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潜入者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505 2021.05.24 09:38

  轰隆隆——

  巨大的黑色钢铁之门朝两面推开,显露出里面永恒的夜幕苍穹与辽阔荒野。

  一个人从门内走出来。

  柳平。

  他闭着眼睛,任凭天光沐浴于身,脸上满是享受的神情。

  这时夕阳半坠,整个小镇被染上了一层金色,风中传来令人舒爽的暖意。

  “充满生命气息的风……还是活着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深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大步走向小镇。

  在他背后,那两扇大门轰然关上。

  以钢铁大门为界限,其后方的广阔荒野中,黑暗夜幕已经笼罩一切。

  这些黑暗便是永夜的一部分,它就像有生命一样不断沸涌前行,只等太阳落山,就迫不及待的要吞噬整个小镇。

  光正在减弱,暗即将占据一切。

  “你从死亡世界出来,收获如何?”

  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那是一个没见过的人。

  他穿了一身越野类的衣服,手中拿着一瓶酒,此刻正站在暗雾镇门口,准备进入镇子。

  柳平顿住脚步,问道:“阁下是谁?”

  “我是霜铁镇的酒保,前来找你们的酒保叙叙旧。”那人道。

  ——原来是另一个酒保。

  柳平正要说话,却见这位酒保的头顶上浮现出一行小字:

  “怪物,剥皮潜伏者(禁锢中)。”

  “实力:元婴。”

  “说明:在活人的世界,它只能禁锢在这具身躯之中,无法发挥出本有的实力。”

  “——夜幕降临之时,它将重获自由。”

  柳平淡淡的瞥了一眼,开口道:“原来是这样,我跟酒保关系很好,可以请你喝一杯。”

  “哈哈哈,我猜你是个守夜人,我们一起去找他。”那怪物打量着他道。

  “不,我其实是一名拾荒者——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柳平忽然问。

  “我问你收获如何。”怪物道。

  “我这次从死亡世界得到了一些好东西,正想着换取一些补给,你收不收?”柳平又问。

  “什么东西?”酒保有些兴趣了。

  “是那些修行者们的一种东西,你先看看,我去喊酒保来接你。”柳平道。

  他取出一捆符箓,随手抛给对方。

  酒保接住那捆符箓,看了一眼,又抽出其中几张细细一看,便笑着摇头道:“这是空白符箓,没什么价值……”

  “是吗?那太可惜了。”柳平不无遗憾的叹息一声,与酒保擦肩而过,朝着小镇里走去。

  “喂,等我一起进去。”酒保回头道。

  “我帮你通报一声——你必须等一下,他在睡觉,我得喊他来接你。”柳平头也不回的道。

  “你这符——”

  “既然没什么价值,送给你算了。”

  柳平挥挥手,大步朝镇子里走去。

  他迅速转过一处废墟,靠在墙上,轻轻捏了个诀,低喝道:

  “爆。”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小镇入口处传来,强烈的冲击波形成飓风,一直吹了数息的时间才缓缓停止。

  柳平将战甲套在身上,取出刀,转身朝小镇入口奔去。

  只见小镇入口处的许多建筑已经消失,整个入口被夷为平地,原本酒保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一具尸体躺在坑中,满身是血,断了一条胳膊和腿。

  尸体一动不动,没有任何气息。

  柳平冲到坑前,摸出几张阴人符扔下去,捂着耳朵,赶紧后退。

  轰!

  尘土飞扬,大坑又被炸了一遍。

  尸体依然不动,下半身已经被炸的没有了。

  柳平再次冲上去,摸出几张阴人符丢下去,然后赶紧朝后跑——

  轰!

  他冲上去,再扔符,再捂着耳朵转身跑开。

  轰!

  他冲上去,再扔符,再捂着耳朵跑!

  轰!

  直到炸了五六遍,他才来到坑前,伫足朝下望去。

  酒保已经只剩下了一颗头。

  “还没炸完?你可真是厉害……”

  柳平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赞叹道。

  他抽出雪影刀——

  那颗头终于明白自己等不到机会了。

  它睁开眼,怨毒的望着柳平,恨声道:“你怎么发现我的?刚才明明我都死了,你为什么不靠近我?”

