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7章 猫七

诡异入侵 犁天 2814 2020.07.24 08:31

    “什么?你放弃了食岁者技能?”猫型浮雕听到江跃的陈述,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小子,你脑袋进水了?还是喝多了?”

  “新手礼包,我就没见过有人选择放弃的。往后你就知道,智灵可难得大方这么一回,你倒好,竟然当废品处理,换积分?积分有多大鸟用?”

  虽然他是前任,但是智灵重启后,设定都是全新的。这个设定里,积分到底有什么用,他自然不清楚。

  但是废品处理这四个字,他还是明白的。好好的技能,竟当废品处理,这是何等令人智熄的操作?

  “不过……”猫七话锋一转,“以智灵天坑的尿性,没理由忽然这么大方,莫非又是一个坑?你小子反其道而行,说不定正好避坑也说不定啊……”

  是不是坑江跃不确定,反正已经选择放弃,也没啥可说的了。

  窃取无辜之人的寿数,给自己续命,这种事他的确干不出来。

  前一秒是屠龙勇士,后一秒成了恶龙,这种骚操作江跃也明显接受不了。

  猫型浮雕前任还在喋喋不休分析着。

  江跃也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时已经得到的这些奖励。

  “百邪不侵光环,当然很棒,可惜只有三个月。这是临时技能。远不如第一个技能实用。那可是终身技能。开局就给你一个终身技能,你居然给拒了。智灵难得大方一次,我估计也被你给气乐了吧?”

  “小子,你这一开局,就往作死的道路上飞驰而去。我感觉,你这么作下去,变成前任是早晚的事。”

  “别一口一个小子,我有名字。就算你活了几千岁,也得尊重现任。别忘了,你的自由掌握在我手中啊。”

  “你?哼哼……”猫型浮雕前任哼哼唧唧,显然大大的不以为然。

  “我怎么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就是你要等的那一个下任么?”刚完成了食岁者任务,江跃现在的心态充满乐观主义。

  “呵呵,刚完成新手任务,心态有些膨胀,说点骚话,我是可以理解的。”前任这话透着点酸味。

  “行了!知道你这是嫉妒。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江跃,以后别再叫我小子。抡榔头的手劲,我还是有的。”江跃笑呵呵道。

  “呃……”

  前任一时无语,他发誓,这是他遇到最嚣张最不尊重前辈的下任。

  之前他作为接引者,遇到每一位下任,刚刚接触智灵的时候,对他这个前任都透着敬畏,要多尊重有多尊重。

  不管他怎么冷嘲热讽,对方都会脑补成:前辈唠叨这些,都是为我好。

  可这位,竟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动不动就要抡榔头,尊老爱幼还要不要了?论资排辈还讲不讲了?

  “喂?问你名字呢?”

  “算了,一个过气之人,名字就不提了,辱没了祖宗。我是智灵第七任桥板,你叫我猫七吧。”

  听得出来,这口气透着对智灵喜新厌旧、过河拆桥的极大怨念。

  “猫七?这名字挺好。对了,这两千年来,你一直是挂在墙上的浮雕嘛?”

  “你这是伤口撒盐?”猫七口气哀怨。

  “纯属好奇!老实说,如果我有办法,一定帮你解困。两千多年囚禁,说真的,太残忍。”

  “真心话?”猫七有些意外。

  “信不信由你。有句话叫兔死狐悲,你没听过?”

  “不懂。我是猫,不是兔。”

  “行了行了,就那么回事。你说这别墅才建一百多年,那我好奇,你以前是什么形态?”

  “有时候是一副壁画,有时候是地毯上的图案,有时候是家具上的花纹,有时候是一尊木雕……时间太久了,我都快记不清有多少形态啦。”

  果然是悲伤的往事,江跃决定不再雪上加霜。

  聊点开心的吧。

  “猫七,这栋别墅以后归我了吧?”

  虽然江跃是这么默认的,却没有得到证实。

  “只要跟智灵有关的一切,那都是你的。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一点,实际上包括我,也是你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细品之下总觉得存在道德的沦丧,人性的扭曲。

  你是一头猫,我是一个取向正常的男儿。

  “这意思,以后我想住这就可以住这?”

  “那当然,你的地盘你做主。”

  “我想带谁来就带谁来?”

  “废话。”猫七有点不耐烦。

  “那万一我有话跟你说,有外人岂非不便?”

  “用不着,有智灵存在,我们交流完全可以不通过说话来完成。你放心,一般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就是一尊安安静静的浮雕。”

  “嗯嗯,浮雕当得好,也是有功劳的。猫七,再问你一次,你真没发现,我就是你辛辛苦苦等待的那个下任吗?”

