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章 李察的私塾课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528 2019.01.03 21:29

  “笨蛋李察,你那是什么表情?表姐来探望你不行吗?”

  “……是是,葛蕾丝姐大驾光临,愚弟深感荣兴。”

  面对叉腰摆出说教架势的葛蕾丝,李察无奈低头。毕竟昨天那场演绎给众人留下目愣口呆的印象,哪怕只是为解决新船设计的缺陷问题,李察也猜到司登家早晚会来拜访,只是没想到会这样早。

  前两日为准备风洞李察忙到两眼发黑,本来今天是打算好好补觉的。然而先有小渡鸦闹出的骚乱,后又有两位公女的拜访,让他偷闲半日的计划彻底成为泡影。

  李察叹息着把目光移到葛蕾丝旁边,艾瑟儿略不自在地低垂着头。

  从那模样来看昨晚伯爵千金应该睡得不太安稳,然而却一大早扯着葛蕾丝前来拜访,也足见她对风洞测试的介意。又或者迫切想得到新船改良的思路?不管怎么说,眼前都是和伯爵家重置关系的好机会。

  李察咳嗽一声,微微庄重了神情。

  “司登公女,也欢迎您光临。”

  “……前次拜访多有失礼,还请公子见谅。”

  艾瑟儿脸上泛起红潮,提起裙角朝李察微微致敬着。从那身仔细挑选过的衣裙饰物即可看出伯爵千金对此次拜访的重视,而那和此前截然不同的淑女姿态,亦让李察看得微微走神。

  这、这是什么鬼?

  李察还只是微微走神,但楼上回避的夏纳库却是着实被吓得不轻。

  夏尔菲家不是帝国边陲的下位诸候吗?什么时候和六柱之一的琉贝尔家扯上了关系!?至于旁边那位身穿裙服的淑女,尽管装束和平常多少不同,但夏纳姆还是认出那确实是本领的伯爵千金没错。

  连司登家也来了?夏纳姆愕然。

  没记错的话,伯爵千金艾瑟儿在社交界可素来都有小辣椒的名声。一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贵公子试图追求艾瑟儿,然而却都在伯爵千金那不假辞色的态度下铩羽而归。这样的剧幕反复上演,以至于南方社闲得无聊的编辑们都开始在私底下打赌,统计着伯爵千金究竟能击沉多少追求者——

  倘若那些打赌的同僚们目睹此刻脸颊微红、温顺淑良的伯爵千金,不知会做何感想?夏纳姆脑海里不自然地冒出这个念头,而这时候门馆那边又传来别的响动。

  “哟,李察,我们来找你玩啦!”

  推门而进的是两位贵族装束的公子。其中一人是眉目清秀的金发少年,而另一人则是人高马大的粗犷青年。那番堪称失礼的吆喝声也正是来源于后者,也理所当然引起李察的不快瞪视。

  “你这家伙。世界上有一种叫作礼貌的东西,拜访别人时请记得好好带出来!”

  “笨蛋,礼貌那东西是对外人用的,凭咱们的关系……咦咦?艾瑟儿小姐?”当看到艾瑟儿和葛蕾丝也在客厅时,坎贝尔公子顿时发出哇哇的激动呼声,显然这番邂逅出乎他的预料。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打算独占整个伯爵领的花丛吧?”雷克斯转头亢奋地盯着李察。“这可是禽兽不如的事情!可恶!实在太令人羡慕了!”

  “禽兽不如的是你的脑袋!”

  雷克斯的话让两位淑女柳眉倒竖,而李察亦差点就一抬腿踹过去。

  “那个,冒昧打扰真是抱歉,学长。”

  这时候旁边的少年研修生怯生生地打着招呼,李察望过去并无奈地叹了口气。某无良炼金学士姑且不论,阿塞尔却是格兰特学院的同系后辈,前来登门请教,李察于情于理都难以摆出强硬拒绝的恣态来。

  “算了算了,既然都来了就进来吧……”李察无奈摆了摆手。

  “哦哦,不愧是我心之挚友!气量宽宏的男人!”感动不已的雷克斯用力拍着李察肩膀,而被拍的李察却是满脸嫌弃。“谁特么是你的心之挚友?告诉你,下次你要再敢乱碰我工作室的东西就有多远滚多远!”

