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7章 诡异的监控

诡异入侵 犁天 2374 2020.07.19 09:40

    韩警官颓然靠在凳子靠背上。

  他从业这么多年,各种凶案,各种离奇古怪的案件着实见过不少。

  那些表面上看再怎么稀奇古怪的案件,真正到抽丝剥茧查出真相时,最终都符合科学逻辑。

  但今天发生的事,可以说没有一件合乎逻辑。

  再严密的逻辑,也完全推理不出:

  为什么一个ICU深度昏迷的病人,忽然间能生龙活虎地掰开病房窗户;

  为什么能从十八楼跳下去一点血迹都没有,还离奇地消失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人,会忽然老去二三十岁?

  十万个为什么,也理不清韩警官现在满脑子凌乱的思绪。

  韩警官甚至一度还大开脑洞,联想到了生化危机,会不会是病人变成嗜血的丧尸了?影视剧里,丧尸倒是具备这个能力。

  可是,丧尸最是嗜血,遇到那么多新鲜大活人,不应该是大快朵颐,饱餐一顿吗?为什么会那么诡异地消失?

  当然,脑洞也仅仅是脑洞,科学的办案观告诉他,丧尸是不存在滴。

  跳楼事件和变老事件,乍一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然联系。

  但直觉又不断提醒韩警官,离奇的事之间,往往有极大可能存在内在联系。

  “小江,依你看……”

  “我还是那句话,先把那些细节调查出来。理出一条时间线。如果能找到共同出现的地点,线索必然会相对清晰多了。”

  “嗯,我们已经去调监控,应该很快就会整理出初步的线索。”

  “小江,在此之前,可能要麻烦你再逗留一阵。不过你别误会,这不是强制性的,是请求你协同办案。”

  这话把江跃的位置摆得很高,语气也极为客气。

  江跃向来伸手不打笑脸人。

  更何况人家的行为从法理上就有依据,现在用情理的方式讲出来,其实就是透着对他的尊重。

  不管什么时候,尊重总是让人受用的。

  韩警官业务能力如何,江跃不予置评。不过这人说话办事的风格,倒是很有点人情味。

  为免无聊,两人又拉了好一阵家常。

  包括警署里的一些日常趣事,韩警官竟也没有避讳,跟江跃有说有笑,气氛搞得极为融洽。

  听江跃说老家是盘石岭的,韩警官忍不住又提起大金山,提起山体滑坡,提起那辆被埋的大巴。

  两人不免一阵唏嘘。

  敲门声传来,一名警员拿着一叠文件进来。瞥了江跃一眼,显然颇为诧异,为什么一向严谨的韩队,今儿个跟个年轻后生聊得如此投机?

  “韩队,这是初步调查的结果,我们梳理出一条时间线。还有一些监控截图,您先过目。”

  韩警官肃然接过:“小陆,你先去忙。”

  文件不多,也就十来页,一多半还是监控视频截图,但韩警官足足看了一刻钟。

  “小江,要不,你帮忙参考参考?”韩警官居然把整个文件夹都推了过来。

  江跃看文件的效率就高多了,过目不忘的天赋让他根本不用翻来覆去地来回对比。

  一条很清晰的时间线。

  10:50,星城二院的那名护士,从ICU病房出来。

  10:53,何姐从十七楼走楼梯上了十八楼,借用了十八楼的厕所。

  11:11,ICU那位78岁的病人柯云山破窗,坠楼。

  11:28,交通管制。

  报告上写着,根据ICU病房监控显示,护士在ICU病房时,只是常规护理工作,没有发生任何可疑情况。

  “怎么样?”韩警官问。

  “报告上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租车司机?他没接近ICU病房吗?”

  “只要他去了,监控肯定拍得到。而且ICU本来就是独立楼层,一般人是不会上去的。你邻居这位何女士,为什么要去ICU病房上厕所,这也是个疑点。”

  “这倒没什么好疑点的,也许只是洁癖,觉得17楼的厕所不干净。ICU楼层的厕所用的人少,更干净点。以我对她的了解,这种可能性很大。”

  “韩警官,这疑点很明显了。”

  “怎么说?”

  “出租车司机没有去ICU楼层,却跟那两个人一样的情况。这说明什么?韩警官真需要我点破吗?”

  “你的意思是?”韩警官表情精彩无比,“那位病人,搭乘那辆出租车离开了?”

  “这还得你们去调监控,看看那车是在哪个时间段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我猜,肯定是在11:11到11:28这两个时间段之间,大致应该是11:20左右。”

  “而我,作为那一单之后的乘客,是在11:50分左右上了他的车。当时司机就提到了交通管制,也提到了他刚在二院接了一单生意。”

  治安监控本来就归警署管,韩警官很轻松就调出了监控。

  果然,那辆出租车出现在医院门口的监控中,在11:22分搭走了一名乘客。

  在监控中,那名乘客佝偻着身体,面部竟然跟打了马赛克似的,完全捕捉不到,整个身影也是飘忽不定,模模糊糊,就像一团飘忽不定的雾气似的,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完全不像是正常监控应有的样子。

  如果不是监控里其他人没有任何异状,韩警官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设备故障。

  这是什么操作?

  现如今还有这么先进的技术,可以在监控中让自己的模糊成云雾状?

  “小江……这……是不是有点太诡异了?”

  韩警官头一次觉得办案是如此吃力,如此无助。他悲哀地发觉,自己的三观正在破碎。

  “是诡异,但依然有逻辑可依。”

  “比如说?”

  “比如说时间线,完全对得上。那么顺着时间线,追查出租车把对方带到了哪里,在何处下车,隐藏在什么地方……”

  话说到这份上,其实有些说多了。

  再说下去,倒有点教警察办案的意思了。

  更深层次的东西,除非韩警官自己提出,否则江跃是绝对不会替他说出来的。总不能告诉他,这个世界靠不住啦,闹妖魔古怪啦!

  韩警官身体猛然坐直,惊讶地看着江跃。又一次,江跃的思路又跟他不谋而合。

  他刚才的第一念头,同样是去追踪那名诡异的病人柯云山。

  坐在椅子上,韩警官心中犹豫不决。

  目前这一切,都是他和江跃私聊的结论,虽然有视频和材料取证,但这些东西都不算直接证据。

  不说别的,监控里根本就没正面拍到柯云山。现有的证据完全证明不了那辆出租车带走的客人就是柯云山。

  贸贸然去追踪,会不会把案子办偏了?或者办砸了?

  韩警官从业以来,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

  江跃也无心再逗留。想到三狗那条还没处理掉的裤子,又想到监控视频里那团古怪的雾状形体,江跃要说一点不担心那是假的。

  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韩警官客客气气地将江跃送出门。

  “对了。”临出门,江跃又想起一件事。

  “我家里还有一件证物,也许对韩警官理清线索有些许帮助。”

  “哦?”韩警官眼睛一亮。

  “在拿到这个证物之前,我得再提个醒。这件事真的很诡异,常规的思维方式,只怕会吃亏。”

  韩警官若有所思,也没表态。启动车子,招呼江跃上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