸡蛋。

  “看好了,这是你们一生难得见到的景象。”

  他说着,将鸡蛋挨个儿抛起来,两只手不断交替着接住鸡蛋,又再次抛起。

  “……”齐律。

  “……”老K。

  “……”阿尔杰。

  “不管你怎么夸——这明明只是最简单的戏法。”老K忍不住说道。

  那人看他一眼。

  “简单?不,精彩的就要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他动作一变——

  四枚鸡蛋被狠狠投掷出去,凌空发出呼啸之音。

  “小心!”

  阿尔杰举起盾牌迎上那四枚鸡蛋。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四枚鸡蛋在空中彼此碰撞一翻,其中三枚撞在盾牌上,最后一枚却猛然跳起来,越过了阿尔杰的防御,一下子砸在他脸上。

  啪!

  鸡蛋碎裂。

  液状的蛋黄蛋清淋了阿尔杰一脸。

  那人爆发出一阵不可抑制的狂笑,身形摇晃不止,以至于差点从墙上掉下去。

  他一边笑,一边拍着手道:

  “一个小小的戏法!它需要极高的技巧才可以完成,是不是很精彩?”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出现:

  “你制造了一场事端。”

  “你以鼓掌和大笑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欢欣和愉悦。”

  “接下来你所抽的卡牌将转变为小丑专属道具。”

  那人伸出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抽。

  一张卡牌顿时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张最低等的卡牌。

  “卡牌:一束鲜花。”

  “杂物卡。”

  “它是礼物的标志,你可以把它送给某个人,为其带来些许快乐。”

  下一瞬。

  只见所有燃烧的小字一变——

  “卡牌:一束鲜花。”

  “由于使用该卡的人是小丑,该卡已经转化为小丑专属道具。”

  “你获得了卡牌:鲜花礼赞。”

  “这是你的专属道具,无需本序列解说,你自然知道它该怎么用。”

  嘭!

  那人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束鲜花。

  他怔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捧着鲜花,慢慢从墙上站起来。

  太不容易了。

  直到这一刻,原本毫无胜算的赌局终于显露出了一缕曙光。

  “你们准备好了吗?”他开口道。

  “什么?你又想玩什么把戏?”老K警惕的道。

  那人咧嘴笑了起来,轻声细语道:

  “没错,依然是把戏。”

  “但无论是什么把戏,我都可以向你们保证,它一定会比你们见过的任何表演都精彩。”

  “——毕竟我是绝世小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