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大梦几度秋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梦几度秋凉

湖城空晚

  • 悬疑

    类型
  • 2019.10.07上架
  • 52.31

    连载(字)

1497位书友共同开启《大梦几度秋凉》的悬疑之旅

舵主sidneyliu 弟子远方的玫瑰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梦中杀人

大梦几度秋凉 湖城空晚 2134 2019.10.06 15:10

  陈大梦打算关掉这间杂货铺,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好死不活的,谁让他手闲的点了昨天新建的一个马甲,发现有一个请求,出价不菲。他便接了这个活,打算接完这个活,再也不建立新马甲了,认真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杂货铺,位于凤凰城西边贺兰山下拴马镇最东边。守着110国道,是三间半平房。前边半间卖货,后边三间生活住人,总共也就七十平方。

  接了活,就得认真做。

  查了下银行卡,十七万夏币,已经到账。

  陈大梦记下对方的联络方式,注销自己的新马甲。然后到银行取出现金,重新存到一个安全的银行卡,同时把对方汇款的银行卡也注销掉。

  然后,到市里经常代收快递的一个点,收了一个快递。

  快递的是一个小塑料袋,里边是一缕三根头发。

  实际自己交代的很清楚,只要一根就可以,可能是对方觉得保险,才给自己快递了三根。

  晚上,过了子时,陈大梦开始进入对方的梦境。

  实际上杂货铺老头传他这个功法的时候,是无分白天还是黑夜的。陈大梦自作主张,认为过了子时,在梦中杀死对方,这样对方容易投胎,自己比较心安。

  进入对方的梦境,陈大梦大吃一惊。梦里是两位新人在夏威夷热带海岛上正在举行浪漫婚假旅行,海浪、沙滩、遮阳伞,这里满满都是幸福的好时光。

  陈大梦的吃惊与梦里的情景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与梦中人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梦中的两位新人,一个是杂货店老板的女儿,和自己同岁,但是,算上今天已经死去整整十年。

  另外那个男人,陈大梦更加熟悉,因为那个男人就是陈大梦自己。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死人怎么可能会做梦。

  陈大梦没有动手,他退出目标人物的梦境。

  他干这一行,纯粹出于偶然。

  至今,他的家里人还以为他找了个好工作,月薪上万,比公务员的待遇还好。

  他是独子,自小除了想尽一切办法看能够看到的有字的东西,没有任何爱好。

  所有人都认为他孤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孤独。

  毕业后,家里爹妈一直以为他在城里有个好工作,比别人家儿子都有出息。因为他每月能给爹妈寄过去两千元生活费,相当于一家人辛辛苦苦种三亩地一年的收入,村子里其他一起考上大学的孩子毕业工作后,没有一个能够做到给家里寄这么多钱的。能按时给家里寄钱,他们就满足了,认为儿子有出息。从不过问陈大梦任何事情,包括这个儿子是否活着,生病了,还是咋地,从来都不过问。逢年过节,陈大梦偶尔回去打一头,买些东西,见爹妈一面,就算是敬到了作为人子的孝心。

  亲情因为生命繁衍不能割舍,对于他而言,却也不是羁绊,是宿命而已。陈大梦不排斥这种关系,反而沉醉其中。要说世界上唯一对自己最不设防的人,就是这一对带给自己生命的人了。

  回想杂货铺老板,他的女儿和自己相同的年龄。

  自己上大学一年级时,认识的老板。那一年,有一天,老板的女儿刚从外地回来,进杂货铺和自己打了个平平淡淡的招呼,进后面自己起居室放下坤包,然后出门去了。

  再然后,听到一声惨叫,老板的女儿被一辆康明斯双桥货车,撞成了一块块碎肉。

  等老板进货回来,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杂货铺门前里里外外都是人。

  除了已经到了现场的警察,还有康明斯双桥货车司机及他的家里人,再有就是拴马镇的居民,里里外外围了一百多号人。

  杂货铺的老板,那天开一辆柳州五菱小面包车。停车后,看到杂货店门前这么多人,还有110过道上的车祸。马上从面包车上跳下来,走向正赶忙迎了过去的陈大梦。

  “大梦,咋回事?”

  “李老板,是冰雁出事了。”

  老板听见陈大梦说出车祸的是他的女儿冰雁,疯了似得拨开人群,向着警察围起来的地方冲去。陈大梦顺势一把没抱住,也赶忙跟着冲过去。

  第一现场太惨了,现在已经被法医处理过,陈大梦紧紧跟着杂货铺老板,生怕他看到现场受刺激。

  结果,真看见现场,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一堆碎肉,老板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淡定。陈大梦紧紧扶着杂货铺老板的左边胳膊,紧张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这位是死者家属吗?”

  “许警官,他是死者的父亲,这间杂货铺的李老板,我是杂货铺的店员。”

  “奥,李老板,请你配合一下,我们要做一下笔录。”

  在配合警察做笔录的过程中,李老板没有任何不耐烦。不过,只是说话不带表情,显得有点机械僵硬。

  现场的警察看到李老板的反应,起初还以为他受打击回不过神来。结果,笔录结束签字画押后,当着警察的面,杂货铺老板居然开始安排陈大梦,联系火葬场和陵园以及一些零碎的身后事。

  一应事项,条理清楚,一丝不苟,她女儿的后事被安排的滴水不漏。

  肇事司机的赔偿问题,李老板只字未提,也不搭理肇事司机一家人。他打电话给一位律师,让对方过来处理善后赔偿及所有法律事宜。

  李老板处理起女儿的后事,像是一个经常从事此类事情的阴阳先生,像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冷静得令人害怕。所有李老板女儿拥有的东西,全部集中起来焚烧了,什么都没留。李冰雁在地球上的痕迹,只是一块六平方大的墓地。

  算上出车祸前见面这一次,陈大梦只见过李冰雁两次。

  李冰雁是学霸,以凤凰城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京师大学。

  第一次见李冰雁,是放寒假,陈大梦第一次到杂货铺打工。当时的情景和李冰雁出车祸那天的情景一模一样,都是进后间放下坤包就出去了。只不过,第一次是出去了不到十分钟就平平安安回来了。第二次,再也没回来。

  当时,因为不熟,两人只是碍于面子上互相通了姓名,知道老板的女儿叫李冰雁,很沉稳的一个人,两人没有更进一步沟通。

  李老板回来,陈大梦就走了。

  第二天,陈大梦再去,李冰雁已经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