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无限防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不会拉刀光,凭什么跟我打

无限防御 曾经是个人类 2024 2019.09.02 23:34

  “不可能,断雨怎么可能砍不进去?!”

  付昆的师尊林道如激动的站了起来,断雨可是他年轻时的佩刀,当时游历大陆,身无分文,哪怕最穷的时候他也没有卖掉自己的刀。

  断雨虽不是灵器,可锻造它所用的也是上好的钢材,绝非凡铁所能比拟的!

  付昆心中也是震惊,他就算是到现在也没想到,自己一刀斩在池顿身上,竟然让断雨崩了刃。

  那上面一个不太明显的小缺口,已经说明了一切。

  池顿揉了揉胳膊,皱眉道:“有点疼啊,你这刀的确不错。”

  这句话,池顿是真心的,之前对战感气境,除非有人能耗体力耗死他,不然他们的攻击在池顿看来,就像蚊子叮在身上一般。

  “继续吧!”

  并没有和对方多聊这个问题,池顿踩着飘逸的金叶步,左右摇摆的追上了付昆。

  付昆当然能不肯罢休,他再一次挥刀砍向了池顿,这一次并没有保留,他将灵力注入了刀身,锋利的断雨携带着汹涌的风力,斩向了池顿的腰身。

  “斩风刀法第一式,断风尘!”

  高呼着,浑身的力量挥刀,划过了池顿的腹部。

  噌!

  还是熟悉的声音,池顿的小腹处,衣衫裂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腹肌。

  肉眼可见的,池顿的小腹处多出了一道鲜红的细线。

  “他受伤了!”

  “付昆加油,好样的,打败那个混蛋!”

  刚刚还只是稍有吵杂的赛场,顿时群情激奋起来,终于,终于有人能把这个变态家伙打伤了。

  池顿停下来伸手摸了摸自己腹部的那道浅的不能再浅的刀痕,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面对手持武器的灵光境修行者,自己赤手空拳的还是有些托大了吗?

  “哈哈哈哈!你也不怎么样嘛!再接我一刀!”

  付昆大笑着,好像找回了勇气,横刀冲向了池顿。

  池顿被吓了一跳,转身就跑。

  啥?

  跑了?

  “你站住,这是比斗你跑什么?!”

  付昆在后面喊,池顿在前面一边跑,一边回应道:“不跑等你砍我啊,我有病啊让你砍?”

  这厮,当真是千古奇葩,打不过就跑的确是最正确的选择,但现在又不是什么生死局,你这在比赛场上逃跑就有点过分了啊。

  一圈两圈又一圈,池跑的满头大汗,身后的衣服都被付昆砍烂了,不过因为他一直在躲,所以并没有受什么伤。

  池渊看着这场毫无节操的比斗,心中宽慰道:还好只是宗门大比,没有外人在,否则将这小子放到赛场中去,简直就是丢人丢大了。

  以后其它宗门该如何笑话北离宗的弟子?

  在赛场上逃命,还是扛着北离旗上去的那种?

  这混小子,自己丢人也就算了,居然连北离宗的脸也一起丢,池渊想到这,脸黑了下来。

  刚才这家伙拍自己马屁有多厉害,现在池渊的脸就有多烫,太特么丢人了。

  看着那在赛场中跑圈的两道身影,池渊拍案而起。

  “给我停下!”

  完蛋,宗主发话了,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池渊遥望着池顿,心中腹诽着,刚想起来,这货居然和我一个姓?

  池渊的火气又大了,高声道:“池顿,你就是这样一个不战而退的人吗?你要知道,你可是带着北离旗上场的,若是你再如此不堪,我便要考虑考虑众弟子们的提议了。”

  “宗主英明!”

  “宗主万岁!”

  “宗主萌萌哒!”

  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暂且不管,但池渊所说的提议是什么,池顿自然就知道,他当时就犯难了。

  这咋办,昨天练的铁衣术刚才给一着急给忘了运功路线了,这会儿还没想起来呢。

  铁衣术运行路线需要记住往复的二十四个穴位,池顿记忆力真没那么强,虽然在系统的帮助下他学会了,但记不住运功路线啥都白搭。

  咋整?

  池顿转头看了眼付昆,嘴一张:“等下,这位师兄,不知道你会不会铁衣术啊?”

  “铁衣术?”

  再一次被池顿问到,付昆和场中众人皆是不明所以,池顿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师兄不会连铁衣术都不会吧?”

  “可笑,那么低级的防御功法,我怎么可能不会?”

  付昆的自尊又被池顿默默踩了一脚,当即反驳起来。

  池顿摇头:“我不信。”

  “哪位长老有空,下去把那小子拉出去斩了!”

  林道如捂着额头,满脸的黑线。

  他也想,但在场有宗主看着,谁也不敢多哔哔啊。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就是会铁衣术,比赛还在继续,你别想着拖延时间了!”

  池顿说:“我就考考你,如果你会的话,把铁衣术运功路线背一遍,那样我就不跑了,站在这跟你打!”

  听到这句话,付昆眼前一亮:“当真?”

  说实话,池顿一直躲的话,他还真没办法拿池顿怎么样。

  池顿点头道:“当然,我池顿对天发誓!”

  付昆嘴角笑意更甚,他扬声道:“你给我挺好了,铁衣术的运功路线是……怎么样,没错吧?”

  付昆念了,池顿记了一下,当即笑道:“不错不错,来砍我吧,这次我不躲了。”

  付昆奇怪,他不知道池顿为何要让自己把铁衣术的运功路线念一遍,可那都无所谓了,当即付昆高高跃起,迎面一刀向着池顿面门斩去。

  “斩风剑法第七式,风缺!”

  “铁衣术!”

  长刀落下,池顿的身上萦绕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只见池顿微微一侧头,那长刀就砍在了池顿的肩膀上。

  咔嚓!

  好像,有什么东西断了。

  付昆双眼中满是惊惧,因为他手中的断雨,这回真的断了。

  高高飞起的断刀,映出了池顿那满是笑意的脸。

  “知道你为什么砍不伤我了吗?”

  “为……为什么?”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池顿身上还萦绕着铁衣术的光辉,付昆手握着断刀站在池顿的不远处。

  这一幕太诡异了,究竟是什么怪物的身体,才能将刀崩裂啊?

  池顿语重心长的说道:“少年,你不会拉刀光,凭什么跟我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