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0章 铁证未必如山

诡异入侵 犁天 2712 2020.07.29 11:59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教室门被人推开,一名学校职工一脸焦急走了进来。

  “不好了!孙老师的女儿夏夏要跳楼。你们谁跟夏夏熟,快过去劝劝她。”

  什么?

  夏夏要跳楼?

  全班同学都被这消息吓一跳。老孙结婚多年,就这么一个女儿,都还没上小学呢。这才多大一个孩子,要跳楼?

  江跃第一时间冲出教室。

  他是老孙家的常客,这些年看着夏夏长大,也算是夏夏很熟悉很亲近的人。听说那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竟要跳楼,江跃哪坐得住?

  学校最高的实验楼,共有七楼。

  夏夏坐在最高层边缘,只要稍微往前一用力,没有任何遮挡就可以直接落地。那周围都是结结实实的水泥板。

  这高度要是摔下来,结果绝对不堪设想。

  老孙的老婆和丈母娘,都已经在楼下,一个劲地哭喊,劝夏夏不要想不开,让她先下来,有话好好说。

  早有人打了报警电话,学校的领导和员工也不断从各处汇聚过来。

  孙斌的事,已经搞得学校很被动。他女儿要是跳楼出个三长两短,扬帆中学可就真要出大名了。

  “夏夏,我是你爸爸的领导,你先下来好不好?”

  “对啊对啊!夏夏,你有什么委屈,跟大家说说,我们帮你想办法好吗?”

  “夏夏,你看阿姨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你下来,阿姨给你好吃的。”

  江跃大老远听到这些令人智熄的劝导,恨不得过去一人给她们一拳。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闹到要跳楼,这中间得经历多么痛苦的纠结,多么绝望的抉择?你拿好吃的诱惑一个要跳楼的孩子?

  “夏夏啊,你快下来吧?要是没了你,妈也活不成啊。”

  “是啊,你这孩子咋这样呢?现在你爸进去了,你妈唯一指望就是你。你可千万不能任性啊。”这是夏夏的姥姥,出了名的嘴碎。

  夏夏不听这些还好,听了这些,小脸蛋立刻激动起来。

  “骗人,你们都是骗子!你们天天在家说爸爸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现在爸爸被人冤枉,关进牢里,你们不去帮他,还在家骂他。坏人……你们都是坏人,你们没良心!”

  “还有你们,我爸爸才没有你们这样的同事。我爸都这样了,你们不帮他,还背地里嘲笑他,说他坏话。你们统统都是坏蛋!”

  夏夏说到激动时,双脚一个劲地拍打着墙面,小手臂虚空乱抓,整个身体就像挂在树上熟透的柿子,摇摇欲坠,随时可以掉下来。

  “夏夏,妈妈是爱你的啊。爸爸犯了错,又不是你的错啊。你可不能用你爸的错,惩罚你自己。你快下来,妈保证回家不骂你。”

  “我不下去!爸爸没犯错,我不信,我不信!爸爸是好人!”夏夏气得直捂耳朵,小脑袋一个劲地摇晃,对她妈妈这番话显然极为抗拒。

  “你们谁再说我爸爸坏话,我就跳下去。”夏夏哭嚷起来。

  江跃推开这些猪队友,走到前头去,也不管其他人异样的眼神。

  “夏夏,别激动,是我。”

  “小跃哥哥,你也觉得爸爸是坏人吗?”小姑娘一边抹泪,一边问,小眼神显得无助而又凄惶。

  “你爸爸是好人,他不但是一个好爸爸,也是一个好老师。”

  江跃的语气斩钉截铁。

  小姑娘明显一怔,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爸爸是穷凶极恶的大坏蛋,江跃哥哥却说爸爸是好人?

  “小跃哥哥,你没有骗我吗?”

  “骗人是小狗。”

  “可是为什么小朋友都说我爸爸是坏蛋,是杀人犯?”夏夏泪珠子滚滚而下,说起这个,心都快碎了。

  “你爸连鸡都不敢杀,他敢杀人?你信吗?”

  “我不信!”夏夏态度很坚决。

  “我也不信。就算全天下的人说他是坏人,我也不会信。”江跃忙道。

  江跃这番话,显然给夏夏注入了无限力量。小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这种时候一个人的支持,抵得过全世界。

  “夏夏,现在其他人都说你爸爸是坏人,那我们应该找出证据,证明他不是坏人。你想一想,你要是跳下来,谁给他找证据呢?要是你爸最后证明是清白的,他出来后却没见着你,他会有多伤心?难道你想看爸爸以后的日子,天天哭着想你吗?”

