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3章 疯狂食岁者

诡异入侵 犁天 2888 2020.07.22 09:37

    “小江,你有什么想法?”

  江跃沉吟着,考虑应该怎么措辞。

  “没事,你不用避讳什么,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也不怕告诉你,今天一天遇到的这些事,算是把我三十多年的世界观给彻底碾碎了。”

  “那我直说。”

  事到如今,含蓄也确实没必要。

  “第一,这不是传染病,这是邪祟在搞事;第二,我猜测这个邪祟在进化,最早的时候智慧不高,但进化速度很快;第三,我有种直觉,必须在24小时内搞定它,不然,事情很可能闹到难以收场。”

  第一第二条都是技术分析,第三条则是江跃的私心。

  韩警官长长吸一口气,双手死死抓住方向盘。他生怕自己听了这些情绪不稳,导致翻车。

  “韩警官,冒昧问一句,政府对这件事的底线是什么?”

  “底线?”

  “对付这样的东西,如果常规的那一套思路,瞻前顾后的话,我担心局势会越发失控,搭进去更多的无辜。”

  韩警官果断道:“如果真的难以控制,可以击毙。事实上,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我们一个部门在行动。防恐防暴部门,安全部门,还有一个特殊部门,因为事件过于离奇,都在迅速介入。”

  “只不过现在各个部门之间,还没达成一致。有些部门是主张消灭,有些部门想生擒,弄到实验室去研究研究。”

  江跃一阵无语。

  都火烧屁股了,还有心思研究?

  想研究,放心吧!以后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就怕研究不过来。

  智灵给的新手任务是追踪食岁者。

  江跃估摸,自己只要追踪到对方,锁定位置即可。至于怎么处理,应该不在任务范围内。

  至于怎么处理,江跃无权,也不想做这个决定。

  这么多部门卷入,光想想脑袋就大了。真要牵涉进去,江跃还真觉得自己应付不过来。就让这些部门扯皮去吧。

  车子开到最后一名受害者活动区域附近。

  为免恐慌,所有受害者的活动区域,并没有搞任何戒严。

  江跃按着受害人在笔录上描述的活动路线,大致走了一遍。

  大晚上的虽然有街灯,还是不够亮,对于找寻线索来说,确实平添了不少麻烦。

  韩警官很有耐心,完全听江跃的,他主动打起了下手。

  “这里!”很快,江跃就将位置锁定在了受害人小区的一条长凳上。

  这个位置,是小区的绿化带,有一条碎石路穿过这片绿化带。

  受害人笔录曾说过,他傍晚曾下楼遛过狗。狗挣脱了狗绳,到处乱窜不见了踪影。

  他找狗的时候,顺着这条碎石路走过。

  “韩警官,你看这棵桂花树边上的草坪,是不是有些诡异。再看这条凳子,这片区域的色泽……”

  不对比不知道,对比之后,再结合三狗那条诡异的裤子。

  韩警官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新的思路。

  “小江,真有你的。我同事来这里调查过,完全没发现这些啊。”

  “就像我之前说的,仅仅靠常规思维,肯定发现不了这些。你同事没往这个方向考虑,发现不了这些,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这东西的智力在进化啊。你看它选择的这个位置,小区的监控拍不到,属于比较隐蔽的角落。”

  “它到底是怎么对受害人下手的呢?”

  “从何姐的情况来看,它朝人下手甚至不需要近距离接触。所以,受害人察觉不到,完全说得过去。”

  说到这里,江跃又忍不住想吐槽智灵。

  好歹给点食岁者的详细资料么?一点提示都没有,完全是抓瞎。

  “韩警官,我有个问题。”

  “嗯?”

  “以你们的能力,拉网式搜索,完全可以在天黑之前,锁定对方位置,甚至将他消灭。为什么会拖到天黑?”

