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诡异入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5章 乌青的手印

诡异入侵 犁天 3118 2020.07.27 00:00

    也许是小依下楼丢垃圾耽搁得太久,叶叔和张姨两夫妻坐不住,打着手电下楼来找。

  远远见到小依和江跃在一起,张姨满脸的担忧立刻化为欣慰的笑容,拉一拉叶叔的衣服:“老叶,咱们边上等会儿,别打扰孩子们。”

  江跃早在张姨发现他们之前,就已经看到他们夫妻了。

  “叶叔,小依在这儿呢!”

  这一嗓子喊出,半栋楼的人都听得见。

  叶叔夫妇再装没瞧见就不合适了。

  “小江啊,刚回家呢?”叶叔倒是坦然。女儿还小,他其实没有拉郎配的想法,架不住家庭地位不够,当不了他夫人的家。

  张姨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小跃回来啦,要不上家里坐坐?小依,你不是有好多学习上的事要请教小跃吗?”

  小依性子随她母亲,娇憨热情,双手挽住江跃的小臂,拽得牢牢的。这架势像是绑架,不去绝对不行。

  江跃心头还有些疑问担心,想了想,也没拒绝。反正都到家了,上叶叔家坐几分钟也不耽误事。

  到了家,张姨把江跃死死摁在沙发上,然后各种零食水果不断往茶几上搬,直到茶几摆不下为止。

  说实话,张姨这股热情劲,江跃看在眼里,心里还是挺热乎的。

  这世道,能真心实意对你好的其实并不多。掏心掏肺没有保留的,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人家只是邻居,能做到这份上,这情江跃没办法不领。

  “叶叔,我想单独跟你聊两句。”

  先前的事着实诡异,江跃担心那鬼物对小依做了什么。这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往后这一家子都没得安宁,甚至多半还会有生命危险。

  刚才那一下,百邪不侵光环到底有没有干掉那头鬼物,江跃完全拿不准。

  “老婆,你带小依到书房坐一坐。我们爷俩拉几句话话。”

  客厅里只剩下江跃和叶叔。

  江跃没急着开口,双手搓了搓脸。

  许久,才抬起头来,眼神真诚地望着叶叔。

  “叶叔,我要说的话,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你要是不信,全当是我这个做晚辈的胡说八道。”

  叶叔见江跃如此严肃,反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小江啊,你说吧。叶叔这个人很开明的。”

  “嗯,刚才在楼下,小依……她撞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干净的东西?”叶叔一时还没吃透这话的意思。

  “你……你是说?”

  “邪物。”江跃正色道。

  “我刚从外面回小区……”江跃一五一十将先前的事情还原一遍。除了百邪不侵光环没提,其他一点细节都不遗漏。

  叶叔的表情,随着江跃的讲述,不断变化。到江跃讲完,他整个人跟木头桩子似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叶叔,今天那起奸杀案,就是8栋2单元的吧?”

  “你的意思是?受害者怨气不散,变成了鬼物?在小区里游荡害人?这……这怎么可能啊?”

  这事电视上演演就罢了,现实中接受了正规科学教育的人,还真没几个能迅速且坦然地接受。

  “这按民间说法叫鬼问路,的确是匪夷所思,叶叔有这个反应也不奇怪。按理说,小依没带到8栋2单元,应该没事。如果真带到了,那……”

  “会怎样?”叶叔虽然有八分不信,但还是忍不住问。

  “阴阳两隔。”

  这个回答很残忍,但江跃必须残忍这一回。

  “叶叔,你去问问小依。问路的人有没有动她,比如拉手、拍肩、揽腰什么的。”

  哪怕是完全不信,但江跃描述得如此瘆人,叶叔也不敢怠慢。反正问问也不吃什么亏。

  小跑进书房,对小依问了几句话。

  再次返回客厅的时候,叶叔面色明显凝重了不少。

  显然小依也跟他提到了许多细节,跟江跃的描述完全吻合。

  问路的姐姐,8栋2单元,凉飕飕的特别冷,一阵风刮过,眼睛忽然睁不开,睁开后问路的人不见了……

  这些细节,大晚上的,确实透着诡异。

  最关键的是,她和江跃碰到的地方,离楼下单元门口明显有一段距离。丢个垃圾也就是单元门的垃圾桶,完全走不到那么远!

  “小江,小依说,那个问路的人,拍……拍了她的肩膀。”

  江跃猛地站起身来,脸色当场变得有些难看。

  “叶叔,快让张姨带小依去房间,衣服脱了,看看全身各处有没有什么印记,尤其是肩膀被拍过的地方。”

  叶叔这回也慌了神,江跃的动作和神态,彻底吓到他了。

  又跑回书房,交待了几句,随即急匆匆走出来,在客厅焦急地踱着步。

  再怎么强大的人,遇到这种难以解释的怪事,恐惧永远占据上风。

  “啊!”

