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梅花海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爱恨纠葛意难彷

梅花海棠 夜伴星辰 2136 2020.02.16 17:14

  “那好,你在前面带路。”

  等到陆沉走出去,夕颜又回头望了夜星辰一眼,他的笑容使她感觉如沐春风,小脸一红,冲了出去。

  夜星辰一怔,他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看到他总是喜欢脸红,若杉也是,还有每次在皇上大宴宾客的宴席上,朝中许多权贵的女儿也是如此!

  夕颜一走进隐月的营帐中,见隐月负手而立,知道姐姐气还未消,想转身求助陆沉,没想到他竟然退了出去。

  “你来了?”隐月并未转身。

  “姐姐。”夕颜低着头回应了一句。

  “你为什么不要我杀他?你难道忘了他给我们吴国带来的灾难了吗?”

  “姐姐,颜儿不是救他,只是让他活下来比杀了他对我们更有利。”

  “哦?”隐月转过身来,似乎充满了兴趣,“怎么说?”

  “要卷土重来,光靠陆沉是不行的,我们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不然我也不会将丹药给他吃了。”

  隐月皱起的眉头放松了下来。

  “你当真是这般想?”她并不太相信夕颜的话。

  夕颜抬起头来望着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可我见你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同。”

  夕颜心里微微一惊,无论什么事都逃不过隐月的眼睛,但她自己知道留下夜星辰不仅仅是刚刚说的这个理由。

  她只得心中自我安慰,定是二人相互救了对方几次性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多多少少产生了些情感。

  “原来姐姐是说的这个啊,那是我装出来的,不然怎么能取得他信任?”

  “真是这样?”隐月追问道。

  夕颜勉强地笑笑:“那不然还怎样?姐姐别忘了,颜儿现在可只有十三岁,哪里可能……可能……”最后几个字说得很小声,她自己都听不见。

  “颜儿,你知道就好,不管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只想提醒你,他是我们的敌人,你不要陷进去了。”

  “姐姐,颜儿还是个孩子,不懂你在说什么。”夕颜又一次低下头去。

  隐月将手搭在她的肩上道:“我不管你懂也好不懂也好,你要记住,我们活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

  “复国!”夕颜接过她话,眼神无比的坚定。

  “对,复国,把这些人当初加在我们身上痛苦加倍的还回去,我们不仅要复兴吴国,还要灭东吴、亡西秦、扫南凉,逐北魏……”

  “两位公主。”陆沉一下子冲了进来,看到夕颜的时候迟疑起来。

  “什么事?”隐月直接问道,既然刚刚夕颜都这样说了,那就没什么事情好瞒她的。

  陆沉道:“夜星辰一个人离去了。”

  “什么,你说哥走了?你怎么不拦住他?”夕颜一脸惊慌,眼中充满了不相信的神色,“不可能的,哥不会丢下我的,我要去……”

  “颜儿!”

  夕颜就要冲出去,立刻被隐月叫住。

  “姐姐。”

  “无论你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夜星辰,你要记住你刚刚说的话。”

  “颜儿知道了。”说完一下子就冲了出去。

  “小公主,现在外面都是蛮子,危险得紧。”陆沉想挡住她,可还是慢了一步。

  “让她去。”

  陆沉怔住,转过身来问道:“这是公主的计划吧?”

  隐月笑了笑,陆沉果然不是一头猪!

  “既然你能看穿我的计划,那接下来你就知道该怎么做!”

  “末将知道。”

  陆沉刚走不久,听见外面传来奇怪声响。

  “谁在外面?”隐月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掀起帘子走了出去,发现守在门口的十数人都倒了下去,脖子上留下一道薄如蚕翼的伤口,被人一剑取了性命。

  突然感觉身后凌冽刺骨,余光一撇,一柄冰冷的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隐月问道:“你是蛮子派来的?”

  那人不说话,快如闪电的手法在她胸前一点,点中她的檀中穴,随后被人他轻轻一带,带进了营帐中。

  隐月朝他望去,那人头戴斗笠,一身夜行衣加身,竟然是上次在破庙救她的那个怪人。

  “是你?”隐月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蛮子的人。

  “香囊在哪里?”那人终于说了一句话。

  隐月瞬间反应过来,上次他冲出破庙的时候,确实留下来了一个与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香囊。

  “我身上。”隐月知道,对于江湖中人,最好少耍心机,杀人对他们来说是最不麻烦的事情。

  那人伸出满是伤痕的左手,就要去隐月身上搜寻。

  “你大胆。”隐月急忙阻止他,“你若敢碰我,我……我……”

  那人的手立即僵在空中,变掌为指,解开她的穴位。

  “给我。”那人只要用两个字能回答的问题绝不会说三个字。

  隐月将手探入怀中,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香囊。

  那人一愣,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的。

  “你若想活命,那就别给我耍花样。”

  “我没耍花样,因为有个本就是我娘亲留给我的。”

  “朱……如……玉!”那人缓缓说出这三个字,手上的青筋爆起,隐月看不见他的脸,但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统统都得死!”那人大喝一声,用手扫开隐月手上两个香囊。

  只见他右手长剑高高扬起,剑光一闪,隐月看见长剑向自己劈来,吓得闭上双眼,大喝一声:“朱翔表哥!”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慢慢睁开眼睛,长剑距离她的额头不过数寸,若是呼喊慢了片刻,自己的一颗头颅就变成了两半。

  隐月能听见他喘息声音,显得十分痛苦。

  “朱翔表哥,真的是你吗?”隐月再一次问道。

  “铮!”长剑入翘,余光在房间中搜寻香囊。

  “表哥。”隐月突然从身后将他抱住,“我是月儿,你不认得了吗?”

  朱翔捡起两个香囊,认出了自己的那一个,放进怀中。

  “哈哈哈……”朱翔突然大笑起来,虽然他在笑,但是听起来比哭还难受!

  “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朱如玉六亲不认,灭我朱氏满门,我本该杀了你的。”他想再一次拔出剑来,但是怎么也拔不出来。

  隐月的泪流了出来。

  “我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我吴国已经遭了灭国之灾,娘亲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我现在没有了家,也没有了亲人,上一辈的恩怨已经过去了。”

  “不会这样过去的!除非你死!”朱翔全身剧烈地颤抖,甚至头上的斗笠都掉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