  柳平不接话,只是将长刀竖在身前。

  嗡——

  长刀在他手中发出一阵鸣动。

  坑底,那颗头顿时爆开,又被无形的刀芒来回斩了数遍,化作漂浮的阵阵细碎白灰,徐徐落在地上。

  ——秘刀之术·隔空斩。

  这是柳平所创造的最基本的术刀秘技。

  在历经了太过漫长的时光之后,这种极其罕见的刀术终于再次出现于世界上。

  柳平朝坑底望去。

  “那符都是我花钱买的,一下子就用了这么多……”

  他只觉得肉疼,但又无可奈何。

  元婴期。

  差距太大。

  对方若有五行神通,说不定一招就能杀了自己。

  所以只能阴它。

  阴人是最平和的战斗方式,眼下结果还不错,自己没受伤,它也得到了美好的下场。

  ——幸好有“见闻如名”这个堪比卦术的能力。

  否则的话,要是自己跟这怪物守夜,恐怕连一丁点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吃掉。

  远远的,小镇里传来一道道声音。

  “怎么回事?”

  “柳平,发生了什么?”

  “敌人是谁?”

  几位守夜人赶来了。

  ……

  “修行世界爆发了极其恐怖的天坠,不过已经结束了。”柳平解释道。

  他发现几人都露出遗憾之色。

  “嗯?怎么了?”柳平问。

  “可惜我们都不在场,而你也不懂这里面的事。”老K道。

  “天坠的时候会有很多宝贝掉下来,随随便便捡一点就发大财了。”酒保道。

  柳平低下头,不让人看到他的表情。

  发财?

  你们是认真的?

  那个怪物,连小女孩都打不赢它。

  “要发财……那等晚上我们去捡不就行了?”柳平摊手道。

  “晚上?等晚上到来,那些修行者早就把宝贝捡得差不多了。”卡拉度叹口气道。

  “柳平,你刚才这个消息来源可靠吗?”酒保问。

  “非常可靠。”柳平道。

  他就把死亡世界发生的事挑挑拣拣,将一些能说的都告诉了酒保。

  酒保捏起拳头捶了一下桌子。

  “混蛋……那些霜铁镇的家伙能不能顶点用啊!怎么不是团灭就是被怪物剥皮夺身?”

  他看上去有些激动。

  柳平淡淡的道:“说不定正是天坠引起的大变,所以才牵连了霜铁镇,让它们陷入覆灭。”

  其实仔细回头一想,即便是自己这种对修行世界了如指掌的人,也还是碰上真红之主,又被那金丹怪物缠住,最后若不是有真红之主一起战斗,恐怕难以抵挡那个审判者侍从。

  换做别人?

  死就一个字。

  ——也许这个世界本就如此凶险。

  酒保已经平静下来,叹息道:“既然有了确切情报,那就怪不了我们了,我们也只是遭受了牵连,相信上面的人在调查清楚之后,只会给我们调配更多的资源。”

  “他们会吗?”柳平问。

  “必须如此,否则以后谁还敢外派在边陲小镇?”酒保道。

  老K问道:“那么,刚才那个霜铁镇的酒保——”

  “无法复活了,他的灵魂已经被怪物收走。”酒保道。

  几人同时陷入沉默。

  在永夜面前,正常死亡其实是一件充满幸运的好事。

  柳平望向首领卡拉度,问:“你那边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都好,没什么事,但也没找到怪物发疯的原因。”卡拉度道。

  他笑了笑,补充道:“你怎么发现那家伙是怪物的。”

  “它说起话来破绽百出,不像人类。”

  柳平随便扯了个死无对证的谎。

  当——当——当——

  一阵钟声响起。

  几人纷纷朝小镇外望去。

  阳光越来越弱。

  荒野中,黑暗正逐渐逼近。

  夜晚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