  没过多一会儿,张姨和小依同时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叶叔声音都颤了,忙往书房冲去。

  “手印,手印……乌青的手印!”张姨面色如土,眼中浓浓的恐惧就好像见了鬼似的。

  江跃这时候也顾不得避嫌,也跟进书房。

  一个乌青的手印,就像胎记一样印在小依的右肩上!

  明显不同于胎记的是,这手印明显带着一股浓烈的死气!自带阴森光环,一看就让人莫名恐惧,毛骨悚然!

  “老叶,这是什么啊?”张姨到底是女人,已经惊得有点失措了。

  叶叔走上前去,手上拿一块抹布,在手印上用力搓了几下。

  徒劳无功。

  这阴森的手印,就好像渗入了皮肤血肉之中,半点没有褪色。

  再怎么无神论者,面对如此恐怖诡异的事,也难免是会动摇的。

  “小依,你没纹过身吧?”

  张姨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啊?昨天我们母女还一起洗了澡呢。今天一天都在眼皮底下,纹身?亏你想得出来!小依才多大?”

  小依之前还一头雾水,见父母这么紧张,她总算有点小担心了。

  “江跃哥哥,小依这是撞邪了吗?”

  “是啊,小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姨六神无主。

  要江跃说清楚,这事还真有点为难他。

  他也就比叶叔他们早几天接触这些,小时候倒是听爷爷讲过不少奇奇怪怪的民间怪谈。

  怨气化煞,这在民间多有传闻,但实际上江跃此前也从未亲眼见证过。

  直到……

  刚才亲身经历鬼打墙。

  那只苍白而无血色的手,那个诡异的问路女学生,那张隐藏在黑暗中看上去胆怯羞涩的脸……

  “叶叔,你们等等,我打个电话。”

  从通讯录翻出韩警官的电话,也管不上时间是否合适,直接拨了过去。

  韩警官这几天可以说是连轴转。刚刚突审了新月港湾奸杀案的凶手孙斌,浑身倦意斜躺在办公室椅子上,整理思路。

  手机铃响,看到是江跃,他第一时间就接了。

  “韩警官,我想确认一下,今天新月港湾这起案件的受害人,是不是一名星城三中的女生?住8栋2单元?”

  “对啊。你们小区的事,应该打听得到吧?”

  “韩警官,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能否给我发一张受害人的照片。不用现场照片,证件照,生活照都行!”

  “这个……”韩警官有些犹豫不决。

  抛开纪律先不说。人死为大,传播受害者的照片,这个事道德情感上也有点说不过去。

  “韩警官,如果我告诉你,有比食岁者更可怕的怪物出现,你还会犹豫不决吗?”

  “什么?”韩警官浑身倦意顿时消散,一屁股坐了起来。

  “小江,你不是开玩笑吧?”食岁者留下的心理阴影都还没退散,这要是来个更猛的料,韩警官觉得自己分分钟会崩溃。

  “这种事能开玩笑吗?”江跃叹一口气,“等你照片。”

  挂了电话,江跃握着手机,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略显焦急。

  韩警官到底还是拎得清,几十秒后发来一张受害人的证件照。

  点开一看。

  江跃脸色顿时变了。

  正是那张脸!

  哪怕是证件照,也带着几分胆怯羞涩,非常有辨识度的表情。

  “小依,你来看看,问你路的,是不是这个姐姐?”

  小依反射弧再长,在这种氛围下,也明显是害怕了。迟迟疑疑的朝江跃手机上看去。

  “啊!就是她!”小依顿时小脸儿煞白,双手捂眼,尖叫一声,一头缩进了母亲怀里。

  刚才江跃和韩警官的电话,叶叔一家全程旁听,自然知道这张照片是谁。

  颤声问:“小依,你再看清楚,是她吗?”

  小依一个劲往母亲身上钻,瑟瑟发抖,惊恐不已:“我不看,我不看!”

  “老叶,你还嫌孩子吓得不够啊!?”

  江跃忽然耳根一动,脸色随即一变。表情凝重地竖起一根手指,另一只手虚空往下压了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隔着防盗门,江跃听到了电梯打开的声音。

  随后——

  咚,咚,咚……

  诡异的敲门声,一会儿轻,一会儿重。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在门外捣蛋。

  屋内的人,将呼吸压到了极致。

  叶叔一家三口,脸上写满了惊恐之色。

  就跟鹌鹑似的瑟瑟发抖,面色如土,整个人完全被恐惧占据。

  上下牙齿咯咯响,他们的眼神甚至都不敢往门的方向看。

  仿佛朝那边看一眼,就会有无边的恐怖将他们吞噬。

  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咚,咚,咚……

  不规则的敲门声,再度响起!

  

举报

作者感言

犁天

犁天

哎哎,再组织一次语言,周一啦,兄弟们推荐票助力,一起打鬼。

2020-07-27 0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