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章 首席航海士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676 2018.12.13 21:26

  在新任管理官的勤恳打量下,空港里一度遭到荒废的港务所亦重新恢复了机能。从档案室到嘹望塔,从办公室到航图室,港务所里包含一系列机能性的区域,而其中也有一间专门用来宾客会谈的小客室。

  当然考虑到绿穗领的贫乏资源,小客室也不会有何等高格调的装修。事实上那块挂在墙上的编织花毯算是客室唯一的装饰,李察和梅尔在简陋的木造沙发上坐定,没多久便有侍童战战兢兢地送来两杯热茶。

  “谢谢。”

  李察道谢后端起茶杯。木造的茶杯触感格外粗犷,茶叶尽管不错,但过头的份量和偏低的水温让整杯茶汤变成洋溢着涩味和酸味的苦饮。李察强迫自己把喉间的茶水咽下去,心里却不禁由衷怀念起侍女长的好处来。

  一定得尽快摆平这场危机。

  放下茶杯的李察暗暗起誓着,随即把目光移到茶几对面。在那里,小渡鸦对摆到眼前的茶水动也没动,圆瞪着双眼直直盯着李察。幸好李察早有所准备,不然真会怀疑自己是否睡了人家小姑娘而没交代。

  回应着梅尔的注目,李察想想后以下面的话开启了话题。

  “前些天我让肖恩发布了领主公告,在绿穗领搜索你祖父,但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他的消息。”说着李察皱起眉头。“这样的情况很不寻常。我怀疑他人是否已不在绿穗领上,虽然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

  “……爷爷的座右铭是,任何事情皆有可能。”梅尔凝视着桌面,听声音倒是并不慌张。“探索云海的渡鸦们曾遭遇过千奇百怪的情况,相比起来,突然从岛上失踪根本不算稀奇。”

  “你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我会让家臣们继续留意你祖父的,发现消息就马上告诉你。”李察呼出口气,微微调整了下坐姿。

  在他构想的绿穗领近期发展规划中,修缮中的西风号和眼前的小渡鸦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而要说服与绿穗领无关的梅尔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领地建设中来,那绝非轻松的任务。

  “我想问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可是渡鸦。渡鸦的使命当然是探索云海。”少女挺直胸膛,骄傲语气仿佛在呵斥着“这还用问吗”般的。

  “可是西风号还在维修中,而且你没有足够水手吧?”李察指出。

  西风号是操纵便捷的快船,但以其吨位至少也要配置八人左右的水手组才行。据闻梅尔和梅兹似乎单靠两人来操纵浮空艇的,李察无从想象他们是怎么做到这点的,不过此刻梅兹失踪,仅靠梅尔一人无论如何是肯定不成的。

  “水、水手的话再雇佣就好。”梅尔难得支吾起来。“你领地里应该有想要出海赚钱的领民吧?我可以雇佣他们当水手,当然得先要领主你同意才行。”

  “比起雇佣领民来,我有个更简单的提议。”

  “什么提议?”

  “其实我想雇佣你为夏尔菲家的航海士。”李察开门见山地说出来。“西风号由夏尔菲家负责修理,招募和训练水手也都由领主府安排支援。另外我还会额外付你薪水,你只要在找到祖父前暂时替夏尔菲家效力就好,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少女皱起眉,眼中骤然腾起激昂的焰火。“我可是自由的渡鸦!才不想当被人饲养的斑鸠呢!”

  “我并不喜欢‘饲养’这个词,也没抬高自己地位的打算,实际上你可以把我的提议理解成‘合作’。”李察摆摆手,借着端起茶杯的机会让气氛缓了缓,望着梅尔继续说着。“疲倦的渡鸦需要休憩的树枝,困窘的领主也想要开拓的航船,这应该是彼此互利的合作,并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

  “哼,说得好听,结果还不让我去斑鸠的事情。”

  “这个嘛,我是不太清楚渡鸦和斑鸠什么的。会想雇佣你,纯粹是看中你身为航海士的本领。如果这样也不对的话,就算我没说过。”李察耸耸肩膀。这番话也并非胡言,巨杉岭时小渡鸦在黑夜中把众人精确导向浮空艇的超强方向感,给李察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航海士的本领?”梅尔微微瞟过来。“当真?”

