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无限防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作茧自缚,破茧成蝶

无限防御 曾经是个人类 2087 2019.09.21 20:09

  一个没有任何资源下,都能修炼到灵光境的十二岁女孩儿,即便是拿到宗门内,这也是一个天赋极佳的弟子。

  修行者缺修炼资源,丹药功法,法宝武技等。

  这些都是巨大的消耗,但若是想作为一个普通人来生活,一个灵光境的修行者完全可以拥有。

  就算不能到达贾府少奶奶的程度,但衣食无忧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所以,这件事儿就显得格外诡异了起来。

  首先,贾府抢人的时候,触动了两名灵光境的高手,那么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很可能已经知道了小娜有着灵光境的实力。

  可当时章全在现场,他们两人联手的话,就算打不过,逃跑也是可以的。

  这么说,小娜的确是故意让贾府的人抓走的。

  没有反抗……

  这倒是与小娜自己说的很吻合,被贾府的人抓走,小娜觉得在贾府当少奶奶也不错,所以就留在了那儿。

  关键信息还是太少了,池顿隐约有种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但……很怪。

  既然小娜已经同意,那为何又不回去和婆婆说一声,她老人家天天忧心忡忡,之前和婆婆闲聊的时候,可以看出她是非常喜欢小娜这个孙女的。

  事已至此,池顿也做不了什么,他对章全说道:“你不如,这几日多打探打探消息,留意一下贾府的动静。”

  “用你说啊,我当然知道!”章全从愤怒中回过味来,若不是池顿在这跟他分析了一下,他可能已经对小娜弃之不顾了。

  他这个人,特别容易被情绪左右,以往是,之前对池顿的时候也是,因为他自己的不满,故意找池顿的麻烦,结果现在,还要池顿来点醒他。

  心中压抑着浓浓的懊悔,嘴巴抿了抿,他低着头说道:“池顿,对不起……谢谢。”

  池顿很惊讶,章全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向自己道歉,他付之一笑,回道:“你不用谢我,这是我承诺婆婆的事情,不是在帮你。”

  池顿和司空阵离开了,司空阵是来找池顿回宗的,他们还要回去复命,小娜的事情只能暂时交给章全负责了。

  临走的时候,司空阵再次破财,当时池顿是这么说的:

  之前你发狂,把婆婆的家砸了,怎么说也得赔个院子才行。

  就算委屈,司空阵还是拿了钱,因为这是在帮婆婆。

  池顿并没有让胖子给婆婆拿钱,只是‘理所应当’的赔了她一个镇内的院子,因为房子是他们砸的。

  章全脸皮厚,二话没说就收下了,这家伙人小肚鸡肠还挺损,但本质上还是个好人,池顿不怎么担心他有携款潜逃的可能。

  回山的路上,司空阵一直在回想着这两天的事儿,章全对他来说,是个陌生人,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能够看出章全对池顿的态度。

  池顿虽然答应了婆婆会救回小娜,但是却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带着自己去贾府待了一晚上,其余的事情都交给了章全。

  若不是在小娜那里出了岔子,可能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

  而章全在他们离开前的那句道谢,司空阵感触颇深。

  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改变这个人的?

  司空阵想不明白。

  爬山很累,因为北离宗很高,上千级陡峭的台阶,爬起来很累,中途的时候,两人坐下来休息。

  司空阵说道:“等我回到宗门,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出来了。”

  坐在他身旁的池顿,手中捧着个水壶喝水,闻声反问:“为啥?自闭啦?”

  司空阵不懂什么叫自闭,只是很平淡的将自己释放嗜血灵气就要被关小黑屋的事儿说给了池顿听。

  对他,或许可以说的出口吧?

  池顿听了,喝水的动作也停了,他将水壶放在一边,笑道:“没事儿,我不说,你不说,章全他不说,谁又能知道?”

  “不行的……这是族规。”

  司空阵捏着拳头,低着头说,然后他又笑了:“没事儿的,反正也就关几天。”

  “呵,你们家的族规真恶心。”池顿随口一说,司空阵嘴张了张,没说什么。

  池顿这么说自己的家族,算的上是一种侮辱了,可司空阵反驳的话并未说出口,或许是在心中,也隐隐有些认同的意思吧。

  “你们家族作茧自缚,守着强大的血脉却还要弯腰做人,诶,胖子,你这样活在他们的阴影下,不难受么?”池顿是有话说话,一点都没有含蓄的意思。

  司空阵听得头越来越低,但他却说:“难受……或许有些,但家族这也是为了我好,如果我灵气暴走,身边不知道多少人会受到伤害。”

  一个人,硬生生的被家族改造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池顿心中琢磨了一下,说道:“那就把那个什么嗜血灵气,控制住不就行了?”

  “不可能的,从来没有人能控制住嗜血灵气,你不明白那种思想都被愤怒充斥的感觉……”

  司空阵不甘心的咬着牙,他说的是实话,从来没有人能控制住嗜血灵气。

  “那你就去做第一个,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有些事情,不去做做,光听别人说,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啊?”

  “我,我不行的,我做不到的。”

  池顿哑口无言了,司空阵的这根筋,已经被定型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自信留存于胸。

  唉,谁让我认识了你。

  池顿看着仍在眼中的北离镇,口中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心中所想的样子,但每个人都有前进的权利。你可以走前人走过的路,但只要你比前人走的多出一步,那就是你创造的奇迹。”

  “你能作茧自缚,就能破茧成蝶。”

  “前提是,你是选择了走这条路,还是原地坐下,等待那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通往成功的马车!”

  司空阵盯着脚下的石头,却是在看自己的内心,正如池顿所说,他的内心已经被他自己封闭了。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懦弱的人,什么都做不成,什么都做不到。

  真的有可能像池顿说的那样,作茧自缚的人,也有破茧成蝶的一天吗?

  看着胖子在那纠结,池顿心中不免补了一句:就怕打击到你那脆弱的小心灵,爷才没告诉你我在半道上捡了张通往成功的飞机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