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出牌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401 2021.06.03 11:39

  “柳平,你到底想干什么?”老K忍不住道。

  围墙上,那个人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道:“我刚才说过,我们只用聊聊天,等时间到了我就投降。”

  “是的,你说过。”齐律沉声道。

  那个人慢吞吞的从围墙上爬下来,手持一捧鲜花走向三人。

  “别过来!”

  阿尔杰喝了一声,竖起大盾。

  老K也举起枪。

  那人无奈的站在原地,伸手从鲜花中分出数朵,想了想,又分出几朵。

  他举着那几朵花,认真说道:

  “我想送你们一些鲜花以表歉意。”

  “——毕竟我刚才说投降,是骗你们的。”

  话音未落。

  那几朵花突然化作飞射的火线,破空而去,径直撞在阿尔杰的大盾上。

  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街道上轰然绽放,宛如盛大的烟火晚会,照亮了黑暗的夜空。

  几朵散开的烟花撞在四周的墙壁和街道上,顿时炸开一个个小小的坑洞。

  ——魔法火焰!

  这一瞬,无论是老K还是齐律,又或阿尔杰,都处于盛大烟花火焰的笼罩中,以至于无法看清四周的景象。

  “都小心点。”有人喝道。

  “当然!”老K、齐律和阿尔杰同时应声道。

  话音未落,他们忽然察觉到不对。

  可是已经晚了。

  一只手。

  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来,小心翼翼的将鲜花插入齐律的钢铁头盔缝隙中。

  轰!

  钢铁头盔内暴起一团明焰,齐律整个身躯都为之震了震。

  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该死的骗子!”

  老K怒吼着端起枪,头也不回的道:“阿尔杰,掩护我去干掉他!”

  阿尔杰没有回话。

  老K扭头一看,只见阿尔杰嘴巴里塞满了鲜花,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人。

  那个脸上挂着笑容的人站在阿尔杰身边,把着他的肩膀,开心说道:“老K,我记得你送过我一把手枪,现在我也有东西送给你,请看看你周围。”

  老K戒备的看着他,同时用余光望向周围。

  只见围绕在自己身周的地上,鲜花摆成了一个圆圈。

  “你被包围了,老K。”那人嬉笑道。

  “该死的,柳平你——”

  “嘘!不要动,你们一动,这些花就会爆炸,就像刚才那样。”

  那人一步步朝后退去。

  阿尔杰和老K一动都不敢动。

  那人见状,这才放心的转过身,朝着酒吧方向走去。

  “你们的战斗技巧实在太差,还是乖乖站在原地吧。”

  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老K眼角跳动,缓缓举起手中的机枪,正要瞄准那个人,却见黑洞洞的枪管上赫然插着一只鲜花。

  “柳平!”

  老K突然大声喊起来。

  那人停住。

  “你以为这样困住我们就算赢了?酒保老大会好好收拾你的!”老K道。

  那人沉默一息,噗嗤笑出声,抬起手腕摆出看时间的样子。

  “啊,时间到了。”

  街对面。

  阿尔杰口中的鲜花、地上围住老K的鲜花,以及枪管中的那一枝鲜花同时亮了起来。

  ——轰!!!

  绚丽的烟花冲天而起,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鲜花礼赞放置时间超过二十秒。”

  “时间到。”

  “所有鲜花开始爆炸!”

  ——普通的鲜花成为小丑专属道具后,竟然变成了无法长久放置的魔法炸弹!

  狂风吹来。

  那人抚了抚头发,轻声道:

  “困住你们?不,我刚才是骗你们的。”

  冲天的火光映照着那人的身影。

  只见他跺了跺脚,仰头爆发出一阵满是嘲弄意味的大笑。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你制造了一场事端。”

  “你以跺脚和大笑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欢欣和愉悦。”

  “接下来你所抽的卡牌将转变为小丑专属道具。”

  那人猛然止住笑。

  “天真的家伙们。”

  他收回目光,朝街道尽头走去。

  酒吧。

  他在酒保对面坐下。

  “当初在暗雾镇,你复活大家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家都有备用卡,而我没有——我一度以为自己是新人,所以还没得到复活的待遇。”他说道。

  “现在明白了?因为你不是我的卡牌。”酒保道。

  “对,现在我知道了这一点,但要怎样才可以让一个人成为自己的奴隶——呸说错了,是成为自己的卡牌。”他问道。

  “首先必须要对方心甘情愿,然后还要通过类似这样的试炼,最后得让神灵为你降下一张专门用来奴役他人的卡牌——神灵们精通奴役之法。”酒保道。

  “原来如此。”

  他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虚空。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

  “你得知了将众生化为卡牌的秘密。”

  “你的戏份增加了。”

  “当前戏份:6/10。”

  这时墙上传来一阵响动声。

  滴答。

  滴答。

  叮!

  时钟走了一分钟。

  酒保立刻伸手抽了一张牌。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辆大型的越野货车,里面载满了各式各样的物资。

  “这辆车……是为将来逃往荒野而准备的,可惜……”

  酒保叹息一声,将卡牌放在一边,转而盯着对面那个人。

  “是那张小丑牌么?它是极其冷门的一张牌,从来都没有人选它。”

  “为什么?”

