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6章 小江,你的猜测是对的!

诡异入侵 犁天 3028 2020.07.18 20:15

    “你为什么会说那句‘你摊上大事了’?这句话,对你有点不利。你说那句话的出发点是什么?”

  “还有,他正常找零给你,你为什么拽住他的手?”

  这两个问题,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确实显得极为突兀,相当可疑。韩警官不用敲黑板,也能轻松抓住这两个重点。

  “我照实说,韩警官可能会觉得我在编瞎话。”

  “呵呵,说说看。你也别紧张,假设你仅仅是拽了一下对方的手腕,没有其他攻击动作,就算对方有问题,公平地讲,你的责任也不大。”

  “我压根没打算攻击他,我是看他的手相有点不对。”

  这世道有时就这么操蛋。

  某一件事,你越实话实说,别人往往越是不信。

  比如韩警官,他脸上那玩味的笑容,明显是对江跃这话表示严重怀疑。

  “韩警官,我知道这话听着有点不着边际。不过这就是大实话。”

  江跃脸上满满都是坦然,这份坦然干净得让韩警官不免有些动摇。

  “你的意思是,他的手相有问题?”

  “对。”

  “有什么问题,方便说说吗?”韩警官身体微微往前探了探。

  江跃双手在额前轻轻挤压了两下,缓解了一下心头的压抑,深深呼了一口气,将心中烦躁的郁气一股脑儿驱散。

  “韩警官,我说的这些话,不许记录。如果你要当作法律依据,我半个字都不会提。如果是咱俩说说闲话,出了这屋,我就不认。行不行?”

  韩警官微微一愣,看江跃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就算少年老成,这也太老成了吧?

  说实话,干他们这行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到了这个地,能跟警方平起平坐一样对谈的,还真没见过几个。

  能踏踏实实坐着,不至于坐立不安的,那就算心理素质极好的了。

  “哈哈,小江,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好奇了。”

  韩警官将本子一合,放下水笔。

  “你说,我听。出了这屋,你可以不认。”

  “先前我邻居何姐的情况,韩警官也亲眼目睹了吧?我悄悄看了下何姐的手掌心,她的手纹,情况跟那个司机差不多。生命线上有一条明显的黑线。不过,何姐的黑线比那司机要淡一些。所以我猜测,何姐发病的时间更晚一些,症状可能也算轻一些的。”

  “二院那个护士说,他们院职工也有这样一起病例。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那位病例,手纹多半也是这么回事。”

  “现在看来,那个出租车司机报警,情况多半跟何姐差不多吧?恐怕发病更早,症状更严重?”

  这一席话,让韩警官大白天莫名得感到一阵凉意,后背直冒冷汗。

  以他的知识储备,他第一念头想到的也是传染病。

  如果这是传染病,那他作为密切接触者,岂非……

  当然,江跃仅仅靠两人之间的对话,竟推测出了出租车司机的情况。这给韩警官的心理冲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他的职业身份,要求他遇到任何事都要保持冷静。

  现场明明只有他们两人,但空气似乎凝固了。

  一时间,江跃没再说话,韩警官也没再提问。

  许久,韩警官才道:“你稍等一下,我出去打个电话。”

  不用猜,江跃也知道他是出去打电话,要向星城二院求证,看看他们二院那名职工,手掌有没有什么异常。

  不到十分钟,韩警官推门返回。脸上的表情显得精彩无比,看着江跃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同。

  “小江,你的猜测是对的。”

  韩警官双手用力地搓着脸颊,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有点被颠覆了。看手相这种事,他一向是当作封建迷信来看待的。

  手相看得如此灵验,可以断一个人的前途遭遇,这更近乎天方夜谭。

  换作以往,韩警官打死也不会信。

  换别人跟他说这些事,他必然嗤之以鼻。

  可如今,现实却残酷地摆在他面前,硬生生教了回他做人。

  江跃对这个结果倒是意料之中。

  “小江,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出现这种怪病?传染病?中毒?遭遇辐射?”

  还别说,韩警官的想象力还挺丰富。

  中毒,遭遇辐射这两个说法,江跃就没考虑到。

  “坦白说,具体什么原因,我目前也拿不准。但有一个共同点显而易见,他们都去过星城二院。”

  “那个司机也去过?”

