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4章 家族秘闻

诡异入侵 犁天 2903 2020.07.17 19:53

    这么一通电话下来,江跃也没心思去收拾三狗了。

  三狗也一直在偷听电话,听小姑给他请了假,可以在城里多待一段时间,简直心花怒放。

  只是这通电话的内容实在有点沉重,三狗本能觉得自己好像不能表现得太开心。

  “二哥,这下我不用回镇上了吧?照我说,那些狗就是昨晚那些脏东西给弄死的。”

  三狗从来就不是无神论者。

  准确地说,老江家从来就没有无神论者。

  “诶,二哥,我就奇怪了。那些脏东西为啥要回镇上?整个镇上那么多人,为啥大家都看不到?”

  “二哥,我这是不是阴阳先生常说的阴阳眼?”

  要不怎么说三狗的脑回路清奇。

  等闲人家的孩子,一天看见好几回不干净的东西,就算不吓到精神失常,肯定也吓得不轻。

  三狗倒好,事情一过,压根就没怎么当回事,饭照吃,姐照撩。

  说起这阴阳眼的事,非但不恐慌,还特别引以为豪。

  “你知道阴阳眼?”江跃有些意外。

  “瞧你这话说的,这不是咱老江家的祖传手艺吗?小时候,我爸常跟我念叨这些。”

  “你爸跟你说啥了?”

  “咦?你不知道哇?我爸说,咱爷是个高人,有大本事,就是太低调,是老顽固,不懂变通。而且……”

  “而且什么?”

  三狗抓抓头:“嘿嘿,那是我爸说的,不是我说的啊。”

  “看来不是什么好话。”

  “嘿嘿,是没多好听,不过我是不信的。我爸那个人,屎拉不出来都怪茅坑。”三狗不傻,知道在哪山头说哪话,政治正确比什么都重要。

  “行了,行了,你别废话。说说你爸都跟你讲了什么。”

  “我说了你不许打人啊。那是我爸说的,跟我没关系。”

  “你再废话看我抽不抽你。”

  “瞧你这急性子!我爸说,咱爷本事是大,但缺心眼,一辈子就知道做个山野村夫,没把一身本事卖出去,可惜了。他还说,咱爷偏心眼,只疼大伯二伯,对他有偏见,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咱爷亲生的。”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江跃多半不信。但三叔是那不着调的货,江跃还真不怀疑,这话就是三叔那个味儿。

  三狗身上很多方面其实有三叔的影子,狡黠滑头,鬼点子多,脸皮子厚,性子野,多大的事都能不当回事,有时候吧,嘴巴还挺毒,俗称嘴贱。

  不过三狗跟三叔最大的区别是,三叔是麻绳拎豆腐,拎不起来的人。

  而三狗别看年纪小,关键时候不含糊,立得住。

  见二哥没坑声,三狗对着玻璃柜的镜子认真照了照。

  “要我怎么说我爸净爱胡说,二哥,我瞧咱俩就挺像的,我爸肯定是咱爷亲生的啊。咱肯定都是老江家的种,跑不了。”

  “你爸为啥怀疑不是咱爷亲生的?”

  “他说啊,咱爷的本事,都偷偷教给大伯二伯了。尤其是大伯没了之后,一身本事都给你爸了。他想学,咱爷不给教。”

  这倒是一个让人不好反驳的理由。

  只是,爷爷到底教了父亲什么?江跃却是一头雾水。

  要说家学渊源,江家确实有,风水堪舆,占卜卦算,测字观相等等,老头倒确实是颇有水准。只是老爷子从不涉江湖,所以名声不显。

  至少江跃自小都是潜移默化接触这些,绝没有手把手系统性的教学。

  要是爷爷真私底下教了父亲了不得的本事,自己是父亲的独子,没理由得不到传承吧?

  “三狗,你爹说的话,你信吗?”

  “信。”三狗回答得很干脆。

  “我信咱爷有大本事,也信咱爷不教我爸。不过,咱爷如果真有那么大本事,他不教我爸肯定有他的理由!”

  哦?

  这倒让江跃有些刮目相看。一向神经大条的三狗,竟说得出这等有深度、高逼格的话来?

  “你倒说说,咱爷有什么大本事?”

