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炼狱艺术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九幽(为盟主海蓝时见星加更!)

炼狱艺术家 烟火成城 3349 2021.05.13 08:48

  他迈开脚步,按照记忆中的方位,朝地下洞窟的入口奔行而去。

  行不过一刻。

  柳平重新进入了地下洞窟,按照当初洪涛和赵婵衣带自己走过的路,一直朝洞窟深处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来到一处阴凉空旷的洞穴中。

  这里相当大,正是之前众修士避难的所在,柳平便是在这里与洪涛和赵婵衣搭上了话。

  柳平略一打量,很快在地上发现了几处残破的法阵。

  他在法阵边缘蹲下去,喃喃道:“设计这种地下避难场所,老头子喜欢用十二重交叠法来铺设大阵,应该是三个隐匿法阵,三个隔绝阵,三个防御阵,一个攻击阵,一个传送阵和一个留影阵……”

  他蹲在地上一数,却只有十一个法阵。

  少了留影阵。

  柳平沉吟数息,站起身,绕着洞穴走了一圈,忽然在一片岩壁前站定。

  “为什么把留影阵藏这么远?”

  他自言自语着,伸手在岩壁上用力一抠。

  哗啦啦——

  一大片泥土从岩壁上掉落下来,在洞窟中卷起一层层灰。

  泥土后面果然是一个留影阵,但却有几分残破不堪了。

  柳平想了想,取出几块灵石,将其捏碎成粉,细细的涂抹在法阵上残缺的地方。

  当这一切做完,柳平将手按在法阵边缘,轻喝道:“启!”

  ——这种方法可以临时激活残缺的留影阵,但随后整个留影阵会彻底损毁,无法再用。

  这种秘法专门用来探查那些损毁的留影阵,找出它们在毁坏前所见的最后一幕景象。

  随着柳平的声音,整个法阵散发出一抹灵光。

  灵光腾空而起,凝聚成一幅光影画面。

  只见画面上依然是众位修士躲藏在此地,一起观望大地上那个怪物的情景。

  不同的是,在过去的那个时刻中没有柳平。

  紧接着,七八人搀扶着一名浑身是血的修行者进入洞窟避难。

  圣兽出场。

  它接引了那名修行者,以及修行者的道侣。

  画面一转。

  圣兽化作门扉,带着两名修行者一起加入圣教,离开了地下岩洞。

  剩下众人依然在岩洞中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唯有两名实力低微的修行者不再其中。

  洪涛。

  赵婵衣。

  两人坐着不动。

  停了一会儿,洪涛站起身,朝赵婵衣抱拳道:“赵仙子,我知道一处天坠之地,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前往,赚些灵石傍身?”

  “固所愿也。”赵婵衣道。

  她露出莫名神情,朝墙上的岩壁望了一眼,然后伸手在脚下的岩石上轻轻按了一下,这才站起身。

  两人起身朝外面走去。

  门口负责守卫的修士站出来,说道:“大地上情况未定,你们实力低微,此时出去恐有危险。”

  赵婵衣笑道:“无妨,我们要去天坠之地拾捡东西,赚些灵石维持生活。”

  守卫便不再多言。

  洪涛和赵蝉衣一前一后,离开了洞窟。

  他们走了没多久,洞窟内灵光暴涨而起,突然又彻底破灭。

  十二重法阵如纸糊的一样,顷刻间便飞灰湮灭。

  一只黑色巨手从洞窟外伸进来,一下抓住洞窟中的众人,然后以极其迅猛的速度缩了回去,消失不见。

  啪!

  留影阵发出一声轻响,彻底碎裂开来。

  所有光影消失。

  画面结束了。

  柳平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想不到,这是洞窟内避难众人的最后一幕情形。

  他走到洞窟口仔细看了看。

  之间洞口四处的岩壁上密布着细细的裂纹,之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看来,这些裂纹分明是那只黑色巨手伸进来之时撑裂的。

  柳平伸出手,轻轻掰开一块碎裂岩石。

  只见这岩石内里充满了一股类似于硫磺的味道,但仔细一闻却又不完全是。

  柳平走出洞窟,四下一望。

  地下通道完整无缺,各处岩壁毫无破损。

  这下柳平心中有数了。

  如此狭窄的地下通道之中,绝无可能容纳一具能与那黑色巨手所匹配的身躯。

  再加上这岩壁上明显受术的痕迹。

  应该是有人躲在洞窟外,一举偷袭了里面的众人。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洪涛和赵婵衣恰好就躲过了这次伏击?

  这两人不过是炼气境,根本威胁不到任何人——

  柳平心中纳闷,重新走进洞窟。

  刚才赵婵衣朝岩壁上看了一眼,正巧看的是那留影阵所藏之处。

  所以赵婵衣的举动一定是有着什么用意的。

  等等。

  她伸手在地上的岩石上按了一下!

  “赵婵衣,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柳平轻声念叨着,一步步走到那处岩石前,蹲下身,细细看了一眼。

  只见岩石上有着几道极其潦草的刻痕,柳平努力辨认才看出它们是两个字:

  “九幽。”

  柳平面色一凛,轻轻伸手将地上的痕迹抚平。

  这样做,一是抹去痕迹;二是告知赵婵衣,如果她再次回到这里,便会知道有人已经得到了她的情报。

  所谓“九幽”,其实与“太上”是一组对应的词,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修行路,也代表了两方面的势力:

  邪魔外道与名门正派。

  赵婵衣留下“九幽”这两个字,到底是想传递什么消息?

