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痛苦与折磨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573 2021.05.25 13:39

  嗡——

  微型法阵发出一道轻轻的低鸣声。

  柳平消失在城墙上。

  本来就与其他守夜人离的远,这一下又叠加了敛息诀、避灵斗笠、色之衣。

  三重防护之下,其他守夜人感应不到这边的任何动静。

  就连那个怪物也毫无察觉,只是伸出无数细细密密的长足,在荒野中不断爬行。

  一行小字渐渐冒出来,漂浮在怪物头顶:

  “折磨始虫,永夜类魔虫。”

  “说明:它出现之处,即是一切折磨的开始。”

  柳平心中一奇。

  这段话模棱两可,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行燃烧的小字悄然浮现:

  “这是它身上众多规则所具现出来的名号,只能呈现到这种程度,需要你自己进一步解读。”

  折磨——

  折磨与痛苦是什么关系?

  修行世界,属于痛苦女士。

  审判者。

  柳平神情一凝。

  这名为“折磨始虫”的怪物,难道是来探路的?

  它已经发现自己就是那个破坏剧情的人?

  ……不对。

  当时出手击杀审判者侍从的,乃是小女孩和西荒大阵,不关自己的事。

  用法阵杀人就有这点好,只要躲在众多隐蔽法阵后面,就只能查到法阵上,无法查到谁操纵法阵。

  不管了,先杀了再说。

  柳平将阵盘挂在腰间,飞快检查着身上的各种兵器。

  手枪、微冲、双管散弹枪都已填满弹药。

  长刀挂在腰侧。

  色之衣并不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法阵,至少需要金丹期,才可以更完美的掌控它,所以这时候阵盘就不可离身。

  柳平想了想,将阵盘绑在肩膀上。

  一套剑修战甲早早就着身。

  一切就绪。

  柳平望着城墙外的怪物。

  只见那怪物慢慢转过头来,朝暗雾镇这边爬过来。

  ——它已经发现这边多了一个小镇。

  等它上了城墙就麻烦了。

  柳平不再犹豫,身形一纵,飘飘荡荡的越过城墙,在夜空中飞出去。

  他无声无息的落在荒野中。

  怪物毫无所觉。

  从近处看,它的甲壳上闪烁着极其富有规律的白光。

  这种白光……是用来捕食的,还是有其他用途?

  柳平叹息一声,心中有些惋惜。

  假如能给自己多点时间,让自己细细研究这甲壳,那么说不定就能发明点什么。

  比如暗雾镇道路两旁的夜灯,也许就可以换成这种甲壳,既环保又经济,因为来自于死亡怪物,还能帮着遮掩活人的气息。

  他从背后抽出那柄双管散弹枪,把里面的普通子弹换掉,转而填入两枚神圣子弹。

  据酒保说,神圣子弹对死亡怪物有奇效。

  那怪物来了——

  看它一摇一摆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有发现柳平。

  悉悉索索。窸窸窣窣。

  怪物发出密集的声响,与柳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柳平摸出一张破魔爆裂符,飞快的将其叠成纸鹤,哈口气,一扬手——

  飞!

  纸鹤飞出去,落在数十丈之外的另一个方向上。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惊得怪物猛然顿住身形,朝那个方向警惕的望去。

  柳平抽出雪影长刀,再次摸出一张破魔爆裂符,把符贴在雪亮的长刀上一抹!

  虚空中冒出来一行小字:

  “你发动了个人专有秘术,太上符印刀!”

  柳平看也不看,深吸一口气,将刀平直举在胸前。

  一息。

  两息。

  三息。

  爆炸的影响渐渐消失。

  怪物警惕的等了半天不见任何动静,不禁缓缓扭回头——

  刀光一闪而过。

  轰——

  惨叫声被紧随而来的剧烈炸裂声所盖住。

  怪物的天灵盖被一刀切开,紧随其后的剧烈爆炸顿时掀翻了它的甲壳。

  刹那间,柳平收了刀,却将双管散弹枪杵进天灵盖里。

  “结束了。”

  柳平扣动扳机。

  呯!

