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5章 不可思议的怪事

诡异入侵 犁天 3014 2020.07.18 09:50

    透着猫眼看,敲门的竟是隔壁802室的王大妈,一脸的焦急无助,怕是遇到了天大难事。

  两家关系一向走得近,江跃忙开门。

  “小江,快快!快去帮大妈看看。你何姐病了,就我一个老太婆在家,两眼一抹黑啊。”

  何姐是王大妈的儿媳妇,二十六七的年纪,跟江跃的姐姐江影日常话题较多,算得上是闺蜜。

  王大妈的儿子,也就是何姐的爱人长期外派工作,导致夫妻结婚几年还没来得及生下一儿半女,日常基本上是婆媳两人相依为命。

  婆媳之间关系虽谈不上情同母女,处得倒还算和谐。

  “三狗,看家。”

  江跃不容三狗拒绝,反手关上防盗门。

  王大妈家客厅沙发上,斜躺着一个人,远远瞧那穿着,应该就是何姐。

  走近一看,江跃却有点儿蒙圈。

  “大妈,这位是?”

  王大妈直抹泪:“这就是你何姐,中午回来还好好的呢。”

  “吃过中饭,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小江,你何姐这是害了什么怪病吗?”

  江跃张口结舌,一时竟说不上话来。

  眼前这个妇人看着足有五十出头,皮肤松弛,一脸皱纹,斑斑点点跟橘子皮似的。

  看这年龄可谓是直追王大妈,完全无法跟那个年轻美艳的何姐对号入座。

  他第一反应是不是何姐在整蛊?化这么一副妆容,还是干脆玩起了掉包计,换了个人,故意逗王大妈?

  细一观察,却又不对劲。

  首先,这皮肤上的斑纹极度真实,完全没有化妆过的生硬痕迹。这就可以排除化妆整蛊。

  此外,何姐年轻时嘴角那颗标志性的美人痣还在。

  何姐的衣服,何姐的首饰,包括何姐脸部五官之间的比例,以及轮廓上的种种细节,无一不再告诉江跃,这的确是之前那个性感靓丽的何姐!

  非要下个结论,这应该是二十多年后,进入夕阳版的何姐!

  这种感觉很荒诞。

  就好像时光老人跟何姐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把二十年的时光一针注射给何姐,导致她瞬间老化。

  搭了一下脉,何姐的脉搏、心跳呼吸微弱,几近于无。看上去应该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情绪激荡之下,产生严重休克。

  江跃掐了掐何姐的人中,也顾不得避嫌,给何姐做起了心肺复苏。

  “大妈,打了急救电话吗?”

  “打了,打了。我还打了报警电话。”王大妈心疼地直掉眼泪,“你说这孩子平日里就爱漂亮,冷不丁的变成这样,她往后可怎么活啊?这样子也没法出去见人呐。”

  江跃一时不知怎么劝说,只能埋着头继续做心肺复苏。

  没经历别人的苦,怎好劝别人淡定?

  这事换作谁怕也淡定不了。

  不知怎么的,江跃莫名想起了三狗那条诡异的裤子,想起那个出租车司机,甚至想起梦中变老的母亲。

  果然,这个世界再也回不到正常的样子了么?

  “呼……”

  何姐猛地吐一口气,幽幽醒了过来。

  见到一张帅气好看的脸蛋在面前焦急地晃来晃去,还以为自己正在做一场美丽的春梦。

  随即察觉是江跃双手压在自己胸前挤啊挤,正要尖叫,忽然想起了什么。

  “镜子,我要镜子,给我镜子!”

  江跃连忙,摁住她胡乱挥舞的双手:“何姐,你先冷静一下。”

  要一个秒失青春美貌的女人冷静,可不比让太阳从西边升起容易多少。

  滴嘟——滴嘟——滴嘟……

  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开进了小区,驶到他们这一栋楼底。

  很快,白衣天使就推着担架上了电梯,找到了王大妈家。

  何姐双手死死捂住她的脸,脑袋不断往沙发上撞,拦都拦不住。

  她简直当场死的心都有了,不住嚎啕:“我不要去医院,让我去死,我死了算了。呜呜呜……”

  尴尬的是,某个白衣天使还补刀,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是我。”王大妈上前。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姐姐还是妹妹?最好是配偶,直系亲属也行。”

  “你是病人的儿子吧?”

  这话却是冲着江跃问的。看病人的年纪虽然大了点,但是三十多岁生儿子,在如今也不算稀奇事。

  婆婆变成了姐姐还是妹妹,隔壁小弟弟变成了儿子。

  这话扎心了。何姐拼命要从担架往下翻,哇哇哭嚎:“哇……呜呜呜,我真的不想活了。”

  王大妈手足无措,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解释。

  好说歹说,担架总算下了楼。

  何姐一直捂着脸,显然是有点生无可恋。

  刚出了单元门,准备上救护车,却有两个警员正好走近。

  “是你们报的警?”

