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心火(大章二合一)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4991 2021.06.05 10:17

  那张卡牌上画着一座孤峰。

  在孤峰之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

  ——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这样一座孤峰,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整座孤峰的顶端都被围墙围了起来。

  在围墙之中,形形色色的人们或坐或卧,或走或站,一个个面容呆滞,神情木然。

  他们双手双脚上,都戴着沉重的镣铐。

  “这是什么?”柳平问。

  他看着虚空中燃烧的小字,心中已经了然。

  这张卡可以把自己送过去呆一段时间。

  在那座孤峰上,时间的流速与现在的时间并不相同。

  那边的一天,只想当于这边的一分钟。

  “——它被称为“无用者的临时监狱”,是一个监狱,用来囚禁那些在黑暗戏剧之中彻底苏醒的职业者。”女士道。

  “他们会永远被困在这里吗?”柳平问。

  “不,他们每个人都必须解答一个与本职业有关的难题,如果做到了,就证明了他们是有价值的,会被放出去,与神灵形成雇佣关系,不必成为奴仆——虽然没多大的区别。”女士道。

  “出去的人多吗?”柳平问。

  “几乎没有人做到——因为那些难题被设置的非常难,就算他们是各种类型职业的强者,也无法解开那种程度的难题。”女士道。

  只见卡牌上,那些人渐渐开始骚动。

  他们呼呼喝喝,聚在一起,似乎准备开始干些什么。

  不一会儿。

  两个人走了出来,彼此面对面,赤手空拳的打了起来。

  其他人则围成一圈,大声喝起彩来。

  女士以讥讽的语气道:“那里禁止任何超凡力量,无法继续修炼,顶多只能斗殴——在无比漫长的时间里,这些亡者没有吃喝,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除了思索那个难题之外,只能通过互相殴打的方式消遣时间。”

  “如果翻过围墙——”

  “外面是无尽的悬崖,他们会永生处于坠落之中。”

  “好,情况知道了,你要我做什么?”柳平问。

  “在所有人中,有一个人的难题里藏着我想要知道的秘密,你得找到他,获知他的难题。”女士道。

  “是哪个人?”

  “不知道。”

  “有线索吗?”

  “没有。”

  “一点都没有?”

  “对,如果你做不到,可以不去,我们就此别过。”

  “那要是我知道了那个难题呢?”

  “——我就当你的侍神。”

  “成交。”

  柳平接过那张卡牌,轻轻握在手中。

  卡牌顿时放出一阵光亮,将他裹了进去。

  仿佛有什么东西猛力一拉——

  他感觉自己出现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朝着一个地方疾速飞行。

  天旋地转!

  一息。

  两息。

  三息。

  嘭——

  柳平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耳畔顿时响起拳拳到肉的击打声、怒吼声、欢呼声、鼓掌声。

  他摇晃了下头,从地上爬起来。

  只见在不远处的人群中,两个人正打得鲜血飞溅。

  柳平静静站在远处看着。

  忽然,一道女声在耳边响起:

  “你打算怎么着手?”

  “女士?你跟过来了?”柳平诧异道。

  “是的,你无法把这里的事情带出去的,我必须跟在你身边,才可以在那个秘密被说出来的时候听到。”女声道。

  “好,我们先看看。”柳平道。

  “打架跟你的任务没有关联,我劝你趁着这时候,去找一找那些在这里有势力的人打听消息。”女声道。

  “先看看。”柳平笑道。

  他朝着场中望去,只见那两人打到最后,一人跌倒在地,半天都无法爬起来。

  人群的欢呼声更大了。

  那个依然还能站着的人走上前,把地上的人扶起来。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热络的互相击掌。

  其他人七嘴八舌道:

  “打的漂亮!”

  “第二场!第二场!”

  “谁还要打?”

  “今天时间还多,可以多来几场,够劲儿!”

  “我上!谁来做我的对手?”