  “因为每一名卡牌师都是超脱众生的存在,高贵而有尊严,绝不会扮作供人取乐的小丑。”

  那个人咧嘴笑起来:“尊严?你似乎忘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也忘记了你已是痛苦女神的奴隶。”

  “我确实失败了,”酒保道:“那么你呢?柳平,难道你认为自己能逃脱那些神灵的掌控?”

  “逃脱?”那人露出惊讶之色。

  酒保摇头道:“别装了,卡牌师是唯一获得自由的机会。”

  “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刚才忘了抽牌。”

  那人伸手从虚空抽出一张卡,却用双手捂住不看。

  他只是盯着酒保,轻声道:“你完全弄错了,酒保。”

  “我错在哪里?”酒保问。

  “你太高看自己,也太高看我,事实上,在时代的洪流之中,你我都只是渺小的蝼蚁,根本无处可逃。”

  酒保沉默了一息,说:“这个该死的时代……如果连逃都逃不掉,那我们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那人摇头笑道:“你脑子完全是糊的,酒保,其实这是一个奴役与被奴役的时代,当好人不会有好下场——”

  他身子前倾,嘴巴贴在酒保耳边,轻声道:“所以,我们要让那些神灵尝尝被奴役的滋味。”

  酒保猛然睁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滴答。

  滴答。

  叮!

  一分钟到!

  酒保回过神,再次抽出一张卡牌。

  那人也抽出一张卡牌,依然倒扣着放在桌面上。

  酒保忽然笑起来,将那张卡牌展示在对方的面前。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块墓碑,天空中有圣洁的光芒落下来,照耀在墓碑上。

  “柳平,这是我最强的一张复活卡,它可以复活刚才阵亡的三个人——你就要输了。”酒保道。

  那人用手指轻点着两张倒扣的卡牌,轻声细语道:“我还有两张牌没开,但我不想跟你打了,我有一个小小建议。”

  “什么?”酒保问。

  “其实这场试炼并没有神灵主持——神灵正忙着彼此打仗,根本顾不上我们这些小虾米,不如你放水让我赢?我会给你报酬。”

  “这没有意义,我已经是痛苦女神的奴隶,你给我的一切都属于她。”酒保摇头道。

  “但若我拿出一大笔钱,从她手中将你买下来呢?”那人问。

  酒保顿住,好一会儿才说道:

  “就凭你?”

  那人指着两张扣在桌面上的纸牌,说道:“没有人知道我的牌,你,我,神灵,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我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而你——”

  他又指了指酒保手中的复活卡,嘲笑道:

  “家园?套牌起这样一个名字,神灵们直接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对付你实在太简单了。”

  “你的套牌名是什么?”酒保问。

  那人挺着胸,骄傲道:“欢乐!”

  “欢乐……小丑不是取悦众生的么?”

  “我也是众生。”

  那人按住两张卡牌,盯着酒保道:“你有勇气建设一个家园,为什么没有勇气对我放水?”

  “可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战胜我?”酒保问。

  “因为你必须先证明自己愿意对抗神灵,这样一来,才值得我花钱去买下你,这个比我杀你一次更重要。”那人道。

  酒保陷入沉默。

  滴答。

  滴答。

  叮!

  又是一分钟!

  酒保伸出手去抽牌。

  那人轻声道:“是永远做痛苦女神的奴隶,还是给自己留一丝希望,将来被我所解救——你需要作出决定了。”

  酒保的手僵住。

  那人却抽了一张卡牌,依然不看,将其扣在桌面上。

  他盯着酒保。

  酒保低下头,静静思索。

  时间缓缓流逝。

  墙上的时钟再次叮铃作响。

  那人再次抽出一张卡牌,扣在桌子上。

  ——现在他有四张未知的卡牌了。

  “快一点,男人虽然不能比快,但也不要磨磨唧唧。”那人翘着腿,神情随意的说道。

  酒保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卡牌道:“杀了我。”

  那人笑起来,从桌上翻开一张牌。

  只见那张卡牌上画着一根弯曲的拐杖。

  嘭!

  卡牌化作拐杖,落在那人手中。

  虚空中,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该卡牌已转变为小丑专属道具。”

  那人用力一抽,从拐杖内抽出了一柄细剑。

  他站起来,一手握剑,一手伸出去跟酒保握了握。

  “欢迎你加入我这一边,早晚有一天我会从女神那里买下你,让你重新活得像个人。”他认真说道。

  “但愿如此——不过我该怎么称呼你?柳平?还是小丑?”酒保道。

  “都行,我这样穿着时,你可以称呼我为小丑,叫柳平会破坏氛围。”

  那人笑了笑,手中细剑猛然刺出!

  嘭——

  酒保中剑的瞬间,整个人化作一张卡牌。

  只见这张卡牌四周密布着铁索的纹路,仿佛在宣示着他作为奴隶的身份。

  虚空裂开,卡牌飞了进去,消失不见。

  整个暗雾镇恢复了死寂。

  ——试炼结束了。

  那人重新在吧台前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就像溺亡的人,拼命想抓紧最后一根稻草……”

  “啧,不知道神灵会不会也这样,真是让人期待。”

  他一仰头,把杯中酒喝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