  “你是不是我等待的下任,我不太清楚。但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嚣张、最膨胀、最猖狂、最没有下限的下任。”

  “就这些?看来我做的还是不够啊。”江跃叹道。

  “什么意思?”猫七莫名其妙。

  “刻薄、挑剔、花心、促狭,还有小心眼什么的,我还得加倍努力啊。等哪天你描述智灵的这些词汇,都能用在我身上。说不定我就真成了你等的那个下任了。”

  江跃说完,哈哈一笑,也不管猫七什么反应,径直上楼去了。

  猫七傻眼。

  这是什么脑回路,还可以这么解读的吗?

  ……

  虽是第一次来9号别墅,但一想到这以后就是自己的窝了,江跃自然毫不见外。上楼挑了一间最大的房间视作卧房。

  还别说,别墅就是别墅,单说这通透性,就远非楼房可比。

  江跃选的卧室,有单独卫生间,有单独衣帽间,还有个小型的会客室。单是一个房间,就堪比超豪华酒店的配置。

  洗漱一通,躺倒床上,都已经一点多了。

  江跃打开手机,一连串未接来电。

  微讯上也跳出好些聊天记录。

  尤其是姐姐江影,看来是被气得不轻。气归气,亲弟弟还得管。

  七八个来电提醒,微讯上十几条语音。

  江跃想了想,输入一段话。

  “我在道子巷别墅,今晚出了些状况,暂时没问题了。明早回去说。”

  用文字打,估计姐姐不放心,所以这段话用语音输入。

  然后,又顺手发了个位置信息。

  果然,微讯那边就秒回了。

  “江跃,你到底搞什么鬼?”

  “姐,三两句话说不清楚,明早我就回去。到家详细说。放心,我没事。你们也不会有事。”

  江影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虽然白担心了一晚上。但以她对弟弟的了解,做事向来有分寸,料想估计是真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

  当下也没再追问。

  江跃靠坐在床上,思绪万千,一时也毫无睡意。

  明明只过去了两天,却有种过了两年的漫长感。

  刚才回道子巷,经过榆树街夜市口,到处一片通火通明,热闹繁华。虽然夜色已深,但喧闹的城市显然还没安静下来。

  一切看上去和平时似乎没什么两样。

  人们酒照喝,舞照跳,吧照泡,妞照撩,游戏照打,手机照刷……

  只是,这种看着似乎岁月静好的日子,还剩多少呢?

  答案恐怕不乐观。

  无聊又翻了一下手机。

  看到李玥在几个小时前发来的一条信息。

  李玥:下午杜一峰发的那些视频,你信吗?

  世界果然是变了。

  几乎不主动联系别人,又内向又害羞的小透明李玥,一天之中竟然两次联系他。

  这次数超过过去两年的总数!

  该怎么回答呢?

  思索了片刻,他决定照实说。

  江跃:我信。

  本以为这条信息发过去,肯定是石沉大海。

  却没想到,李玥居然秒回。

  李玥:我也信。

  江跃有些意外,这个点了,李玥居然还没睡?而且以李玥的性格,对这种事不应该是抱着不听不看不信的态度吗?

  江跃:是啊,当真事看吧。也许,未来的变化会更加让我们吃惊。

  李玥:嗯。

  天聊到这份上,尤其对面还是李玥,基本就等于聊死了。

  江跃倒不以为意,突然断电就是这个同桌的日常风格,他早就见怪不怪。

  微讯一条条往下拉,浏览了一下群消息。

  大多数群还是一片清静,杜一峰建的那个群,已经又水了好几千条聊天记录。

  江跃点开稍微拉了一下,没有什么新鲜的视频流出,也就没心情细看了。期间有好几个人@过他。

  最近的一条艾特信息,都过去两三个小时,深更半夜的,江跃也懒得再去解释。

  正要放下手机,打算睡觉。

  手机又叮咚一声。

  莫非是李玥又发消息?这可不像她的风格。

  “韩晶晶:江跃,在干嘛?睡了没哦?”

  “韩晶晶:怎么在群里@你也不回,大学霸都这么忙嘛!”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食岁者其实是开胃小菜,本书的怪物有多种分类,本质上没有怪物是杀不死的,没有一个怪物是毫无弱点的。有些怪物杀伤性弱,有些怪物危害性强。所以,食岁者充其量其实是开局NPC。其实各种奇奇怪怪的怪物已经上线,也留了几条伏笔,细心的书友可能发现了。

2020-07-24 08: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