  柳平静静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女声再次响起:“你只能在这里呆十天,换成我们原本所处的那边,是十分钟。”

  “知道了。”柳平道。

  “抓紧时间吧,我之前派人来探查过,这里的几个势力我可以大致说给你听。”女声道。

  “之前你说没有线索。”柳平道。

  “那是为了看你有没有勇气来。”女声道。

  “好吧,后面的事交给我。”柳平道。

  “当然交给你——等等,你在干什么?”女声诧异道。

  只见柳平脱下上衣,露出匀称的肌肉。

  他一步一步走进人群。

  人群朝他望过来,一见是个新面孔,顿时发出哄笑声。

  “新人!”

  “一个刚来的菜鸟。”

  “哈哈,看上去真嫩,竟然也想参加战斗?”

  “给他个机会,打哭他!”

  “谁去教训一下他?”

  一名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越众而出,朝柳平招手道:

  “本大爷是古武侧世界的拳术家,小子,你叫什么?”

  柳平笑笑,问道:“你想跟我打?”

  “新人嘛,总要教教规矩。”那人笑道。

  “你刚才问我什么?”

  “你的名字。”

  “哦,你不配知道。”

  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

  拳术家的眉头跳了跳,脸上神情变得狰狞。

  “菜鸟,待会儿别哭着求饶!”

  他大步朝柳平走来,人群顿时朝两边让开一条路。

  十米。

  七米。

  三米。

  拳术家身形一旋,腿如钢鞭一般狠狠砸向柳平的头。

  只见柳平抬手去挡——

  “他完了!”立刻有旁观者兴奋的大叫起来。

  有人甚至开始吹口哨。

  ——在所有人都无法使用超凡力量的情况下,拳术家的这一击已经算是他的杀手锏,具有极其强大的攻击力。

  就算这小子挡住了,也会被打得飞滚出去。

  接下来,拳术家会立刻追身而上,爆发出连续不断的击打,那个菜鸟只能一直挨打,直到被打得昏死过去。

  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果然——

  这一记凶猛的鞭腿直接扫中了那个菜鸟!

  电光火石之间,那小子飞起来——

  他竟然没有被踢飞出去,而是双手抱住了拳术家的腿,像一只灵巧的猿猴般,整个身子随着对方的踢击而舞动,就像已经成了对方身体的延伸。

  咔擦!

  一道清晰的骨裂声传来。

  拳术家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抱着腿摔倒在地,连忙就要再次站起来。

  柳平手握成拳挥向对方脸颊。

  一声闷响!

  拳术家被打得翻倒在地。

  他刚要起身,却发现一只脚在眼前不断放大。

  咚!

  柳平一脚踩在他脸上。

  拳术家还要挣扎,却见他再次踩了下来!

  咚!咚!咚!咚!咚!咚!

  柳平神情漠然的踩踏着他的脸,然后猛地一脚——

  嘭!

  拳术家被一脚踢飞出去,撞在人群上,带翻了一大片围观的职业者。

  柳平抬起腿,拍拍上面的灰尘,漠然道:

  “无趣。”

  人群一静。

  柳平轻咳一声,摊手道:“抱歉,我一直讨厌这种不依赖任何超凡力量的纯粹肉搏。”

  “为什么?”

  人群中,一名铁塔似的魁梧壮汉走出来,死死盯住柳平。

  他的身高近乎有四米,刚一出声,四周的人群便自觉的退开,而远处的人们纷纷站起身,目光朝这边望来。

  人群安静下来。

  柳平望着那壮汉,说道:“两个原因。”

  “我想听听。”魁梧壮汉道。

  柳平竖起一根手指:“有超凡力量的话,还能让我解解闷,如果连超凡力量都没有——”

  “那真的很无聊啊,毕竟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笑起来。

  壮汉面沉如水,缓声问道:“还有一个原因呢?”