  只听一声闷响,怪物刚要疯狂扭动的身躯顿时凝住,轰然塌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

  柳平不管这些,再次扣动扳机。

  嘣!

  枪管一震,直接轰飞怪物的脑壳,在黑暗的虚空中飞溅出些许绚烂的洁白圣光。

  ——这是神圣子弹的余威。

  柳平收了枪,满脸警惕的一步一步朝后退去,同时按下枪管,重新装填进去两颗神圣子弹。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怪物是死亡世界独有的,从未见过,他也怕还有什么意外出现,所以宁可多打一发子弹。

  等了一会儿。

  怪物还是不动。

  柳平正要离开,却见一道身影从远方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哇,它竟然到这里来了,难怪我找半天没找到,想不到被你杀了!”

  小女孩落下来,伸手在那怪物尸体上拍了一下。

  ——尸体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等等,你不是走了么?”柳平道。

  “附近方圆数千里全部都是我的地盘,我当然随时能察觉这里的动静——”

  “好了,你快躲一下。”

  小女孩冲他摆摆手,念了几声咒语。

  一抹红光落在柳平身周,让他渐渐从空地上消失。

  “别动,否则我会很尴尬,你也说不定有危险。”

  小女孩道。

  柳平立刻不动了。

  小女孩说的话,他还是愿意相信的。

  小女孩转头望向荒野深处。

  黑暗中,大地起伏,就像无声的海浪。

  一颗数米高的头颅从地下钻出来,朝小女孩望过来。

  这是一颗奇怪的头颅,它看上去像是一个巨人的头颅,但却在口中开了一扇镶满宝石的门。

  门打开。

  七八名奇形怪状的男男女女走出来,他们的脸上都戴着面具,无法看清相貌。

  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道:“时间到了,我们必须逃往永夜的深处。”

  柳平仔细望去,只见那张面具上画着一张沉睡的鬼物之脸。

  小女孩神情变得冷清,说道:“逃走,这就是我们的办法?”

  那男子道:“何必在此自讨苦吃?折磨与痛苦两位女士正式决裂的时刻已经到来,永夜的表世界将陷入无穷的战争,我们恐怕会受到波及。”

  小女孩道:“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未完结,你们先走。”

  忽然,那些男男女女之中,一名戴着骷髅面具的女子发出了笑声。

  “你们看,她还在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女子曼声说着,好整以暇。

  幽幽鬼火从她那骷髅面具的眼眶中亮起来,一动不动的盯着小女孩。

  一名戴着弯月面具的女子道:“还想从无数亡者中找到一个活人?那条路我们早就试过,证明是行不通的。”

  戴着骷髅面具的女子打哈欠道:“无论是痛苦,还是折磨,她们都不会允许活人存在,况且是那种破坏剧情的活人——我们保不住那样的人。”

  “假如我失败了,我就会去找你们。”小女孩坚持道。

  众人都盯着她。

  戴着沉睡鬼物面具的男子加重语气道:“审判者就要来了,这次来的家伙可不一般。”

  “我会想办法。”小女孩道。

  “你确定?被那个家伙抓住,连灵魂都会被吃下去,再也没有机会。”戴着骷髅面具的女子道。

  “一直逃避,我已经累了。”小女孩道。

  众人默默的看着她。

  戴着沉睡鬼物面具的男子道:

  “那好吧,如果你能从审判者的注视下逃脱……我们在永夜的深处等着你。”

  几人朝后退去。

  他们走进那扇镶嵌着宝石的门。

  巨人合上嘴,朝小女孩看了一眼。

  “保重。”它发出沉重的闷响。

  “放心,逃跑我还是会的。”小女孩道。

  巨人缓缓朝大地深处沉去。

  少顷,一切恢复平静。

  小女孩转过身,往向虚空道:“可以出来了。”

  柳平显现出身形,说道:“刚才那个戴着长月面具的女人看了我一眼。”

  “她很厉害,但没有恶意。”小女孩道。

  “我就直接问了——”

  柳平正要说下去,却被对方打断。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活过今晚,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点,我会告诉你更多的事。”小女孩深深的道。

  “好,我等着。”柳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