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1章 阿伯,你是这条gai最靓的仔

诡异入侵 犁天 2909 2020.07.29 20:18

    扬帆中学周边一个苍蝇馆子,江跃和一身便衣的韩警官挑了个偏僻的角落,点了一叠花生米,三四个小菜,一人只要了一瓶啤酒,小酌上了。

  “韩警官,这顿算我请你。”在这种小馆子招待人,江跃倒也没什么过意不去的。学生仔一个,还没到讲排场的时候。

  “小江,老是韩警官这么叫着,生分。要不你叫我一声韩大哥,要么叫我名字,韩翼明,也可以叫我老韩。我年龄估计有你两倍,叫声老韩也不亏。”

  “得,那就老韩呗,叫着亲切。”江跃举了举玻璃杯,走一个。

  “这家大兵菜馆,我当初在扬帆中学读书的时候就有了,小二十年过去,还坚挺着。”韩翼明才一杯啤酒下肚,竟回忆起了青春往事。

  “唏嘘吧?来,走一个,别光顾着感慨青春,喝完还有正事呢。”

  “还有事?”

  “去河边走走,办案总也得讲究个兼听则明吧?”

  韩翼明举着杯子,哭笑不得:“看来这个酒不是白喝的。”

  “白喝的酒,也没味不是?”江跃笑了笑,夹颗花生米,嘎吱嘎吱嚼得极为香甜。

  “老韩,酒就是那么个意思。其实,我这也不全是私心。这么说吧,虽然你们那边有所谓的铁证如山,但我始终坚定我的直觉判断。”

  “哦?你的直觉是什么?”韩翼明放下筷子,认真看着江跃。对这个年轻后生,他如今是非常信服。

  “当时在讲台上,你们铐走孙老师。我当时从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判断,他绝对没干过那个事。”

  “那么绝对?”韩翼明皱眉,两指捏着杯沿,来回轻轻转动着。

  “绝对。”

  “有什么证据?”

  “没有!”江跃摇头,“所以要找。”

  “你们小区今天那个凌晨夜归的女车主,可以解释为神秘死亡事件,姑且算它是鬼物行凶。但这个鬼物原主,也就是那苏姓女孩的死,解释为神秘事件有点说不过去啊?”韩翼明这番话,明显是压低着嗓子,生怕被旁桌的人听着受惊。

  “在食岁者出现之前,你能想象有这种邪祟存在吗?”江跃反问。

  提到食岁者,韩翼明无言以对。

  冷不丁能把人寿命偷走二十多年,这种事情别说是见证,电视上都没见过这么演的。

  “当初追踪食岁者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现在还是那句话。如果用常规思维,这些案件不可能有进展,只会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我相信,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诡异事情发生,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

  江跃说完,冲老韩举了举杯,仰头干了。

  韩翼明陷入沉思。

  办孙斌这个案子,包括夜宵店老赵闯太平间的案子,以及今天上午的另一起类似奸杀案,他们还真一直延续常规思路。

  至于新月港湾第二起离奇死亡案件,连监控都拍不到,明显透着诡异,则交给罗处他们特殊部门。

  酒喝完,韩翼明聊发少年狂,竟连吃三碗米饭。

  两人把四个炒菜,扫得精光,吃得颇为豪情。

  一结账,两瓶酒,一叠花生米,一叠萝卜皮,四个小炒加上米饭,才一百块出点头。就这还算是这馆子的高消费了。

  “哈哈,小江,这顿饭吃得爽,吃出了二十年前的感觉啊。走,咱们去河边消消食。”

  星城的生态不错,不管白天晚上,河边垂钓永远是一道风景线。

  “孙斌说,他在河边看人钓鱼,看了有近一个小时。还跟其中一个人聊了一阵。”

  “没说那人什么特征?”

  “他说那人个子不高,头发不多,年纪不小,戴着一副老花镜,眼镜有一只脚还断了,用胶布缠了一下。”

  “这个特征挺明显的啊。”江跃皱眉,“你们因为所谓的铁证如山,这么简单的取证都不走访一下?”