  “你们这些人虽然都学过一些三脚猫的体系能力,但根本不懂搏斗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讨厌你们。”柳平道。

  壮汉扭动了下脖子,朝四周望去。

  人群轰然爆发出愤怒的嘈杂声。

  壮汉等了片刻,挥挥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

  他盯着柳平,失笑道:“打架是最原始的行为,是刻在我们身体最深处的欲望,是物竞天择的体现,我们通过释放它来寻找快乐。”

  柳平竖起拇指,赞叹道:“没错,畜生都这样想。”

  “你真的在找死!”壮汉哈哈大笑起来,身形一闪,朝柳平冲上去。

  柳平站着不动——

  直到那壮汉的拳头几乎要打中他,他才闪电般出手,一掌扇在对方脸上。

  两道清脆的击打声响起。

  拳头!

  耳光!

  意义截然不同的两种攻击同时击中目标!

  “混蛋!”壮汉怒吼道。

  “来啊。”柳平笑道。

  两人站在原地,丝毫不退,挥舞着拳头全力击打对方!

  密密麻麻的击打声响起。

  没有人防御——

  每一秒,他们都在承受对方雨点般的拳头,又在全力击打对方。

  整个监狱安静下来。

  一息,

  两息,

  三息,

  ……

  时间仿佛无比漫长,又仿佛才过去数分钟。

  正在搏杀的两个人都变成了血人。

  血水混合着汗滴,每当他们击中对方之时,便化作一团血雾飞涌出去。

  一种让人窒息的氛围悄然出现。

  所有职业者紧紧闭着嘴,仿佛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们喉咙,以至于没有任何人发出一丁点声音。

  整个监狱之中,只能听见拳头击打血肉之躯的闷响声。

  突然——

  柳平爆发出一阵狂笑,高声道:“这就是你的拳头?挠痒都不够!看来你依然只是个畜生!”

  他浑身是血,眼神中却透出一股蔑视之意。

  咚——

  血水淋漓。

  一道人影被击飞出去,却在半空轻轻旋身,安然落在地上。

  是柳平!

  他站在数十丈外,吐出一口血沫,咧嘴笑道:

  “为什么要打飞我?我们完全可以继续打下去,难道你的动物本能害怕了?”

  那壮汉目光复杂,嘀咕道:“疯子……”

  他身形摇晃了几下,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疯子?”

  柳平的眼神变得冰冷。

  “疯狂——其实是一种高级的赞美,证明着我们之间的有着巨大的认知鸿沟,而你近乎永远都追不上我。”

  他慢慢转头,扫视着所有职业者。

  人群避开他的目光。

  他张开双臂,高声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任何人都不准再打架,否则我就一直打到他死为止。”

  不许再打架!

  人群终于再次沸腾起来。

  有人高声喊道:“我们一起上,干掉这个嚣张的小子!”

  柳平头也不回的朝后走去。

  他跃上围墙,朝身后无尽的黑暗深渊看了一眼,笑道:

  “不服的人,上来跟我打。”

  “来,你们可以一起上。”

  所有嘈杂声戛然而止。

  黑暗深渊是无穷无尽的坠落之地,一旦落下去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将会永生处于坠落之中,永远无法抵达陆地。

  这是最深的绝望!

  疯狂!

  他真的是个疯子!

  人们心中想着。

  一道身影朝墙上冲去,冲到半途速度减弱,最后停在原地。

  却是一名少年。

  柳平看了一眼,咧嘴笑道:“来啊,上来。”

  那少年咬着牙,正要跳上去,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别干傻事,你打不赢他的,难道你想陷入永恒的坠落?”

  少年脸色白了白,脚下一软,几乎坐倒在地。

  这时他身上的血勇才褪去。

  柳平惋惜的叹了口气,朝说话那人望去。

  那个壮汉满身是血,勉力从地上爬起来,神情疲惫。

  他不甘的说道:

  “你这个疯子!就算你是肉搏最强的人,你当这里的老大就好了,凭什么连我们唯一的乐趣都要剥夺?凭什么我们都是畜生?”

