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无限防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宗门凶案(补更)

无限防御 曾经是个人类 2130 2019.09.12 22:06

  池渊接过木牌,上面还残留着血迹,他伸手摸了摸,已经有些凝固了。

  池渊的脸冷了下来,如若寒霜。

  “这是怎么回事儿?何人敢在我宗内行凶?!”

  执事弟子不敢起身,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回宗主,此事尚未查明,而且发现时也只有这两件物品,并无尸首。”

  护卫也是疑惑的重复了一句:“没有尸首?”

  他看了眼池渊,池渊挑了挑下巴,护卫会意,带着那名执事弟子下去了。

  池渊轻身一跃,从众位弟子的头顶划过,落在了广场中央。

  吵杂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瞬间拜倒:“见过宗主大人!”

  池渊拖了拖手,让弟子们站起来。

  池风也是一愣,叫了一声:“父亲?”

  他还以为池渊是来抓他的,本以为隐藏的挺好,没想到还是让他发现了。

  池渊摇摇头,示意他先在一边儿待着,看见池渊那一脸正色的模样,不像是对自己动气,池风也放下了心。

  而池顿少年站在原地,傻了。

  等等,他刚才叫宗主啥?

  父亲?

  我擦,我刚才把少宗主打了?

  还差点弄的少宗主翘辫子?

  卧槽卧槽!

  池风站在池顿的身边,小声说道:“好像出什么事儿了……”

  池顿点头,是啊,出事儿了,我把你揍了,你爹来找我算账了。

  关键你爹我还惹不起,这臭小子怎么不早说自己是少宗主,还有那群傻冒泡的路人甲们,喊个锤子的少年英雄,害的爷不知道这小子的真实身份?

  他这些话没有说说出来,如果说出来,可能原本就想打他的人,又多了一条揍他的理由。

  少宗主你都不认识,你还是北离宗弟子吗?

  池顿一直在做普通弟子,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内门,哪儿知道里面的人哪个是哪个?

  这下闹大了。

  池渊站在那儿,用淡漠的语气开口说道:“刚才,有执事弟子前来找我通报,说宗门内有一名叫做李成的普通弟子就在刚刚,受到了袭击!目前还不知凶手是何人,连李成这个人都没有找到!现场只有血迹和这枚弟子木牌!”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宗门内部,居然发生了命案!

  北离宗虽不禁止私斗,但是却禁止同门相残,到底是谁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来?

  就算是有仇,也用不着下这种黑手吧?

  池渊继续说:“都有谁认识李成这个人的,给我站出来!”

  稀拉拉的人群里,四五个人站了出来,而其中,居然还有着一个池顿。

  李成这人池顿认识,之前以为淋雨任务,导致自己总是请假,那家伙就以为自己是逃避修炼,所以很是看不上自己,但要说他恨不恨那家伙,池顿觉得这也没什么。

  有些人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去讨厌另外一个人,当这种小事儿多了,就成了恨。

  这样的恨其实很不真实,别人怎么看你,别人怎么做,到底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如果什么事儿都去在意的话,那样的人活的太累了。

  还不如去善待每一个人,那样他们也会给你带来快乐。

  池顿认为,他搞事儿,别人揍他。那些揍他的人揍爽了,而他的防御力也涨了,这不就是一种双赢吗?

  好吧,池顿承认自己是被傻叉系统同化了,越来越往自虐狂的方向发展了。

  出来的几个人,都是曾经与李成一齐在外院待过的,他们只是认识,但是对李成却并不熟悉。

  池顿,更不用说,他只知道这个名字,连李成的宅院在哪儿他都不知道。

  知道早就半夜去敲他家门了!

  报复人也是一种力气活,还起早贪黑的,风险也挺大。

  池渊问完了话,看了池顿几眼,并未说话,又过了一会儿,那名护卫带着一个人回来了。

  “报告宗主,此人是今日最后一个见到李成的人!”护卫小哥将那小子推了出来。

  第一次来到内院,在场还有这么多境界高深莫测的师兄们,那小子很是紧张,走路都磕磕绊绊的。

  直到他看见了池顿:“池顿!你……”

  池顿对他没啥印象,但好像,揍过。

  池顿笑眯眯的招了招手,那家伙吓得瞬间往前跑了几步。

  池渊一脸黑线,池顿这小子到底给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心理阴影?这么多人都没一个池顿吓人?

  “你是在哪里见到李成的?”

  “小的是下午与李师兄一同修炼,在对练的时候,李师兄不小心被自己的刀扎到了后腰,这个位置,然后说要去一趟药堂。”那家伙伸手指了指后腰的地方,低着头,目光不敢看池渊。

  有一些眼尖的弟子都感觉后腰凉飕飕的,这刀,是插肾里了啊。

  “刀?”

  “对,是李师兄身上带的一把小刀,貌似是他的传家宝。”

  届时,那护卫拿出了一块儿红布,里面装着几块儿扭扭曲曲的铁片。

  “宗主,这是在李成死掉的地方发现的,看痕迹,不像是与人战斗,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一样。”护卫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池渊一看,的确,几块儿不大的铁片上有着坑坑洼洼的齿痕。

  池顿在一旁看的一脸懵逼,池风选择性排队懵逼。

  那个普通弟子满头大汗,还以为他们以为是自己干的,连忙说道:“不是我,那时候李师兄说要去药堂,我想送送他,但是他拒绝了,所以我就没有去,直接回家了!”

  池渊见他吓得六神无主,安慰道:“行了,没有人说是你做的,你先下去吧。”

  那小刀上的痕迹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所为,那是动物的齿痕。

  可是什么动物,才能将一个活人吃的尸骨无存?!

  池渊的思绪飘远,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

  池顿正懵逼呢,忽然觉得自己的脚后跟一阵刺痛,猛地低头看去。

  结果他就看到了一只黑漆漆的老鼠,正不断咬着他的脚后跟。

  “这什么玩意?”

  池风看去:“一只老鼠吧?”

  池顿伸手将那老鼠提了起来,老鼠被池顿拿在手里,又一口咬在了迟钝的手掌上。

  不过还是没咬开,池顿眉头又是一皱,这小家伙,咬人怎么这么疼,要知道就连池风用剑砍他的感觉才比这小耗子强一点而已啊。

  池渊本来注意力没在池顿的身上,可是听到他说话,两人又离的不远,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东西的身份。

  “这是……魔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