  “放心不会啦,我那时只是好奇……对了,那究竟是什么鬼玩意儿啊?”

  “专门为对付手贱之人而设置的保护罩。阿德蕾,等下麻烦送点喝的来。”

  李察冷哼着,朝艾瑟儿等人挥挥手,随即带着一众公子公女朝别馆的茶室移动去。踏上楼梯时,李察以微不可察的动作朝暗处的南方记者摆了摆手。

  坎贝尔公子?还有维克多公子?

  注目着主君在众人拥簇下离去的背景,夏纳姆整个人都不好了。

  坎贝尔家不用说是炼金领域的名门,而维克托家也是帝国南部以兵器冶炼闻名的有力诸候。这两位公子对李察的态度俨然熟悉得像同窗数载的兄弟,但从西风号抵达伯爵领算起也才不过一周吧?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夏纳姆颤抖着,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剧烈动摇着。

  明明是初次踏足社交圈的李察,却在几天内便营造出了那有如老友聚会般的热络氛围。那光景别说是立足,根本已是开始建立势力圈的兆头了。哪怕再长袖善舞的社交英才也没可能做到吧?如此神速的展开已超出了夏纳姆的理解范畴。

  到底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夏纳姆陷入深深的沉思。

  “所谓升力,也就是高速流涌的空气在经过特殊横切面时,在上表面和下表面间形成的压力差……嗯?你问压力是什么?压力就是施加在物体表面的力,只要有质量的物体都会对接触物产生压力。”

  “空气有质量?当然有质量,不然暴风来的时候为什么你会被吹着跑?详细解释的话得说上三天三夜,但基本上那股‘存在感’就是质量的证明。有质量的空气对接触物施加的力,就叫做气压。这个概念你们能理解吗?”

  “空气总是从气压高的区域往气压低的区域流动,而那便是风的成因……咦?基本原理就是这样啊,不然你们以风是怎么来的?压力差制造出风,而有风的地方就有压力差,怎么证明?你鼓起腮帮子吹口试试。”

  别馆茶室里,原本该是年轻男女的悠闲茶话会,却因艾瑟儿问到“升力体”而在途中开始朝着私塾讲谈的方向演变。

  其实讲谈最初李察只想随便谈谈,然而讲着讲着却发现,要让全无数理化根基的众人来理解一个概念,他又不得不解释另外好几个概念。如此反复,结果整堂讲谈就像滚雪球般的越讲越复杂——

  最初雷克斯还兴致勃勃地听着,但不到一小时便宣告放弃,转而和公爵千金一并打起了酱油。再往后点接近中午时分,李察讲到伯努利效应时,拼命记着笔记的少年研修生也退出了战场,两眼懵圈地望着李察在黑板上画出的密密麻麻的图示。

  唯独艾瑟儿一直咬牙紧追着李察的讲解,竭力理解着那些闻所未闻的概念,时不时还提出与盖缇娅常识相违的疑问。伯爵千金那求知若渴的凛然态度,带动着众人不敢松懈,让李察也无法敷衍了事。

  结果这堂讲谈从早晨一直持续到接近黄昏,讲得口干舌燥的李察才总算把有关升力的概念给解释了个大概。

  “……基本概念就是这样,你理解了吗?公女阁下。”

  李察喘息着,捧起那杯不知道换过几次的茶水,看了看旁边已趴着桌边睡死过去的葛蕾丝等人,又落回艾瑟儿身上——只见着伯爵千金眼神炯炯,注目李察的碧瞳里洋溢着此前未有的热情,凛凛声音中仿佛也掺进了甜意。

  “叫我艾瑟儿就好了,李察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