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章 遭诅咒的苍魔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283 2018.12.25 10:06

  比起身处帝国边陲的绿穗领来,司登伯爵领可算是帝国南部的枢纽重镇。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伯爵领格外繁荣的航海业,而以造船业为代表的发达制造业也给伯爵领经济带来持续活力,再加上配置着新锐战舰、隶属司登家的领府舰队,令其在政治也有着相当大的发言权。

  简而言之,和穷乡僻野的绿穗领有着云泥天壤的差别。

  当西风号抵达伯爵领,在舰桥目睹那船来船往、起降频频的繁兴空港时,李察便确实理解到了这点。西风号靠近空港时,两艘配置着四枚帆翼和两排炮门的战舰朝这边掠来。

  李察认出那是“百夫长”护卫舰,在帝国舰队序列里排名第五的轻型战舰。两艘百夫长侧面悬挂着“飞鹿”的纹章旗,证明隶属司顿家的领府舰队,过来进行例进检查——虽说如此,但当看到西风号浮囊上的“翼剑”纹章旗时,两艘百夫长还是当即掉转船头,转而摆出迎接的姿态。

  纹章旗可不是随便什么船都能挂的,“翼剑”的纹章旗代表着夏尔菲家的荣耀,照道理说领府舰队是应该予以礼遇的。不过两艘百夫长所表现出的职业素养,也确实让西风号的众人为之侧目。

  “相当训练有素呢,司登舰队。”双手环抱的海勒,独眼中射出锐利目光。从前帝国水兵长的口里说出这番话,是相当有份量的。

  “好想上去看看。”梅尔望着擦肩而过的护卫舰流口水。

  “连入港检查都用帝国战舰来做,真特么有钱……”李察按着船舷深深叹息着。纯粹论面积的话绿穗领并不输给司登领,然而发展程度上与后者却有着数个世代的差距,不得不让同为领主的李察深感挫折。

  “绿穗领在公子统治下,确实已慢慢改变了。”旁边阿德蕾投来宽慰人心的话。

  “谢谢。”理解到那并非客套话的李察,朝阿德蕾感激地点点头。“不过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早点拉近两者的距离。”毕竟和眼前百舸争流的繁荣光景相比,仅有一艘西风号起降的绿穗领可以说寥落到不行。

  “什么?”沉思着的李察突然注意到秘书官投来神妙的视线。

  “公子心情好像恢复了点。”阿德蕾敏锐指出。“从绿穗领出发的时候您脸色可是相当僵硬,是有什么挂念的事情吗?”

  “……只是有点晕船而已,现在没事了。”李察摇摇头。虽然他已尽可能把动摇压抑在心里,没想到还是瞒不过阿德蕾的眼睛。不过也难怪,毕竟黑发秘书官原本就是最熟悉夏尔菲公子的家臣。

  李察当然也信任着阿德蕾,只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让他动摇的不是别的,而是那则“西风号在归途被空贼击沉”的预言。

  李察以窥命能力从南方报上提前知晓此事,而类似先例还有空港崩落和西风号坠毁的那两次。那两次窥命预言里李察都成功扭转了命运之轮,但同样也经历了匪夷所思的波折。事后李察总结经验,有两点事实是可以确认的。

  一点是,预言的客观条件已具备,不加干涉的话必定会实现。

  二点是,扭转命运之轮是可行的,但必然会召来逆命因果的反动。

  换句话说,哪怕他今次禁止西风号出航,“被空贼击沉”的因果也依旧存在着。除非绿穗领今后放弃航海业,否则必然会触发相应的事故,甚至逆乱因果而出现连锁灾难也是很有可能的。

  “等靠岸后立即和夏纳姆联系,我有事交给他做。”

  李察把目光投向前方徐徐靠近的空港,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要想化解窥命预言的灾难,唯一的办法只有先投身命运之流,再找机会将其扭转。好比前两次李察便是这样做的,而今次李察要做的也别无二致。

  也就是,直面命运并跨越之。

  伯爵领的空港运营格外流畅,西风号在信号旗的引导下稳稳停靠在码头,而某记者则早已等候在码头前。把港务细则交给梅尔和海勒处理,李察等人则在夏纳姆带领下前往伯爵领的临时落脚点——

  因贸易航线成功开拓,绿穗领和伯爵领的交流必然会变得频繁,因而老管家提议与其花钱去住金额不菲的豪华旅馆,不如干脆在伯爵领置办一处别馆。别馆既是领主今次歇脚待客的场所,将来亦可成为绿穗使臣的驻地。

  对比两项方案的开销后,李察欣然同意老管家的提议,而稍后老管家便写信把这项光荣使命交给了某地头蛇的记者。因老管家在信中特别强调了“便宜又好用”的核心要求,故帮夏尔菲家寻找别馆便成为令夏纳姆头痛不已的差遣,不过幸好总算得到不错的结果。

  乘着锤头鸟车从空港来到伯爵领的本城,在主街别巷里找到那处夏纳姆推荐的别馆。别馆是一幢附带庭院的两层洋馆建筑,整体面积约为领主府一半。尽管看起来被荒废了好些时日,但从装饰着精美石雕的门柱到庭院中央的喷水泉,都还残留着曾被奢侈使用的痕迹。

  “这样的地方,真的只要二十三万里恩?”

  李察惊讶看向夏纳姆。眼前的别馆比他预料得好上太多,但以伯爵领本城的地价来说却便宜得可以——当然,再贵了绿穗领也买不起。

  “呃,这是有原因……”夏纳姆纠结着,告诉了年轻领主实情。

  原来这家洋馆起初由某富商花费巨资兴建,然而建成不久生意便接连遭遇滑铁卢,结果不得不把洋馆折价抵给债主。而低价卖下洋馆的另一位富商,兴高采烈地搬进洋馆居住,但却没多久便在因游艇撞上悬礁而落得半身不遂的下场。

  连续害惨两家富商,这间洋馆随即便被冠以“苍魔馆”之名而广受忌惮。在无人敢继续触霉头的情况下,洋馆的售价一降再降,直到不久前被某无责任主编推荐给夏纳姆为止,都一直被谣言和迷信所封印着。

  “苍魔馆啊……”

  李察摸着下巴,用微妙难言的神情注目着眼前的奢华别馆。

  依照那则窥命预言的宣示,不久他将在返回绿穗领的途中被空贼击坠,而假设如此的话,那他将成为第三位被苍魔馆诅咒的主人——这样的情形实在很难用巧合来形容,感觉冥冥似乎真有股力量在引导着事态朝那既定方向发展。

  不过,既然李察已决心逆转命运之轮,那也就无须去担忧所谓“苍魔馆的诅咒”。而倘若他没能抗拒得了命运,那今后也再轮不到他来担忧诅咒。

  “那就这样吧,挺不错的。”

  李察笑着拍拍夏纳姆的肩膀,推门走进了眼前废荒的洋馆。

  “今后这里就是夏尔菲家的别馆了,当然得先收拾好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