  柳平沉吟数息,开始回忆之前与洪涛和赵婵衣同行的画面。

  赵婵衣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出手。

  有句话叫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只要她出一次手,柳平就有信心能判断出她所修的道法。

  但赵婵衣完全没有出手。

  ……这就麻烦了。

  想了一会儿,柳平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对了!

  赵婵衣一路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但给过自己一柄扇子。

  ——水蕴灵宝扇!

  柳平一拍储物袋,摸出那柄扇子,放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

  看了片刻,他轻轻捏了个诀,轻喝道:“炼!”

  扇子顿时漂浮在半空,冒出一股黑红色火焰。

  “原来是这种炼器手法,但实在是过于简陋粗鄙,我随手就能拆了这扇子——或许炼制这扇子的人是刻意将之炼制的如此粗糙?”

  柳平皱眉道。

  他的炼器之能冠绝天下,此刻一看就发现了端倪。

  修行有六艺,分别是卦、阵、符、器、丹、食。

  六艺是修行世界无数年来凝聚的技艺结晶,代表了整个世界的文明高度。

  柳平师从卦圣,六艺无一不精。

  因此卦圣临死前,才会叮嘱他说:“我们会的东西太多,不仅妖魔欲杀我们而后快,就连人族之中的各大门派,对我们也半是敬畏,半是怀疑。”

  此时他起了疑心,立刻连连打出法诀,把那柄扇子拆开来,细细查看。

  只见扇面内赫然写着两行小字:

  “地下三十九层,巽位,去。”

  “另:此洞有一物,尔可试取之。”

  柳平看着这行字,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地下三十九层乃是高级修士们闭关的地方,至少要元婴境界的修士,才会被允许进入,一般修行者进都进不去。

  也许赵婵衣和洪涛的修为根本不止炼气境。

  这两人到底想干什么?

  柳平兴趣更浓了几分。

  那就……试着先取那件东西。

  柳平放下扇子,目光在洞窟内来回搜寻。

  ——这是一种考验吗?

  是审视我的实力?

  还是考验我够不够资格知晓一些秘密?

  柳平目光忽然停在一处。

  几堆原本放置篝火的地面,都被熏成黑灰色,唯有当时自己跟洪涛、赵蝉衣所围坐的篝火堆处,黑灰色淡了许多,甚至看上去只有浅浅的一层灰。

  有人动过这里。

  柳平走上前去,将手按在那块淡灰色地面上,灵力轻轻一探。

  咔擦!

  似乎什么东西被激活了一般。

  地面顿时裂开。

  一具竖着的棺材从地下冒了出来,棺盖轰然倒在地上。

  柳平定睛一看,忍不住失声道:“洪道友——不,这是炼尸法!”

  只见一人站在棺木之中,闭着双眼,神情宁静,仿佛还在沉睡一样。

  正是洪涛!

  柳平上前几步,捏了个诀,手指在洪涛的眉心用力一点。

  洪涛顿时睁开眼睛,望向柳平。

  “柳道友,我们又见面了。”洪涛抱拳道。

  “洪道友,谁用炼尸法把你的魂魄禁锢于此?可要我助你脱此困境?”柳平抱拳问道。

  洪涛笑了笑,说:“柳道友,你刚才所用的法诀,乃是一等一的炼尸之法。”

  “是。”柳平承认道。

  “炼尸法乃是邪法,而你似乎精通此法,看来你与我们是同道中人。”洪涛道。

  “所以你等在这里,其实是一场考验,想看看我是不是邪魔外道?”柳平问道。

  “正是如此,如果你是正道中人,第一时间只会毁掉此尸,以免邪法祸乱世间。”洪涛道。

  “为何要这样试探我?”柳平问。

  “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毕竟这件事牵扯太大,我只能告诉你,你已经通过了考验,秘密在地下三十九层的震位,而不是巽位。”

  “如果去了巽位会怎样?”柳平问。

  “死。”洪涛道。

  柳平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也太小心了。”

  “没办法,我们必须小心,毕竟落入怪物手中的修士已经太多,我们也怕你是怪物控制的修士。”洪涛道。

  “可我只有炼气修为,你们就来试探?不怕我是一名初入道途的新人?”柳平忍不住道。

  “你苏醒的时候有怪物来追踪,这种待遇只有那些大修士转生而来之际,才会出现。”洪涛道。

  “原来如此。”柳平道。

  洪涛接着说道:“要入地下三十九层,至少需要元婴修为,柳道友,你要抓紧时间修行了。”

  “没错。”柳平道。

  洪涛朝柳平点点头道:“此间事已了,我们后会有期。”

  一股火焰从他身上腾起,开始熊熊燃烧。

  柳平后退几步,不以为意的望着那火中的尸体。

  此尸一毁,洪涛的魂就走了。

  他的魂将回到炼制此尸的人那里。

  由此,那人才会知晓这里发生的事。

  少倾。

  一切燃尽。

  火灭,尸毁。

  “洪道友……”

  柳平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单凭术法就判断我跟你们是一路人,这样是不明智的。”

  “事实上……我只是精通天下所有术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