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又至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2398 2021.05.05 09:20

  柳平在埋人。

  地面上,被灵石山压过的痕迹早已被他处理干净。

  那些已经死去的修行者们,被他用棺木装了,一一埋入地下。

  这活儿倒不累,就是比较繁琐。

  但也没法子——

  柳平要解释自己为何把王成埋了。

  某一刻。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将之前的一幕幕在心中过了一遍。

  ——应该能瞒过去。

  除了杀王成这件事,其实还有些奇怪的地方,自己一直没来得及细想。

  时辰。

  柳平忍不住抬头望了望天色。

  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黑暗的天穹却没有丝毫改变。

  应当是寅时……

  不。

  这个世界有问题。

  柳平沉吟着,从储物袋取出那串铜钱。

  大部分修行人几乎不入世,所以各门派都只为低阶的弟子们随意准备了些俗世的钱物。

  这串铜钱倒是符合柳平作为一名小门派炼气期弟子的身份。

  除此之外——

  在修行界,唯有卦术用得上铜钱。

  柳平摸出六枚铜钱抛洒出去,低喝道:“丁甲轮替,四时乃出。”

  叮叮当当!

  六枚铜钱撞击不停,然后全都立在了地上!

  柳平眼皮一跳。

  不可能,为什么算不出来?

  虽然自己眼下只有炼气巅峰的修为,但是算时辰乃是最简单的卦术。

  柳平定了定神,手一招,将六枚铜钱收回去,深吸一口气,再次喝道:“如影随形,凶吉自现!”

  铜钱再次被抛洒出去。

  它们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却依然直直立着,没有显现出正反面。

  死寂。

  幽幽的夜色下,六枚铜钱全部立住不动。

  “收。”

  柳平哑着嗓子道。

  六枚铜钱落入他颤抖的手中,被胡乱塞回储物袋。

  连续两次问卦都无法显现出结果。

  ——天机混乱。

  这样的事,就算是师父也从来没有讲过,完全超出了修行者所能理解的范畴。

  正在这时,传送法阵上亮起了一道灵光。

  柳平扭头望去,只见法阵四周泛起无形的波动,如同荡漾的涟漪。

  空间的波动散去,一道身影出现在法阵上。

  正是之前那名修行者。

  他四下一望,只见一切安然无恙,吃惊道:“柳道友,你把阵亡的道友们都埋了?”

  柳平脸上满是诚挚之色:“有几名道友曾与我一同战斗过,我思来想去,还是亲自动手帮他们入土为安的好。”

  那修行者想起之前在营房内的所见。

  除了柳平,其他人都死了。

  从战场上下来的重伤者,但凡还有一些被救的可能性,都不会被送到这里来。

  除非负责治疗的修士看走眼。

  但这种情况极少。

  修行者不禁喟然一叹,说道:“柳道友,你有心了。”

  他走上前来,与柳平一起把剩下的几具尸体全部埋葬入地。

  ——王成的事自然被略过。

  等到所有尸体都已掩埋,那修行者将一块令牌和一个葫芦递给柳平。

  “这是?”柳平问。

  “葫芦里是疗伤的药液,至于令牌——因为你的情况得到了层层核实,因此上峰赐下此令牌,你要持此令牌去西荒大营,几位大人在那里坐镇,他们会对你有新的安置。”那修行者道。

  “一定要去。”他加重语气强调道。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多谢。”柳平道。

  他打开葫芦闻了闻,将里面的药液一口喝光,这才拿着令牌细细端详。

  令牌上刻印着一个小型的空间联结阵盘,由六颗灵石镶嵌其上,为阵盘提供力量。

  此令牌有两个坐标,一个是当前的墓葬之地,另一个则是西荒大营。

  如果柳平拿着令牌,站在墓葬之地的传送法阵中,传送法阵就会自动与令牌勾连,激活镶嵌在令牌上的另一个坐标,将他传送至西荒大营。

  反之亦然。

  ——只不过,这个令牌是一次性的。

  柳平看了看令牌,忍不住转过头朝传送法阵望去。

  为什么这个传送法阵如此残破?

  它真的还能用吗?

  修行者冲柳平拱手道:“此处的任务已经完成,那么,我也要走了。”

  “你去哪里?”柳平问。

  “前线好像有些新情况,所有二线的人手全都抽调上去了——我跟我师叔也在其中。”修行者道。

  柳平一怔。

  等等!

  人族与妖魔的决战到底是谁赢了?

  还有这始终漆黑的天空。

  被遮盖的天机。

  无法演算的卦术。

  面前这名修行者不过是炼气期,实力低微,所以在此负责墓葬之事,恐怕也不知道太多的事。

  柳平心念飞闪,口中说道:“道友请等一下,请问此时是什么时辰了?”

  那修行者叹了口气道:“卯时刚过,已是辰时。”

  柳平缓缓望向天空。

  辰时……

  根本不像是辰时。

  那修行者转身走入传送法阵中,转头深深的看着他道:

  “给你一个忠告,你最好马上走,迟则生变。”

  柳平一怔。

  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灵光闪过,那名修行者已被传送离去。

  墓地中,再次没有了声响,如同沉寂的深海一般,陷入无穷的静谧。

  “知道了,后会有期。”

  柳平朝空无一人的传送法阵拱拱手,然后看着手中令牌,站在原地想了数息。

  天机被遮蔽,无法算出凶吉。

  宗门已灭。

  师父没有服用九转还魂造化丹,此时定已身陨。

  昔日自己跟随师父行走天下,广交各路朋友,做下无数轰轰烈烈的大事,每年都偷偷摸摸存一笔灵石,想开启序列这个假神通……

  那么多的回忆,都已回不去。

  从此以后,自己便是一个人孤零零存在于天地间了。

  柳平默了数息,把情绪按捺住。

  ——不管怎样,必须先去西荒大营报到。

  比起墓葬之地来,修行者众多的西荒大营显然更安全。

  再说手上的这枚令牌乃是军令。

  自己一个小门派的炼气修士,在战时违令可是会被当场诛灭的。

  主意已定。

  柳平迈开大步,很快便来到传送法阵旁。

  忽然——

  那个闪烁的字符飞快展开,再次化作一行行小字:

  “警告!”

  “追踪者的死亡似乎引起了连锁反应。”

  “时空法则开始变得不稳定。”

  “本序列判定如下:”

  “某种未知的东西正在入侵当前世界。”

  柳平奇道:“连锁反应?这是什么意思?”

  他嘴上问着,动作却越发的快,三两步便已来到传送法阵前。

  下一瞬——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从远处的墓葬之地传来。

  柳平整个人僵住。

  他慢慢的转头望去。

  远处。

  墓地。

  王成从地下爬了出来,那些掩埋他的泥土和棺椁都被掀到了一边。

  柳平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蓦地,他忽然想起刚才那名修士的话:

  “给你一个忠告,你最好马上走,迟则生变。”

  难道对方知道些什么?

  对了,王成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对方也恰好避开了。

  柳平越想越觉得诡异。

  算起来,王成已是第二次复活。

  修行界中,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

  就算是自己,也是在将死未死之际服下神丹,这才脱胎换骨,改了过去的命数,重新来过。

  整个世界之中,神丹只有一粒。

  况且就算是神丹,也不可能救回那些早已凉透的尸体。

  这就是所谓的追踪者?

  沙……沙……沙……

  远处,王成一步一步朝柳平走来,口中低沉的说道:“是你杀了王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