  “去过,而且我推测,就在我之前的一单。”

  “这么说,他们的问题,是因为星城二院引起的?这可有点棘手啊,我得上报,没准得疾控中心干预。如果是辐射问题,还得环境管理部门介入。”

  韩警官有点左右为难。

  江跃刚才说的这些,并没有形成书面材料。没有详实的材料贸然上报,又可能会犯错误。

  “我觉得不像是辐射,如果是辐射,不可能只有这三个受害者,必然会大面积出现的。”

  “至于传染病,就像那位医生说的,目前世界上可知的传染病,好像没有这么古怪的吧?而且以发病速度看,要是传染病,我们现在应该也发作了。”

  “这可不好说,如果他们作为传染者,病情还没发展到传染他人的程度呢?那么原先传染给他们的传染源,肯定有高度传染性吧?”韩警官也有他的一套理解。

  江跃明知道对方的推测是不合理的,也不去反驳。

  毕竟,韩警官掌握的情况,掌握的细节程度,完全没法跟他比。

  一个从来没有对正常世界产生怀疑的人,如果你贸贸然告诉他这个世界不正常了,有灵异诡奇的事情正在发生,他第一念头必然是不信。

  甚至还会觉得你脑子进水了。

  最关键的是,人家警方办案,听取你意见是客气,人家有人家的办案方法和思维,无需你指导人家具体怎么办案。

  所以,江跃要尽量把话说得婉转一些。

  “韩警官,如果你想听我一些建议,我倒有一些说法。”

  “你说。”韩警官倒是从善如流。

  “我建议你现在就派人去二院,把他们三个人的行踪调查一下,梳理出一条时间线。如果能调查出他们有什么交集,有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些才是关键点。”

  这其实是正常的调查流程,韩警官心里大致也想到了。他刚才出去打电话调查情况的时候,也确实吩咐部下这么去干的。

  江跃这番提醒,倒是跟他不谋而合。

  “小江,看不出来啊,年纪轻轻,很有干我们这行的潜力。怎么样,将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有这个将来,再说吧……”江跃轻叹。

  “什么意思?”韩警官诧异。

  江跃笑笑,不解释。以前从来没想过,谈将来会成为一件奢侈的事。

  “韩警官,我知道你们有纪律。有个事,我还是想打听打听。”

  “嗯?”

  “今天星城二院路段交通管制的原因是什么?”

  韩警官脸色有点不自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措词回答。

  “有纪律的话,不说也不要紧。只不过,何姐他们这种事,我担心还会接二连三出现。到时候一旦扩散开来,纸想包住火可就难了。”

  韩警官无语,这是“不说不要紧”的态度吗?这明明就是“你不说事情可就要闹大发了”。

  换作平时,韩警官早送客了。

  奈何刚才江跃的那些推测,那些话,给韩警官造成了巨大的震撼。

  直觉告诉他,这个小伙子不是等闲之辈,对他办案可能有大帮助。

  “小江,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有没有联系,得知道大致情况才能分析推测。凭空猜测不负责任,我也不能信口开河,影响你们办案啊。”

  韩警官内心是动摇的。

  考虑了片刻,声音放低道:“其实,那出租车司机传的那些细节,跟真实情况也比较接近。只不过,当时现场有一些目击者。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所以采取交通管制,目的其实是为了将事情控制到二院内部。”

  “交通管制哪里够?真要控制影响力,还得网络管制,通讯管制才行啊。”江跃不由得摇头,这有关方面的思维也太僵化了。

  “交通管制,不仅仅是避免消息传播,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避免那位病人乘车离开二院。”

  这才是真相。

  “这么说,确实是ICU的病人?确实是从十八楼跳下来?确实是现场没有血迹尸体?”

  “这些都没错。”

  “确定跳下来了?不会是从别的楼层溜走了吧?”

  “不可能!现场有监控的,而且别的楼层窗户完好,除非他能变成一只苍蝇,不然怎么飞进别的楼层?而且地面撞了个坑,也是实打实。现场也有一些目击者。”

  “目击者怎么说?”

  “事情太突然,目击者其实也没看清。听到一阵骇人的巨响,然后一道黑影迅速在原地消失。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回事。”

  “监控总看清了吧?”

  “监控同样看不清,速度太快,捕捉不到一帧清晰的画面。”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给本书投票的书友,据说会变帅变靓。我试过了,现在每天第二喜欢的事就是照镜子,帅得都有压力了。   别问我第一喜欢是什么,当然是码字。

2020-07-18 2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