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厉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争斗

厉帝 熊猫警长 2009 2018.05.17 00:10

  听到十分客气的询问时,姜烁先是面色一僵,然后不得不苦笑一声。

  因为问这话的人,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封疆也是对坐在这里的二人十分好奇,这个统筹全局,观察众人的位置,一般都是空出来的,没想到随便来个小酒馆都有人在这里坐着。

  这让他升起了给眼前的几人交流的冲动。

  这才有了搭话的一幕。

  姜烁扭头看向冷俊,因为摆宴的人不是他,说话的也不应该是他。

  冷俊面色阴沉,依旧是低垂着脸,沉声道:“坐不下了!”

  封疆的笑容也有些凝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么客气却被这冷冰冰的话给驳了面子。

  “呵,这不是还有位置空着的吗?你是故意不想让我们坐吧!”封疆涵养尚可,还不至于在这方面暴怒,但他身边跟来的弟弟就不一样了!

  他就是一个火药桶子!一点就炸,还是炸得彻底的那种!

  “对,我是故意的!”冷俊头也没抬,直接冷冰冰的回答了封蝉的话。

  “找死?”封蝉的面色一僵,他走到哪儿不是被人捧的?到了这个小酒馆怎么还受气了?他受不了冷俊的刺激,手猛地拍在桌上,震得所有的酒菜一震,汁水都溅射到冷俊和姜烁的衣服上。

  姜烁倒是无所谓,而冷俊则是青筋鼓起,脸色越加阴沉。

  封疆在一旁观望,并没有出手制止眼前的一幕,他也不想制止,有人驳了他的面子,那就让他这个年少无知的弟弟给挣回来。

  他的这些小心思都被姜烁看在眼里。

  “呵,隔岸观火?”姜烁也是知道了二人的关系,太傅家也是风云密布啊!这两个哥弟也不想表面那样交心啊!

  封疆的无作为无疑是火上浇油,让封蝉的气焰更为嚣张,直接将桌子一掀,拳头跟着碟子盘子一起袭来,拳风刮过姜烁的面庞,让姜烁心中对封蝉的评价也有了定义。

  修为尚可!有勇无谋?

  虽然他没有操练过兵马,但是他见过御林军的训练,也知道御林军的实力,跟御林军相比封蝉的实力还算不弱,甚至比得上御林军中的一些百夫长了。

  这在姜烁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练武不像是读书,不光要耗费太多功夫,还要吃得苦头,而一个吃得苦头的人,当真只是一个憨货?

  姜烁在这方面不置可否,他甚至更倾向眼前的封蝉在隐藏什么。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连退几步,避开战团,观摩起封蝉和冷俊的交锋起来。

  冷俊反手握住了封蝉的拳头,空闲的手如灵蛇一般探来,势大力沉的拳头像是毒蛇吐信一样,阴狠毒辣地打向封蝉的太阳穴上,这一击要是命中了,封蝉也是不好受。

  封蝉自然是不会接这一招,头一侧,整个人朝着冷俊撞来,脚步稳健挪动,在地上连踏三步,整个肩头挟着巨力朝着冷俊袭来。

  冷俊也是不慌,他的拳头还是依旧凶狠毒辣,还是朝着封蝉面上最脆弱的地方轰去,使的是拼命三郎的本事,以命换命,不管是拳头打中还是肩头撞上心口,两方都不好受。

  封蝉的动作有些迟疑,而冷俊却是依旧凶悍,丝毫不打算收回他的拳头。

  冷俊自从家族衰落之后,开始当起了侠客,浪子甚至可以说是地痞;学的也是一些阴狠毒辣的狠招,耍的尽是以命搏命的手段,在生死斗的时候,他自然也是不虚。

  再说了什么都没有了他,命也是贱命一条,那一条贱命换一个仇家的子嗣,他也是乐意之至。

  封蝉也是感受到了眼前这人的态度,也是极为纳闷,不过第一次相识何必用搏命的手段,他还年轻,他还有很多没有享受,他自然是不会跟冷俊换命,他脚踩梅花,用着十分灵活的身法脱离了冷俊,也躲开了冷俊的拳头。

  这场争斗也分出了胜负。

  姜烁是明眼人,他看得很清楚,冷俊败了,败得恨彻底,虽然封蝉刚才避让了,可他刚才那些搏命的手段居然伤都伤不了已经退却的人,这份差距就暴露得很彻底了。

  而且刚才封蝉的退让不代表他赢不了冷俊,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何必要以伤换伤。

  “功夫不错,可惜还是差了些。”封蝉躲过冷俊后几手攻击后,也是见好就收,不再跟冷俊继续缠斗。

  冷俊也是停下手,他自己知道刚才的搏斗之中是谁输了,而且他真的还继续下去,他可不保证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这座楼外楼了。

  发现四周围上来了人,封蝉面色不喜,出声呵斥道:“看什么看,都给小爷我给滚开!店家,你这些损失都算在小爷我封蝉上!过会儿自己去太傅府上拿钱!”

  本来众人被封蝉呵斥后变得有些难看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么猖狂的人是太傅府上的小公子,是他们说也不说得的太人物,刚才那些屈辱就算在难以忍受都必须忍受下去。

  还有封疆没有跟封蝉一样纨绔,他哂哂一笑,深吸一口气后,露出和煦的笑容,柔声道:“真是抱歉,我代小弟向大家道歉了,小蝉,还不道歉?”

  被封疆摁住头的封蝉嘴角一瘪,无奈地道歉道:“小爷我向大家道歉!”

  虽然封蝉的话有些难听,但是也让众人心里好受了些,毕竟还是道歉了嘛,喝酒的人也朝着封疆一笑,他们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封家的大公子为什么叫软玉公子了。

  有着跟软玉一样尊贵的身份,但却带给人如软玉一般的温软,待人如软玉一般舒畅。

  姜烁看着众人的表情,有些沉默。

  “太傅家已经到了一言九鼎,声势惊人的份了吗?”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是你们了吧!”给众人道歉后,封疆看向刚才闹剧发生的二人,他看了一眼姜烁,并不熟悉,便把精力放在了冷俊的身上。

  “冷家的废物还没有死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