  当然,这话也就是发发牢骚。

  换位思考,一个凶杀案,有现场监控,有各种现场证据做对比,其实真就是铁案了。

  忽视嫌疑人提到的这些可能编造的细节,也完全有理由。

  更何况孙斌说的这些细节哪怕都是真的,只要时间线上稍微偏差一点点,也完全不足采信。

  “小江,看来你们师生感情不错啊。”

  “六年了。”江跃叹道,“有些人你认识十年二十年未必了解,有些人你三五天也许就能看个通透。老孙就是那种你一眼未必看得通透,但是多看几眼绝对可以看明白的人,犯罪这种事,他不可能。”

  “呵呵,有些犯罪份子,日常生活中老实巴交,没有案发前,隐藏的很深。”

  “那证明你还是不了解老孙,不了解他对女儿的爱。一个那么爱女儿,又被女儿深深爱着的父亲,绝不可能去奸杀别人的女儿。”

  江跃平常不是爱抬杠的人。

  但这次,他显得特别固执,就像夏夏为她父亲以死相争一样,江跃总想为老孙赢回清白。

  “咦,小江,你看那位,像不像孙斌描述的人?”

  顺着韩翼明指的方向,江跃快步走过去。

  头发不多,年纪不小,个子不高,这些体貌都符合。

  尤其是一副老花眼镜,眼镜断了一只脚用胶布缠着,这点特征大概率上不太可能出现第二个。

  韩翼明上前,娴熟递了根烟:“阿伯,打听个事成吗?”

  江跃站一边,开着手机录像。

  老伯显然是个健谈的,不然也不会跟老孙闲聊。

  “打听什么?只要我知道的,随便打听。”老伯倒是随和。

  “昨天上午,大约十点十五分左右,有没有一个戴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看着像知识分子的人,在这里看您钓鱼?”

  老伯抓抓不剩几根头发的脑门,回想一阵才道:“昨天是有这么个人,蹲在边上看了好一会儿,我俩还聊了一阵。好像是个老师吧?”

  江跃眼睛一亮:“老伯,您确定是昨天上午吗?”

  “昨天上午肯定是昨天上午,具体时间我得想想……”

  “哦,对了!昨天上午我差不多是九点半出门的,走到这里也就十五分钟。我钓了没多一会儿,大概齐也就两根烟的工夫。他就慢悠悠晃过来了。前前后后,应该逗留了有个把小时吧。中间时不时还跟我搭搭话,扯些闲天儿。我还记得他临走时想买我的鱼,嘿嘿,我没钓上几条,就没卖给他。”

  韩翼明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老伯,您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呀?就是他啊。说话温温吞吞的,看上去挺老实本分的人。他……他不会犯了什么事吧?”

  老伯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是剃着光头,带着手铐的。

  “老伯,您再看看,是不是这个人?您说的那些时间点,是不是对得上?”

  “就昨天的事,按说我不可能记错的。”

  “人就是这么个人,不过昨天不是这个发型。时间大致也是那个时间,他离开后没多久我也回家吃中饭了。”

  “也就是说,昨天上午十点十五分左右,他肯定是在这里看钓鱼。”

  “对,他来的时候应该十点不到,离开那阵,估计得过了11点。”老伯一看就是个正直的人,虽然觉得这事可能有麻烦,但还是照直说。

  江跃竖起一个大拇指:“老伯,你是这条沿河路最靓的仔。”

  “什么意思?”老伯懵逼。

  韩翼明道:“老伯,方便的话,可以留您一个联系方式吗?这个事,可能关系到一个无辜的人,关系着几条人命。如果请您到警局去做个笔录,您会照实说吗?”

  “这么大的事?”老伯惊讶。

  “是啊,照片上这个人,被当成杀人犯给抓了,作案时间大约是昨天上午十点十五分左右。他的女儿六岁,因为被小朋友骂作杀人犯的女儿,今天差点跳楼自杀。”

  江跃看得出来,这老伯是有正义感的人,所以他因势导利,进一步激发老伯的正义感。

  “那不能够!如果作案时间是十点十五分,那肯定有问题。昨天上午这个点,他肯定就在这里看钓鱼,这绝对没跑的!”

  “上了警局我也敢这么说。”老伯非常认真地补充一句。

  “哦,对了,说起女儿,我又想起来了。我们闲聊的时候,他也说到过他女儿,还给我看了他女儿的照片。小姑娘瞧着很可爱,叫什么名字来着?”

  “您再想想!”江跃激动。

  “对了,他说叫夏夏,夏天的夏,他女儿是夏天出生的,还有两个多月过生日。”

  “老伯,给力啊!”江跃再次竖起大拇指。

  虽然江跃的话老伯听不太懂,但大概能猜到是夸奖的好话,一张老脸美滋滋的笑出了花来。

  “咱活了六十多,得对得住良心。”老伯拍拍胸口,颇为豪壮。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一路追看到这里的书友,你们也是最靓的仔。

2020-07-29 20: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