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大梦几度秋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史上最光明正大的阴谋

大梦几度秋凉 湖城空晚 3214 2019.11.21 18:10

  “你给我讲讲暗世界吧?”

  “好。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只能给你说个大概。暗世界有巡天盟管理,巡天盟的上边归谁管理我不知道。巡天盟的执法者自称巡天使,谁也没见过真面目。至于巡天盟,传说在人类出现以前就存在。我是学考古学的,这里所说的人类,是指拥有智慧的人类,距今大约三十万年以前出现。”

  “巡天盟目前最高召集人为四大公爵,也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自称姚启公,唐明公,禹夏公,子知公。再下边就是关内二十四候,全部是开国封爵,可以世袭,只是敕封爵号不一样。像大秦赢家被敕封为二字山海候,刘家被敕封为一字汉候,大明朱家被封为二字伶仃候不一而类,没有理由,爵位封号有什么讲究也不太清楚。共同点是,全部都是开国帝君的后裔。”

  “再下边就是伯爵,子爵,男爵。汉语言文学你是专家,对这些爵位等级制度你比我熟悉,就是书上记载的那些一样。男爵以下的人要在暗世界生存是要要出份子钱的,男爵以上享受供奉钱。出不起份子钱的,就去完成任务来抵份子钱,一年至少完成三次任务,才算完成份子钱。”

  李冰雁说到这里,陈大梦插了一句话。

  “侯爵指一个人还是一家人?如果是一个人,他的家人在暗世界还要交份子钱吗?”

  “侯爵当然是一个人,他自己是享受巡天盟供奉的,但是他的家人,要交份子钱。不过,一般情况下,一位侯爵的供奉钱可以养活一个千人之家。家人再多的话,就入不敷出了。不过,关内二十四开国候,那家都是富可敌国,家人多的话,可以拿自家的财宝悬赏拍卖换取尔特币缴纳份子钱。对了,你也知道吧,暗世界只认尔特币。”

  “难道就没人发现这是暗世界巡天盟赤裸裸的在抢劫关内二十四开国候财富吗?不,应该是夏国的财历史遗产才对。”

  “谁都知道是这个道理,可是你让他们退出暗世界,没有一个人会干。因为在暗世界,你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现实世界的原子弹和核导弹厉害吧,其实敌不过暗世界一个最低级的神通术。这是史上最光明正大的阴谋,人人都知道,可是人人都反对不了。你也知道,暗世界的人可以在现实世界拥有身份生活,现实世界的人却不能随便进入暗世界。”

  李冰雁说到这,陈大梦忍不住又插嘴。

  “你说的这个就有点夸大了吧?我不相信,一颗原子弹爆炸抵不过一个最低级的神通术?”他想到自己的最强底牌射日弓,绝对抵挡不住核导弹。

  “那是你没见识过真正的神通术。真正的神通术,大都是通过神兵施展的,拥有通天彻地之能。比如朱明的嗜血剑,在它面前,没有人能够活命。朱家就是依靠它得天下,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而且,据我所知,关内二十开国候,至少每家都有神通术和神兵,论底蕴,他们全都深不可测。现实世界的热武器,对暗世界没作用的,因为巡天盟是毁不掉的。”

  “那要如何得到神通术和神兵呢?”

  “全凭机会和机遇,没有人傻得会出让神通术和神兵的。巡天盟也只会嫌少不嫌多。”

  至此,陈大梦大约了解了一些暗世界的构成和规则。以前应门的人在暗世界一直就是交份子钱属于最低级的那种,其实并不能真正算是暗世界的人,只尽义务没有权利。应门传承到他开始算是暗世界的闯入者,但是也一知半解五迷三道不甚了解的多。听了李冰雁的介绍,他对关内二十四开国候反而不感兴趣,真正引起他注意力的是巡天盟。

  巡天盟用虚拟的并不存在的尔特币,把现实世界的财富贬值缩水的一文不值,还让二十四关内开国候心甘情愿趋之若鹜,堪称史上最光明正大的抢劫犯大阴谋。

  想到这一点,陈大梦的心态似乎又回到小时候,感觉人活着实在没啥意思。

  “先说好,我俩没那层关系。”

  “那不行,至少要给我一个孩子。”

  “你们李家就是为了孩子?”

  “是。”

  “你选别人不行吗?”

  “不行。”

  陈大梦太无语了。

  李冰雁是京师大学考古系每十年只招一个的高材生,居然把自己沦为传宗接代的工具。这又不是旧社会,她家只有她一个人了,又没人逼她非要这样做。可看她的样子,就要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在躲避仇家吧。就目前这样的状况,你能生孩子吗?生下来如何养活他并且保证他的安全?”