  江跃过目不忘的能力,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天赋,打小就有。

  爷爷在他六岁的时候,便仙去了。但是六岁之前,江跃没少在爷爷跟前承欢膝下。

  小时候的记忆,虽然不如大了那么深刻,还是能记住不少的。

  记忆中,爷爷就是个乐呵呵的老头,虽有些仙风道骨,也论些阴阳风水、观星望月的事。

  说到底和常人无异,一日三餐,吃喝拉撒,没见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倒是爷爷经常教他认字,读一些古书,讲一些做人道理,偶尔会点拨些阴阳风水相关的常识,这些都是长期耳濡目染,融入到骨子血脉里的东西。

  “二哥,小时候我爸跟我讲过一件事,我记得特别深。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说说看。”

  “我爸说,有一回他还小,可能比我现在还小。爷爷进山说是采药,我爸偷偷在后头跟着。”

  “跟到一处山背,我爸看到爷爷在一张黄裱纸写写画画,写了很久,又把那黄裱纸折成一只纸鹤,随后蘸了两点朱砂,在纸鹤的翅膀上各点一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我爸说,他看到那只纸鹤,竟在爷爷掌心中飞了起来。虽然飞了没多远,但我爸说,至少得有七八米高,几十米远!而且直接在半空中烧化了!”

  “怎么可能?”这已经接近仙魔小说的情节了。

  作为在爷爷身边待过的长孙,江跃很难将这种神奇的事,和当初那个乐乐呵呵的老头联系在一起。

  三叔小时候的事,那都多少年前了?这事怎么说得准?小时候的记忆出现偏差,甚至自己脑补想象加工,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就知道你不信,我当时也不信。可我爸都赌咒发誓了。而且后来咱爷发现我爸偷看,当初给了我爸一个大嘴巴,还警告他不要到处瞎诌诌,要不然就打死他。”

  “我爸挨了这么一顿揍,能不记忆深刻吗?更邪门的是,那事没过多久,大伯就在外地病亡了,二伯和我爸连大伯的尸首都没见着,听说直接在外地烧化了。”

  三叔和三狗果然是对极品父子。

  父子之间讲个故事,居然还带赌咒发誓,除了这对活宝,也没谁了。

  不过,三狗说得这么活灵活现,还带赌咒发誓的,尤其后面还牵扯出大伯的旧事,这就有点值得玩味了。

  “三狗,你爸还说了什么?说具体点。”

  “嗯,这事他跟我嘀咕过好几回了。他说,当时爷爷看到纸鹤飞起来,不但没有高兴的样子,脸色反而很难看。嘴里一个劲念叨,才短短三年,变化这么大?”

  “什么变化大?”江跃追问。

  三狗摇头:“我爸也没闹明白,当时咱爷反复就是这一句话。我爸被大嘴巴子打蒙了,事后也不敢问啊。这事他一直等到咱爷咽气,都没敢再问。”

  江跃再问下去,三狗也说不出更多所以然。很显然,三叔当时也就知道这些了。

  起初三狗说起这个事,江跃是压根不信的。

  细节这么一抠,江跃反而有几分将信将疑了。

  “二哥?有件事,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二伯他好端端为啥离家?”

  虽然江跃从来不说,三狗却知道,这是二哥的心病,所以问得特别小心翼翼。

  换作平时,江跃肯定不会回答。但是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家人,三狗又跟他交心说了这么多,要是再避着藏着,有点不像话。

  “我爸他留了一封信,没多少内容。说是找到了一点跟我妈有关的线索,要出去打探打探。”

  “就这个?”

  “重点就这个,还有一些旁的内容,无非就是嘱咐我们姐弟俩要互相帮扶爱护,相依为命。”

  “哦。”三狗有点替二哥感到难过。

  “二哥,你说二伯他这么神秘离开,除了跟二妈有关,会不会和咱爷偷偷教他的本事有关呢?”

  江跃摇头:“我爸一直在单位上班,也没见他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本事。”

  “有也不会明着告诉你啊!你看我爸不也是偷偷瞧见的嘛?”

  好吧,三狗的脑回路总是这么与众不同。

  三狗想了想,又觉得说不通。

  “咱爷不教我爸,多半是觉得我爸这个人不着调,扶不上墙。二伯如果有大本事,不教给二哥你,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啊。难道是没到时候?”

  对爷爷有大本事这件事,三狗的立场是坚定的,深信不疑。

  “好了,别胡思乱想。等大姐回来,我让她劝劝小姑,干脆都来星城得了。这世道啊,真不太平了。”

  正说着,楼道忽然传来仓惶的哭喊,跟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力道大得整个屋子好像都震动起来似的。

  “小江,小江,在家吗?”

  这敲门的架势,莫非天要塌下来不成?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下一章开始,诡异的大门洞开,剧情会持续不断进入凶猛阶段。

2020-07-17 19: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