  这是个犀利的问题。

  韩警官表情有些尴尬。

  要说原因,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他是最早负责这个案子的经手人。

  实际上,拿到江跃给的物证,他回局里就向上级打了申请,要求封锁相关路段,全面布控。

  但是江跃说的那些事,韩警官也不方便放在明面上说,更何况他还答应了江跃,不做书面记录。

  没有任何书面材料,也没有有力证据的支撑,仅靠猜测。局里的领导自然不可能答应。

  毕竟,封锁路段,相当于戒严。很容易造成社会上那些不必要的猜测,乃至引发恐慌。

  韩警官到现在还记得领导当时的表情,完全是用一种失望加批评的眼神看着他的。

  在上级看来,他提出那样鲁莽的申请,完全是小题大做,是政治上极不成熟的表现,完全不符他平时稳重踏实的作风。

  然后,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急剧恶化。

  其他部门闻讯而动,他们警局,反而成了这个案子的边缘人物。

  最要命的是,因为早期的耽误,导致局势迅速走向失控,在社会上引起一定程度上的恐慌。

  局里的领导又被更高层次的领导点名批评,说他们作风涣散,尸位素餐等等。

  局里的上级当然不会背这口黑锅,把韩警官叫去一阵乱喷。哪怕韩警官之前打过申请,陈述过利害关系。

  在上下级关系面前,这些事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你背锅的时候,你得背稳,不要甩来甩去。

  一口黑锅,韩警官捏着鼻子背也就背了。

  案子还得接着办。

  一筹莫展之间,他想起江跃。

  强烈的直觉告诉韩警官,这个出场就自带神秘光环的年轻人,或许是解开谜底的那把钥匙。

  江跃见韩警官默然无语,虽不知道内情,也猜测到他估计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当下知情知趣,没继续追问。

  就在这时,韩警官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一天,韩警官接了太多电话,心理阴影面积极大,搞得这手机响铃都快成恐怖铃声了。

  “韩队,又接到一起电话。昌隆路豆芽巷一名醉酒群众报案,情况跟之前一个样。”

  韩警官对此都已经麻木,无奈地看了江跃一眼。

  “快,将他的活动区域总结一下,用最快的速度发给我。”

  且打着电话,车子已经发动,朝豆芽巷飞驰而去。

  豆芽巷……

  听到这三个字,江跃莫名的一阵悸动。这地方,离他所在小区新月港湾,步行也不过是十分钟了。

  看这受害者的区域路线,江跃总有点担心,这邪物好像在不断逼近新月港湾,这可有点让人不太放心。

  忍不住拿出手机,拨通姐姐江影的电话。

  “小跃,聚会散了?几点到家?”

  “姐,我估计得明早回家。认真听我接下去讲的话,一定要记住,一个字都不能落下。”

  从小到大,江影这个姐姐,向来都是扮演训导者的身份。

  从来都是她对江跃谆谆告诫,冷不丁被江跃这么一通叮嘱,她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从现在开始,把家门反锁,不要出门!记住,千万不要开门。即便有人敲门,绝不能开!也不要接近门口,离门越远越好!”

  “江跃,你想夜不归宿,找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么?”这是江影的第一反应。

  江跃粗暴地打断道:“江影,你给我闭嘴!我现在非常认真!如果你不想跟隔壁何姐一样,你最好记住我说的每一个字!”

  嘟!

  江跃说完,完全不给江影反应的时间,直接挂电话,顺手关了机。

  虽然那是亲他疼他的姐姐,但是这种训斥的感觉,似乎……很爽啊!

  豆芽巷中段,一个只有两个轮子才能通过的地方,监控什么的,案发现场自然不存在。

  口子上的监控,很快就调出来。

  时间锁定在一个小时前。

  这是江跃第一次接触现场,如果不是韩警官带着,他这个闲杂人等根本没资格接近。毕竟现场各个部门的人员,谁都有资格不让他进。

  其他人什么感觉,江跃没问。

  江跃靠近现场,现场除了有些脱落的斑驳墙灰,并没有太多痕迹。只是还有些隐隐残留的邪祟气息。

  这种气息虽然微弱,却还没完全散尽。

  查勘了片刻,江跃朝巷子外走出。

  韩警官快步赶上:“小江,你去哪?”

  “还是那句话,如果按着常规思路走,永远被牵着鼻子走。白天拖到天黑,天黑拖到天亮,怪物只会不断进化。”

  江跃理解各部门办事要讲流程,讲纪律。

  他却不用。

  所以,他决定单干。

  智灵给他布置这么一个坑爹的新手任务,总算给了他一个见面礼。

  百邪不侵光环!

  然而坑逼的是,持续时间只有24小时。

  所以,他必须趁热打铁。必须在光环没有消失之前,找到食岁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