  柳平在围墙上坐下来。

  他伸出带血的手指,指着对方问:“你叫什么名字?”

  “秦冰安。”壮汉道。

  “职业?”

  “血战士。”

  “你这个职业走到最顶尖的境界,会成为什么?”

  “……鲜血战圣,你问这个干什么?”

  柳平似乎有些感兴趣,又问道:“刚才我打败的那个人呢?他的实力如果继续朝上提升,会成为什么?”

  “武天王。”

  柳平随手在人群中指了指,问道:“你呢?如果你能继续提升,最后你会成为什么?”

  一人被他指中,下意识的道:“奥法尊者。”

  柳平拍拍手,从围墙上跳下来,走进人群。

  他绕着所有人走了一遍,把每个人都看了一眼,最后在那壮汉对面站定。

  “我是修行者。”

  他面朝所有人,继续道: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会不断飞升,最后成为真仙。”

  “至于你们,如果没有意外,你们也将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断前行,成为鲜血战圣、武天王、奥法尊者,又或是其他什么职业的至高存在。”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在虚空中相会,彼此交谈,一起喝酒,细数自己一生的成就。”

  “是的,我们以为自己会成为那样的人物,我们以为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并为此做好了准备,但最后——”

  “我们并没有成为那样的人。”

  全场鸦雀无声。

  风声寂寂。

  职业者们脸上写满了黯然,默默的看着他。

  柳平走出几步,环顾四周道:“在这个时代,我们是命运的玩物,是神灵的奴隶,就算侥幸看穿了这一切,也没有帮助,我们只能被困在原地,这才是人生的真相。”

  “这跟搏斗有什么关系?”秦冰安问。

  “你们都是职业者,却在这里以搏斗取乐,换做往日,我遇见这样的情形会杀了你们。”柳平道。

  “我们错在哪里?”秦冰安不解道。

  柳平说道:“在我看来,畜生才以搏斗取乐,畜生们以搏斗宣泄自己的血腥欲望,但我们是职业者,是被神灵困在此地的人,我们之所以需要搏斗,不是因为我们的肉体需要它,而是我们心需要它,我们的心有着必须去搏斗的理由——”

  “因为我们愤怒。”

  他吸了口气,猛然高声怒吼道:

  “——是愤怒啊!你们这些蠢货!!!”

  人群微微骚动。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动摇了他们的身躯。

  秦冰安沉声道:“如果能离开这里,回到世界之中去,我心深处的愤怒自然会醒来——可惜我们已经被困的太久,而神灵给我们出的难题几乎没有办法解开。”

  柳平环顾四周,只见所有人都发出了低低的附和声。

  他们的目光中带着隐约的火光,毫不退避的迎上柳平的审视,似乎心中已有其志。

  这些人。

  这些人已经被点燃。

  他们本就有着一颗强者之心,只不过被时代困在了此地。

  如果把他们都放出去——

  也许有一天,火光终将燎原。

  而自己身为卡牌师,未来也需要这样一批强者。

  是时候了。

  柳平伸手指着人群,然后拍拍自己胸膛道:“各位,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什么?”秦冰安不解道。

  柳平走到他面前,盯着他道:“所有的难题,都跟你们所修炼的法门有关,是这样吗?”

  “是的。”秦冰安道。

  柳平道:“把你的法门告诉我,然后再告诉我那个难题,我来解。”

  “这不可能!你明明是修行者,跟我完全不是一种力量体系。”秦冰安失声道。

  柳平无声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

  “听着,天上地下,如果有连我也解不开的修炼难题,那只有一个原因——”

  “题错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烟火成城

烟火成城

《炼狱艺术家》6月11日上架,同时《诸界末日在线》会有一章番外联动(可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订阅!求收藏!求票票!

2021-06-05 10: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