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章 高岭之花和云端贤者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702 2019.01.04 21:40

  基于盖缇娅世界普遍半封闭浮岛的特殊地理,统治浮岛的帝国诸候们对外界交流有着近乎天然的渴求,而社交界便是上流社会的人们获取财富名望,乃至友情爱情的辽阔舞台。

  要想在社交界立足,除了显赫家世及殷实财产以外,个人修养和知识技能也是被尤其看重的要素。机工学也好炼学也好,航海术也好经营术也好,通常来说诸候子女至少得掌握一门知识技能,才能在社交界被当成独当一面的人物看待。

  莱娅帝都的三大学院便是为此存在的教育机构。诸候子女会在三所学院接受符合各自性向的英才教育,以作为日后踏足社交界以及经营领地的资本。一般来说,莱恩斯的神学系是诸候千金们最普遍的选择,而格兰特的机工系则是诸候子弟们最热衷的科目。

  研究神学的男生相当稀少,而摆弄机工的女生则更是稀有中的稀有。

  伯爵千金的艾瑟儿是从格兰特学院毕业的机工学士。光是这番经历就足以成为诸候千金们仰视的传奇,但实际上就算抛开性别上的差异,艾瑟儿在格兰特学院的表现也足足堪称优秀。

  比如仅用三年时间修完五年的必修课程,又比如研修期间发布数篇刊登上学术期刊的文章,毕业作品得到数位导师的称赞,甚至还考取了航海公会认证的造船师资格等等。这些成绩大大超出了伯爵家权势所能赋予的影响,也让不少男生为之眼红。

  “身为女人乖乖去修神学就好,少跑来机工系出风头!”有男生在私底下嘲讽着,但传闻到艾瑟儿那里时则被当即怼了回去。“身为男人,除了在背后讲女人坏话就没别的本事了吗?!”

  被如此反讽的男生从此成为格兰特的笑话,据说从此狼狈退出去了社交界。

  艾瑟儿既有才能又有脾气,再加上伯爵千金的显赫身世,这令她成为生在山顶雪峰的高岭之花。迄今为止想摘采这朵凛然之花的男生数不胜数,然而能跟上艾瑟儿见识与思路的男生少之又少,不管是帝室贵胄的温良皇子还是实绩累累的航海名士,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倒在攀登山峰的途中。

  就像伯爵所担忧的那样,诸候千金到艾瑟儿的年龄时都差不多该谈婚论嫁了,然而艾瑟儿别说是未婚夫了,就连交往对象都没有的事实确实很难说得上正常。

  伯爵为此忧心忡忡,不过艾瑟儿其实也没独身的打算。身为伯爵千金的她早晚得嫁一位夫婿,并继承司登家的庞大家业。这点艾瑟儿早有觉悟,然而不是说什么人都能嫁的。在连续遭遇两位数的滑铁卢后,艾瑟儿的择偶标准也一降再降,到现在伯爵千金只要求对方多少能跟得自己话题、不那么讨厌就行。

  然而能符合这标准的也寥寥无几。

  好比前次披露会上那些殷勤靠过来的公子哥们,利欲薰心的模样简直比下水道的蛆虫还不如,相比起来坎贝尔公子都算得上可爱了。这样的光景令得艾瑟儿对周围男人越发感到绝望,但就像触底反弹般的,一位宛如暗夜明灯般的人物出现了。

  夏尔菲公子李察,论家世论英姿论体魄都只在平均线左右徘徊。除去葛蕾丝的表弟这点因素外,几乎没有牵起艾瑟儿注意的点——然而这样的认知却在那场风洞实验里轰然崩塌,稍后茶室里的那番即兴讲谈,更在艾瑟儿心中树立起无以磨灭的存在感。

  毫不夸张的说,在场中人恐怕只有艾瑟儿真正听懂了李察讲的是什么。

  不论是万物质量的概念也好,对风的成因解释也好,李察向艾瑟儿等掀露从未有人目睹过的世界的“真理”。那些概念与认知遥遥颠覆了常识,李察以不厌其烦的解释才好不容易让众人勉强理解。艾瑟儿甚至明显感到,为了配合众人“低下”的理解力,李察还不得不简化了其中一大半的概念。