  夏夏小小的心灵动摇了。

  是啊,爸爸现在最需要帮助了,我要帮助爸爸!

  小跃哥哥说得没错,如果我死了,爸爸回来之后可有多伤心?我不能让爸爸伤心难过。

  “乖,你现在坐着别动,哥哥上去接你。我们一起去帮你爸爸找证据。”

  夏夏的情绪明显平静了。

  江跃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现场,将夏夏抱了下来。

  “小跃哥哥,你没有骗我,对不对?”

  “不骗你。”

  下了楼,江跃将夏夏交给师母,想了想,有句不吐不快的话,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师母,孙老师是什么人,您应该最了解。夏夏跟爸爸亲,这个时候,您应该跟夏夏站一边啊。”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您骂孙老师这么些年了,如今孙老师遭了这难,还骂他?还当着女儿的面?这对孩子多残忍?

  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个时候,警车才呜呜呜呜赶到现场。

  人群渐渐散去,操场某个角落,江跃打趣道:“韩警官,怎么哪哪都有你?”

  “这事还真不归我管,我听说是孙斌的女儿,所以过来看看。”

  “把人家爸爸抓走,又来看人家跳楼?太残忍了吧?”

  “瞧你这话说的!这又不是私人恩怨。刑事重案,我难道还能枉顾国法不成?再说,这都铁证如山的事。”

  “呵呵。”

  江跃不置可否,“要是以前,你这么说我不会反对。经历了这么几通折腾,你这铁证如山的观念就没改改?”

  “你什么意思?”韩警官蹙眉。

  “眼睛看到的,监控拍到的,不见得就真实。今早那个女车主的死,监控你也当场看了。监控拍到了吗?并没有!”

  “可……孙斌的案件是另外一回事,现场证据充分。”

  “指纹吗?体液吗?毛发吗?”江跃嗤笑一声,“我就问你一句,像女车主以及小依身上那种乌青的手印,用你们那一套,该怎么解释?”

  “听过怨鬼留门,鸡犬不存吗?”

  “没有……”

  “对了,去太平间那个人,招认了吗?”

  “没,不过根据现场指纹……”韩警官有点说不下去。

  江跃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我就知道,还是这一套。看来这几天的经历,对你的触动还不够啊。”

  “你的意思,这些证据,都能造假?”

  “正常人类肯定造假不了,但我们面对的,也许不再仅仅是正常人类。”

  韩警官陷入深思。

  上午其实又发生了一起奸杀案,情形几乎如出一辙。凶手很容易就抓到了,但这个凶手也一个劲叫屈,根本不认罪。

  而对现场证据进行DNA对比,又完全吻合凶手特征。

  连续三起。

  两起凶杀案,一起太平间翻尸案。

  监控和现场证据都十分充分,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铁证如山,但三个嫌疑人,没有一个承认,一直在叫屈。

  其实韩警官心里也狐疑,罪犯喊冤这种事他见多了。可是这么喊冤的,而且连续三起,还真是让他觉得有些蹊跷。

  “韩警官,我老师是怎么喊冤的?”

  “他说他当时是去过新月港湾,是对学生进行家访,那个学生就是你。当时你跟我还有罗处,都在罗处的地盘看食岁者,对吧?他说他随后离开小区,案发时间,他在河边看别人钓鱼。可惜他说的路段,有个监控正好长期失修,其他地方没有监控。”

  “没有监控,就不能现场走访一下?”江跃不满。

  “案件的证据太充分了,所有人都觉得没必要,另一个,这几天事太多,根本没时间去走访。”

  “那也不能草菅人命吧?”

  韩警官苦笑,以前办这种刑事重案,具备这些铁证的话,压根不用再节外生枝。

  光是监控视频,现场毛发体液指纹这些证据,就够够的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有书友私信我说,多写点妖魔鬼怪的情节,不要写其他人。这个确实不太现实,没有人物是多余的,没有情节是多余的。没有其他人物,就没有支线情节,也就很难有说服力地引出主线。多线推进,扣住主线,才能把故事讲得有趣。这个凶案牵扯的东西很多,一环扣着一环,三两章肯定是写不尽的。

2020-07-29 11: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