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暴露!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037 2021.05.20 07:10

  柳平收了腰牌,望向两女。

  只见她们神情略略凝滞,很快又恢复如初。

  她们也醒过来了!

  两女对望一眼,各自从储物袋摸出一物赠予柳平。

  “柳平,我观你已至筑基,此瓶丹药乃是宗门所炼,正合你修行用,拿去罢。”一女道。

  另一女道:“还有这捆符,全都是破魔爆裂符,每一张都能对付金丹境修士,五张连用,元婴修士也得暂避三舍。”

  男修放下烤鸡,摸出一件甲衣道:“这本是给剑修用的战甲,便于他们冲锋陷阵,防御力相当不错,你拿去用吧。”

  甲衣飞过来,凌空散落成各个构件,围绕着柳平略一旋转,便纷纷贴合在他身上。

  柳平左手托着一个白玉瓶子,右手捏着一捆散发着微微灵光的符箓,身上还多了件战甲。

  ——太微宫对自己的弟子,简直是没得说。

  这些都是入门礼。

  按照修行界的规矩,接收弟子入门的修士,可以算是对方修行路上的半个领路人,赐下礼物便代表亲近和欣赏,也是一种结缘。

  柳平心中想着,便开口道:“多谢三位——抱歉,我还不知该如何称呼。”

  男修哈哈一笑道:“我是谢东流,你且不忙着喊师叔长老什么的,待你回宗之后,看谁收你为徒,我们再来轮辈分。”

  “对,如果收你为徒的是那些太上长老,你的辈分说不定比我们还高。”女修道。

  柳平笑起来,正要继续说两句感谢的话,却见自己眼前的虚空猛然变成红光一片。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迅速出现:

  “注意。”

  “剧情世界的崩溃正在加深,整个死亡世界开始产生某种深远的变化。”

  “前所未见的事情已发生!”

  “本序列必须做如下提醒:”

  “剧情的一步步崩溃引起了某种未知情况。”

  “针对本次事件的处理机制正在激活。”

  “追踪者将至,审判者已经就绪。”

  “再重复一遍,追踪者将至,审判者已经就绪。”

  “剩余时间:十五分钟。”

  “开始倒数。”

  “15:00”

  “14:59”

  “14:58”

  “……”

  这些小字显示出来,又很快收回去,只留下那行倒数的数字。

  下一瞬——

  一道震天动地的声音响彻整个世界:

  “是谁在破坏修行世界的运行?我会抓住你,让你承受永恒的折磨!”

  柳平望向谢东流和两位女修。

  只见她们仿佛没听见一样,依然在自顾自的聊着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只有自己能听见那个声音!

  柳平按捺住心中的惊涛骇浪,脑子飞快思索起来。

  追踪者!

  上一次追踪者出现的时候,还是自己从墓葬之地苏醒的那一刻。

  这次,因为剧情的崩溃,又要有追踪者降临了。

  ——而且还多了一个审判者!

  柳平按住情绪,笑着朝三位元婴修士道:“多谢三位同门,日后回山了我请你们吃饭。”

  “你懂灵食?”一女修问。

  “懂一点,马马虎虎。”柳平道。

  谢东流拍了拍柳平肩膀,大笑道:“哈哈,好,太好了,以后我们可以搭伙——我们太微宫追求灵食之道的人太少了,这回总算又来一个。”

  “那我们也要蹭饭。”另一女修笑道。

  四人说说笑笑,气氛融洽,若不是柳平知道事情有变,恐怕更能融入其中。

  忽然。

  一道火光飞来,落在两名女修面前,化作传讯符。

  一女接了传讯符,很快看完。

  “前线请求支援,点名我俩即刻动身。”

  “奇怪,前线不是已经停战了么?这又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催的很紧,我们得立刻走。”

  两女匆匆就要离去。

  临走时,一女冲着谢东流道:“你再停留两日,便带他回宗门吧,呆在这里毕竟不怎么安全。”

  “我只待一天,如果收不到其他符合条件的新人,我就带柳平回去。”谢东流道。

  另一女摸了摸柳平的头,目光中浮现忧虑之色:“我的灵觉之中有些不太好的预兆,你们早点回宗门。”

  柳平何曾被人摸过头?