  “全部展开的话说上三年都说不完”,这是李察苦笑着说出的话。

  当时艾瑟儿就瘫软了。

  无论机工学或炼金学,学士们无不以接近“真理”为毕生追求。而李察所描述的那些闻所未闻的概念,就像揭开眼前薄纱般让艾瑟儿清晰看到了混沌背后的真相,为之惊诧,也为之震惶——事实上,单是“风的成因”这一项概念,就足以让格兰特学院半数以上的教材被重新编写。可想而知,审察会那些固执己见的老头们亦会承受怎样的震撼。

  “何等睿智啊,李察大人……”

  如果说伯爵千金在追求者们眼里是难以摘采的高岭之花,那李察在艾瑟儿眼里则已然成了遥遥飘在云端的存在,艾瑟儿甚至无法去揣摸夏尔菲公子对“真理”的掌握究竟到达了何等的高度。

  在如此这般的敬畏心上,艾瑟儿对李察也自然加上了“大人”的称呼,然后这两天不断拉着葛蕾丝往苍魔馆跑。

  虽然李察倒也没说啥,但神学系出身的公爵千金,对那些机工派的公式概念却有着天然免疫力,以至于每每艾瑟儿和李察讨论得热火朝天时,葛蕾丝便趴在桌上呼呼睡着——不知何故,在那块生硬桌板居然睡得比伯爵家的丝绢床还要香。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也总算在今天暂时告一段落。

  “……到这里为止,有关升力体的基本概念差不多已解释完了。”李察呼出口气,向艾瑟儿告之着。“想更加深入的话非得进行系统性的学习不可,但得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所以暂时就到这里好了。”

  “是……”艾瑟儿点点头,依依不舍地看着那块已成为茶客标配的小黑板。毕竟李察可不是伯爵府聘用的家庭教师,光是以帝国诸候的身份教授伯爵千金的事实,就足以称得上传道授业的师恩了。何况艾瑟儿在这几天学到的珍贵知识,也遥遥超过此前人生的总和。

  要是再渴求更多的话就几乎是恬不知耻了,艾瑟儿这样告诉着自己,然而却依旧忍不住露出哀伤神情。注意到这点的李察苦笑了下。

  “不用露出那样的表情,其实还有别的东西给你。”

  说着李察起身走到茶室一角,从临时搬来的文件柜里翻找到。年轻领主的动作吸引着伯爵千金的目光,注目着那张缺乏血色的脸,艾瑟儿突然觉得微微苍白也是一种高贵的肌色,是智慧卓绝的象征。

  真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会觉得那些教授看起来都病怏怏的呢?

  伯爵千金两眼迷醉地盯着年轻领主,而那自己也未曾留意到的痴痴模样落到旁边打哈欠的葛蕾丝眼里,让她如释重担般的点了点头。不枉费自己这几天和睡魔斗死斗活的艰难,艾瑟儿总算找到看得上眼的对象,接下来就看李察接不接招了……

  在公爵千金的期待下,李察总算找出几页稿纸,走过来递给艾瑟儿。

  艾瑟儿微红着脸接过,只见稿纸绘着一艘浮空艇的草图。从艘形来看,那艘浮空艇是典型的海德轻舟,然而其两侧翼帆却被大幅缩小,取而代之的是其尾端伸出一根如矛枪般的怪异撑杆,而那撑杆上还附有两重桨叶。

  “这、这是什么?”

  艾瑟儿口愣目呆。原本她的双子座就已经称得上是革命性的设计,然而这架图纸上的浮空艇却又把双子座给远远抛在了后方。艾瑟儿从未见过如此形态的浮空艇,甚至以造船师的直觉都无法推测出它究竟要如何运作。

  “这是西风号的改造草案,看起来有点意思吧?”李察以手指敲打着稿纸。“其实我想做出点不同以往的新东西,可惜一来绿穗领没那个条件,二来造船也不是我的专业。所以上面还有好多细节没能完善,所以才希望能找一位懂行又信赖的朋友帮忙看看。”

  “也、也就是说……”

  艾瑟儿的呼吸不可抑制地急促起来,而李察则察觉到她想法般的看过来。

  “艾瑟儿,能拜托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