  “句句属实。”李察点点头,恳切相告。“绿穗领此前既无浮空艇也无航海士,这块是全然空的。我不否认确实有对外贸易的需求,但实际除贸易外,还有开拓领空、探索浮岛等很多功课要补上,那些应该也是渡鸦的领域吧?”

  “要说是也没错……”梅尔瞪着李察,咬着指头发出格外纠结的声音。李察的提议于情于理都格外妥贴,小渡鸦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转而朝年青领主投去混杂着警惕与犹豫的注目。“假设,我是说假设哦?假设我接受了夏尔菲家的聘佣,你会给我安排什么任务?”

  “我打算请你开拓从绿穗领到司登伯爵家的新航线。”李察直接说着。

  “开拓新航线?”小渡鸦像吓到般的叫出声来。“你、你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开拓新航线可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壮举哦!?别说得好像明天早餐吃面包一样轻松!”

  “这个嘛,既然你们都误打误撞从司登领飞过来了,那再循着原路找回去应该也是能做到的吧?对你来说。”李察期待地望向梅尔。

  开拓新航线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实力,西风号当初乘着风暴从司登领漂流到绿穗领时就已凑足了运气,而说到实力,李察觉得小渡鸦还是蛮值得期待的。

  “……你说得倒是轻松。”梅尔皱着眉,并没反驳李察的说法,而稍稍改变了语气。“就算我替绿穗领开辟了新航线,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作为新航道的开拓者而载入史册,难道不是渡鸦所追求的名誉吧?”李察留意到小渡鸦烁烁闪光的眼神,决定再押上一把。“当然除了名誉外,也会有实际的报酬。”

  “嚯,比如说呢?”小渡鸦轻哼着。

  “比如说,这个就算是提前预付的奖金。”

  李察解下腰间的速射铳,爽快地推到了小渡鸦面前。

  梅尔愣愣看着桌上的闪银短铳。曾亲眼见着李察以二段射瞬杀荒狼的她,当然清楚这把短铳的非凡价值,也知道像这样武器绝对领主花大价钱朝工坊名匠订制的保命珍品。而那样的金额对普通人来说恐怕几辈子都挣不到的。

  而现在李察居然直接把它送给了自己?

  宛如在餐厅点牛排却从厨房里窜出头公牛般的冲击,让小渡鸦连眨了好几下眼睛,随即才惊叫起来。

  “等等,你、你你要它送我!?这不是你订制的护身武器吗?”

  “与说是订制,不如说是我自己改良的。”李察淡定地耸耸肩膀。“需要的话再做一把就好了,所以不用客气尽管收下。等你用顺手的时候,我再另外帮你做一把性能更好的狙击铳。当然都是别处找不到的新品。”

  “狙击铳?”光听名字就感觉特别帅气的大饼,确实把小渡鸦的心给勾了起来。梅尔再不客气地拿起速射铳,抚摸着那银光闪闪的枪身,虽然铳柄上那柄剑与翼的家微有点碍眼,但却并不妨碍小渡鸦心中涌出的雀跃欢喜。

  “速射铳在用法上有几点要注意的,我会写张说明给你,另外制做弹药的方法我等下也会教你。”李察殷勤嘱咐着。

  “……这把速射铳也好,那时的三角翼也好,你和别的贵族老爷真的不太一样呢。”梅尔把玩着速射铳,朝李察投去刮目相看般的目光。“听说你身上也流着琉贝克家的血脉呢,琉贝克家先祖是渡鸦出身的传奇,跟着你或许会比较有意思也说不定。”

  “感谢你的赞许。”李察松了口气,就像邀请般的朝小渡鸦举起茶杯。“既然如此,今天起,你就是夏尔菲家的首席航海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