  王大妈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解释实情,她当时情急之下,报了警。

  说起来,这种事惊动官府,自来谨小慎微的王大妈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一旁的白衣天使们旁边听了一耳朵,当场忍不住强行扒拉开何姐的双手,朝何姐的脸上打量起来。

  “怎么会这么巧?”一名护士惊呼起来。

  “天呐,这个情况,我们医院的职工刚刚也有一起啊!”

  还有一起?

  江跃闻言,心中着实一动。朝停在路边的救护车瞥了一眼,赫然是星城二院的救护车。

  “大妈,何姐今天有没有去星城二院?”江跃忽然问。

  趁白衣天使们强行扒拉开何姐双手的时候,江跃装作不经意,朝何姐的掌心瞥了一眼。

  王大妈先是一怔,随即道:“她今天一上午都在二院,探望一个住院的朋友。午饭前没多久才回来的。小江,你怎么知道?这……这不会是传染病吧?”

  这三个字极敏感。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三个字,脸色都不自然地变了变。

  倒是那个急救医生摇摇头:“不可能的!世界上目前根本不存在这种传染病。如果是传染病,根据他们的发病速度,你们家属应该早就传染了。”

  倒是一名高高大大的警官,走向江跃:“小伙子,你为什么问她有没有去星城二院?”

  到底是警官,办案嗅觉极为灵敏。

  江跃那句话稍微露出那么一点小小的线索,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即刻就把握到了。

  “我听医生说她们二院也有一起这样的事,也往传染病这块想了。所以问何姐有没有去过星城二院。”

  这当然不是实话,这么多人在场,江跃不可能把心中的猜测当成线索来说。

  那名警官饶有深意地看了江跃一眼,笑了笑,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转头对王大妈说:“大妈,这个情况还得去医院查明原因,我们警方会全力调查各种线索。您也别着急,有病的话,咱们慢慢治。”

  作为警方,说起话来自然四平八稳。

  救护车滴嘟滴嘟把人给带走了,江跃考虑到王大妈一把年纪,恐怕照料不及,想跟着一起去,却被那名警官叫住。

  “小伙子,你留下,我正好有几句话问你。”

  江跃看了看周围不断聚集过来的人群,点头道:“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

  “成!”

  换个地方,倒换到了警局来了。

  江跃心底无私,倒也没觉得怎么不妥。警民一家,他没犯事自然也不存在担心忧虑。

  那名警官倒是客气,请他在办公室坐下,关好门,还递了一瓶红茶饮料。

  听他自我介绍姓韩,是一名队长。

  “小江,这个出租车的牌号,你认识吧?”韩警官从对面推来一张照片。

  江跃拿起来瞥一眼,赫然是中午回家搭乘的那辆出租,江跃过目不忘,自然记得。

  “韩警官,你想说什么?”

  “这个司机一个小时之前报警,说之前遭到乘客的袭击。我们根据他提供的时间和路段,调出监控查看了一下,通过数据库对比,他所说的乘客,是你。”

  如果拉了一下手,就算袭击的话,那这袭击的定义也未免太搞笑。

  “韩警官,这车我确实搭过。袭击什么的,完全是污蔑。”

  韩警官笑了笑,不置可否。

  事实上,报警人的资料他们肯定也会查一下。

  这一查不要紧,报警人的前科还真是不少。

  打架、偷盗、赌博、瓢娼、碰瓷……

  各种烂事简直可以编成一部烂人百科全书。

  再看看这个小伙子江跃,彬彬有礼,一看就是有素质家庭出来的孩子。

  对比之下,要说对方袭击江跃,韩警官绝对信;要说江跃袭击对方,韩警官不太能信。

  “你把当时的情况说说看,我记录一下。”韩警官和颜悦色。

  没必要玩什么花样,江跃一五一十还原起当时的情形。包括车上的所有对话,他半个字都没改动。

  听到星城二院跳楼事件时,韩警官在记录的笔,明显停顿了一下。

  这个细节,落在江跃这种洞察力超群的人眼中,无疑成了相关的佐证。

  莫非,那会儿星城二院真出了什么事?那得是多大的事,才能导致整个路段都交通管制?

  韩警官用笔头敲了敲桌子:“你为什么会说那句,‘你摊上大事了’?这句话,对你有点不利。你说那句话的出发点是什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幼苗需要兄弟们的灌溉哦,有推荐票多投几张。

2020-07-18 09: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