  “你说的没错,我是在躲避仇家。但是,只要怀了孩子,我就躲到安全的地方,再不出世。”

  “你不出世可以,你的孩子也不出世吗?”

  “这不用你管,反正你必须给我一个孩子。因为你是我父亲选中的李家女婿。”

  “是不是你一怀上孩子,咱俩就算没关系了。”

  “那倒不是,毕竟你是孩子的父亲。”

  两个人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菜,双方语气平淡毫无生气。偏偏所说的是人生头等大事。

  到了陈大梦这等境界,男女之间谈感情并没有多少意义。就像他为陈梦做的一切,若果让李冰雁或者刘稼轩之流知道,完全不可思议,可他就是做了。而对于李冰雁,他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因为李老头确实对他不薄。

  可是,像李冰雁那样冷漠平静的提出像牲口一样交配生孩子,让他腻味反感不痛快。人又不是野狗,配对就可以生仔。

  “你得让我考虑一下,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尽快想清楚,我没那么多时间。这次出来就是找你了结这件事的,我不能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仇家很快就会找上门的。”

  “说到仇家,你不告诉我没关系。若是你躲到国外去,他们能找到你吗?”

  “亚洲之外可以,亚洲之内没啥用。”

  “那好吧,我安排你到欧洲国家躲一下,说不定机会来了,我能帮你一起对抗你的仇家。”

  “那也好,但是,走之前一定要先怀上孩子。”

  陈大梦的缓兵之计宣告破产,李冰雁没那么好糊弄。

  遇到一根筋的人,他无奈的摸摸鼻子。

  “你好好休息,调养好身体再说。我先走了。”

  “好的。我身体挺好,恢复很快的。”

  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陈大梦完全没想到,李冰雁找他居然是为了生一个孩子。没有比这件事更荒唐的,陈大梦是想躲避出去冷静冷静,李冰雁还以为他是嫌自己身体虚弱不利于怀上孩子。

  不过,回大学公寓的路上,陈大梦满脑子都是李冰雁的一句话。

  “除了我父亲,只认识你一个男人。”

  他当时初听这句话,脑袋嗡嗡的,就想李冰雁估计是世界上最可怜最悲惨最不幸的女人。能对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大一学生说这话,再回想李冰雁其他一些话,不难想象,从京师大学毕业之后消失不见再无任何消息,绝对是躲避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类似老鼠洞的地方去了。

  可是即便这样,李冰雁依然没有对暗世界绝望,甚至可以说对生命还很热情,因为她想要孩子的心思是纯真的,这一点陈大梦感觉得到。

  不知不觉,陈大梦对李冰雁同情起来。

  说起来,传宗接代,也是陈大梦的责任。以前从不给自己打电话的父母,最近偶尔打电话来,不多的几句话就是为了催他成家,只不过,被他无视了。

  回到公寓,默默躺到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回想自己的一生,也只是四个字“孤苦伶仃”而已。孤独,心苦,无人关心粥可温。想到粥,胃里一阵酸楚。才想到,自己出生起早上从不知有早饭的这顿饭就没吃,今天中午买了两个人的饭菜,结果李冰雁一个人全部吃完还差点不够,算起来,确实有点对不起自己,若不是胃酸,连晚饭也给忘了。

  凤凰城大学正门对面,有一家叫做喜阿婆粥饼店,生意很火人很多,陈大梦去过几次,都是乘着人少去的。今天实在是想喝粥,出门就奔喜阿婆粥饼店去了。

  其实,吃饭的时候,他和诺拉有点像,也是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不为别的,就是不孤单,没有谁天生喜欢孤单。孤独是因为没有同类,孤单则是因为寂寞。

  刚好遇到一个位置,他点了一份皮蛋廋肉粥和一份百合莲子粥,外加一份春卷和一份烤鸭。服务员端上来后,他喝着粥卷起春饼烤鸭,没来由的想起李冰雁。于是,同样的粥饼,他又点了一遍,说打包吃完带走。

  结果,出了喜阿婆粥饼店,他就后悔了。于是,满腹心事的重新回到公寓去。

  没有什么比看得透彻却放不下让人揪心。

  刚到公寓,陈梦打来电话。

  “你朋友住的还好吧,要不要我过去看看。”

  “不用,就住几天。对了,如果办一套假的身份证件,能行吗?”

  “可以,办的是真的身份证件,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这些人放弃了身份,我朋友那有特殊处理的。”

  “那太好了,帮我朋友办一套。”

  “行,你只要把他的照片和年龄,性别报给我就行。”

  “好的,明天我给你送去。”

  “不用,你不会开车,还是我去取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