  他原想挣脱,忽然记起自己现在是一名十九岁的少年,而对方是宗门的前辈,不知道已经活了几百年。

  再说,对方是因为出于关心才摸自己的头。

  他只好站着不动,听谢东流出声道:“师妹放心,我们明天就走。”

  ……

  “哈哈哈,这可是我的秘法,为了吃这烤鸡,专门从别人那里买了几百个方子,在此基础上才研制成功。”

  “厉害!酒闻上去也不错。”

  “是不错,但你才十九,这酒太烈,来,喝这个米酿。”

  营帐内,谢东流毫无形象的席地而坐,捧着半只烧鸡,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柳平端着一盏酒,默默站在旁边。

  谢东流打了个饱嗝,从储物袋摸出一张床躺上去,打着哈欠道:“我这里你不用操心,没事可以修行,也可以去营地里四处转转。”

  “好。”柳平站起来道。

  他已渐渐习惯用眼睛视物,这时便出了营帐,沿着小路随意朝前走,找到了营地里的一处小型坊市。

  在修行界,修士们所属门派不同,本身所擅长的也不同,只要聚在一起,大家都会想着跟别人交换些东西,又或是直接用灵石买。

  柳平在坊市里快步行走。

  时间不多了。

  之前那柄刀已经断掉。

  为了对付怪物,现在必须弄一些东西来武装自己。

  其实双管猎枪如果配上神圣子弹的话,算是威力不错的武器。

  但毕竟是外物,只能用来节约灵力,真正要发挥出自身战斗力的话,还得靠修行侧的兵器。

  大致走了一圈,柳平在一名修士的摊前停住。

  “这柄刀怎么卖?”柳平问。

  那修士看他一眼,摇头道:“以你的实力,犯不上花那么多灵石买这一柄,还是来看这边几柄,这边的几柄刀都挺适合筑基期修士试演刀法。”

  对方说的没错,这柄刀配自己绰绰有余。

  比这柄刀更厉害的兵器,以自己的灵力根本就驱使不起来。

  柳平看了又看,忍不住伸手握住那柄刀。

  他是卦圣的弟子,精通六艺,看一眼就能选出适合自己的兵器。

  手上这刀虽然不是什么宝物,但刀身蚀刻的灵纹相当巧妙,完全可以承受筑基期修士的战斗。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刀背上有一抹深蓝偏黑色的细线,看上去仿佛是淬火和锤炼时形成的颜色,但——

  柳平用手轻轻一摸,心中有数了。

  这线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矿料,名字叫做吞魔石。

  没有人认识这种矿料。

  毕竟,绝大部分炼器师的水准都无法达到登峰造极之境,就算有极少数人达到这种境界,一般也就止步不前了。

  所以,举世皆不知此物有何用。

  ——唯有柳平知道。

  他是天下六艺第一人,于炼器一道上独一无二,无人能望其项背。

  甚至连“吞魔石”连这个名字都是他取的。

  刀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把这刀拿下,把它融了,分离出吞魔石。

  它是锻造一柄术刀的关键。

  而术刀——

  又是柳平自己发明的一种兵器,能贴合他本身的战斗特点,帮助他发挥出最大战斗力。

  “你这刀多少灵石?”柳平问。

  那人见他根本不听劝,摇头道:“你若使得起这柄刀,送你又何妨。”

  “这么大方?”

  柳平意外道。

  他握住长刀随意一挽,刀身上顿时冒出层层灵光。

  那人怔了怔,笑道:“好,看来你确实身手非凡,是我小看你了。”

  “这刀送给我?”柳平问。

  “承惠三百灵石。”那人伸出三根手指。

  “……能便宜点吗?”

  “也行,两百九十八。”

  “那就多谢了。”

  柳平付了灵石,然后握着刀转身离开。

  这样一柄刀,放在过去,没有几万灵石拿不下来,如今却只要三百。

  物价为什么变得如此便宜了?

  柳平看了一眼虚空。

  还有十分钟。

  他走到另一处摊前,蹲下去,拿起一个储物袋掂了掂。

  “你这储物袋怎么卖?”

  “好说,十块灵石一个。”

  “最大容量的呢?”

  “那要贵一些,二十块灵石一个。”

  柳平把储物袋都买下来,这才问道:“为什么这么便宜?”

  那修士得了一笔灵石,心中正高兴,自然而然的接话道:“毕竟各处灵石矿都在不断枯竭,而我马上要去前线,换些灵石在手上最好。”

  “是吗?多谢了。”

  柳平转过头,望向一处兵器铺子。

  那里应该有熔炉。

  ——兵器的问题还是没解决。

  他沉吟着,迈步朝兵器铺子走去。

  ……

  柳平默默离开了坊市。

  他回到太微宫的营帐中,盘膝坐下,开始调息休息。

  这次在坊市之中,买下兵器、储物袋、两个阵盘,又熔出了吞魔石,然后重新购置了一堆筑基期修士用的兵器。

  已经算是可以了,不能再多买。

  否则自己一个筑基修士哪儿来的那么多灵石?

  虚空中,燃烧的小字不断发出提醒:

  “03:04”

  “03:03”

  “03:02”

  “03:01”

  “再重复一遍。”

  “追踪者将至,审判者已经就绪。”

  “此外,前所未有的事情正在修行世界中发生,我们即将观测到其具体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